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六十七章:临时会议(求收藏!)
    光华门内,一座紧挨着城墙的小院子内,第87师前指就设在这里。

    “喂,喂,好的,好的,我马上向副师座报告!”

    “你是哪里,523团,需要多少单药,子弹五万发,手榴弹三千颗……”

    “子弹只能给他们三万发,手榴弹五百!”程宜鼎打断通讯参谋的话头,直接命令道。

    “好的,是,是……”

    “副师座,人都到期了,可以开会了!”程宜鼎的副官走进来,在他耳边小声汇报道。

    “嗯,知道了,稍等一下。”程宜鼎点了点头,伸手整理了一下衣襟,扣上风纪扣,然后带上小圆帽。

    “走吧。”

    前指小会议室内,济济一堂,来开会的,最起码也就是个中校,就冷锋一个小少校,他还是最后一个到的,没有位置了,只能站在门口。

    冷锋在这些人当中绝对是最年轻的一个,其他人多少已经在一起战斗过了,都算是相熟了,相互打着招呼。

    看到冷锋跟秦延昆一起进来,便以为他是秦延昆的下属参谋之类的,生面孔,直接就给忽略了。

    冷锋也没在意,他是来开会的,不是来争出风头的,有没有人搭理,站着,坐着并无区别。

    议论声中,有的人昨天还在,今天已经不在了。

    人心已经在浮动了,冷锋从这些军官们的谈话中已经看得出来,这些人很多都对南京能否守下去,还能守多久产生了动摇。

    这种窃窃私语的讨论没有能维持多久。

    “陈副师座到!”

    第87师副师长程宜鼎,少将军衔,中央军嫡系,老蒋手中三个精锐德械师之一。

    淞沪会战下来,87师一万四千多人,就剩下这里不到三千人了,损失超过八成。

    程宜鼎其实在门外听了一会儿里面众人的议论,这一切站在门口的冷锋自然是看见了。

    但是他并没有出声提醒,只是暗中给秦延昆支了一下胳膊,秦延昆也是个聪明人,马上就明白过来,变成一个安静的听众。

    小会议室内顿时安静下来。

    程宜鼎可是中央军内一员虎将,嫡系门生,南京外围战的时候,老蒋可曾亲自召见,面授机宜。

    那个时候,程宜鼎才刚刚升人87师副师长。

    “诸位都到了,陈某人有些事情处理,来晚一步,怠慢了。”程宜鼎走进小会议室,因为人多,就跟进去一个副官,警卫都在留在门外。

    “客气,客气……”

    “陈副师座,有什么事情,您就说吧,这日军随时都可能攻上来,我们都还的回去坐镇指挥呢!”

    “好,那陈某人就不客气了!”程宜鼎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趁日军这一次冲锋被打下去的机会,我召集大家来,就是想统一一下思想,接下来咱们怎么打?”程宜鼎开门见山道。

    “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显示,日军攻击的重点防线就是光华门、通济门以及中华门,他们的采用的是全面压上的战术,只要撕开一个口子,大部队就会猛的压上来,凶狠异常!”程宜鼎的副官在示意下,首先开口。

    “我们目前的战术是严防死守,采取的分段分片的方式,死死的钉在阵地上,不让日军有可趁之机,但这是十分保守的打法,而且,我们的兵力在不断的消耗,没有兵员补充,弹药也不多了,这样下去,迟早会守不住的。”

    “有消息说,中华门那边日军几次突破阵线,目前正在二线阵地进行争夺,一旦日军占领雨花台,居高零下,日军火力强大,对我军形成火力压制,这城破是迟早的事情!”有人悲观的说道。

    “是呀,88师若是顶不住,我们守住光华门又有什么用?”

    “这样下去,城破是迟早的事情。”

    “我的团都被打残了,再不休整的话,根本没法打了……”牢骚的话起来。

    “南京城既然守不住,何必让我们在这里送死?”

    “大家都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吧?”87师一名中校团副站起来,愤怒的斥责一声。

    “白副团长,我们也没说不打,可关键我们现在是以卵击石,明知道打不赢……”

    “够了,我们是军人,军人就应该保家卫国,不能跟老百姓一样,可以趋利避害,还能讨价还价,上峰命令我们守住光华门,守住阵地,这就是我的使命,谁要是临阵脱逃,休怪我陈某人不讲情面,军法处置。”程宜鼎怒道。

    会议室的空气为之一凝固。

    众人都能感觉到程宜鼎身上散发出来的凛然杀气,这绝不是在开玩笑,真要触犯军法,他是会毫不犹豫的杀人的。

    “陈副师座,你说,我们怎么打?”

