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五十六节 走为上(加更求票!)
    喧闹一时的分裂一直持续到下午间晚些时候。

    固始军被一分为二,袁家和杜家代表都虎视眈眈的注视这一场看似有些滑稽的闹剧。

    一个小小的固始军也值得这般小题大做,实在有些出乎双方的意料。

    如果不是固始的特殊地理位置以及对整个光州的影响力,如果不是眼下黄蚁军猖獗的攻势,想必杜家和袁家都不可能如此重视这样一处弹丸之地。

    固始军的分裂让入夜的固始县城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街道上除了打更者苍老的声音抖抖索索之外,就是令人窒息的死寂。

    县城中大多数民众都已经逃出城外,谁也不知道这帮丧失了统一指挥的兵士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同样还没有摸清楚对方底细的袁杜二家代表也是夜不能寐,彻底等待,等待着对方撕毁那毫无约束力的一纸协议。

    袁无畏面色如水,容色肃然,曹万川在对方强势下显得有些不安,。

    这个年龄比自己小上十几岁的袁氏庶出子表现出来的气势足以弥补他年龄上的劣势,让曹万川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份自卑感。

    这一夜无疑是难熬的一夜,究竟翻脸相向还是在对峙中渡过这一夜?这个问题困扰着房中三人。

    “曹大人,你的意思是说就算如果发动突然袭击我们也没有多少胜算?”

    良久,袁无畏才吐出一句话,细腻白皙却又瘦削的双手摩挲着竖立在面前的月牙戟,眼角上带着一丝煞气。

    被杜立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不得不暂时退让,但是袁无畏从来就不是被动退缩的人,哪怕面对气势上并不比自己逊色多少的杜立。

    鄂州杜立号称一剑西来,据说一柄乌精铁剑横扫蕲州无敌手,三年前曾经在蕲州大雷水一带,也就是雷池,斩杀了一头即将化龙的潜蛟,由此一步登临天境。

    但是袁无畏仍然断定对方顶多也就还在天境初段的养息期,距离自己仍然有一定距离。

    他有相当把握在百合之内解决杜立,当然未必能留得下对方性命,但是给对方以重创还是能做到的,不过也许自己也会付出一些代价。

    “嗯,如果蔡州军能够在明日凌晨前赶到,那又另当别论。”曹万川点点头,脸色有些尴尬,语气也有些艰难,“固始军一分为二,我们实力相当,江烽那个家伙出身斥候,相当狡猾且警觉,天尚未黑,他们的警哨就已经开始在重要部位布设了,而且秦再道、谷明海,还有那个白马尖多云寺出身的黄安锦,都有相当实力,……”

    “那你的人呢?”袁无畏和赵千山交换了一下眼色。

    看似分割成两边,实力相当,但是对方在武人强者上明显占优,像江烽、秦再道、张越三人,都具有接近于天境的实力,那谷明海和黄安锦虽然还要略微逊色一些,但是也差不了多少,而这边只有曹万川略强,而甘全福和熊贵三人都只有谷明海的水准。

    这个家伙还指望着光州方面的蔡州军能够赶到,哼,也不想象如果蔡州军能够到来,还用得着自己在这里煞费思量的考虑琢磨?

    “甘全福的右营已经就位,熊贵的左营也提高了戒备,随时可以增援右营,固始城只有这么大,难以全部展开。”曹万川艰难的道,“另外光州旧军还有部分骑兵,所以我们如果主动发起攻击的话,······”

    当江烽授意秦再道重建光州牙兵营时,曹万川就明白自己原本想要分散江烽控制后营的伎俩显得多么拙劣。

    秦再道轻而易举就被江烽笼络,而所谓光州牙兵营更是以最快速度组建起来,而这些被蔡州军卑劣的叛盟偷袭行为彻底激怒的光州旧军根本就不可能支持自己投靠袁家。

    多一日拖延,来投的光州旧军就多增加一些,反对自己的力量也就多一分,也不知道这些溃散逃亡的光州旧军怎么会都不约而同的来到固始聚集?

    照理说他们不太可能这样步调一致地来偏居东南一隅的固始才对,他们怎么知道固始还未被蔡州军占领?

    这让曹万川很是不解,但曹万川却知道着这无疑是自己来固始做的最愚蠢的决定。

    “光州旧军有多少人?”

    “大约七百人左右,骑兵数量在一百人左右。”曹万川脸上充满了苦涩之意。

    “怎么会有这么多光州旧军汇聚于此?”袁无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对方控制的兵马达两千人左右,远远超过曹万川控制的兵力,一旦开战,绝无胜算。

    即便是驻扎在定城的兵马赶来恐怕也难以一下子全歼对方,尤其是杜家北上兵力尚不清楚的情形下,这无疑太过冒险。

    “无畏,你觉得如何?”赵千山也是眉头深锁。

    “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杜家我倒不放在心上,若是他们的兵马真的已经抵达,怕早就动手了,但是那个一直不怎么搭言的江烽是个狠角色,我有些担心。”袁无畏负手站了起来,神色不定,来回踱步,“不行,我们得走!”

    “这个时候?!”曹万川和赵千山都吃了一惊,但赵千山马上就醒悟过来:“是得走,不能给他们准备的时间。”

    “对,马上!趁杜家人马还没有赶到,我们得马上离开,否则我们也许就走不了啦。”想明白其中道理的袁无畏断然道:“曹大人,实话告诉你,我们并没有计划从光州抽调兵马来固始,定城和新息那边情况并不好,我们必须确保州城的稳定。”

    “啊?”曹万川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说来先前这两个家伙作出来种种姿态都不过是虚张声势?

    见曹万川脸色剧变,袁无畏淡淡一笑道:“曹大人,你毋需太过紧张,杜家情况和我们差不多,估摸着他们能够调动的兵力也不多,而且也不是马上就能赶到的,否则你以为杜家会这么爽快的答应我们的条件?只要我们返回定城,随时都可以卷土重来!”

    “那我们为什么······”

    “那个江烽我有些吃不准,这个家伙软中带硬,心思诡秘,是个狠角色,我担心他看穿了我们虚实提前发动,所以我们今晚就得离开!”袁无畏沉吟了一下之后才又道:“赵大人,还要烦请你去和杜家接洽一下,告诉他们我们明天和他们在较场进行一个交接仪式,拖住他们,让他们不虞有他。”

    赵千山略一思索也点点头:“嗯,看来也只有如此了,现在他们在固始城中占着优势,若是杜家兵马真的出乎我们意料提前到了,我们想走也走不了。这边无畏和曹大人你们赶快安排,得防着被他们觉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