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三十二章:吃饭洗澡
    竹笋炒肉片,辣子鸡丁,还有一条鱼,冬瓜排骨汤,三菜一汤,做的还十分精致。

    色香味俱全,看着就诱人。

    这教导总队的厨子手艺还是挺不错的。

    “怎么样,味道还好?”

    “这竹笋炒肉盐稍微多了一点儿,太咸了,鸡丁还行,别放那么多香料,香料吃多了对人身体不好,这西湖醋鱼,糖太多,醋太少,味道还算勉强,这最后一道冬瓜……”

    冷锋吃的正欢,突然一抬头,看到一个身穿黄呢子军服的少将,板寸头,梳着两撇小胡子,微笑着站在自己面前。

    “长官好!”冷锋起身立正敬礼。

    “这牢里的规矩,这到了临死前,会给犯人做一顿好的。”来人正是周振祥,他在外面观察了一会儿,才进来的。

    冷锋吞咽了一下,没有回话,心说道,这是关禁闭,又不是坐牢,你吓唬谁呢?

    “你不怕死吗?”看冷锋表情淡然,周振祥不禁有些讶然。

    冷锋心中好笑,真要把自己处决了,还会派一位少将过来跟自己墨迹?

    不过,人不能得意忘形,一旦对方被看穿恼羞成怒的话,吃亏的还是自己。

    “报告长官,我不怕死,就怕死的不值得!”

    “不值得,那你说怎么死才值得?”

    “在战场上跟小日本拼个你死我活,死在冲锋的战场上,那才叫值。”冷锋大声道。

    “有种,有股军人的血性!我喜欢。”周振祥竖起大拇指道,“不过,你违抗军令,当着长官的面枪杀一名国军军官,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人渣该杀!”

    “公然违抗军令,这要是在战场上,直接就毙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哟,你还真是块硬骨头呀,你以为这是在家呀,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长官,就算要枪毙我,也得先让我把饭吃饱了吧?”冷锋眼珠子转过去看了周振祥一眼。

    “吃,你就吃吧……”周振祥哭笑不得,这小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呀,这会儿还惦记吃饭?

    “长官,我这脑袋受了点儿伤,有些时候控制不住,您要杀就杀呗。”冷锋坐下来,手指了一下脑袋,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周振祥一下子愣住了!

    这个情况他怎么没听说呢?自己也真是糊涂了,冷锋要是一旅的人,怎么会不认识他这个旅座呢?

    “冷锋,你不认识我了吗?”

    “我知道你的军衔是少将,是我的长官,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冷锋一抬头,除了邱青泉之外,他一个人都不认识,装失忆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周振祥摸了一下额头,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冷锋极有可能失忆了。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怎么会不认识自己呢。

    另外一边,邱青泉叫了军医,冷锋在被关禁闭之前,他让军医给他做了一个全面简单的检查。

    检查报告出来了。

    “冷参谋的身体没有问题,只是精神状态有些差些。”军医郝成功道。

    “他的头部受过重创,有没有可能失忆或者其他后遗症?”邱青泉关心的是这个。

    “这个不好说,头部重创的人情况很难讲,现在的医学对人类的大脑的研究还……”

    “别跟我说这些废话,你就说,他头部受创会不会对他的行为产生一定的影响?”

    “这在医学临床上我们碰到过类似的病例,病人有时候会情绪失控……”

    “情绪失控?”

    “是的,这是很极端的例子,参座……”郝军医还没说完,邱青泉就一转头离开了。

    “冷锋失忆了?”

    “你怎么知道……”

    周振祥跟邱青泉在禁闭室外的廊道上撞上了。

    “他连我都不认识,还说,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这……”周振祥担心道。

    “情绪失控!”

    “对,就是这个情绪失控,现在怎么办?”周振祥也有些着急,要是冷锋有这样的毛病,返回前线作战部队,那万一捅娄子,可就麻烦了。

    “人你还要不要?”邱青泉一翻白眼儿。

    “要,我肯定要!”说过的话,能收回去吧,那传出去,还要不要脸了?

    “至少我看他这一路上回来没有任何异样,也没有出格的表现,而且逻辑正常,思维清晰。”邱青泉道,“照我的估计,应该是外部刺激之下,他才会情绪失控,只要不刺激他,就没有问题。”

    “这不跟正常人一样?”周振祥错愕道。

    “不一样,正常受了刺激,也能做出出格的行为,但还可控,可他不一样,明白吗。”邱青泉意味深长的一笑道。

    “雨庵老弟,你可把话说明白些,别话只说半句头?”