    “首先,你们各位都回去把家底儿给掏一掏,看还有什么,然后,把遗书都给我写好了,交到我这里来,就算是牺牲了,也能给家人一个交代。”程宜鼎目光慢慢扫过众将校,缓缓说道。

    自参加抗战以来,遗书不知道写过几回了,这一点倒是不难做到,问题是掏家底儿,这要是自给儿心里有数,那还就算了,就怕是到时候全拿出来,再分配。

    这就心里有些不乐意了。

    穷的无所谓,有点儿家底儿的就不好说了。

    都什么时候了,这些人还算计这些,日军进来了,他们还能带走不成?

    “我不要你们的东西,你们的那点儿东西我也看不上,我是告诉大家,做好跟日军打巷战的准备。”程宜鼎把自己真正的用意说了出来。

    巷战!

    有的人脸上露出一丝恐慌之色,巷战的可怕之处,那在于双方搅在一起,敌我相接,贴身肉搏,犬牙交错,士兵和军官生存的概率是一样的。

    狭窄的街道,复杂的环境,看不见的敌人,杀人于无形的子弹,充满了诡异和不可预测。

    一名高明的军事家未必就能够打好巷战,而冷锋则对这种战争模式十分熟悉,还是这方面的专家。

    这些人当中,冷锋估计有一大半没有打过真正的巷战,真正的巷战是极其残酷的,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意志力才能支撑下去,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还能跟敌人作战。

    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程宜鼎能够意识到可能要跟日军进行巷战,这说明他是一个真正的抗日者,也是一位合格的指挥官。

    “都不吱声了,难道诸位嘴里喊得抗战救国就是一句口号不成?”程宜鼎虎目一扫,发问道。

    这话太诛心了,几个心里有别的打算的人脸色都不由自主的变了一下。

    “陈副师座,不是我们不守城,也不是我们不打日本鬼子,我们打到现在,伤亡惨重,要什么没什么,我是会坚持下去,那怕把我这颗脑袋搭上去,我也无怨无悔,可能坚持多久,一天,两天,这就不好说了!”宪兵二团团长周靖仁站起来说道。

    156师参谋长起身道:“我们师座不在,我是代表,周团长说的没错,我们广东佬打仗不怕死,只要是上峰下命令,打巷战,我们打,绝不退缩就是了。”

    第87师三个旅六个团,这里只有两旅四团,团级以上主官也都在这里,自从易安华旅长牺牲后,259旅的指挥权也都归拢到了程宜鼎的手中。

    光华门一线一共四支部队,87师兵力最多,156师次之,然后是教导总队二团,宪兵二团垫底。

    四支部队轮流替补,这样就有一支部队可以下来休息,也可以做全军的后备,随时可以作为抢险队压上去。

    刚才87师就是被156师轮换下来休息的,才有了大刀奋勇队支援缺口扑火的那一幕。

    但是这么用兵,总有力竭的那一刻的,而日军则源源不断的援兵推进至城下,他们可以不简短的发起猛烈攻击。

    守军已经很疲惫了,日军就是想利用这种战术耗死他们,然后突破入城,打到打垮他们的目的。

    “我们旅座不在,他临走之前让我们听程副师座的指挥,我们259旅全旅上下服从程副师座的命令!”259旅副旅长罗哲栋红着眼站起来,铿锵有力的说道。

    很显然,87师内部已经凝聚共识了。

    87师是最先装备德械的中央军,老蒋的嫡系,若是这一点都做不到,那真是丢人现眼了。

    在这里的,除了156师是地方军,其他的都算是中央派系,宪兵团隶属首都警备司令部,当然得属于中央系了。

    教导总队更不必说了,老蒋的心尖肉,属于种子部队的。

    156师那位参谋长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这分明是针对他们这些地方军来的,要将他们捆绑上战车。

    其实程宜鼎并无私心,只是各人的理解罢了,何况粤系一贯跟中央系不合。

    这隔阂不是一句“抗战救国”的口号可以消弭的。

    冷锋心里感慨万千,有的时候真不是国军将领指挥不行,问题还是在上层。

    当然,这跟老蒋用人有关,心中若无大格局,大魄力,是成不了大国领袖的。

    有才能者,必然不拘一格,性格鲜明,冷锋也在思考,自己的路会往何处去?

    “教导总队代表来了吗?”

    众人都眼巴巴的朝秦延昆望来,就是程宜鼎也把目光投了过来,教导总队在守城战中的表现有目共睹,而且在南京城内,教导总队是守城部队中实力最强的一支。

    所以,程宜鼎也很看重教导总队的态度。

    “冷代团座,到咱们发言了?”秦延昆轻轻的推了一下身后的冷锋,小声道。

    “嗯?”冷锋就没想过要开口,这么多将校,一个个都比他年纪大,资历老,何况他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级别的会议,人头都还没认齐,情况也不甚了解,让他说什么?

    但是,他现在是教导总队二团的代理团长,既然来了,就不能不开口,否则,丢的不是他一个人的面子,而是整个教导总队的面子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头绪,冷锋上前一步,双腿并拢,“啪”的一下敬了一个军礼!

    “教导总队一旅二团代理团长冷锋,见过程副师座以及诸位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