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三十五章:老虎洞一营(求收藏!)
    “都不睡觉,杵在这里干什么?”冷锋从指挥中心回来,回到临时安排的住处,看到牛淼、丛虎还有铁山三个人都跟木桩似的杵在屋内。

    “大哥,你看……”三人委屈的一回头。

    “就一张床?”冷锋愣住了,屋子里就一张床,算起来就是个通铺。

    通铺也就算了,反正也就睡一晚,没那么多讲究,坟头草地都睡过,这也比那强多了。

    可这里面多了一个女人。

    四个大男人挤一张通铺,没啥问题,可这要加进来一个女人,那就不好办了。

    这男女有别,讲究个授受不亲。

    四个大小伙子,血气方刚的,就算能克制欲念,睡在一张床上,难免不会想入非非。

    “还有房间吗?”冷锋问道,虽然大家都是军人,可终归男女有别,可以在一起工作,杀敌,但总不能同住一个屋,同睡一张床吧。

    “没有了,刚才马参谋说,好不容易给咱们腾了一间房,他们这些人都是轮流睡觉的。”牛淼道。

    还有四五个小时天就要亮了,难不成还让自己去找周振祥不成?

    这点儿小事去找他,这不是让他觉得自己没能力带好这个小队伍吗?

    巫小云已经躺下了,靠门口的位置,紧合着上衣,虽然眼睛闭上了,可睫毛还在轻微的抖动,显然是没有睡着,他们说的她都听进去了。

    “不管他了,你们三个睡那边,我睡最外边。”冷锋思索了一下命令道。

    “大哥……”

    “怎么,你想跟我换?”冷锋抓起被子问道。

    “不是,咱干嘛非要带上她,这女人多麻烦?”牛淼不满的嘀咕道。

    “能拒绝,我还用你说,睡吧,谁在多说一句,明天早上不准吃早饭。”冷锋脱了鞋,爬上去,距离巫小云大概有十公分左右,躺了下来,“你们又不是没见过女人,又什么大惊小怪的,睡觉!”

    牛淼、铁山、丛虎三人分别靠着冷锋躺了下来,盖上被子。

    冷锋躺下来微微一侧头,看到了巫小云枕头底下露出一截寒光,细看一下,那下面分明藏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这女人可真是戒心满满的呀。

    冷锋微微一摇头,一来对巫小云没那个心思,而来,这一路上过来,早就累的不行了,好不容有个机会安稳的睡上一觉,就算天仙下凡,他也没那个兴趣。

    这一觉过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时间再睡一个安稳觉呢。

    明天已经是12月8日了,距离日军攻破南京城只有整整四天了,这个日子他记得非常清楚。

    大家都很累,不一会儿,便鼾声如雷了。

    五个小时深度睡眠后,冷锋睁开双眸,微微头一侧,睡在自己右侧的巫小云居然不见了。

    冷锋不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这个女人居然能无声无息的从自己身边离开,而自己一点儿都没有察觉。

    看来,他需要重新评估这个女人的实力。

    “起来,起来……”冷锋挨个儿的把牛淼三个人叫了起来。

    “大哥,好困,再让我睡一会儿?”

    “睡,还睡,等你睡够了,咱们就等着饿肚子吧。”冷锋并不是开玩笑,这里可不是富贵山地下指挥部,还有人专门给他们开小灶,一旦错过了饭点儿,就只能饿肚子了。

    “噢……”一听到要饿肚子,三人立马跳了下来,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大哥,那女人呢?”

    “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不在了,你们三个没看到吗?”冷锋道。

    “被子都叠好了,神不知鬼不觉呀。”

    “二哥,咱刷牙洗脸去,少管人家的闲事儿。”铁山拉着牛淼往外走去。

    “大哥,我也去了。”丛虎跳下床道。

    冷锋走过去,伸手微微拉开枕头,想看那把匕首还在不在。

    刚要看,突然一回头,看到巫小云拿着水杯和毛巾俏立在门口,就这么望着他。

    “我就随便看看,那个匕首……我去洗脸刷牙……”饶是冷锋脸皮够厚,这被人抓现行还是有些尴尬的。

    五分钟后,冷锋、丛虎四人都洗漱完毕。

    “冷副营长!”

    “马参谋,早。”冷锋一看,是昨天晚上给他安排住宿的旅部参谋马连桂。

    “旅座命令你们吃过早饭之后,自行前往老虎洞前沿阵地,这是一些机要文件,主要是你们的新的身份和任命。”马连桂递给冷锋一个文件袋道,“他有军务在身,就不去送你们了。”

    “谢谢马参谋了!”

