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第五章:军令状
    ps:新书期,求收藏,求推荐!

    来人,三十岁左右,面白无须,眼神中透着一丝疲惫,黄呢子的军大衣,脚上一双黑色的皮靴,边上沾满了泥土,肩膀上一个闪亮的金星,少将军衔,这至少是个旅长了。

    “冷少尉不愧是教导总队的精英,仅凭一两个人就消灭日军一支精锐的尖兵小队,喻某人佩服之至!”喻英齐一抱拳道。

    “喻旅长!”

    “冷少尉,刚才听你说,有一件大功劳要给我手下这位萧团长,不知道是什么功劳?”

    “敢问喻旅长可知道你们将要面对的日军是哪个师团吗?”冷锋嘴角微微一洒,问道。

    “说实话,我们并不知道。”

    “中岛今朝吾的第十六师团!”

    一听到这个番号,喻英齐和萧仲明等人都不由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们对这个师团并不陌生。

    第66军并没有跟这个师团正面接触,但是这个师团是日本17个常备师团中的甲种师团,其战斗力可想而知。

    而且第十六师团在淞沪会战中并没有多大的损失,十六师团登陆上海之时,日军已经占领上海。

    这是一支齐装满员的队伍,士气高昂,被松井石根用做进攻南京的主力师团。

    第十六师团还有一个外号,“黑色帐篷”(当黑色帐篷升起来的时候,就是屠杀之时),这是一支极其凶残的部队。

    “冷少尉如何得知?”

    “我缴获了他们尖兵小队一部电台,还有通信密码本。”冷锋直接说了出来。

    “什么?”指挥部内所有人都惊的失声叫了出来。

    要知道国军的部队,中央军装备最好,无线通讯设备也只能发到团一级,粤军还算好的了,电台也才配备到了旅部一级,往下联络,要么是有线电话,要么就只有派传令兵骑马通知了。

    用令旗的也有。

    战场之上,几秒钟都能改变战局的走向,所以,通讯设备那是最宝贝的东西。

    “日军还不知道这些,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部电台,诱使日军前锋进入我设置的伏击阵地,打它一下!”冷锋简明扼要的说出自己的计划。

    “日军的战斗力远非我们能够相比,而且他们还有飞机大炮等重武器,我们就两个团,不到三千人,防守的兵力都还不够,一旦被日军缠上,后果不堪设想!”萧仲明微微一摇头。

    “伏击战并不是要跟日军硬拼,打不过我们可以跑嘛,大家都是两条腿,我们还跑不过他们?”冷锋话锋一转,又道,“我们大家都知道,这小日本的腿可比我们短多了。”

    “哈哈……”

    这么一说,紧张的气氛顿时松了不少。

    “这一路下来,我们都是消极防御的策略,主动进攻很少,主要都是小规模的一城一地的争夺战,战略上,我们吃了大亏。”冷锋接下来道。

    喻英齐等人脸色都微微变了一下,是呀,自己总想着怎么防守,何曾想过反击?

    “就是,被小日本撵的跟丧家犬似的,老子从上海撤下来,到现在都没睡个囫囵觉……”

    “根据我的判断,日军先头部队最多也就一个大队,甚至一个加强中队都有可能。”冷锋分析道,“这一路烧杀抢掠,日军如入无人之境,前锋都跟我们面对面了,后面的大部队说不定还在上百公里外呢。”

    “有道理,他们推展过快,必然首尾不能相连!”喻英齐点了点头。

    “在心理上,日军必定十分轻视我们,尤其是我们的对手十六师团根本没有经历过淞沪血战,骨子里傲着呢,这就给了我们一个迎头痛击的机会。”

    “干他娘的!”

    “干吧,旅座!”

    “机不可失……”

    “老子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干死这小日本子!”

    指挥部内一片吵吵声,群情激奋,大家都眼巴巴的望着喻英齐,他是这里最高指挥官。

    打不打这个伏击,决定权在他手上!

    “冷参谋,你能保证将日军引入咱们的伏击圈吗?”喻英齐嘴唇颤动了一下。

    “我不敢打包票,但是七八分把握还是有的。”冷锋郑重的说道,有了日军的通讯密码本和电台,伪装成尖兵小队发回假情报,这对他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

    何况,他对日军使用的各种密码组合加密十分精通,这可是黑太阳集团为了改变历史,给他进行过严密的培训。

    甚至连他们回来后的身份都设定好了,只不过,现在不需要了。

    “旅座,干吧,咱们这一路后撤,窝囊死了!”萧仲明激动的攥紧拳头道。

    “为将者,最忌瞻前顾后!”

    冷锋这一句话,彻底的把喻英齐给刺激了,他一抬头,眼底闪过一丝狠辣之光。

    “冷参谋,这一仗事关我478旅生死存亡,我不得不慎重。”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这是国战!”

