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五十九章:秘密动员会议(求收藏!)
    天上一尊上弦月,月光清冷,照的姑苏寒山寺一片白茫茫。

    寒意正浓,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遭受日军蹂躏的姑苏已经渐渐恢复了平静,日本人也不希望得到一座空荡荡的姑苏城,杀戮似乎停止了。

    就在寒山寺不远的一栋别墅里,灯火通明,但是窗帘却拉的严严实实,外面看不到一丝亮光。

    前后门还有院子中都有佩戴“宪兵”标志的日军执勤,气氛十分凝重。

    陆续的有黑色的小汽车从大门进入,车上下来的无一不是佩戴金星的将军。

    起码都是少将,随行的副官也都是少佐以上,基本上看不到尉级的军官。

    今天的会议规格很高,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亲王和第十军军长柳川平助中将都从前线赶回来了。

    这两个一个是皇族亲王,一个则是皇道派的干将。

    松井石根这个华中方面军司令官要驾驭这两人,可真是有些难为他了。

    “司令官阁下,这是最新的战报。”

    “放在那儿吧,不是什么好消息吧?”松井石根是个中国通,他十分了解中国,对于今晚的会议,他已经有了腹案。

    “是的,中岛部队帝国一个大队在紫金山脚下被支那军全歼。”参谋长冢田攻道。

    “全歼,支那军反击了?出动了多少部队,谁指挥的?”

    “没有,据说是支那军在自己的阵地下面埋设了大量的炸药,等我们的士兵冲上来,他们撤退后,随后引爆了炸药,将整座山都炸塌了!”

    “阵地指挥官是谁?”

    “不清楚,但应该不是我们掌握的任何一名支那军高级指挥官。”冢田攻道。

    “让潜入南京城内的特工,还有我们在支那军中的内线调查一下,这个人或许会成为我们最大的敌人。”松井石根缓缓道。

    “哈伊!”虽然冢田攻有些觉得小题大做了,但调查一下也无妨的。

    松井石根抽了一口冷气,他虽然没有亲临前线,但这样的场面必定是非常震撼的。

    中国人的抵抗意志出乎他的意料。

    他忽略了一些东西,他交往的只是中国精英,成功人士,却忘记了,中国是由千千万万普罗大众组成的。

    这些人才能真正代表中国,他们不是蒋、汪之流,他们骨头是非常硬的。

    只是现在,这些人控制了中国。

    “人都到齐了吗?”

    “除了武藤章大佐还未到之外,其他人都到了。”副官回答道。

    “劳累武藤君白白跑了一趟,这个唐孟潇真是无礼之级!”冢田攻愤怒道。

    “好了,不等他了,推我去会议室吧。”松井石根微微一抬手,吩咐道。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松井司令官阁下到!”

    一屋子的将领纷纷起立。

    “好了,好了,都坐下吧,本人不幸,得了肺炎,为了不影响诸君,所以带上了口罩,望大家能够理解。”松井石根指着自己嘴上的口罩解释道。

    “司令官阁下多注意身体。”朝香宫鸠彦站起来,虚情假意的关切的问候了一声。

    “谢谢亲王殿下。”朝香宫是皇族,还是天皇的叔叔,松井即便军衔被他高一级,也要对他忍让三分。

    柳川平助撇了撇嘴,他跟松井虽然隶属关系,可是第十军相对独立,可以不用看他的脸色。

    何况他们在军中分属不同的派系,关系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生老病死是自然归路,作为一名老兵,为天皇而战,为天皇而死,身后必定流传千古,可是,天皇陛下得知我在上海战事中过度劳累,不适合指挥作战,今天来电,由朝香宫亲王殿下接替我的工作,指挥部队进攻南京!”

