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二十一章:明码电文(二)
    “怎么样,大哥,上峰回电了?”

    “我给上面发的是暗语,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看得懂,就算看懂了,回电也要等一会儿。”冷锋解释道。

    “大哥,干嘛不直接告诉上峰?”

    “你懂什么,大哥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丛虎跟牛淼飚上了。

    “我们在日军控制区内,一切都要小心,而且明码的话,日军也能截获我们的电文,如果被发现的话,后果难以预料。”

    “这个地方不能待了,我们换个地方。”冷锋将电台收起来,带着丛虎三人继续向西而去。

    放下电话的邱青泉一阵为难,这个电文他该怎么回呢?

    冷锋既然用了暗语,很显然并不像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是有怎样的考虑?

    不管怎么样,这个电文他是要回的。

    “乔副官,草拟电文,就问,家里可好,吃得饱,穿得暖,有钱花吗?”邱青泉把自己的副官乔国梁叫了进来,吩咐道。

    “参座,这……”

    “有问题吗?”

    “您这是给冷参谋发报?”乔国梁奇怪的问道。

    “嗯,就用我们的频率,明码发报,收到的人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邱清泉一挥手道。

    “是!”乔国梁满肚子不理解,但还是合上文件夹,敬了一个军礼。

    句容前线,战况十分激烈。

    对于33联队的失利,中岛今朝吾十分恼火,他带领大部队亲自赶到,并且亲自督战,重新组织进攻。

    第66军478旅跟日军激战一个上午,损失将近一个团的兵力,退回句容城内,与敌展开白刃战和巷战,死战不退。

    叶兆从汤水镇急调两个营支援喻英齐,这才稳住了战局,但句容失守却是无可避免了。

    478旅左翼王耀吾的四十一师,在土桥方向歼灭日军一部后,遭遇日军猛烈攻击。

    日军的飞机大炮猛烈轰炸国军阵地,战况惨烈!

    七十四军在淞沪战场上损失很大,撤到南京后,根本没来得及就被派到南京城外围的淳化镇一线布防。

    可这里的国防工事居然不能用,没钥匙,还进水了,修筑新的工事又来不及,给防守带来极大的困难。

    第十六师团师部设在句容城东的钟家村,中岛今朝吾命人屠杀了整个村子的人之后,师团部进驻村中的祠堂。

    中岛今朝吾十一个不苟言笑的人,他曾经走过天皇的秘密警察头子,给人以一种阴冷的感觉。

    所以,第十六师团上下对这位师团长都有一种难言的恐惧。

    “幽灵战车?”

    “哈伊,将军阁下,确切的说是支那人控制了帝国一辆战车,在我部进攻的时候,突然从后面发起攻击,击毁我部数量战车,导致进攻失败。”

    “野田君是不是为了掩饰失败,才编造这样一个谎言,幽灵战车,真是可笑!”

    “大野君,此事是我部官兵亲眼所见,并非野田一人胡编乱造!”野田谦吾恼火道。

    “那么,请问野田君,支那军的幽灵战车现在何处?”

    “我的部下野村少尉报告,他们追杀幽灵战车,看到它沉入一个湖泊之中。”

    “哈哈,沉入湖中,野田君,你不会说,幽灵战车不见了?”

    “是的,那个湖泊水很深,战车沉入其中,便不见了。”

    “够了,野田君,我不管什么幽灵战车,你给我一个期限,什么时候,能击溃句容城内的支那军?”中岛今朝吾脸色阴冷的站了起来,喝问一声。

    “将军阁下,天黑之前,第33联队一定突入支那军阵地!”野田谦吾立正道。

    “好,就天黑之前。”

    “哈伊!”

    “将军阁下,我们情报部门截获支那军一组明码通讯电文。”中岛今朝吾的副官进来禀告道。

    “明码?”

    “零度以下,刺刀见红,这是什么意思?”中岛今朝吾问道。

    周围一片沉默,这中国的文字太深奥了,不同语境下意思可能截然相反。

    大家都是行伍出身,玩弄文字可不是专长。

    “将军阁下,支那军既然明码发报,肯定用的是暗语,这个暗语是什么意思,还是请汉语专家来破译为好。”

    “汉语专家,吆西,马上将电文发给派遣军司令部,请他们马上破译支那军的暗语!”

    “哈伊!”

    “家里可好,吃得饱,穿得暖,有钱花吗?”冷锋接到电文,忍不住笑了。

    看来有人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家里可好,吃的饱,穿得暖是问他处境如何,有钱花吗?这是问他需不需要支援。

    冷锋想了一下,迅速按下电键。

    “家中甚好,勿念,昨晚的烟花可好?”

    烟花,烟花……邱青泉接到电文,有些迷糊,这日军都进逼首都了,哪里还有人有心思放什么烟花?

    “参座,这说的是不是昨天夜里的大爆炸?”

