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七十八章:目标,平野大队(求收藏!)
    “别动,牟口中尉,你现在是我的俘虏。”冷锋将牟口生擒活捉了,卸下了他的随身配枪以及指挥刀。

    要不是想要从这个日军军官口中了解一些情报,他早就将他扭断脖子了。

    牟口委屈的都快哭了,他现在就是想死都死不了,双手被反绑,喉咙被扣住,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

    原定战斗时间十分钟,实际上只用了不到八分钟,日军大部分被射杀,受伤的,也都自杀身亡。

    日军深受武士道精神影响,认为被俘有悖武士勇武牺牲之精神,是一种耻辱,所以,即便是被俘,他们也会选择自杀,或者与敌一同毁灭。

    这种精神虽然有些极端,但是这也造就了日军悍不畏死的战斗风格,使之成为可怕的军队之一。

    “封锁消息,打扫战场,要快!”战斗一结束,冷锋就命令刘桂春道。

    “是,团座。”

    “我们伤亡多少?”

    “我部阵亡七人,伤十一人!”宋云峰报告道。

    “冷头儿,平野少佐电话,找那鬼子中尉牟口的!”彭超拖着电话机跑了过来,捂住话筒对冷锋说道。

    将牟口中尉交给丛虎,冷锋接过电话听筒:“莫西莫西。”

    “是,刚才楼内的支那军残部企图突围,被我们打死十几个士兵,现在他们还盘踞在大楼内,与帝国士兵顽抗!”

    “……”

    “哈伊,牟口明白,明天天亮之前一定消灭大楼内所有抵抗的支那军士兵。”

    嘟嘟……

    冷锋讶然失笑,这个平野少佐还真是粗心,居然连不是牟口的声音都未能听出来。

    牟口中尉眼睁睁的看着冷锋讲完电话,那个情绪激动的都快要崩溃了,支那人太狡猾了,居然敢伪装成自己骗过了平野少佐。

    “团座,这位是江排长。”

    “江志强,87师260旅直属侦察营排长!”

    旅部直属侦察营,难怪这么强的战斗力,能够在工兵学校失守的情况下,还能跟日军周旋一天一夜。

    “教导总队二团团长冷锋!”

    江志强迟疑了一下,教导总队二团团长不是谢呈瑞吗,怎么变成冷锋了?

    “江排长,你有所不知,我们谢团座负伤去医院治疗了,冷团座刚刚从提上来的。”刘桂春解释一声。

    江志强释然了,这样的战斗,团长负伤并不少,牺牲都有不少了,87师营连长都阵亡超过二分之一了。

    “江排长,你还有多少人?”冷锋问道。

    “能战斗的还有十三人,负伤九人。”江志强道。

    “伤员先从密道撤回去治伤,剩下的人,休息一下,原地待命!”冷锋命令道。

    “冷团座,我们已经打了三天三夜了,实在是吃不消了,能不能让我们撤回去修整一下?”江志强道。

    “现在还不行,我需要你们再坚持几个小时。”

    “冷团座,我们……”

    “江排长,不要跟我讲条件,这是命令。”冷锋丝毫不给江志强再开口说话的机会。

    江志强脸色很难看,就算你是救命恩人,也用不着如此霸道吧?

    “团座,我看江排长他们实在是撑不下去了,不如让他们撤回去修整吧?”刘桂春也觉得冷锋的命令有些不近情理了。

    “江排长,你过来,我有话跟你单独说一说!”冷锋对江志强道。

    江志强狐疑了一下,但还是点头跟冷锋到边上去。

    两人很快就返回,江志强绝口不提“撤回去修整”的事情了,而是带着自己的手下到一边休息,吃东西。

    “团座……”

    “我的目标是平野大队!”冷锋小声道。

    刘桂春大吃一惊,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想到冷锋居然惦记上平野大队了。

    其实冷锋原来的目标是日军第18旅团部,不过那是个极度冒险的计划,他估算了一下,成功的希望只有不到一成,他可以冒险,但是不能带着自己这支还未成型的队伍去冒这么大的险。

    所以他改变计划了,端掉这个平野大队的指挥部更为容易一些。

    打开工兵学校的仓库大门,里面堆积如山的物资,让所有人都惊呆了,日军派人看守,没有直接运走,估计是放在这里更为安全,要用的话随时回来取。

    国军冬季军服棉衣、棉裤、棉鞋,毛毯,还有各种生活物资,应有尽有,足够装备三五个团的。

    当然,还少不了弹药,都是国军制式枪械的弹药,子弹不下五十万发,还有各种炮弹以及工程用炸药,数量都不少。

    工兵学校原本就是一个物资、弹药补给站,存放量自然少不了了,撤退的时候本想炸掉,可一想到这些弹药口径日军用不上,若是能组织部队夺回来,还能补充自身,就没有毁掉。

    “快搬,从现在到天亮也就不到七个小时,留给我们的时间最多只有五个小时。”冷锋看了一下时间。

    “团座,这么多,我们就这么点儿人,恐怕是来不及搬回去吧?”

    “是呀,一来一回至少需要四十分钟,我们就这么点人?”

    “这样,想办法让罗团副从87师借点儿人,另外咱们不一定非要搬回去,咱们搬到半道上,密道空间大,而且还有藏兵洞,我们完全而已先把这里的物资先搬到下面去,然后在想办法搬回去,这样一来,来回一趟有个二十分钟就差不多了!”冷锋脑子一转道。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还是团座您脑子转得快!”

    “那就快行动吧,我去审一审那个牟口,看能不能掏出些有用的消息来。”冷锋命令道。

    “是!”

