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三十七章:冷锋论战(求收藏!)
    PS:这一章写的很辛苦,前后修改多次,还不尽如人意,先发出来大家看看,大家提意见,顺便求一下推荐票。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冷锋很清楚,自己若是这一炮打不响,这日后在一营的位置就会边缘化。

    火炮不能集中使用肯定有实际客观的原因,大家担心你集中使用,容易被敌人一锅端,也能理解,而且日军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装备,我们则打一个,少一个。

    这种后勤保障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其实就是一个利用有限的力量去博取最大胜利的命题。

    关键问题在于对战局的走向和判断,以及今后抗战形势的认识问题。

    认识不转变,思想就转不过来。

    “南京城守不守的住?”

    问题很尖锐,也避无可避。。

    气氛一下子压抑下来,这个还要问吗,南京城背水之地,兵家绝地,何况现在是力量悬殊,日军气势如虹,南京城失陷是迟早的事情。

    若有把握守住南京,国府又怎么会迁都武汉?

    “从大家的表情,我已经有了答案,守不住,既然守不住,我们在这里坚守的意义是什么?”冷锋道。

    “抛开政治和国际影响不谈,我觉得有两点,一是给国府创造时间,让我们从上海、苏州等地的企业能够在后方安顿下来,继续生产,支援抗战,达到以空间换时间的目的,第二,就是消耗日军的有生力量,消耗它的战争潜力,我们现在多杀一个日军,将来决战的时候,就少一个日军,我们就会多一分胜利的希望。”

    “冷副营座说得对,别人看来,明知守不住还要守,这很愚蠢,可我们的目光要往长远看,守不住不要紧,我们只要能拖住日军,消耗其有生力量,咱们在南京输了,中国未必会输!”罗雨丰有些激动,冷锋说到他的心坎儿上了,一下子驱散了他心头的雾霾。

    原本他还对冷锋一来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有些芥蒂,现在是的一点儿都没有了。

    “罗营座说得对,我知道,咱们积攒这些家底儿不容易,可我们不能因为心疼自己碗里的这点儿东西,就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冷锋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

    响鼓要用重锤。

    “敌人都打上门来了,我们还在家里计较这点损失,国家都没了,要这些坛坛罐罐有何用?”

    “战争打的是钱粮,是人口,是资源,我中华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有取之不竭的兵源,这些是日本那个贫瘠小国能比的吗?”

    冷锋的声音振聋发聩,震的在场的一营军官们一个个耳膜响动。

    有人感觉脸颊发烧,有些人感觉到羞愧,脸色讪讪,忍不住把脑袋低了下去。

    “如果用这些坛坛罐罐去一次胜利,去换日军重大的伤亡,你们愿意吗?”

    关键还是思维的问题,一支军队的思想除了军事主官的直接影响,还有兵员组成的根深蒂固的文化基因。

    “冷副营座……”罗雨丰有些发愣。

    “怎么,不愿意吗,还是你们裤裆里都没长两颗卵子,连回答我的勇气都没有?”

    “我愿意,冷副营座,如果能重创日军,咱们营这些坛坛罐罐砸烂了又如何?”炮连连长秦怀义嚯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挥舞拳头大声道。

    “我也愿意!”

    “愿意!”

    ……

    “你们这是……”罗雨丰呆住了,这些人都怎么了,被冷锋三言两语一刺激,这都打了鸡血了?

    会后。

    “冷锋,你刚才在会上说的,不会当真吧?”罗雨丰亲自把冷锋拉到一边问道。

    “我是认真的。”冷锋肯定道。

    “你莫非心中有什么计划?”罗雨丰被冷锋的自信感染了,他自己胆子就大,换一个人,早就当冷锋是个疯子了。

    “日军来势汹汹,虽然偶尔吃了些小亏,但整体上推进很快,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这样一支军队,必然会产生骄狂轻敌的心态,事实上,日军一支都看不起我们,将领之间又争功心切,谁都想第一个先突进南京城,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的唐总司令有胆量的话,在外围战的时候,放开一个口子,诱使一部日军进来,集中我们的所有重火力,来一个速战速决,消灭一部分日军,这仗就好打了!”

    罗雨丰暗暗咂舌,心说道,你还真敢想,就为了调兵遣将,唐总司令都已经焦头烂额了,还诱敌深入,聚而歼之。

    省省吧。

    可左右一想,这个计划还挺诱人的,可万一成功了,那可就轰动了。

    冷锋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不太现实,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了,而且对指挥者和参战的部队要求很高。

    如果参战部队都是教导总队这样质素的部队的话,倒是可以放手一搏。

    而以现在的杂牌军,唐孟潇也只能当一个裱糊匠。

    拆完东墙补西墙,拆来拆去,等没墙可拆的时候,这“誓与南京共存亡”的誓言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从战役层面上讲,这样的计划需要指挥员大智慧和大魄力,还得有客观的条件成熟才行。

    这样的战术其实可以灵活运用,大到一场战役,小到一场战斗,那也是可以的。

    “罗营座,老虎洞设有几道阻击阵地?”

