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四十八节 策略
    “谷指挥,蔡州战事并非你所说那样不堪,薛都尉在吴房一战不利是真,但前日里,薛都尉已经与飞骑尉赵锦瑜大人联手在真阳城南击破了蚁贼秦衡部,斩首五千余,蔡州局势正在向良好局势转变,且蔡州已得徐州方面支持,徐州大军很快就会到来帮助蔡州平定蚁贼骚乱。”

    薛檀和赵锦瑜与蚁贼秦衡会战与真阳是真,但却并未像曹万川所说那般斩敌五千,反倒是小挫一阵,被对方斩杀两千,不得不退守新息。

    蚁贼势力日盛,而且其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与往日蚁贼表现大相径庭,这也让蔡州方面极为不安。

    现在蚁贼已经逼近蔡州南境,对蔡州治所汝阳构成一个弧形包围圈,可以说蔡州局面相当不佳。

    但此时曹万川也是退无可退,与江烽、谷明海一方势若水火之局已成,对方也绝不会再敢于雌伏于自己麾下,自己只有硬着头皮与袁氏合作夺下固始军控制权才是唯一出路,否则就只有被淘汰出局。

    “徐州军?等待徐州军到来,只怕我们光州早就成了蚁贼蹂躏成荒地一片了!”谷明海冷笑一声道:“虞侯大人,莫不是那蔡州袁家许了你多大好处,你才这般卖力的鼓动大伙儿投效袁家?”

    “放肆!”曹万川和甘全福同时勃然大怒。

    谷明海太嚣张了,竟然敢在众多中级军官面前公然诋毁上司。

    这显然是在侮蔑曹万川的威信,如果不给予坚决强硬的反击,必然会带来很坏的影响。

    但是对方如此这般的做作,也明显是要挑起曹万川的怒火,这样可以把水搅浑,而这种时候蔡州方面却又绝不愿意看到固始军四分五裂,这不符合他们的意图。

    “曹大人,你这固始军中下属难道就这般桀骜不驯?如此公然蔑视上司?若是你心存善意不忍下手,不若让我来替你教训此贼如何?”折扇陡然展开,温雅文士倏然站立起来,“谷明海,是吧?一个小小的州军指挥,居然如此放肆,我无法想象你们固始军军纪败坏到什么程度?我倒是想要考校一下你究竟有何本事敢这般嚣张?”

    “固始军内部的事情不需要外人来插言!更不需要那些口蜜腹剑的伪君子来假惺惺!”江烽悠然而道:“若是袁家想要考校我们固始军的战力,战场上有的是机会!”

    锦衫青年锥子一般的目光落在一直刻意保持低调的江烽脸上:“江烽?!”

    “无畏兄,拂晓一战,滋味如何?”江烽毫不示弱,璨然微笑道:“久闻袁无畏大人的铁戟横扫蔡陈二地,也不过如此嘛,不如领军来我们固始试试如何?”

    江烽一句话让整个厅堂里顿时为之哗然,一干都头们都相顾失色,纷纷交头接耳。

    难道说江指挥已经和袁无畏交过手?就连甘全福、熊贵和谷明海等人都面带惊异之色,有些不敢置信。

    江烽和袁无畏交过手的话,却依然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那意味着什么?铁戟横天浪得虚名?

    这一份微妙心思起来,就让场面上的气氛有些尴尬了。

    袁无畏面色一僵。

    他也没想到这几人恢复如此之快。

    如果不是忌惮对方的强弩手中隐藏有术法强弩,如果不是曹万川拍着胸脯说他有把握控制局面,拂晓那一战袁无畏哪怕是冒一些受伤的风险也要把江烽等人解决掉的,没想到局面变成这般,尤其是面前此人竟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真让袁无畏有些吃惊了。

    照说自己早上那一战也是给对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哪怕对方有御法衣甲护身,哪怕对方有灵丹妙药,但也不可能恢复如此之快才对,尤其是眼前此人竟然半点看不出受过重创的模样,不由得让他惊疑不定,对这个原来并不放在眼里的家伙也多了几分忌惮。

    内心虽然已经下定决心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先解决这个家伙,但表面上却神色不变,折扇更是连连轻摇:“呵呵,江指挥拂晓晨练昏了头么?我和赵参军中午才赶到,若是江指挥真的想试试我的铁戟,那兄弟我当然乐于奉陪,现在就可以,怎么样?”

    “无畏兄的铁戟我也是久闻大名了,当然想要一试,不过在这里可不合适,强宾不压主,难道说曹大人就放任外人来欺压我们固始军么?”江烽好整以暇地淡淡道,并不理睬对方的挑衅。

    这个家伙很阴险,时刻都把固始军和袁氏树立成对立的一面,这份心思可是阴毒得很,一直没有说话的赵千山目光流动,看来曹万川这个蠢货根本就无法控制住局面,看看那些切切私语的都头们,在这样下去,恐怕真的要被这些家伙把水搅浑,拖下去已经毫无意义,不如······

    感受到来自左侧的目光,曹万川发现自己现在真的是骑虎难下,动兵无疑是最为被动的手段,就算是把江、谷等人拿下,也是自伤元气,军心浮动不说,而且也会对自己个人威信造成很大伤害,但是现在不这样,只怕情况又会更糟糕。

    “江指挥,看来你也是坚决反对我们固始军纳入蔡州军阵营了?”曹万川深深吸了一口气,目注江烽,只要对方明确表示反对,他就要断然采取措施处置了。

    “不,不,虞侯大人,我不是说过么,许家统治光州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虽然我们对蔡州袁家背盟行径很不齿,我们得承认这个残酷的现实,毕竟我们还需继续生存下去。”

    江烽注意到军官们对于谷明海的言论虽然有同感,但是在严峻的现实威胁面前,他们中很多人不会因为对许氏忠贞不贰,打动他们的只能用利害关系。

    他需要时间,现在需要让蔡州方面和曹万川不要马上翻脸,得给他们一丝希望。

    江烽这一席话让曹万川大为吃惊,下意识的望向赵千山和袁无畏二人,赵袁二人也有些吃不准江烽的意思,难道说这家伙真是要待价而沽?若真是这样,倒不妨先许给对方一个空头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