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七十六章:屠杀令!(求收藏!)
    唐孟潇已经从百子亭公寓搬到位于铁道部的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办公,战局危及,南京城已经不是守的住的问题,而是能撑多久的问题。

    这天中午,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何敬之已经给他打来电话,传达了“相机撤离”的命令。

    下午,老蒋的电报到了,相机撤离,以图后攻。

    唐孟潇这才开始准备撤离的相关事宜,但南京城十万守军正跟日军鏖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想有组织,有秩序的撤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情势到了必须要考虑撤离了,否则,这十万守军会全军覆没的。

    撤,是想保存实力。

    仗打到这个份儿上,赢是没有希望,反而如果就此打下去,这十万历经战火锤炼的精锐就会彻底打光了。

    国府最精锐的三个德械师都拼光的话,老蒋也是相当心疼的。

    晚八点,武汉的蒋委员长发来第二封电报,内容与下午的大致相同,就是要求唐孟潇撤离南京。

    这个时候,唐孟潇还在考虑如何撤退,但还未下定决心在什么时候撤出,毕竟守城之战才打了整整五天。

    若是坚守十天半月,再相机撤离,到时候他对上下都有一个交代。

    这个时候城内虽然混乱,但百姓还是支持国军抗战的,只有少数不法分子,情况还在可控制之内。

    斟酌再三,唐孟潇给老蒋一封电报,认为南京守军还能坚持三到五天时间。

    若能给他三天时间,他便可从容安排撤退事宜云云。

    唐孟潇的想法是好的,愿望也是好的,可战局崩坏的速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九点钟,坏消息传来,进攻雨花台左侧阵地的日军114师团山本部队的已经推进至赛虹桥,与88师残部激战。

    下午五时,扬州警备司令部和保安司令部转移至苏北淮阴,要塞守备营撤退,镇江要塞失守。

    日军第三舰队进逼至南京城下。

    虽然对岸浦口还在第1军的手中,但日军国崎支队已经渡过长江,沿长江北岸向浦口攻击前进,以到达江浦一线,与阻击的国军部队激战。

    局势变的危及起来。

    唐孟潇只能下定决心撤离南京,但撤退可不仅仅是一道命令这么简单,得做相应的安排,各部队撤退的路线,谁来掩护,谁先撤,谁后撤,什么运输工具等等。

    还要把命令传达到部队,清楚明白,以免造成大溃败,重蹈淞沪会战撤退的覆辙。

    唐孟潇想着如何撤退,而日军方面,尚在病中的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则对前线的部队下达了总攻南京的命令。

    日军在天黑之后,攻势稍微放缓了一些,但是双方的炮战并没有停止,桂永卿将设在富贵山的炮兵阵地转移到明故宫机场,与城外的日军炮兵展开对射。

    一时间,南京城内外炮声隆隆。

    日军大概也没有想到,仗打到这个份儿上,南京城守军居然还保存着如此巨大的抵抗力。

    虽然只有数十门火炮,与日军数百门大型火炮相比,实在是太弱了,但这种顽强抵抗的意志让日军深深的感觉到一种恐惧,与这样一个民族为敌,实在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他们迫切需要打掉守军的意志,摧毁抵抗者的意志,于是一道来自上海派遣军司令部的“杀掉所有俘虏!”的密令很快就传遍了日军攻城部队。

    这道原本早已发出的密令,只是向联队长级别的军官送达,而现在,一名日军普通士兵都知道了。

    攻入南京,杀光所有抵抗的支那人!

    教导总队二团就剩下八百多人了,一个下午的战斗,两百多名勇士血撒在城垣之上。

    尸体直接从阵地上拉下来,三尺裹尸布,草席一条,挖个大坑,集中一埋,也只能这么处理了。

    听说在赛虹桥壮烈殉国的302团团长程智,堂堂国军上校,也只是问老乡找了一个澡盆匆匆下葬了。

    仗打到这份儿上,埋尸的已经赶不上收尸的了,有时候一个班,一个排,一个连被埋在一起。

    “报告!”

    “密道口找到了吗?”

    “找到了,我们营长带人先下去了。”通讯兵禀告道。

    “夜叉小队,集合!”冷锋豁然站起来,命令一声。

    “老冷,要不要等一下巫参谋?”罗雨丰提醒一声。

    “现在是九点半了,她去了快一个半小时吧,那就再等一刻钟。”冷锋点了点头。

    “回去,告诉你们营长,不准擅自行动!”

    “是!”

    十五分钟后,巫小云还没回来,冷锋决定不再等了,起身对罗雨丰、秦延昆二人道:“老罗,老秦,阵地就交给你们了,在我回来之前要确保城垣不失!”

