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七十三章:有汉奸造谣,制造军民矛盾
    ps:累的跟狗似的,感觉手指都不属于自己了,敲键盘总是出错,诸君,能否投点儿推荐票鼓励一下,收藏支持,小风拜谢了,更新问题,等我忙完这一段,一定会恢复的,实在是太累了!

    夜色渐渐降临,南京这座六朝古都经历着有史以来最残酷、最血腥的战争,它将为此流尽最后一滴血。

    由于灯火管制,南京城内一片漆黑,老百姓躲在满是废墟的家园里,惶恐的望着漆黑的天空上不断飞行的橘红色的弹道。

    天知道,哪一颗炮弹会落了下来,夺走自己或者家人邻居的生命。

    这是一种生命为之凋谢的残酷之美。

    蜿蜒曲折的护城河,河岸边的城墙之内的街区是一片疮痍,炮火和炸弹将南京这座繁华的城市炸的是面目全非。

    远远望去,那灰蒙蒙的废墟一支向北延伸到地平线出,一具具横躺的尸体散布和河岸边,城墙下,护城河的河水中也起伏着一具具尸体,有的已经涨的发泡认不出人形了,死状惨烈。

    88师的官兵还在阵地上跟日军血战,花神庙已经被日军占领,守卫花神庙的88师264旅的一个营被打的所剩无几,被迫向赛虹桥一带撤退。

    守卫护城河以及赛虹桥的是151旅第302团,这个团遭遇了日军疯狂的进攻,濒临灭顶之灾。

    302团团长程智上校阵亡,团副徐景明阵亡,一营营长郑浦生阵亡,少校营长万琼阵亡,全团几乎阵亡三分之二。

    随后,51师师长王耀吾下令收缩防御,将305团调至城西的赛虹桥一带布防,协助伤亡惨重的302团。

    这个团的团长就是那位赫赫有名的杀妻名将张宗灵(不明白的,自己查),305团其实损失惨重,全团连长12人,阵亡5人,官兵伤亡千人,已经被打残了。

    两个团的残部合并一起,由张宗灵指挥,在赛虹桥一带继续抵御日军的进攻。

    下午,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卿也亲自率警卫前往太平门阵地督战,率领国军第103、112师残部与日军第16师团一部展开激战。

    “桂长官到!”

    一身黄呢子军大衣的桂永卿亲自来到二团阵地,观察完前沿阵地后,来到指挥所。

    “桂长官好!”冷锋走到门口迎接,敬了一个军礼,不卑不亢道。

    “冷锋,打得好呀,容庵老弟果然没看错人,让你代理二团团长,这个任命太正确了!”桂永卿对冷锋不抑赞美之词。

    “谢谢桂长官!”

    “我听说你发明了一种新战法,打的日军不敢冒头,冲锋的日军都下意识的避开你的防区,可有真的?”桂永卿问道。

    “卑职只是在原有的三人和四人战法上略有改进,主要让战斗方式更加灵活机动,同时更有针对性,这种战法适用于两军对峙以及小烈度的战斗,大规模的鏖战反而没有那么大的效果。”冷锋谦虚的一笑,解释道。

    “能推而广之吗?”桂永卿期待的问道。

    “现在的话,怕是不行,我们教导总队士兵素质高,推行起来容易些,但接受和在战场上运用,这还得一个过程,卑职是亲自示范教学,才能勉强使用。”冷锋道,“如果推广到其他部队,我担心画虎不成反类犬,到时候反倒会吃大亏。”

    “你的这个担心很有道理,任何一种战法都是经过长时间摸索,在战争中实践才能成型,仓促行事,反而不好。”桂永卿点了点头,“不过你身为指挥员,还是不要亲自上阵的好。”

    “谢谢桂长官的关心,卑职对自身安全还是有把握的。”

    “那就好,你的军衔还是上尉?”

    “卑职前日已经升了一级。”冷锋讪讪一笑,都怪自己升的太快,太频繁了。

    桂永卿微微一点头,看到冷锋领章上的少校两杠一星,微微点了点头:“我看你完全可以再升一级,中校没有问题。”

    “桂长官,卑职这官升的已经够快了……”

    “怎么,你还嫌官升的快?”桂永卿哈哈一笑,神情甚是愉悦。

    “不是,卑职怕升的太快,会被人说闲话。”

    “你冷锋是怕别人说闲话的人吗?”

    “那倒不是!”

    “这就对了,回头卫戍司令长官部会派人把晋升令给你送过来!”桂永卿环顾指挥所内众军官,郑重道,“好好打,党国是不会亏待你们这些流血拼杀的军人的。”

    “请桂长官放心,我们绝对会跟日军拼到底!”

    桂永卿走了,回总队部了。

    不知道他知道冷锋带人抢了粮食公司,还会不会晋升他为中校,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了。

    桂永卿总不会自己打自己耳刮子的,就算他事后知道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何况,他也没有证据。

    “代团座,邱参座电话。”

    “喂,我是,参座您说。”冷锋接过秦延昆手中的电话。

    “没有,绝对没有,这一定是有人诬告卑职,现在城内秩序混乱,汉奸到处都是,一定是他们在制造军民矛盾,动摇我们的军心!”冷锋义正辞严道。

    “……”

    “是,我派人去查问一下,好的,好的,参座您请放心,抓到这些人,我一定就地枪决!”

