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七十章:粮食公司(求收藏,推荐票!)
    PS:累,腿肚子都打颤,这农民真是不容易呀,小风可是真正的农民写手,轻轻一点,收藏一下,那是莫大的鼓励,今天一更!

    冷锋带人洗劫了百货公司,可不仅仅是为了接下来去粮油公司搞粮食。

    从百货公司弄出来的东西,也是为了接下来巷战做准备,储备物资用的。

    程宜鼎不过是在合适的时机之下给了他一个充分的理由。

    多一个人帮着背锅也是不错的。

    老程帽子大,牌子硬,是个背锅的好人选,再说冷锋也没怕过,陈家怎么了,发国难财的他一律没好感。

    “大家挑合适的衣服换上,把长枪都藏起了,换上短枪。”冷锋随便挑了一套蓝灰色的西服穿上,命令道。

    大家虽然不明白冷锋要干啥,但是还是迅速的挑选了自己的衣服,换好了。

    “你们选好的衣服就归你们了,不许随意扔掉,以后还有用,明白吗?”冷锋提醒一声,别白来的东西,不珍惜。

    巫小云也挑了一套月白色的西服,栗色的小牛皮鞋,这一穿在身上,那活脱脱一个人奶油小生。

    “巫长官真俊呀!”

    “这要不是个女人该多好?”

    “少贫嘴,赶紧的穿好衣服,真以为我们出来逛大街的!”冷锋轻斥一声。

    还别说巫小云穿上这一行头,还真是让人眼前一亮,冷峻中带着一丝清高,红唇微微翘起,给人以不可亲近的神秘感。

    “冷……”

    巫小云走到冷锋跟前,轻声叫了一声,眼神眨了眨,意思是:“冷锋,你看我穿这一身漂亮吗?”

    虽然巫小云已经可以开口发声了,但是,至今为止她也只能发出一个“冷”字,其他的还不行。

    “你选的这套衣服不错,如果再配上这顶鸭舌帽的话,把你这头长发收起来,就更完美了。”冷锋随手拿起一顶鸭舌帽,轻轻的在巫小云头上一扣道。

    巫小云顿时眼睛一亮,欢喜的过去将自己的秀发盘了起来,然后再戴上鸭舌帽。

    “咱们冷头儿好厉害,那可是总队部赫赫有名的女巫,打遍男人无敌手,可从来没有有男人能这么靠近她?”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女巫败在我们冷长官手下,才这么俯首帖耳,你么看到,女巫看咱们冷长官眼神都不一样?”

    “也是呀,含情脉脉……”

    “老三,你说这巫长官是不是喜欢上我们大哥了?”牛淼找了一件厚实的羊皮夹袄穿在身上,以他个头,头上要是再扎个白头巾,说他不是西北汉子都没有人信。

    丛虎撇了撇嘴道:“我怎么知道,不如你自己问去?”

    “我找虐呀,巫长官的拳脚你又不是没见识过,你不是结过婚吗,你觉得他们俩能成?”

    “我觉得呀……”丛虎道,“我觉得你这头大水牛太八卦!”

    “八卦?”牛淼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意思?

    “老三,你跟我说说嘛,不然我就跟大哥说,你在背后议论巫长官……”

    “随便你!”丛虎对牛淼的威胁丝毫没放在心上。

    “二哥,三哥是什么人,大哥还不清楚,你可别弄巧成拙。”铁山从牛淼身边经过,嘿嘿一笑。

    “你懂什么,小屁孩儿!”牛淼骂了一句。

    “马副官,好了吗?”

    “好了,冷代团座!”

    “好了,咱们就往下一家,粮食公司!”冷锋一挥手。

    南京城内的物资供应还未到严重紧缺的地步,而外出逃难的百姓又不可能携带太多的粮食,所以,粮食公司内一定还储藏这一批粮食。

    只不过有多少就不好说了。

    粮食公司是陈家的,等闲人可不敢去找麻烦,陈家兄弟在国府中掌握重权,谁敢轻易放肆?

    只有冷锋这种根本不计较个人名利,胆大包天的人物才敢上门捋一下虎须。

    粮食公司可不是百货公司那种私人地方,冷锋他们遭遇了守卫的抵抗。

    只不过,这些守卫粮食公司库房的人虽然装备不差,但他们毕竟没有什么战斗经验,哪里是正规军的对手。

    一个迂回包抄,就把这些人全部缴械了。

    打开仓库,可把大家都吓住了,仓库内堆满了大米和面粉,还有其他粮食,由于撤退仓促,很多物资都没有来得及运走,而老蒋也要求南京至少守半年以上,所以,粮食等必须的生活物资,必不可少。

    这只是粮油公司其中的一个库房而已。

    “乖乖,这里粮食至少够我们87师吃三个月了。”马副官惊的眼球掉了一地。

    “三千袋面粉,五千袋大米,还有两千加仑的豆油,还有五百袋进口面粉……”

    “搬,统统搬走,你们也一起搬,快点儿,一个小时内搬不完,通通吃枪子儿!”对于那些看守,这样的人力不用白不用。

    “长官,你们是哪个部分的,上面问起来,我们也好回话?”看守经理有点儿眼力,看出冷锋这些人不是普通百姓,更不像是混帮派的,纪律如此严明,只有军队了。

    “回什么话,你不会说是日本人抢走了吗?”

