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七十一章:冷氏战法(求收藏!)
    PS:还是一更,见谅,晒稻子很辛苦的。

    看到冷锋手势命令,不到五秒,铁山迅速将讲迫击炮拆了,组员按照各自分工,扛着各自的零件就往后跑。

    逃跑也是有技巧的,必须走曲线,注意掩体,而且还尽量的猫着腰,低着头,小步快跑。

    又经验的老兵还可以根据子弹和炮弹的声音来躲避了弹道。(有些神话了,哈哈,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看到自己的猎物要跑,岛田少尉急了,命令士兵分散开来,行程一个弧形的包围圈,想要一举将铁山小炮队留了下来。

    “准备射击,一人三发子弹,打完就走!”

    日军并不知道,冷锋带着夜叉小队其实就等着日军追上来了呢,夜叉小队经过冷锋的临战磨枪后,除去养伤的,能战斗的剩下不足十个人,对他的命令是绝对服从的。

    这其中还有巫小云这样的天赋狙击手!

    冷锋稍微点播一下,巫小云进步堪称神速,冷锋自己都觉得,如果再教上几回,在狙击战术上他就没有什么可以教她了,剩下的就是她自己的领悟和实战磨练的经验了。

    呯!

    一名冲在最前面的日军应声倒下。

    慌乱中的日军还没搞清楚哪里射出来的子弹,一连串的枪声响起,不断有日军惨叫倒下。

    一名日军机枪手刚要趴下射击,就被巫小云一枪爆头。

    短短数十秒,半个日军小队就全军覆没了,躲在掩体后面的岛田少尉惊恐的双腿如筛糠抖动。

    他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敌人,除了那个支那人的小炮队,自己派过去围杀的半个小队顷刻之间就被射杀了?

    支那人究竟在什么地方?

    “赵彦军,带两个人过去,把鬼子的武器和弹药收集回来!”冷锋一扭头,对埋伏在自己身后不远的赵彦军命令道。

    “是,冷头。”赵彦军答应一声,招呼两名队员慢慢的站起身来,朝前面走了过去。

    岛田少尉看到有人从废墟的中站了出来,顿时欣喜若狂,一抬头,刚要命令手下士兵冲过去。

    呯!

    一颗子弹钻入他的太阳穴,直接击穿了他的头颅,从另外一边钻了出来。

    一个巨大的血窟窿出现在岛田少尉的脑袋上。

    这可把他身后的士兵吓的一下子趴在地上。

    接替岛田少尉指挥的是一名日军准尉,他拔出手枪,小心翼翼的露出半个脑门儿。

    呯!

    一声枪响,准尉的帽子直接被打了一个对穿,吓的他当场就瘫软在地上。

    谁敢再露头?

    日军阵地上一阵沉默,就这么看着三名中国军人大摇大摆的把他们死去的袍泽的武器和弹药全部搜走,当然还少不了一些个人随身物品。

    “撤回去,交替掩护!”看到赵彦军三人安全返回,冷锋发出撤退命令。

    日本被吓住只是一时的,他们很快会报复的。

    果不其然,冷锋率人撤回城垣,就在他们刚才埋伏的地方就遭遇了日军的一次炮火覆盖。

    日军也估计啥都没炸到,但是他必须的发泄一下,前线的士兵已经有情绪不稳的了。

    这其实已经算是巷战了,战斗中如何伪装自己,潜伏,以及射杀敌人。

    在正规的攻防战中,这种战术其实也是适用的,尤其是对敌人火力点的突破打击,采取这种小部队的穿插,引导大部队跟进,以点破面。

    运用得当,那可能起到极其完美的效果。

    日军如果采用这样的战术,那可真是防不慎防,只可惜,日军还未意识到自己战术上的刻板教条。

    防空学校内。

    “八嘎,耻辱,耻辱,你们都是大日本帝国的耻辱……”人见秀三大佐愤怒的咆哮着。

    他是负责进攻光华门左翼的阵地最高指挥官,右翼是鹰森孝大队指挥的平野大队。

    两支部队作为攻击光华门的主力,连续攻击这么长时间,付出巨大伤亡代价,最终还是连门都摸到,这让吉住良辅感到面子无光,他可是主攻南京的部队之一。

    战前就叫嚣,第九师团将会是进入南京的第一支部队,而现在,他们率先到达城垣,却在一座小小的光华门下受阻血战近两天,伤亡两千余人。

    到现在还没能突破!

    华中方面军指挥部已经怀疑第九师团的攻坚能力了,已有改变主攻光华门的想法,从中华门突入!

    让谷寿夫那个杀人狂魔抢到头功,这是万万不能够的。

    所以,吉住良辅命令进攻光华门的总指挥官,第十八旅团少将井出宣时,务必抢在第六师团之前,突破光华门!

    “大佐阁下,并非我等不尽力,实在是支那军的抵抗太顽强了,而且他们还突然改变战法,一时间令我前线部队难以适从。”一名中队长报告道。

    “战法,可笑,你觉得我会相信支那人能有什么新的战法?”人见秀三愤怒的发笑,这是开战以来,他听到的最可笑的笑话。

    无能也就罢了,还找这样鬼都不相信的借口?