    “从87师借人,什么借口呢?”罗雨丰接到冷锋的命令,有些难住了,日军又没有突入城垣,现在也不需要支援。

    “老罗,实在不行直说就是了。”秦延昆道。

    “直说,那咱们搞到的这点儿东西岂不是又要分出去一部分?”罗雨丰就像是守财奴似的,痛心疾首道。

    “团座搞这批物资又不是单独为了咱们自己,咱们可以拿这些东西交换。”秦延昆嘿嘿一笑,一副奸商的嘴脸。

    “他们能有什么?”罗雨丰一愣,有些不明白。

    “团座不是组建夜叉特别行动队,这可是连级编制,我估摸着怎么也要七八十人,现在三分之一都不没有,咱们可以管他们要人。”

    “要人,你可真想得出来,现在那支部队不缺兵员,我们二团都只剩下一半的兵力不到了。”罗雨丰苦笑一声。

    “那没办法,想要弹药和物资,又不可能出人,那天底下没这么便宜的事情,我们又不管你87师的物资弹药补给?”

    “试试看吧,我们可以跟程副师座申请一下,让我们的部队撤下一个营下来修整,让他们代为接管一下防区,这样人不就来了?”

    “这个办法好,就看能不能把87师给骗过去了。”秦延昆抚掌赞叹一声道。

    冷锋虽然担任二团团长不久,但是在他的影响之下,二团的作风已经开始转变了。

    “你进来干什么?”冷锋押着牟口中尉来到一间还算完好的教室,看到巫小云随后走了进来。

    他这是要对牟口进行刑讯逼供,巫小云一个女人,进来诸多不合适,所以才有此一问。

    “你有办法让他开口说话?”巫小云一顿比划,冷锋明白了,她是想对牟口动手来着。

    巫小云点了点头。

    “你能有什么办法?”冷锋表示怀疑,不能说话,那牟口又不懂手语,交流都成问题,怎么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呢?

    “你放心,我自有办法!”巫小云手语道。

    冷锋想了一下,看巫小云一脸坚持的样子,实在不忍回绝,“那你就试试,没问出话之前,别给我把人整死了。”

    那意思是,只要问出话来,人弄不弄死随便了。

    巫小云点了点头,径直朝牟口中尉走了过去,突然伸手拿掉了头上的小圆帽,一头青丝撒了下来。

    牟口愣住了,这样一个凶狠的支那士兵,居然是一个女人,还如此的美丽。

    突然,巫小云一拳狠狠的对准牟口的胃部砸了下去。

    牟口一张脸顿时如同一朵花儿盛开,胃部强烈的痉挛令他忍不住嘴角嘶叫起来。

    巫小云脸上的笑容更美了,一种奇异的邪魅之美。

    嘭!

    牟口胸口再挨了一拳,这一拳比刚才力道更大,牟口疼的身体顿时佝偻下来,跪了下来,被两名士兵死死的摁在地上。

    好暴力!

    冷锋见识过巫小云的武力,他很清楚这两拳的分量,牟口此刻肚子里怕是翻江倒海了吧。

    咔嚓!

    巫小云一脚踩上牟口的小腿,猛地一下沉,听见一道清脆的声响,那是小腿骨折的声响。

    啊!

    牟口嘴里塞着破布,疼的叫不出来,痛苦的表情比死了亲爹都要难看三分。

    巫小云连续踩断牟口的两条小腿,疼的牟口浑身上下出汗,如同水洗过一般。

    “脱了他的衣服!”巫小云用手势下令。

    两名如狼似虎的士兵上来,将牟口的身上的衣服扒开,只剩下里面的一套贴身内衣。

    完全湿透的内衣,拖到窗口,对着刺骨的西北风一吹,牟口顿时冷的浑身颤抖。

    巫小云一挥手,两名士兵松开牟口。

    牟口一下子倒在地上,几次想支撑着从地上爬起来,都失败了,他已经没有半分力气了。

    巫小云走过去,扯掉他嘴里的破布,冷冷的看着他,伸手指了一下冷锋,意思是,想活命的话,就开口说话。

    “平野大队指挥部在什么位置,多少兵力,武器配备,夜间识别口令是什么?”冷锋走了过来,问道。

    “卑鄙的支那人,我牟口正雄是大日本帝国的武士,是不会出卖帝国的,早晚有一天帝国的军队会杀光你们这些低劣的支那人……”牟口趴在地上,脸色青白,气喘如牛。

    “中尉,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你死了,你的妻子会跟别的男人结婚,你的儿子也会改名,你的一切都会成为别人的,而你的父母却没有人奉养,他们在风烛残年,还要忍受失去你的痛苦,然后在饥寒交迫中死去……”

    牟口嘴唇哆嗦起来,冷锋的话一下子击中了他内心最脆弱的地方。

    “你的妻子很漂亮,名字也不错,秀子,我想她一定会有很多追求者,这是你儿子吧,很可爱,他一定很聪明,对吧?”冷锋拿起从牟口衣服口袋里搜到的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穿和服的年轻女人和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的合影。

    “昭和十二年5月,这是你出征之前拍的吧?”照片上有拍摄日期还有一家女子和孩子的名字。

    “天皇陛下会保佑她们的!”牟口大叫一声。

    “那么多人,你们的天皇能一一照顾的来吗,在你们日本,不也是每天都有很多信奉天皇的人死去,天皇保佑他们了吗?”

    “为了帝国,为了天皇陛下战死是作为一个武士的最高荣誉,你们这些愚蠢的支那人是不会明白这种精神的。”牟口激动的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