    “可日本人还没进城呢?”那仓库看守经理委屈的道。

    “那是你的事情,跟我们没关系,但是如果我听到半个字说这件事跟国军有关,小心你的脑袋!”冷锋道。

    “经理,过来,我们拍个照片,然后把你的姓名,地址,还有老家在哪儿都写下来!”

    “你,你们……”看守经理吓的是屁滚尿流,这些那是国军,比土匪还专业呀。

    拿了他的照片,再登记一下身份信息,以后万一他把这件事泄露了,他这一家老小可就完蛋了。

    “来,笑一笑,对,就在这样,很好,保持这个笑容……”

    这一刻,看守经理笑容比哭还难看。

    亲眼目睹这一过程的马副官,都忍不住同情起这个看守经理了,冷锋这处置手段太高明了,没威胁看守经理干什么,可只要是聪明人,都明白,该怎么做。

    “马副官,这个粮食分配问题?”

    “我们程副师座说了,您说了算了。”马副官忙道,言语中变得尊敬起来。

    “那就两家一人一半,如何?”冷锋道,他到手的,肯定都是自己的一分都需要给别人,可87师就难说了,人家人多,嘴也多,还需要匀一些给友邻部队。

    冷锋这个口子一开,估计其他部队也会有样学样,这种事是纸包不住火的。

    “行!”马副官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人家出人也出力了,还担着首恶的罪名,拿走一半也是应当的,自己就出了点儿人和车马,取走一半已经是沾光了。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这个人情先欠着,以后肯定有用得着的地方,冷锋可不做亏本的买卖。

    除了粮食,粮食公司还存了一批汽油,虽然不多,只有一千加仑左右,可对于眼下的守城国军来说,这可是很重要的战略物资了。

    冷锋自己扣下三百加仑,这个没有平分,87师那边制造燃烧弹需要大量的汽油。

    另外还有少量现金,冷锋也毫不客气的搜走了,不是他贪财,一旦日军进城,在敌后作战,没有钱是不行的。

    来回足足拉了三趟,才把这些粮食拉到城垣阵地的后勤处临时存放起来。

    吃的有了,不用饿肚子了,守城官兵们顿时士气大振,打退日军第九师团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日军丢下数以百具的尸体,狼狈后退,前锋部队更是被压制在通光营房和防控学校内。

    日军的弹药也一度供应不上,通讯也被切断,战斗前所未有的残酷。

    如此高强度的拉锯战,日军也有些吃不消了,中国军队的坚韧和牺牲,让日军感觉十分震撼,但也刺激了他们骨子里的暴虐的兽性。

    随着冷锋正式就位教导总队二团代团长,二团的战斗作风立马从保守防御转为寻找战机积极进攻。

    冷锋知道,自己没办法让别人改变战术,但是在二团的一亩三分地上,他现在说了算。

    先是在全团统一思想,教导总队本来就是精锐所在,部队官兵素质和战斗力都超过其他部队,而且都是有思想有文化(要求小学毕业以上)。

    接受能力强,打仗会动脑子!

    而且这支部队比较年轻,接受过先进的军事教育,后期补充了一批新兵,但骨干都还在。

    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冷锋在战斗缝隙之间,召集二团班排长以上军官,讲授以班排为主要战斗单位的突击战术,一是为了打反击,二呢也是为了接下来的巷战做准备。

    巷战的战术主要是三人或者四人为小组战斗,首先要让部队掌握小股部队的突击战术,然后才能过渡到三或四人的小组战术。

    现场教学,现场实践!

    没有时间给他们把战术演练成熟了,再上战场,这么做会有伤亡,但是取的战果确实令人意想不到的。

    日军采用的是集团冲锋的战术,全面进攻,多点突破,几次下来,前沿指挥官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怎么总有一支部队伤亡特别大,一个小队冲上去,能有半个小队下来就不错了。

    而其他地方,则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小队能回来。

    冷锋的防御反击战术只是在自己本阵地上,距离在三百米左右,收放自如,还能给日军以重大伤亡。

    当然,他也不希望给日军发现,然后重点关照,这也是有那么一点儿小私心的。

    “前方两百四十米,高度38,风速3.5,两发急速射!”

    “是,前方两百四十米,高度38,风速……预备,放!”

    哚!哚!

    两声巨响,传来,躲在废墟后面的日军一个隐蔽的重机枪阵地被炸飞上了天,腾空的火球,煞是好看。

    “铁山,干的漂亮!”炮连连长黄凯竖起大拇指,激动的赞道。

    接连损失几挺重机枪据点,铁山这支四人游动迫击炮小组终于被日军前线指挥官岛田少尉给发现了。

    他没想到支那军如此胆大,居然派出一支小炮兵贴近了帝国军队阵地,定点清除他们的重机枪。

    最诡异的是,他们居然穿着日军军服,头戴日军钢盔,使用的还是日系武器。

    岛田少尉怒了,他派出了半个小队,由一名军曹带领,朝铁山小炮队杀了过来。

    “铁山,鬼子来了,准备撤离!”冷锋怎么会放心铁山一个带着小炮队贴近日军战斗呢?

    他亲自带队,夜叉小队,一路护送过来的,目的就是给身后的二团官兵亲自试验一下他的战法。

    没有什么比亲眼看到更加让人信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