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十六章:救人(求收藏!)
    “冷长官,热水来了……”牛淼提着一桶热水进来,看到冷锋将那少女近乎赤条条的躺在炕上,脸“腾”的一下子红了。

    长这么大,牛淼还从来么见过女人身体是啥个样子的。

    冷锋和铁蛋都用毛巾包住了嘴巴,少女双目紧闭,嘴里发出微微痛苦的呜咽。

    “姑娘,你忍着点,我必须帮你把它拔出来!”

    “铁蛋儿,帮我摁住她的肩膀,不要让她乱动动。”冷锋额头出了一层汗珠,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做。

    “大牛,给她嘴里塞一团毛巾,然后摁住腿,快!”

    “哦,啊,是……”

    “啊……”冷锋猛的一用力,将扁担的一头从少女的下身抽了出来。

    “血,好多血……”牛淼惊恐的叫了起来。

    “你一个大男人,鬼叫什么,这么重的伤,出点血很正常。”冷锋也有些哆嗦,毕竟这是个妙龄少女,这女人的生理构造跟男人是不同的。

    这么大个头的男人,还上过战场,居然被一点儿血惊吓成这样,真是的。

    冷锋经过一系列的战时急救技能训练,但他终究只是在男兵身上实践过,女人,只有满肚子的理论而已。

    而且他还是个野路子。

    还好不是大出血,不然就真有**烦了,而且还是他无法处置的麻烦。

    “烈酒找到了吗?”

    “只找到半瓶。”

    “给我!”

    这乡下小村肯定没有酒精,只能用烈酒进行消毒了(这个千万不要学,不可靠)。

    少女被鬼子蹂躏,又被扁担洞穿下体,伤势很重,就算取出了扁担,也要进行必要的缝合消毒处理。

    这些天杀的小鬼子,真是一点儿人性都没有。

    “都闭着眼睛做什么,把眼睛给我睁大了,仔细看我是怎么做的,这些你们都要学会。”冷锋看到铁蛋儿和牛淼紧张的都把眼睛闭上了,呵斥一声。

    “冷长官,我们学这个做什么,我们又不用当大夫?”

    “战场急救,清创以及伤口缝合,战场上,这些如果我们自己都能做,那不需要等医护人员,关键时刻能救自己和战友的命,你学不学?”

    “学,可冷长官,她是个女人。”

    “女人怎么了,女人就不是人了?她们也是中国人,是我们的亲人,兄弟姐妹,看到这样的情况,你们能见死不救?”冷锋厉声叱问。

    冷锋身上都带了急救包,里面有针、线以及消炎的磺胺粉,这些急救包还是他从日军身上搜罗的,自己留下了一些,备用的,没有当做战利品上交。

    幸亏没有上交,否则这会儿还真是抓瞎了。

    “冷大哥!”丛虎推门进来。

    “怎么样,还有活着的吗?”

    “我搜遍了整个村子,就找到了七八个还活着的村民,大多受了伤,鬼子停留时间不长,不然的话恐怕……”丛虎言语哽咽道。

    “伤员都在哪儿,我们的携带的药数量不多,得紧重伤的先用。”冷锋道。

    “凡是有重伤的人家,我都做了标记。”

    “行呀,才跟我两天,就学会了。”冷锋惊讶于丛虎的学习能力,居然有如此的细腻的心思,有些东西,他只是做,但并没有教。

    “嘿嘿……”

    丛虎的招牌动作,摸着自己后脑勺,憨厚的笑了起来。

    冷锋开始了忙碌,牛淼和丛虎给他当助手,一个力气大,一个胆大心细,迅速的抢救受伤的村民。

    冷锋看到了人世间最悲惨的一幕,比当日小山村中还要让人觉得血腥残忍。

    杀戮,抢劫,还有强暴,完全泯灭了人性。

    这样的一支残暴的军队,一个充满兽性的民族,居然自认为自己是全世界最优秀的民族,还妄想统治亚洲,称霸全球?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他,他在……”还没说完,年轻的母亲就阖目长逝了,她眼里浓浓的不甘和母爱。

    “快,找孩子!”

    “冷长官,在这里,孩子在米缸里……”

    掀开米缸,冷锋差一点儿没忍住,年轻的孩子,早已经没有了呼吸,鲜血将小半缸米全都浸红了。

    “把孩子埋了吧,连同这个米缸。”冷锋忍不住眼泪滚落下来,他以为自己经历那么多,已经变得铁石心肠了,可并不是这样,他还是有人类的情感。

    冷锋他们一共救活了九个人,这九个人当中只有三个是轻伤,其余的都是重伤,妇孺居多,有七个,其中还包括第一个被冷锋救治的少女。

    尸体一共搜出来六十七具。

    没有那么多棺材,也没人能一口气挖上六十七个坑,按照家庭,一家一个坑,有名有姓的,就找块木板,刻上几个字,不知道身份的,就只能按照房子编号留给记号,也许家里还有亲人在,回来还能找到。