    松井话还没说完,朝香宫鸠彦就站起来了:“诸位,不是接替,是协助松井大将阁下指挥。”

    朝香宫也是个滑头,南京战局受挫,若是没有进展,是要问责的,他可以不想一个人承担责任。

    对于朝香宫这样的胆小怯懦的行为,不少与会的日军将领都忍不住的露出一丝鄙夷之色。

    尤其是柳川平助,他嘴角的嘲讽之意,更是毫不顾忌的表露出来。

    “这不是协助,这是天皇陛下的命令!”松井石根一挥手,副官从文件包里取出一份电文道,“朝香宫亲王从今日起担任南京作战最高指挥官。”

    掌声起来,伴随着各种各样的议论。

    朝香宫鸠彦的一些旧事被无情的扒了出来,在与会的军官中传了出来。

    松井石根轻咳了一声,制止了议论,稍微提高了嗓门:“朝香宫亲王殿下刚到中国,他还不太熟悉南京的情况,今天的作战做会议还是由我来主持。”

    说完,他扫了一下眼众军官,继续道:“今天临时会议的议题,就是研究部队的情况,确定攻入南京的时间,诸君可以畅所欲言。”

    第九师团师团长吉住良辅首先站起来,大声道:“司令官阁下,我师团这一次南京作战,遇到了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支那军并非我们想象中的懦弱怯战,相反,他们非常勇敢,我亲眼见到他们的士兵被打断了腿,还抱着我帝国士兵,拉响手榴弹,同归于尽,他们并不是我们认识的东亚病夫,第二,他们的对战术运用十分灵活,只是在武器装备和素质方面远逊我军,帝国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我师团在上海、南京外围战中伤亡不小,士兵疲惫,请求司令官阁下考虑边围困边休整的策略,不然这仗是打不下来的。”

    吉住的话代表一些师团长的心理真实的想法。

    “吉住君多虑了,我军有伤亡,支那军的伤亡更大,我军没有时间休整,支那军更没有时间休整,命运之神有时候会偏袒一方,即便是机会均等,诸位的指挥能力难道还比不上那些才从泥腿子走出来的支那军吗?”

    “支那军的精锐在上海快打光了,他们现在就是强弩之末,这个时候就应该乘胜追击,用泰山压顶的态势,击垮支那军的抵抗意志!”柳川平助站起来,一拳狠狠的敲打在会议桌上,震的桌上的茶杯嗡嗡作响。

    “我认为吉住君说的没错,我师团在上海战役中损失很大,又在南京外围战中损失三千多人,至少休整一到两个月才可再战!”伊东政喜道。

    “我赞同吉住和伊东两位的意见,休整再战!”第三师团藤田进的发扬很短。

    赞成休整的几乎都是上海派遣军一方,他们在上海和南京外围战中都是遭遇重大损失的,再打下去,会把整个师团打残的。

    这是他们极不愿意看到的。

    而第十军是生力军,在上海战役中采用迂回战略,大出风头,又一路打到南京城下,骄纵狂傲,柳川平助当然不希望现在这个时候休整。

    柳川平助生气道:“我们第十军的情况也跟诸位差不多,我就不多说了,松井司令官阁下不是新兵,也不是初级军官,他建议立即占领南京,一定有他的理由,大家先听一听,如何?”

    “柳川君说的没错,我们不妨听一听松井司令官阁下的具体想法和理由,我想如果立即进攻南京的理由很充分,诸位是会投赞成票的。”朝香宫道

    松井,朝香宫,还有柳川,这三人是华中方面军三大巨头,这三人虽然素有矛盾,但是在立即攻占南京这个问题上俨然达成了一致意见。

    松井松了一口气,朝香宫鸠彦和柳川平助的话中明显是支持自己的,这跟他们的利益和立场有关,如果三位司令官的立场都不一致的话,今天这个会议很难达成什么成果了。

    “诸位可能知道我的一些情况,但我认为诸位对我还是不太了解,除了我在支那打过仗之外,我还干过情报工作,担任过驻华武官,我在南京生活了四年之久,对支那首都十分熟悉,我接触了支那政府方面数十位高官,同他们的委员长蒋也有过多次接触,我们曾经彻夜深谈,对他的了解,甚至多过于他的夫人,你们可能不相信吧?”

