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二十九章:检查站冲突
    在镇上吃饭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一股临战的气氛,枪炮声已经距离很近了。

    日军推进的速度很快,局部战场的失利并不能改变战局的大走向,但稍微迟滞一下进攻还是可以的。

    天上更是不时的看到日本人的侦察机,嗡嗡的,像苍蝇似的,听的让人心里窝火。

    “快点儿吃,吃完了我们还要赶路呢!”

    “大哥,你看外面那支部队?”丛虎小声道。

    冷锋微微一扭头,看到外面街道上匆匆而过的队伍,不但武器装备低劣,有的还拿着长矛大刀,士兵们穿的也很单薄。

    这个样子上前线,跟装备精良的日军作战,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这就是国家贫弱的悲哀,外有强敌入侵,内部却还在争权夺利,我们的这个民族从来都是多灾多难。

    “老板,再来一碗!”

    “哎,好的,长官。”老板的脸色很难看,现在满大街都是当兵的,吃饭不给钱那是常有的事儿,这要不是为了生活,他早就关门歇业了。

    “丛虎,先把饭钱给老板结了!”冷锋吩咐一声。

    丛虎点了点头,掏出一块大洋递了过去:“老板,剩下的给我们准备些干粮和清水。”

    “哎,好的,好的。”头一次见吃饭这么给钱痛快的长官,老板激动的连连点头。

    兵匪,兵匪,老百姓最怕的就是当兵的,这自古就有兵匪一家亲的说法。

    这乱糟糟的世界,谁掌握了枪杆子,谁就掌握了话语权,伟人说的话是一点儿不错。

    大海碗装的面条,牛淼一口气吃了三大碗,名副其实的“牛肚”子,难怪他不愿意再回老部队了,这吃不饱的日子,真的很难过。

    出了东流镇,沿着公路往西走,四人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南京城外廓东边最大一座城门,麒麟门到了。

    公路上十分繁忙,人来车往,有往外逃难的百姓,还有衣衫不整不知道从哪里撤下来的溃兵,三五成群的往南京城方向撤退。

    一路上设有不少收容溃兵的兵站。

    大部分都被这些收容站直接收走了,各部队减员很厉害,这些溃兵总比新丁强。

    教导总队一旅2团驻防的阵地是紫金山第二峰老虎洞右翼阵地,从麒麟门沿着宁杭国道往西走。

    没走上一个小时休息十分钟,吃点干粮,喝点儿水,然后继续赶路。

    下去三点钟,冷锋一行到达马群镇。

    马群镇地处交通要道,自然十分的繁华,这里的百姓要比东流镇镇定多了,他们的背后可是国民政府的首都,战火还没有烧到这里来。

    他们相信,国军一定是可以守卫住首都,保护好他们的家园的。

    为了防止日军奸细混入南京城,军事委会员会和南京卫戍司令部在所有能够进出南京的重要通道和关口设置了临时检查站。

    除了个人身份证明之外,还有搜身检查,以及会说中国话的才予以放行。

    检查虽然严格,但是如果真有日军间谍混入,只能是粗筛,对于数典忘祖的汉奸,这根本就不起作用。

    冷锋他们四个就遇到这个麻烦。

    日军进攻在即,除了成建制往南京城撤的部队,散兵游勇差不多被前面的兵站收容了,到了这里已经见不到多少了。

    马群检查站前,他们被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拦了下来。

    冷锋报了姓名,出示了军官证,但是这些都没有用,检查站的少尉排长听到他的名字,就下令让士兵将他们围了起来,还卸下了他们的枪。

    “是,他就叫冷锋,跟他在一起的还有三个人,两个粤军的士兵,还有一个好像是老百姓!”

    “看住了,我马上过来!”电话那头一个严厉的声音声音命令道。

    “是!”

    “兄弟,我们真的不是日军奸细,你听我解释。”冷锋制止了牛淼等人冲动,可心里也有些后悔,为什么不给邱青泉发个电报,让他派人来接一下,就没现在这个事儿了。

    可谁又能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儿?

    “狗汉奸,冷锋长官已经壮烈殉国了,你以为你们拿着冷锋长官的军官证就能欺骗我们吗?”少尉排长义正辞严的道。

    冷锋无语,真正的冷锋的确死了,算不算殉国他不知道,可他现在就是冷锋。

    “这位兄弟……”

    “谁是你兄弟,狗汉奸,呸!”一口吐沫飞了过来,冷锋只能闪身避过。

    “还敢躲!”一名士兵抡起枪托给冷锋来了一下。

    这可是带着对“汉奸”的仇恨而来,冷锋挨了这么一下,疼的不由的弓起身子。

    “大哥!”丛虎三人激动不已,牛淼更是看的,愤怒异常,挣脱两名士兵的束缚,冲了上来,就要揍那名士兵。

    “大牛,不要!”冷锋忍这痛,一抬手,抓住了牛淼的拳头。

    “大哥!”

    “大牛,这不是他的错。”冷锋摇头道,“你的拳头不应该对自己人。”

    那排长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这位兄弟,你说冷锋殉国了,可有证据?”冷锋慢慢的直起身子问道。

    “证据,你别说,我这儿还真有。”那排长返转回去,取了一张报纸过来。

    《金陵日报》,这上面刊登的新闻都是要经过严格审查的,可信度自然是高的。

    报纸还是今天的,12月7日,应该是昨天夜里印刷的。

    头版头条,一副巨大照片,拍摄的是一个记者见面会,一个身着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制服的军人正慷慨激昂的发表讲话。

    “誓与南京共存亡!”