    “我们左右两翼都设有三道阵地,第一道阵地在主阵地的西南方向,151高地,你们一连是我营的尖刀连,这个151高地就是你们的主阵地,第二道阻击阵地在你们后方四百米,主要有二连负责……我们营负责右翼230高地,左翼211高地是三旅五团一个营,中间结合部由两个营各派一个排驻守。”

    这是一个分批次,逐级阻击的防御战术。

    太保守了。

    看来长官部的策略就是拖延和迟滞日军的进攻,丝毫没有主动歼敌的意图。

    如果是两支实力相当的队伍,如此阻击,或许效果不差,可力量如此悬殊,这样的布置,日军进攻起来反而会容易一些。

    “罗营座,我简易,咱们把兵力集中起来使用,在第一道很第二道阵地上只留少量兵力阻击,同事在阵地工事下面埋设地雷和大量炸药,等日军冲上来,我们直接引爆,你觉得怎样?”

    “这第一道和第二道阵地就不守了?”

    “只要老虎洞主阵地在,日军想要从这里过去,那是绝无可能!”冷锋道。

    “冷副营座,你这个想法很大胆,容我考虑一下。”

    “罗营座,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的应该分清主次,我觉得,我们应该是保存自己的前提下,消灭日军有生力量,达到迟滞日军的战略目的。”冷锋总结了一下。

    “嗯,有道理,我这就给团座打电话……”罗雨丰兴奋的道。

    冷锋摇了摇头。

    罗雨丰马上明白了,这个想法未必会得到上面的支持,还不如自己打完了再说。

    这很大胆出位,还好罗雨丰不是那种平庸的指挥官。

    他决定了,大胆的冒险一次,不成功便成仁,反正他已经抱着必死的信念了。

    中午在营部用了简单的欢迎午餐,然后冷锋就带着丛虎四人直接去了一连。

    一连阵地在老虎洞西南的一个山包上,一个大约一百七八十米左右的向下的斜坡,坡度有三十五左右,是一营的最前哨阵地。修筑了不少坚固的防御工事,堑壕和坑道相连,设施齐备,有指挥所、防炮洞、卫生间、厨房……

    除了这些永久的工事之外,还挖了不少散兵坑,简易的交通壕等等,纵横交错,基本没有火力的盲区。

    “副营座,您刚来,是不是先休息一下?”

    “不用了,我想跟全连班排长先见个面,大家认识一下,你负责帮我召集一下。”冷锋命令道。

    “好,我这就去通知他们过来。”

    第一个到达连部的是一排长刘大友,他的大嗓门可是一连一大特色。

    还没进门,那雷一般的“报告”声就老远的穿透木板门。

    “程连副,怎么回事,这会儿把我们叫过来啥事儿?”大嗓门的一排长刘大友一进连部就咋呼开了。

    “进来。”

    “报告程连副,一排长刘大友奉命前来!”

    “小点儿声,我这耳朵都快被你咋呼聋了。”程刚呵斥一声,指着冷锋介绍道,“过来,见过我们冷锋冷连座!”

    “冷连座,我们连座不是罗营座兼任的吗,怎么……”

    “你咋呼什么,这是上峰任命的,冷连座还是我二团一营的副营座。”

    刘大友一个激灵,啪的一个立正:“教一旅二团一营一连一排长刘大友给冷连座敬礼。”

    “冷锋,是你们的新连长。”冷锋回敬道。

    一连的班排长陆续的进入连部,在程刚的介绍下,先跟冷锋照面,相互认识了一下。

    一连全员一共有一百七十五人。

    连部共七个人,副连长程刚,警卫员小夏,文书兼机要员小宋,外加两名卫生员。

    通讯班一个,八人。

    警卫班一个,七人。

    一排三十一人,排长:刘大友。

    二排二十九人,排长:史今。

    三排三十人,排长:王辉。

    炮排十七人,排副:田小鹏(外号,小田螺)。

    重机枪排十七人,排长:姜毅。

    弹药班九人,班长:黄勇。

    炊事班七人,班长:石长贵。工兵排二十三人,排长:杨得志。

    翻看了一下家底儿,还不错,轻机枪每个班都有一挺,还有一个机枪班,加起来,全连有十二挺轻机枪,捷克式ZB26仿。

    重机枪四挺,马克沁水冷。

    另外还有六门迫击炮,四门60毫米的,两门81毫米,还是法国货。

    每个班还配备了一支MP18,俗称花机关。

    警卫班和军官每人都配备一支快慢机,也就是二十响,金陵兵工厂仿制的,质量还不错。

    步枪比粤军的质量好些,大多都是仿毛瑟98步枪,少量中正式,警卫班倒是水一色的中正式步枪。

    子弹通用,补给起来到不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