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卷 第六十六节 假职
    杜家慷慨解囊暂借固始军五百骑兵帮助协防的行为让秦再道等人都是惊诧不已。

    要知道在缺乏骑兵的南方诸镇,五百骑不是一个小数目,这让一干固始军的军官们对江烽的能耐又多高看了几分。

    固始城墙建设也进入了高潮,按照江烽的要求,固始城外已经湮灭的护城河被以最快速度疏浚,引浍水支流注入,使得废弃多年的护城河重新发挥作用。

    同时在护城河内侧构筑羊马墙,鉴于构筑永久性的羊马墙时间上不允许,江烽要求环绕整个城墙都要按照三米高要求木质栅栏以加强对城墙的保护。

    整个固始城内民众在得知蚁贼将袭的消息之后爆发出了极大的热情,普通民众自动加入了修筑队伍中,而城中富户更是积极捐款捐物,这让江烽都大感意外。

    “这里城砖已经破损,而且地势较矮,要重新修补,最好将这里改建为一个团楼。”

    江烽远远就见到贺德才一丝不苟的沿着城墙检查,同行的县丞哭丧着脸。

    “贺大人,按照你的要求这固始城干脆就推了重修得了,护城河,栅栏,还要修筑这么多团楼和角楼,这还没有算战棚,我们固始哪来那么多材料和钱财支撑啊?”

    “张县丞,我只是按照江大人的要求提出哪些部位需要重新修缮或者补充,至于材料是否够用,钱财度支是否足够,那不是我过问的范围,你应该向陈县令报告才是。”

    贺德才摇摇头,一脸爱莫能助的神色。

    “不过张县丞,我建议你们最好多在城内发动宣传一下,比如召集那些个士绅大户们,和他们合计合计,尤其是那些从光州来的大户们,他们都亲身经历了光州战乱的惨状,恐怕对城破可能的后果更是清楚。蚁贼若是破城,那便是玉石俱焚,与其付之一炬或者被蚁贼们洗劫一空,还不如拿出来保城为民,固始百姓也会记得他们的恩德,你说是不是?”

    “贺大人说得好,陈县令,张县丞,我以为可以在这县城城头上勒石为碑,将那些捐赠财物的士绅富户们的大名镌刻其上,永为保存,以兹纪念。”迎上前去的江烽接上话道:“我们固始军士兵是在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保卫他们固始,我相信固始士绅应该能够理解我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如果有谁在这一点上无法作出表率,我想他就应该遭到唾弃和惩罚!”

    江烽最后一句话中已经隐隐充满了阴森森的威胁之意。

    如此紧急情况之下,若是还有人不愿作出“贡献”,那自己只有将他“贡献”给蚁贼们了。

    县丞也听出了江烽话语中未尽之意,

    在城头上巡视了一圈的江烽回到较场内的军衙中,这里本来是较场驻守衙门,但是自从固始军驻扎其中之后这里自然而然就变成了历任虞候的居所,而现在这里又成了江烽的临时居所。

    在送走了杜立之后,固始军便开始了大规模的重新整编扩编。

    固始军重建为五营,其中包括牙营和独立骑营。

    张子跃任牙营指挥,主要集中了这一段时间以来陆续前来投靠的光州牙军,再加上从归拢会来光州旧军残兵中精选了部分精锐,数量补齐五百人。

    谷明海则担任编制和战斗力最为齐整的中营指挥,主要是在甄选了原来固始军中的精锐集合而成。

    一鸣惊人的黄安锦担任前营指挥,吸纳了前来归附的部分光州旧军和部分固始旧军,也补足了五百人,开始了有计划的大规模整训。

    而左营则是由原来部分固始旧军和前期新招的军士组成,战斗力最弱,由江烽自兼左营指挥,同样也开始了整训。

    秦再道负责组建不属于固始军五营中的独立骑营,只不过限于目前的战马数量,骑营还只有两都。

    江烽也在众人推举之下毫无悬念的暂假固始军虞候,真正成为固始军的首领。

    当然这个虞侯还只能是假职。

    按照这个时代的惯例,县军也就是属于州军序列,而州军虞侯一般是由州刺史府任命。

    目前光州虽然是被袁、杜两家瓜分,但实质上仍然是袁氏占据主导,包括州治所在的定城、光山、乐安三县均在袁氏控制之下,想必袁氏也早已经派出使者前往长安谋求任命了。

    只是州刺史一职的任命需要获得长安的首肯,哪怕这只是一个名义上的认可,但无论是中原、江淮还是荆楚,都基本上还是沿袭了这个惯例,先假职,后获得长安的认可。

    当然如果与长安交恶,假职十年八年的情况也不鲜见。

    甚至被长安另行任命他人也一样有过,只要你有实力,这个名义上的任命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只不过有些时候缺了这个名义,在做某些事情时就显得没有那么名正言顺了。

    对于秦再道担任独立骑营指挥的这个决定,江烽也是斟酌再三。

    毫无疑问,日后骑兵对于一支军队的作用来会越来越大,也是不可替代的,但是就目前来说,能够胜任骑营指挥的人屈指可数,除了秦再道,就只有张越。

    从实际经验来说,秦再道更为丰富,而张越也需要替江烽牢牢把握牙营这支完全隶属于自己、听命于自己的精锐力量,所以只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贺德才暂时未进入固始军中,被江烽委以负责完备修缮整个固始城的重任。

    江烽以为以贺德才的品性和脾气更能胜任这种繁琐而又不敢轻忽的事务,尤其是眼下更需要一个与固始军有特殊关系的人来负责这项工作。

    一个星期下来,江烽发现自己让贺德才负责这项工作无疑是一个最明智的选择。

    从护城河疏浚到羊马墙的新修,从仓库中弓弩、盔甲的统计到滚木、擂石、石灰的准备,贺德才都能细致清楚的逐一督促到位,一丝不苟。

    稍有不如意的地方,贺德才便没有半点含糊的坚决指出,不依不饶的要求补齐,让那位配合他工作的张县丞叫苦不迭,直叫固始县几年的积累都要被贺德才败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