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五十一节 分道扬镳
    袁无畏如此直白无忌的将事情彻底抖落开来,让场内气氛一阵无言的尴尬。

    杜立也是有点难堪,不过都是场面上经过些风浪的人,自然不会被袁无畏几句话就打发,杜立目光汩汩流动,半晌之后才道:“无畏兄,你意如何?”

    “很简单,光州许氏已灭,再无自立能力,入我袁家理所当然!”

    袁无畏理直气壮的道,言语间手中长戟更是微微振动,天蛟神戟戟锋光芒湛然,熠熠夺目。

    “袁家从不畏惧一战,无论是谁想要从袁家拿走东西,都要付出代价。”

    “好一个理所当然!蔡家在河南道称雄,咱们淮南道上的事情何时轮到你们河南道上人来插手了?袁家不惧一战,难道说我杜家就吝于流血不成?”

    杜立冷笑着上前一步,以显示自己的决心。

    他很随意的反手一拍背后剑柄,呛啷一声,乌黑巨剑自动飞腾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幽然乌光,盘旋一周,顿时三丈之内,杀气森严,八步凝霜。

    “淮南道?河南道?呵呵,三十年前淮南道何曾有你们杜家的份儿?江南西道都能把手伸入淮南道,这个时候却来质问我们袁家,真是可笑之极!”袁无畏哈哈大笑,并不在意杜立的示威,“李唐失国,这天下便是天下人的天下,可不是某一州某一道人的天下!”

    “杜三公子,我们也毋需如生意人一般讨价还价,光州入袁家已成定局,杜家远来若空手而归,想必也难以交差,殷城归杜家,如何?”一直未曾出声的赵千山突然插言道。

    “殷城加固始!”杜立沉声道。

    殷城必须控制在手,这是黄州,也是杜家控制的大别山三关北上通往光州和固始的要道。

    虽然殷城县小城破,但是只要控制了这里,固始就不至于孤悬于外,随时可以获得来自南面黄州的支持,而控制了固始,就能袁家形成牵制,这也是杜家出兵的目的。

    “成交!”赵千山没有理睬袁无畏反对的眼色,悍然应道,他才是此次前来处置固始事件的决策者,“只是这固始军······”

    “谁能指挥就归谁,赵大人你看如何?”杜立立即应道。

    “好,杜三公子快人快语,就这么办!”赵千山一挥手,“曹大人,你去收拢你的部队,告诉他们,愿意跟我们走的,袁家绝不会亏待,定城、乐安、光山三县皆属袁家,让他们好自抉择!”

    三人对话,快语如珠,丝毫没有将一旁的曹万川和江烽二人放在眼里,颐指气使间径直便将光州五县和固始军瓜分殆尽。

    曹万川和江烽这两个本来的当事人却早已被甩在了一旁。

    江烽对于这样的结果也有些始料未及,但是转念一想,如此结局已经相当难得了。

    曹万川早已和袁家谈好了条件,条件就是这尚有一定战斗力的两千多固始军。

    这两千多固始军不少军士都来自定城、乐安、光山三县,加上曹万川、甘全福、熊贵的影响力,怕是这固始军一大半人都会被他们拉走。

    较场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主将们的对立情绪也很快就蔓延到了下层军官和兵士们中,何去何从摆在他们面前,而中下级军官们的动向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兵士们的态度。

    “许家已灭,我们两姊妹出面又有何意义?江大人,能蒙你收留我们两姊妹已经很感激了,若是能帮上一星半点忙,我们姐妹绝不会推辞,但我担心我们出面会不会起到负面作用?”

    满脸疲惫的许宁、许静两姊妹一身素服,鬓间一抹白色丝带垂落在肩头。

    粉妆素裹让两女显得更加妖娆可人,只是眉宇间浓郁的悲楚之色挥之不去。

    “宁小姐,我担心眼下局面不稳这种情形下袁家必定会让曹万川回定城收拢人心,现在我们迫于局面无法干涉,但是只要宁小姐和静小姐出面澄清,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牵制袁家在定城那边的影响,我们现在逗留固始,并不代表我们日后也无法返回光州!”

    喟然一叹之后,江烽才又淡淡的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袁家卑劣无行,总会遭到报应。”

    “报应?江烽,我们可以相信这个词语么?那沦落到我们姐妹俩身上的命运难道也是报应么?”许静悲愤的道:“如果说我父亲他们是成王败寇的命运使然,那我们许家其他人呢?”

    江烽默然。

    许氏家族数百人,成年男子敢于反抗者几乎都被蔡州军屠戮一空,而女性大多沦为蔡州军那些军官们的奴婢或者成为州城中官妓坊的官妓。

    这是这个时代公开的规则,如果不是自己提前警告让许宁暂时避祸殷城的话,只怕二女也一样早就沦为袁氏的床上玩物了。

    并没有出乎江烽和许氏二女的意料,二女的出现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

    许家灭亡这个消息一传开就标志着他们已经毋须向什么人证明他们的忠诚了,尤其是许望亭并没有留下什么有力的继承人的情况下,两个女流之辈根本无法赢得军官们的尊重,更无用说什么忠诚了。

    此时的中低级军官们态度更取决于他们自己直接上司的倾向和亲密度。

    甘全福的右营和熊贵的左营与江烽的后营和谷明海的前营壁垒分明,几乎没有出现什么变故,唯一出现意外的贺德才的中营。

    贺德才本身并无太大的影响力,但他毕竟担任了这么久的中营指挥,他出人意料的站在了江烽一边,使得中营出现了分裂。

    中营绝大部分老军追随曹万川而去,而新兵和部分老兵则附和了贺德才的立场。

    贺德才的选择让曹万川无比愤怒,而江烽则是大为意外中却多了几分惊喜和信心。

    中营过来的人虽然不多,但是却是一个信号,意味着自己在固始军基层已经初步具备了一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已经能够吸引到一些下边兵士们的支持和信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