    大家都是露出好奇之色,松井说的的确有些惊奇了。

    吉住良辅并没有给松井石根面子,直接就插话进来:“您说的真稀罕,真玄乎,蒋中正一国之领袖,会跟你通宵谈话?”

    松井石根似乎知道会有人有这样的疑问,不动声色的道:“你知道吗,蒋是一个有着封建帝王思想的人,他满脑子装的都是如何对付GD,他想知道帝国对中国的态度,未来会有什么大的动作,在他的心目中,最危险的不是帝国,而是GD,他的方针叫攘外必先安内……”

    松井石根越说越兴奋,不顾自己还发着烧,喝了一口水,继续道:“我深知中国的矛盾,对蒋中正此人更是十分了解,中国有句古话,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我敢接过天皇陛下的委任状,没这点儿信心是不行的,我敢说立即进攻南京,不是没有底牌的!”

    直到现在,才正式进入正题:“我的底牌就是对蒋的了解,他对这场战争采取的是‘等’的策略,他在上海打的目的是为了给全世界看,希望英美两国出来跳停,要求国联出面干涉,以打求和,是做给国联和全时间看的,和才是他的目标,结果呢,打了半天,国联大会上,英国人反对制裁我们,美国人不表态……德意日三国同盟,是好朋友,德国大使怎么会替他得罪日本朋友呢?陶德曼不过是代表我们日本政府对他进行诱降而已!”

    “蒋希望共同防共,但南京不打一下,无法对军民交代,所以,他留下了一下中央军和杂牌军,交给唐孟潇指挥,这些部队的指挥官都是草头王,谁也不买谁的帐,唐早年就是个军阀,很多年不带兵了,能指挥的动这些人?”

    “蒋撤走了飞机,制空权在我,采取四面包围的战略,南京的北面是长江,我们的海军朔江而上,切断他们的退路,他们将无路可逃!”

    松井提到了金山卫登陆!

    柳川平助激动的道:“当时我们几万人充当百万大军,把蒋吓的是屁滚尿流,连夜撤军,现在,松井阁下已经飞机投下劝降书,也说是百万大军攻打南京,就是吓唬蒋的部队,动摇他们守城的信心。”

    “说得对,说得对!”

    “根据潜伏在南京的特工发回来的情报,蒋夫妇已于12月7日乘坐飞机离开南京,飞往武汉!”

    “主帅离京,这意味着他们是要放弃南京,这个时候不进攻,更待何时?”朝香宫兴奋的跃跃欲试。

    他重新被启用,就是想要在战场上建功立业,给统制派的那些人看看,他也是有能力的。

    “我赞同松井司令官阁下的意见,请到家马上回部队,动员部队,进攻南京,南京是我们大日本的,是天皇陛下的,南京城内有数不清的漂亮的高级住宅,数不清的花姑娘,夫子庙,秦淮河,诸位快快行动吧,到南京城去享受吧!”

    朝香宫这一鼓动,在座的师团长们一个个眼睛都亮了起来,权力,财富,女人,这都能刺激男人最原始的本能!

    何况这些人内心并不是不愿意进攻南京,只是进攻受挫,伤亡太大,对立即攻占有顾虑罢了。

    只有松井石根等人心里清楚,只有快速占领南京,逼迫老蒋投降,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一旦战争拖下去,首先吃不消的是日本自己。

    动员会议迅速的统一了思想,确定总攻时间定在12月12日,在此之前,必须结束南京的外围战斗。

    也就是说,所有部队必须在12月12日之前推进至南京城垣下,完不成的任务的,军法处置!

    (这一章借鉴了不少资料,胡兆才先生的《蒋中正与南京保卫战》,主要是后面的情节铺垫,不喜者勿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