    “邱参座说什么?”

    “东窗事发了!”

    “这么快?”秦延昆一愣,这才过去几个小时,城内秩序这么乱,就被发现了呢?

    “是我大意了,粮食公司还有一条专线,他们直接打到卫戍司令长官部告状了,只不过,他们告状也没有用,唐总司令都焦头烂额了,哪管得他们这些破事儿,何况唐总司令也吃过陈家的亏,他答应给安全委员会的粮食只给了一半儿,剩下的一半儿他想从陈家借出来,陈家没同意,唐总司令能给陈家好脸色?”冷锋笑笑道,没想到自己抢了陈家的粮食,居然跟那位唐总司令站在同一条战壕里打了一仗。

    冷锋一口咬定是汉奸所为,加上邱青泉和唐孟潇的维护,恐怕这官司就是打到老蒋那边,都没法判。

    只要自己不认,没有证据,谁能把他怎样?

    “我们这些流血牺牲打仗的饿着肚子没饭吃,他们手里有大批的粮食捂在手里不放出来,这比汉奸卖国贼更可恨!”罗雨丰气愤的一拳砸在桌子上。

    “老罗,小声点儿,陈家可不是你我惹得起的。”秦延昆提醒一声。

    “南京一旦城破,这些东西还不都是日本人的,这是变相的资敌,这事儿陈家做的太绝,太理亏,他们不敢闹大的,要是闹大了,我保证让他们灰头土脸不可!”冷锋咬牙冷笑一声。

    有时候一个谣言就能毁掉一个人,这种事儿太多了,冷锋不需要做太多,就能把陈家彻底搞臭。

    当然,现在还不到玉石俱焚,两败俱伤的一刻。

    “滴滴……”

    怎么回事,哪来的汽车?

    “报告,总队部的黄参谋求见!”

    “冷代团座,你好,这是邱参座的手令,阅后即焚!”黄参谋走进来,递给冷锋一张邱青泉亲笔手令。

    冷锋打开一看,微微一皱眉。

    “冷代团座,汽车上有参座给你的礼物,相信你会喜欢。”黄参谋似乎早就料到冷锋会有这种表情。

    “礼物?”冷锋眉毛顿时舒展开来,“走,出去看看。”

    院子里,两辆卡车,并排放置,掀开车厢后的黑色雨布,看到里面一一箱箱子弹和手雷,冷锋顿时笑的咧开了嘴。

    另外一辆车上是枪支,崭新的中正式步枪一百五十支,捷克式轻机枪八挺,马克沁水冷重机枪两挺,还有两门八零迫击炮,以及各配备了炮弹三十枚。

    还有一批急救药包,绷带,医用酒精等,都是二团急需的物资。

    “这份礼物,冷代团座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我很满意。”冷锋大笑道,“黄参谋放心,参座要的东西,我一分不少的给你带回去。”

    “那就太好了。”黄参谋也露出一抹喜色。

    “郭卫权!”

    “到!”

    “带黄参谋去搬东西!”冷锋一挥手!

    “是,黄参谋,请随我来!”

    这粮食想办法还能搞得到,这武器弹药就难了,这东西打坏了,打完了,就没有了。

    “太好了,有了这批弹药,我们就轻松多了。”

    “这批武器弹药暂时不能动!”冷锋一盆冷水浇了罗雨丰一个透心凉。

    “为什么?”

    “这批武器,我打算留着打巷战使用,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用。”冷锋解释道。

    “那要找个地方把它们藏起来才好?”

    “那是当然,回头,我们开个会研究一下,武器和粮食我们都要藏起来,而且还不能藏在一个地方。”冷锋点头道。

    “看来你是真想跟日军在城里好好干一场了?”罗雨丰惊讶不已。

    “这是我辈军人责无旁贷之事!”冷锋严肃道。

    “好吧,我老罗也活了半辈子,你嫂子在老家给我生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我也算是对的起罗家的列祖列宗了。”罗雨丰道。

    “老罗!”

    “虽然我们才认识几天,但老罗我认你这个兄弟,就让我们并肩作战吧!”

    “还有我!”秦延昆激动的脸颊通红,伸手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儿,上面升腾起一片雾气。

    “好,那就让我们并肩作战,给日军在南京城一个难忘的教训!”三个人,六只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报告!”

    “代团座,罗团副,秦主任,你们都在。”三营长刘桂春一脸汗珠的进来,看到指挥所里,二团的三位军政主官都在。

    “刘营长,可是有好消息?”

    “代团座猜的没错,密道的入口找到了,就在稽查所。”刘桂春道。

    “地图!”

    “就在咱们指挥所边上,距离不到五百米。”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冷锋命令道,“刘营长,我命令你带一个排,迅速前往稽查所,弄清楚密道入口的位置,有消息马上回,并原地待命!”

    “是!”

    “夜叉小分队集合待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