    国战!

    指挥部内顿时弥撒开一种悲壮的情绪,人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一丝愤怒和不甘,是呀,这是国战,还在讲什么个人的得失?

    “战!”喻英齐知道,自己如果不同意打这一战的话,恐怕军心和士气会大受影响。

    听到喻英齐说出这个“战”字儿,整个指挥部都沸腾起来了。

    “冷参谋,虽然我同意打这一仗,但这一仗怎么打,我这个做旅长的一点儿底都没有。”

    “喻旅长敢不敢把一个团交给我指挥?”冷锋冷静的望着喻英齐问道。

    喻英齐眼神骤然缩了一下,一个团,那是一千多人的身家性命,不是开玩笑的。

    “旅座!”

    “冷参谋,你敢立军令状吗?”

    “有何不敢?”冷锋微微一笑。

    “好,有种,喻某人从军十多年,还没见过你这样的有勇气的年轻人,萧仲明!”喻英齐也被冷锋的傲气给激怒了。

    自己堂堂少将旅长还能让一个小小的少尉给将住了吗?

    “到!”

    “从现在起,你的955团临时归冷参谋指挥。”喻英齐大声命令道。

    “旅座,这样是不是太儿戏了?”

    “冷参谋都敢立军令状,拿自己的脑袋担保,我们还怕什么呢?”喻英齐道。

    “可是,旅座,冷参谋的身份……”

    “萧团长可是怀疑我是日军的奸细,或者汉奸?”冷锋嘿嘿一笑,问道。

    “不是,冷参谋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萧仲明连忙解释道,“只是这个……”

    “喻旅长,您现在可以给中央军校教导总队部打个电话,核实一下我的身份。”冷锋道,这个他并不怕,冷锋这个人是存在的,只不过,已经死了,他取而代之而已。

    “不用了,日本人和汉奸是什么样我还是见过的,你这样的人才,他们绝不会让你来做奸细的。”喻英齐摇头道。

    “喻旅长,我觉得还是打一个电话,这样大家心里都踏实。”冷锋道。

    喻英齐考虑一下,点了点头,示意通讯兵要教导总队的电话。

    “喂,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我是邱青泉,请问你是哪位?”电话那头一口浓浓的浙江口音传来。

    “邱参谋长,我是六十六军喻英齐!”

    “是喻旅长,什么事儿,你怎么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邱青泉奇怪的问道。

    “我部在句容收容一名叫冷锋的少尉参谋,他说是你们教导总队第一旅2团的人,我想核实一下?”

    “喻旅长,一个少尉参谋,还劳不动你堂堂一个少将旅长亲自给我打电话核实吧?”

    “他在一次战斗中,杀死几个日军前锋尖兵,得到一些情报消息,所以……”

    “哦,有这样的事情?”电话那头邱青泉惊疑一声。

    “为谨慎起见,喻某才打这个电话,向邱参谋长你求证一下,是否有这个人?”喻英齐当然不会把冷锋缴获电台和密码本的事情告诉对方,否则,这些东西肯定是要上缴的。

    “稍等,我查一下花名册,一会儿我打给你!”邱青泉放下电话,赶紧叫了自己的副官,让他去查一旅的档案花名册,一边拿起电话,要了一旅二团的电话。

    “冷锋,他不是在八字桥阵亡了吗?”

    “阵亡了,你确定?”

    “不太确定,撤退的时候,一发炮弹打过来,有人看到他倒在地上,有没有死就不知道了。”

    “那就是不能确定他一定阵亡了?”

    “是这样的,当时太乱了,归建的时候没有发现他,也许他没只是被炮弹震晕了,是不是人还活着?”二团长谢程睿激动的问道。

    “还不确定。”说完,邱青泉直接挂了电话。

    “参座,找到了,是有个叫冷锋的,还是咱们教导总队一旅二团的作战参谋,刚刚从中央军校第九期步兵科毕业,浙江人,还是参座你的小老乡呢!”副官敲门进来禀告道。

    照片上的人有些熟悉,可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在哪儿见过,既然是自己手下的兵,又是小老乡,能活下来,那是最好了。

    可万一……

    邱青泉不敢大意,觉得还是自己亲自走一趟比较好。

    军人的直觉,喻英齐把电话打到教导总队来,就为一个核实一个少尉的身份,还说情报,这个情报怕是不那么简单吧?

    “副官,叫一个警卫班,跟我出去一趟。”邱青泉拿起冷锋的档案资料,抓起椅子上的军大衣命令道。

    “参座,都这个时候,您还出去?”

    “啰嗦,牵马!”

    从富贵山地下指挥所出来,邱青泉先给喻英齐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确有冷锋这个人,也确实是教导总队一旅二团的作战参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