    年纪最大的叔公居然活了下来。

    日本人还会不会再来,冷锋并不知道,可他们却是不能再此地久留的。

    大战在即,要不是因为有幸存者,他早就带着丛虎等人找路返回部队了。

    村子是不能待了,好在附近有一些溶洞,很干燥也很隐秘,适合藏身。

    费劲心力,把伤员都转移到一个干燥的山洞,又给他们搜罗了差不多半个月的食物和清水。

    救下的村民中,有一位长者,是村老,大家都叫他叔公。

    “叔公,我们是军人,此时日寇正在侵略我们的国家,屠杀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得走了。”

    “长官救下我们,老朽等已经是感激不尽了,你们去吧,他们我来照顾就是了。”

    “日军短时间内不会再来,只要你们不出去乱走动,不会有生命危险。”

    “老朽明白!”

    “我在洞口外面布置几个陷阱,这样就算有野兽出没,也能保证防着点儿。”

    “多谢长官了,老朽能否知道长官的姓名还有部队番号?”

    “我们冷长官是中央军教导总队的!”牛淼急不可耐的插进来一句话道。

    “要你多嘴。”冷锋瞪了牛淼一眼,他习惯了敌后作战,不暴露身份每一个龙魂战队的队员必须时刻铭记的。

    “中央军,教导总队?”

    “别听大牛瞎说,我就是一普通国军军官,没什么特别的。”冷锋忙道。

    “铁蛋儿,咱们还有多少药包?”

    “不多了,就剩下三个了。”

    “三个,我们带上一个,剩下的两个交给叔公。”冷锋命令道。

    “冷大哥,我们……”

    “我们还可以从日军身上抢,叔公他们万一不够用了,怎么办?”冷锋眉头一皱。

    “长官,不用,你们帮我们够多了,这急救药包我们不能再要了。”叔公推辞道。

    冷锋给顶了回去:“叔公,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告诉那位姑娘,如果想要报仇,就去参军吧。”

    叔公点了点头!

    冷锋这是给那个女娃一个活下去的理由,那就是报仇!

    在这个女子视名节如性命的时代,被玷污的少女很容易走上极端的。

    日军这一支骑兵并没有原路返回,而是路过陈头庙村,一路折向北,很显然,他们是领受了特别的任务。

    “大牛,铁蛋儿,你们俩是回原部队,还是跟我一起?”从村子出来,冷锋问道。

    牛淼和铁蛋儿对视一眼,经过这一天一夜的相处,他们俩都知道,跟着冷锋不但不被人欺负,还有鬼子可打。

    虽说粤军中老乡多,但还是不如跟着冷锋痛快。

    “冷长官,您要是不嫌弃的话,就让我俩跟着你打鬼子吧。”牛淼说道。

    “铁蛋儿,你呢?”

    “我不想再回去了。”铁蛋儿比牛淼更不想回去,老爹在的时候,还没人欺负他,老爹死后,虽然把他留了下来,可那些当官的总是欺负他,稍有不顺眼,还打骂。

    这个是旧军队普遍存在的现象,那就是等级森严,而且虐待士兵的事情更是司空见惯。

    “你们两个既然决定跟着我,那我可得给你们约法三章。”冷锋郑重的道。

    “冷长官你说,我们都听你的。”

    “这第一,一切行动听我指挥。”

    “是。”

    “这第二,从现在开始,我会给你们制定一个训练计划,如果受不了,可以中途申请退出。”

    “训练计划,冷长官是要给我们特训吗?”牛淼瞪大眼睛问道。

    “没错,你们既然是我的兵,我可不希望你们轻易的死在敌人手中。”

    “冷长官放心,多大的苦我们都吃的。”

    “这第三,跟着我可不一定能够升官发财,如果你们有这个想法,就趁早离开!”

    “我们不为升官发财,我们就为打东洋鬼子!”

    “丛兄弟,你咋一句话都不说呢?”

    “我要给我们全村人报仇,只有跟着冷大哥,什么约法三章,我都答应。”丛虎抱着那挺从坦克上卸下来的91式轻机枪道。

    “好,从现在起,我们四个人同生共死,永不背弃!”冷锋一伸手道。

    四个人,八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不如我们结拜吧!”

    “好主意!

    四人把年龄一报,冷锋居然是四个人中最大的一个,牛淼排行第二,他跟冷锋一样大,只不过小两个月出生。

    老三是丛虎,最小的自然是铁蛋儿了,还不到十八岁。

    四人撮土,插草为香,正式结拜为异性兄弟。

    “铁蛋儿,你有大名吗?”

    “我爹跟我提过一次,可我没记住,大家都叫我铁蛋儿,习惯了。”铁蛋不好意思道。

    “不行,人总要有一个正经的名字的,这样,大哥给你取一个,如何?”

    “好呀!”

    “我看你操炮之时,不动如山,不如就叫铁山吧。”冷锋略微一沉吟,抬头道。

    “铁山,好,我以后就叫铁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