    “你放心,人在阵地在!”罗雨丰点了点头。

    “团座,小心!”秦延昆关切的提醒一声,冷锋的“代”字被拿掉了,就在刚才,任命和军衔提升的命令一齐送达了。

    冷锋这也算是火线提拔了。

    “丛虎,我们走,卫权,这一次你就不去了,看好老罗,不要让他再干危险的事情。”冷锋留下郭卫权,并给了他一道命令。

    “是,保证看好罗团副。”

    检查配枪,子弹,冷锋特意的多带了三个基数的弹药,这一次过去,情况不确定,多带些弹药是一份保障。

    “报告队长,夜叉特别行动队集合完毕,请指示!”

    “检查装备!”

    “是!”

    “三八式步枪一支,子弹三百发,三八式刺刀一把,日式手雷八颗,水壶一个,帆布子弹包一个,急救包一个,匕首一个……完毕!”

    “花机关一挺,单价四个,子弹五百法,手雷四个……”

    “掷弹筒一具,南部手枪一把,子弹三十发……”

    “完毕!”

    “出发!”冷锋手一挥,带头朝门外走去。

    “嘎吱!”门外响起一声刹车的声音,巫小云从车上跳了下来,冲冷锋急切的摇手。

    “快去拿装备,给你两分钟时间。”冷锋示意队伍停了下来。

    巫小云冲了进去,两分钟后,背着一支狙击步枪,长发盘在头上,扎在脑后,从里面冲了出来。

    “走!”

    “哎,巫小云你……”汽车上下来一名身穿黑色风衣的年轻女子,惊鸿一瞥见,露出一张圆润白皙的瓜子脸,眉宇间一丝不输给男儿的傲气。

    “周教授是吧,我是冷锋,现在我们有战斗任务,等我们回来再说。”冷锋走过去道,“卫权,带周教授去休息,吃点儿东西。”

    “周教授,请!”

    冷锋一交代完,根本不理会周雪的反应,就带着夜叉行动小队离开了。

    十分钟后,光华门内,稽查所。

    冷锋带着夜叉特别行动队赶到这里,进入一座三层的小楼,小楼已经被炸塌了,一层楼道几乎被砖石堵住了。

    刘桂春带人清理出一条小道来,在手电的照明之下,通向小楼的最深处。

    “谁?”

    “我,冷锋!”

    “是代团座!”担任警戒的排长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看清楚是冷锋,不有的松了一口气。

    “刘营长下去多久了?”

    “差不多有四十分钟了。”排长回答道。

    “可曾有消息?”

    “没有!”

    “按照正常推进速度,他们此刻至少推进了五公里以上。”冷锋自言自语一声,“从直线距离看,他们应该已经距离工兵学校不远了。”

    “带我们去入口。”冷锋命令一声。

    “是,代团座!”那排长答应一声,领着冷锋一行迅速的通过一个地下走廊,来到一个废弃的地下储藏室,里面一阵发霉的味道,储藏室的墙壁上开了一个洞,看洞口情形,显然是刚刚砸出来的。

    进入之后,是一个夹墙,很显然,建造这栋小楼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密道入口存在,特意在在这个储藏室修建了这个夹墙,但是,却没有留下进入夹墙的入口。

    很显然是为了保护这个秘密,如果留下入口,怕是早就被人发现了,也就不是秘密了。

    入口向前走了七八米,一条长长的石阶通向地下,这里的空气中虽然有一些发霉的味道,呼吸几乎没有任何困难,显然,密道内的通风十分良好。

    密道的墙壁全部都是砖砌的,从年代判断,至少要向前推五六百年,进入密道后,发现这条密道十分宽敞,并行走上四五个人都不在话下。

    那个时代修建这样一座隐秘的地下工程,哪的多么的了不起,不过,在中国历史上,比这了不起的工程还有很多。

    顺着密道往前走,简单的判断了一下,是往东南方向,随身携带的指北针也显示他们密道的走向就是偏东南。

    方向没有错,这说明这条密道极有可能就是通向城外工兵学校的那条密道。

    当然,当初修建这条密道并非是为了通往六百多年后的工兵学校,只是后来的工兵学校正好建在了密道出口位置而已。

    这只是一个巧合,就跟稽查所的入口一样,都是巧合,入口在光华门处,显然这未必就是完全为了逃命而修建的,它也是有一定军事用途的。

    一旦被围城,城内的守军就可以通过密道出城,然后从敌军侧翼发动偷袭,达到击退敌军和瓦解围城之困的目的。

    咣当!

    “注意脚下!”冷锋一低头,看到地上一把锈蚀的兵器,是一把刀,刀鞘已经不知所踪,刀刃已经卷曲,满是锈蚀,密道的墙壁上似乎还有刀劈斧凿的痕迹。

    “地上有脚印!”

    “是刘营长他们,跟咱们脚上穿的鞋是一样的。”

    “跟上。”

    行走大约五分钟后,感觉地面明显潮湿起来,显然他们现在处在护城河的下面,这里居然还能保持一定的干燥,当年的防水技术还是十分先进的。

    一分钟后,通过护城河段密道,密道在前方拐了一个弯儿。

    二十分钟后,已经能够听到外面隐约的爆炸声,密道是开始向上倾斜,这说明出口就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