    黑色醒目打字,三个粗黑的感叹号!那突出的表情,凌厉的眼神,有力的拳头,确实给人一种很强烈的震撼力。

    在配发的新闻中,冷锋找到了自己已经“殉国”的证据。

    原来自己已经成了抗日英雄了,栗子沟一战消灭日军一个加强中队,后又驾驶缴获的日本战车从日军后面突击,击毁日军战车七辆,自身却陷入日军包围,壮烈殉国了!

    这谁写的这么乱七八糟的,自己什么时候陷入重围,还与数十名日军搏杀,最后壮烈殉国了?

    看到这篇讴歌自己的报道,冷锋哭笑不得。

    “你看,这里还有英雄的照片,你看你,那一点儿像……”

    冷锋往下看,还真是有些呆住了,照片上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自己,坦克虽然是日式的,却是一辆九四超轻战车,俗称“豆战车”。

    这下是铁证如山了。

    “没话说了吧,早就知道你是个奸细,还敢冒充抗日英雄,等一会儿叶长官来了,直接就把你给崩了!”那排长劈手夺过报纸,冷哼一声。

    这下还真麻烦了,电台被没收了,他根本没机会再给邱青泉发表。

    邱青泉贵为教导总队的参谋长,就算还惦记着自己,这兵荒马乱的,通讯受到管制,他也未必会知道就在自己眼鼻子地下一个小小的检查站发生的事情。

    这回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了。

    “驾,驾……”

    一支齐装整容的队伍过来了,为首的是一位年轻的少校,面容冷峻。

    “报告叶长官,就是这四个人,全部都被控制起来了,他们不但携带枪支弹药,还有一部日式的电台,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这日本奸细胆子还挺大的。”

    “电台呢?”那叶少校斜睨了冷锋一眼,问道。

    “在卑职的检查站里!”

    “带我过去。”叶少校吩咐一声,随那少尉排长进入关卡,约莫呆了两分钟,人出来了。

    “把电台带上,人找个地方了结了吧。”叶少校走过来,轻描淡写的命令道。

    “是,长官!”

    “叶长官,不问不审,就这样草菅人民,似乎不妥吧?”冷锋怒了,他知道国军队伍中人鬼混杂,可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样子。

    这可是号称“铁卫军”的陆军教导总队,那下面的部队军纪会败坏成什么样子?

    他没有反抗,这还是存了一分希望的,

    “非常时期,宁可错杀三千,也不可放过一个。”

    “若是杀错了呢?”冷锋怒火中烧,这是什么理由?

    “那只能说怪你命不好了!”叶少校轻蔑的一笑,仿佛一条人命在他的眼里连一只蚂蚁都不如。

    “这就是说,我们今天非死不可了?”

    “没错,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们。”叶少校道,“不过也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们自己,带着一部电台招摇过市,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愚蠢的日本奸细。”

    “叶长官,他们还伪造了冷长官的军官证。”

    “噢,你们日本人的情报机关不是很厉害吗,居然伪装成一个死人,真是蠢的不可救药了。”叶少校眼中更鄙夷了。

    “叶长官,教导总队有你这样的长官,桂长官用人也不怎么样。”冷锋冷冷的道。

    “江排长,带人执行吧,我该走了。”那叶少校收起冷锋的军官证道。

    “等一下?”

    “你这块手表不错,脱下来!”叶少校看到冷锋左手腕上的手表,款式很新,自己从没见过,顿时起了贪婪之心。

    冷锋真的是忍不住了,这块手表是前世唯一的纪念,也是秦虹留给她的定情信物,他是绝对不会让人染指的。

    草菅人命,还贪婪若斯,这样的人居然还能当上国军的少校?

    “叶少校,这是我的个人物品。”

    “放肆,你一个日本间谍,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叶少校怒了。

    在他眼里,冷锋已经是个死人了,死人的东西都是无主的,他怕什么?

    “江排长,去,给我把手表取下来!”

    “是,叶长官。”那江排长走过去,伸手要去抓冷锋的,冷锋已经被逼的没有退路了,只能出手反击了!

    想要他冷锋引颈就戮,那是不可能的。

    “想要我的东西,那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冷锋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绝不会有任何犹豫。

    咔嚓!

    冷锋痛恨这个排长不分是非,为虎作伥,一下子就掰断了他的手腕。

    江排长惨叫一声,被冷锋卸下了腰间的盒子炮,然后将人挡在了自己身前。

    “大牛,接枪!”冷锋将盒子炮扔给了牛淼。

    “你们愣着干什么,上呀,快,开枪,打死这个日本奸细!”叶少校惊恐万分,伸手朝腰间手枪摸了去,

    “你们要是敢开枪,我就杀了他!”冷锋捏住江排长的脖子,语气森冷道,“大家一命换一命,值了。”

    就在大家都觉得冷锋要挟持江排长为人质以求脱身之时,冷锋突然猛地将江排长推向叶少校。

    抓住这个姓叶的少校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叶少校此刻已经拔出手枪,看到江排长冲自己过来,直接就扣动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