    “大佐阁下我的人亲眼所见,请您相信我部下的判断。”

    “你部下的判断?”人见秀三发笑道,“我相信的话,我才是蠢蛋。”

    “大佐阁下……”

    “不必再说了,马上组织一次进攻,我要亲自督战,如果在没有突破的话,军法处置!”人见秀三十分武断的下令道。

    “哈伊,准备进攻!”中队长无奈的应道。

    炮击后,日军开始进攻了。

    “小鬼子是记吃不记打,怎么还是一窝蜂的冲锋?”城垣阵地上,罗雨丰把望远镜递给冷锋道。

    “这叫不撞南墙终不悔!”冷锋接过来,看了一眼,呵呵一笑道。

    “记住了,三十米之内开枪,咱们可是教导总队,不是杂牌军,枪法还能比小鬼子差了去?”冷锋笑着下令道。

    换杂牌军,冷锋可不敢把日军放进三十米内才开枪,那样即便是能打退日军进攻,伤亡也是巨大的。

    日军训练有素,枪法也准,短距离射击,那不能百发百中,命中率绝对高,所以,放近了他,那是绝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可为什么有的时候还要这个选择呢,原因很简单,穷呀,子弹没有日军富裕,放近一些,那自己不也能提高命中率吗?

    说白了,还是用人命换人命,中国人换的起,日本人可就未必了,抗战,其实是中国把日本给拖死的。

    如同蝗虫一样的日军越过护城河,迅速的朝城垣阵地逼近,阵地上的战士严阵以待,准备给侵略者以血的教训。

    护城河内漂满了尸体,有中国军人的,也有日军的河水早已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就连岸边的泥土也被渗透了。

    日军搭建的进攻通道,根本就是一道人命搭成的土堤。

    四辆日军坦克开道,杀气腾腾的冲上了河岸,身后面是大约有一个中队左右的日军。

    嘭!

    日军坦克对城垣阵地不断的射出炮弹,掩护步兵冲锋,日军踏上河岸后,开始加速,嗷叫着沿着坍塌的城垣冲了上来。

    “反坦克炮!”

    教导总队是装备了一部分反坦克炮的,二团奉命支援光华门的时候,带过来两门。

    一直都没有被日军给炸掉,正好用来对付日军的坦克。

    咻咻!

    两发炮弹朝当头的日军坦克发射过去,剧烈的爆炸给日军坦克造成了剧烈的创伤,左侧履带当场被炸断,日军坦克猛然一个旋转,差点儿把他身后的日军步兵给撞了。

    坦克车长从车舱里跳出来,朝后面的日军高喊:“支那人有反战车武器!”

    “丛虎,把枪给我!”冷锋一招手,从丛虎手中接过了自己的狙击步枪。

    “冷代,从这儿距离过去,至少有七百公尺,能行吗?”罗雨丰问道。

    “试试看吧,只要这枪性能还行的话。”

    “丛虎!”

    “东南风,风速三级,湿度百分之八十五,向下修正三,不,二点五。”丛虎迅速道。

    丛虎话音还未落,冷锋就已经轻轻扣动扳机了。

    子弹从那日军坦克车长的后背穿透心脏,从坦克上面栽倒下来。

    “漂亮!”罗雨丰激动的一挥拳。

    “火力掩护,燃烧瓶小队,上!”前沿阵地指挥官,代理一营营长程刚高声叫道。

    “哒哒……”

    马克沁重机枪发出沉闷的吼叫声,交错的弹雨撒向冲锋的日军,没来急卧倒的日军被打的血肉横飞,惨叫连连。

    教导队二团占据城垣有利地形,居高临下的射击,失去了坦克额掩护,完全是一面倒耳朵屠杀。

    日军很快就对二团的重机枪阵地进行火力压制,阵地上炮声隆隆,一片厮杀声。

    战争从来没有一方总是取得胜利,国军虽然占据有利地形,可武器装备毕竟比较差,尤其是重火力,日军完全占据了上风。

    这一通炮击,二团损失也很大,重机枪损失两挺,一个机枪班全部阵亡,轻机枪也损失了三挺,阵亡数十人。

    反观日军,伤亡数字也差不多,几乎是一条人命换一条人命,战斗的残酷性可见不一般。

    日军再一次发动冲锋,这一次日军完全不顾己方还在炮击国军城垣阵地,不要命的冒着炮火冲了上来。

    阵地上的二团官兵奋起反击,没有炮火支援,冷锋只能命令部队硬顶了。

    他自己也上了阵地,犹豫罗雨丰等人反对,他只能在稍微安全的阵地,寻找有利的狙击阵地,对日军的前进指挥官以及机枪手予以射杀。

    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可两个,三个,十个,八个就不一样了。

    冷锋下令,二团的特等射手,可以挑选一名助手,自由组队,远距离的对日军一些重点目标进行射杀。

    这样一来,日军一个充分下来,发现自己的军官、机枪手损失惨重。

    “支那人的神射手!”人见秀三接到损失报告,气的哆嗦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