    “老周,冷锋的脑袋受过伤,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你说,这不是完美的解释吗?”邱青泉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对,妙呀,这样一来,就算如实上报,冷锋也不会掉脑袋的。”周振祥道。

    “掉脑袋还不至于,但留在教导总队恐怕就不行了。”邱青泉微微一摇头。

    “万幸,现在可以向桂长官报告了!”

    “喂,桂长官吗,我是邱清泉……”

    “雨庵老弟……”电话那头一道疲倦的声音响起,这个时候,日军逼近城垣,处处挨打,谁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桂永卿虽然不在指挥部,可也没闲着,这协调的工作可真不是好做的。

    “知道了,我们一定会妥善处理好的,请桂长官放心,冷锋现在很好,对英雄我们是绝对要保护的,是,是!”

    “老桂怎么说?”

    “就按我们说的,如实上报,但这么写这个报告,还的研究一下。”邱青泉道。

    “对冷锋的处理呢?”

    “暂不对外公布,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正在陆大医院接受治疗,那边桂长官会亲自安排。”邱青泉道。

    “人去哪儿了?”

    “你别担心,人既然答应还给你,我不会强留的。”邱青泉道。“吃了饭后,换身干净的衣服,就跟你回去。”

    “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邱清泉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乔副官,去军需处给我领一套全新的军装过来,还有皮鞋,武装带,以及配枪,哦,配枪就算了,他原来那把不错!”

    “是!”

    “雨庵老弟,这冷锋的军衔?”

    “上尉吧。”

    “军事委员会都……”

    “那是追赠的,人还没死呢,降一级授衔很正常。”邱青泉其实心里头还没消气呢。

    不然也不至于在冷锋军衔的问题上如此别扭。

    “上尉,只能当个连长,最多兼个副营长,我二团一营还正好缺一个副营长。”

    “罗雨丰的一营?”

    “对!”

    “你把两个疯子放到一块儿去,你就不怕他么俩闹出点儿事来?”邱青泉一摸额头,感觉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要不,我放到二营去?”周振祥一想,似乎觉得不太妥当。

    “这是你的事儿,我不管了。”

    “对了,我还没吃饭呢,你怎么也得给我下碗面条吧?”周振祥急道。

    “行,一碗面条我还请的起。”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周振祥,教导总队副总队长兼第一旅旅长。”周振祥回到禁闭室,看到冷锋已经将饭菜全部吃完,一滴都不剩,愣了一下,郑重的道。

    “周长官好!”

    “还是叫我旅座吧。”周振祥点了点头。

    “是,旅座。”

    “杀了人,还有这个待遇的,你在教导总队是第一个。”周振祥缓缓说道。

    冷锋很平静,他知道,自己没那么容易死的,起码现在不会。

    “你知道吗,你做的这些事情,我当兵十几年都没做过一件,按照军功,就算破格提拔,也是应该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你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了。”

    “为国家和民族战死,冷锋别无怨言,但若是死的太窝囊的话,没法去见列祖列宗。”

    “好,我就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周振祥有些激动道。

    “旅座,不杀我了吗?”

    “如果你能从战场活下来,之前的一切一笔勾销。”周振祥郑重的道。

    “好!”

    “一会儿有人带你去换衣服,记得把自己拾掇干净了,跟我归队!”

    “是,旅座。”冷锋大声道,“不过旅座,我那三个兄弟?”

    “他们都不错,跟你一起吧。”

    “谢谢旅座!”

    望着周振祥离开,冷锋微微一摇头,虽然他不知道邱青泉和周振祥如何回应上面的问责,不过,他们能保下自己,也算是不错的长官了。

    要说自己那一枪,的确出格了。

    纵然那个叶少卿有千死万死的理由,也应该明正典刑之后执行,而不是由他私下行刑。

    当时他真的很愤怒,如果不是叶少卿动了秦虹送给他定情之物的心思,也许他不会杀人。

    “冷锋,出来!”禁闭室的铁门开了,一名少尉领着他去指挥部的澡堂。

    “大哥!”

    进入澡堂,看到牛淼、丛虎和铁山三人都在,冷锋心里不由的暖了不少。

    “大哥,你没事吧,我们可担心你了。”

    “没事儿,我能有什么事儿,不就是杀了一只害群之马而已。”冷锋微微一笑,“你们呢?”

    “我们没事,就是关在一间屋子里,不准出去,吃喝倒是不少。”丛虎道。

    “教导总队的伙食不错,比粤军强多了!”牛淼嘿嘿一笑道。

    “唉哟,这怎么都是冷水……”

    拧开水龙头,一股冰冷刺骨的冷水冲了下来,冻的铁山哆嗦一声,尖叫了出来。

    “叫什么叫,教导总队洗澡从来都是用冷水!”门口的卫兵吼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