    “你说什么?”邱青泉差一点儿没把自己舌头给咬了,这太让人震惊了。

    “参座,昨天夜里的爆炸,连委座都惊动了,那冲天的火光,可是映红了半边天,不就是一朵巨大的烟花吗?”乔副官道。

    “不错,不错,冷锋,你还真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邱青泉狂喜道。

    “参座,要不要马上上报?”

    “不急,现在这一切都是我们的猜测,必须等调查确认之后再上报。”邱青泉忽然想到,冷锋已经让桂长官那张快嘴给“殉国”了,可现在这人不但活的好好的,还放了一个这么大的“烟花”,这样的战绩,简直就是神乎其神了。

    他该怎么解释?

    怎么会碰到这样的事情?从军多年,从未遇到过。

    这事儿,邱青泉可不敢瞒着桂永卿,马上就去了电话,将事情告诉了他。

    桂永卿接了电话,直接把电话打到唐孟潇的官邸。

    “率真老弟,你这是给我出难题,我刚刚在发布会上宣布了冷锋壮烈殉国,你现在告诉我人没死,我怎么向新闻界和首都的民众交代?”

    “孟潇兄,英雄死而复生,这不是更能鼓舞士气和民众的斗志?”桂永卿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子,可你唐孟潇也不用一个还没确定的消息就先捅了出去吧?

    “你想我怎么去对新闻界说?”唐孟潇还是死要面子。

    “唐总司令,你要是不愿意去说,我桂永卿亲自去说好了。”桂永卿一阵恼火,他这个教导总队的总队长,总不能让自己手下人吃这种亏,他以后还怎么带兵?

    “率真老弟,不要动怒嘛,好吧,我回头让人出个新闻通稿,澄清一下就是了。”

    “就这样了,让唐总司令费心了!”桂永卿随即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唐孟潇微微苦笑一声,这倒是好事,可话是他说出去的,自己还的收回来。

    风头都让你桂永卿和教导总队出了。

    “大哥,前面有个村子,我们要不要过去?”走在最前面的丛虎回来报告道。

    “快到中午了,大家都饿了?”

    嘴上不说,但冷锋还是知道的,他们几个身上带的干粮昨天都吃完了,现在早已经是饥肠辘辘了。

    “不要进村了,丛虎,拿些钱去村中找人买些吃的。”冷锋考虑到他们现在的身份,容易起误会,最好还是不要进村好。

    一来,容易暴露身份,二来,会给村民带来危险。

    日军这一路上的暴行,足以说明,不能用人的思维去衡量他们,一切小心为上。

    “是,大哥!”丛虎是本地人,他去,不会被人怀疑。

    “看有没有旧衣服,给弄四套回来,咱们这一身狗皮太招摇了。”冷锋追加一句。

    “是,大哥!”

    丛虎去后,冷锋带着牛淼、铁山在附近找了一个林子休息。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丛虎一手拎着一个篮子,一手拎着一个大包袱回来了。

    “大哥,看我带回来什么?”

    冷锋一瞅丛虎带回来的东西,有些惊讶:“怎么会有这么多菜,还有酒?”

    “村里今天有一户人家娶亲,家里正摆酒呢,我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主人家热情,就给我整了一桌酒菜。”

    “你给钱了吗?”

    “我给钱来着,他们不要,可就包了五块大洋的红包,咱们可不能白吃人家的。”丛虎道。

    “做的好,以后,不管你们走到那一步,不准欺压老百姓,这一条谁要是犯了,别怪我这个大哥不认你们!”冷锋郑重道。

    “是,大哥!”

    “这衣服是怎么来的?”

    “我说我们有人落水了,衣服都湿了,大家各自回家凑了一些不穿的衣服,我没多要,按咱们四个人的身材,各自拿了一套,一套给了一块大洋。”

    “嗯,村民们没怀疑吧?”

    “没有,我是本地人,信得过的。”丛虎解释道。

    “嗯,大家吃饭,把这身狗皮换下来。”冷锋点了点头,村民淳朴,如果不是日寇入侵,打破了他们宁静的生活,那该有多好呀。

    四个人,都化身饿死鬼,不到十分钟,满满一篮子鸡鸭鱼肉都进了他们的肚皮。

    “呃,好久没吃过饱饭了!”牛淼摸着听起来的肚子,打了一个饱嗝道。

    铁山也是满脸的幸福,吃的满手都是油腻。

    丛虎倒是没那么夸张,日本兵没来之前,他家境还是可以的,温饱没有问题,只是现在这一切都成了过去了。

    冷锋吃的也不少,他吃饭讲究质量,这也是他在龙魂战队养成的习惯,虽然吃的也快,但是嘴巴的咀嚼效率要比一般人快多了,食物充分咀嚼后,会变得更容易消化,而且能提供更多的能量。

    而且即使吃得快,对肠胃功能的负担也会有所减轻,所以,冷锋的牙齿非常好。

    这是一种科学的快速的进食方法,吃的不一定多,但一定能将吃进去的食物发挥出它提供的营养和能量。

    这也是龙魂战队能够超长潜伏、静默,以及超限作战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