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时空垃圾站 > 第二十五章 食疗
    过百只老鼠冲进餐厅,场面可以说是非常的壮观。

    那些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们,一个个吓得尖叫,更有一个女人直接被吓晕过去,众人四处逃窜,桌椅摔倒碗盘摔碎,场面一片混乱。

    这群老鼠仿佛都有目的一样,爬过一些摔在地上的牛排,都全然不顾。

    一部分冲到了苏璟之前所坐的位置,跳上了桌子,围住了那个苏璟拿过的装胡椒粉的瓶子。

    另一部分冲到了赵俊面前,虎视眈眈地对着赵俊和李老板。

    “咕噜”

    赵俊和李老板都吞了口口水,被这一幕吓得呆愣了一秒。

    然后他们同时反应过来,转身就逃。他们不动还好,这一动老鼠们迅速追了上去,更有几只比较激进的,一跃跳到了赵俊身上,爬向赵俊的口袋位置。

    被几只老鼠跳到身上爬,有些洁癖的赵俊差点要疯了,像女人一样尖叫,疯狂地甩动身体,想要将身上的老鼠甩下来。虽然确实成功甩下了一两只,然而奔跑速度却慢了下来,更多的老鼠跳到他身上,这些老鼠为了在他身上抓稳,抓破他的衣服和皮肤,甚至有几只咬在了他身上。

    李老板并没有被任何一只老鼠攻击,成功逃脱了,回头看到赵俊的惨状,不由倒吸凉气。他自然不敢自己冲上去帮忙,回头对那些服务员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上去救赵公子。”

    所有员工纷纷后退,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开什么玩笑,这么凶残的鼠群,谁敢上去?

    自己做的是服务员职业,领的是服务员工资,又不是灭鼠工。

    “啊啊啊!”

    赵俊又哭又叫,躺在地上打滚,状若疯狂。

    不少老鼠被他压死了,然而这些老鼠依旧不肯松口。

    过了将近一分钟,这群老鼠才忽然一哄而散,留下躺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的赵俊。

    在场没有谁注意到,在刚刚的混乱当中,一只老鼠将赵俊的口袋咬破,叼着一小块肉迅速吃下了肚子。

    另外一群老鼠也一哄而散,只不过那个装胡椒粉的瓶子,已经被破得不成样了。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赵俊站了起身,咆哮着道,他现在浑身衣服破破烂烂,皮肤上到处是红色咬痕,看上去非常的狼狈,这模样别说是高级餐厅了,街边快餐店都不会让他进。

    “老子还想问呢,这他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李老板扫了一眼混乱的餐厅,眼睛都红了,刚刚将那位大人物赶走,还没来得及承受那位大人物的怒火,居然又发生这种事情。这种高级餐厅,哪怕出现一只老鼠,生意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很久才能恢复过来,出现这么一大群老鼠,可以说生意已经毁了一大半,毕竟谁敢来这种老鼠成群的餐厅吃饭啊?

    “阿璟,亏你咽的下着口气。”出了西餐厅,朱建华依然有些愤愤不满。

    “呵呵,跟他们气什么,他们迟早自己遭报应的。”苏璟淡淡一笑。

    “没错,这种故意让客人难堪的店,生存不了多久。”王先生淡淡地应了一句,对于他这话苏璟、朱建华等人都没怎么在意,唯有知道王先生身份的林采儿,心想那家西餐厅玩完了。不过林采儿和王先生都不知道的是,那家西餐厅其实现在就已经差不多玩完了。

    “不好意思苏先生,没想到赵俊耍这种低级手段。”沈佳瑶歉然道。

    “没事,我没放在心上,换个地方吃就是了。”苏璟淡然道。

    “我知道有家味道不错的餐厅。”王先生说道,这回由王先生带领,到了另外一家高级餐厅,这家餐厅有着各种中华传统美食,味道都非常好,大家吃得很是尽兴。吃饱喝足之后,沈佳瑶、朱建华、王先生都抢着买单,不过因为王先生是这里的老顾客,最终是他买了单。

    沈佳瑶跟苏璟的合作已经完全谈妥,也说好了让朱建华明天送一些收留的流浪动物去苏璟家,顺便带苏璟培养的宠物回完美宠物乐园,要说的都说好了,所以沈佳瑶、朱建华、刘茵便先告辞回了宠物乐园,留给苏璟、王先生私谈的空间。

    “王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吧。”苏璟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王先生稍微顿了顿,似乎考虑一下措辞,然后道,“我有个五岁半的儿子,从去年十二月份起,便开始不喜欢吃饭,一开始以为只是小孩子闹别扭,后来他吃饭总是吐,我们带他去医院检查,才知道竟然得了厌食症。从那时候起,我儿子就没好好吃上过一顿饭,基本都是靠打点滴维持营养。昨天傍晚,我的好友周鲜带来了一份鱼片粥,我儿子居然全部吃了下去,而且吃完还想吃,整个人精神状态也好了许多,周鲜告诉我,这份鱼片粥是出自苏先生之手,所以我想请苏先生当我儿子的私人厨师,恳请苏先生成全。至于薪酬,任凭你开。”

    “原来是这样。”苏璟恍然大悟,原来周鲜将鱼片粥打包走,不是带回去自己吃的,自己煮的鱼片粥,居然连得了厌食症的人都吃了还想吃,还真没想到。不过,苏璟并不想专心当一个厨师,更不想去当什么私人厨师,至于薪资问题,苏璟没有太在意,虽然想要赚钱,但真不想在一个生病的小男孩身上下刀,想了想道,“你儿子得的厌食症,是因为心理问题还是生理问题?”

    “是小儿厌食症,属于消化功能紊乱,算是生理问题。”虽然王先生不明白苏璟为什么这么问,不过还是如实答道。

    “这样啊,那我给他进行一段时间的食疗,看看有没有效果吧。”人家找上门来,而且还这么客客气气,苏璟也不好不帮,不过却不想在别人身上浪费自己太多时间,所以希望能寻求一种根治的办法。如果主要是心理问题,那么苏璟肯定束手无策,不过主要是生理问题,或许自己能解决。

    “那太谢谢苏先生了。”王先生大喜,激动地道,“苏先生,不瞒你说,我儿子就在隔壁中云华康医院,而且我跟这家餐厅老板给我面子,苏先生可以在这做菜,想要什么食材尽管吩咐。”

    “呃……”苏璟愣了愣,敢情这王先生选择这家餐厅早就算好了的,不过摇了摇头道,“食疗所用的可不是一般的食材,我也用不惯别人的厨具,跟我回家一趟吧?”

    “也行。”王先生选择这家餐厅只是为了方便,究竟具体要怎样还是苏璟说了算。

    王先生让司机开着宝马,送苏璟回家,苏璟独自进入厨房,只用了十几二十分钟,便做好了一份菜,装在饭盒里面,当他将饭盒拿出来的时候,王先生便如获至宝一般接了过去。

    “我就不过去了,你带去给你儿子吃吧,如果有效,再来我这取。”苏璟说道。

    “好,多谢苏先生。”王先生心急自己的儿子,带着饭盒开车离开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王先生来到中云华康医院401高级病房,只见一个瘦弱的小男孩正躺在床上,旁边坐着一个略显憔悴的美妇,还有一个中年医生在给小男孩把脉。

    王先生拿着饭盒上前,询问了中年医生,毕竟他才是主治医生,哪怕要进行食疗,也得通知一声。

    中年医生听完之后,眉头顿时一皱:“连人都不亲自看一眼,不把脉不听心跳不看脸色,就妄言进行食疗,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没有这种医法的,这简直是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