    “不客气,以后还要冷副营长关照。”马连桂在旅部当参谋,又是周振祥的心腹,当然知道冷锋前途无量。

    问清楚食堂的位置,冷锋带着牛淼三人还有巫小云前往食堂,吃过早餐后,取走武器装备,五个人一行沿着蜿蜒的山间小路,往老虎洞报道。

    这一路上都可以看到修筑的工事,散兵坑,防炮洞,当然少不了雷区了。

    在给冷锋的文件中就有一份详细的雷区布防图,上面盖着“绝密”蓝戳子。

    老虎洞右翼230高地指挥所。

    “团座,这怎么回事儿,上峰怎么突然给咱安排一个副营长过来?”

    “罗疯子,你有意见是不是?”

    “不是,团座,这事先一点儿风声都没有,这新来的到底是哪座庙的佛,这是佛我得供着不是?”罗雨丰嘿嘿一笑道。

    “我也是刚接到旅座的命令,去你们营担任副营长的人原来也是咱们团的,你不必担心就是了。”

    “我们团的,这就奇怪了,我们团的任命,咋团座您都不知道?”

    “此时说来话长,新任副营长叫冷锋,原来是团部的作战参谋,你务必跟人家搞好关系,听明白没有!”电话那头谢程睿严厉道。

    他还不高兴了,总队部和旅部直接把人就送到一营去了,他和团座都没见到。

    “是,是,卑职一定跟新来的副营座搞好关系!”罗雨丰忙答应下来。

    “冷锋,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

    “营座,是不是前两天栗子沟大捷的那个抗日大英雄冷锋?”副官郭卫权眼睛一亮道。

    “没错,应该就是他了,没想到上峰会把他安排到咱们营来。”罗雨丰有些惊讶。

    “说的是呀,立了这么大的功劳,这立功受奖肯定是跑不了了,起码一个少校是跑不了了。”

    英雄不是好当的,也不是好伺候的,这罗雨丰心里不由的忐忑起来。

    “报告!”

    “进来。”

    “营座,3号雷区发现五个形迹可疑的人,他们穿着我们的衣服,好像还携带电台,正朝我们的阵地过来。”哨兵班长报告道。

    “走,去看看!”罗雨丰手一挥,带人迅速出了坑道指挥所。

    “营座,你看,就在那边……”

    罗雨丰拿起望远镜望去,蜿蜒的山路上,五个黑色的小点正向前移动,速度很快。

    一个,两个,三个……怎么还有个女的?

    罗雨丰惊讶的放下望远镜,这五个人应该就是冷锋一行了,可怎么没听说还派了一个女人过来?

    上峰这是开什么玩笑,这是作战一线部队,不是在总部的那些抄抄写写的文职?

    行走在队伍中的冷锋忽然感觉到一丝被人窥伺的感觉,这是多年战斗中形成的第六感。

    他微微一抬头,看到巫小云的目光似乎想上瞄了一下。

    有人拿望远镜在观察自己。

    “巫小云,把你匕首借我用一下。”冷锋靠近巫小云,小声道。

    巫小云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

    冷锋伸手悄悄的朝山上一指。

    巫小云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一抬手,拔出腰间的匕首,递给了他。

    “谢谢!”冷锋接过匕首,嘴角不经意的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微微观察了一下太阳的角度。

    突然一抬匕首,一道眼光射在光滑如镜面的匕首锋刃上,朝老虎洞上反射过去!

    “唉哟!”罗雨丰捂着眼睛惨叫一声。

    “怎么了,营座!”吓的郭卫权和警卫员忙上前扶住道。

    “好家伙,人还没到,就给了老子一个下马威!”罗雨丰骂了一声。

    “怎么了,营座,刚才那一道白光是下面那几个人弄出来的,我带人去把他们抓上来?”郭卫权马上道。

    “去什么,去丢人是不是?”罗雨丰怒道,“人家都发现咱们了,走,下去迎接你们的副营座。”

    “营座,您是说,那些人是新来的副营座……”

    “通知各连长,中午到指挥部开会,欢迎新副营座兼一连连长到任。”

    “是,我马上让通讯兵一一打电话通知。”

    “炊事班加两个菜,算是给新任副营座接风。”

    “营座,这规格是不是有点儿高了?”

    “高,搞什么,人家单枪匹马杀进鬼子圈中,干掉鬼子七辆战车不说,还能安然脱身,这难道不值吗?”

    “值,值。”

    “行了,你去准备吧,这位怕是来者不善呀!”罗雨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自言自语一声,“只要你能打鬼子,别瞎指挥,老子都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