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四十四节 伏杀
    “引颈就戮吧!”来人再度迫前一步,封死江烽任何一个逃脱可能,剑光飞舞中一抹清冽的剑意一闪。

    “嘿!”意识到了生死攸关之时,江烽知道任何留手和心存侥幸都是找死,半点不敢轻忽,邯刀交与左手,瞬然一挥,右手袖中滑出的木符落在手掌中,向后猛力一拍,狠狠的击打在背后敦实的砖墙上。

    “哗啦”一声,烟尘蔽天间,整个土木结构的房屋都似乎摇晃起来,从江烽藏身那一隅角落透过来几缕天光,整个墙角竟然被江烽这一拍击碎了整个墙角,甚至连整个房屋都摇摇欲坠。

    没有任何停滞,江烽毫不犹豫的一个后滚空翻从角落空处弹射而出,立马就要逃出生天。

    来人一愣,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的眼睛,这家伙随意的向后的一掌竟然将相当结实的土房角落全部打碎散落开来?!

    如果有这般实力,这家伙显然早已踏入踏入天境,又何须如此狼狈?

    但这只是一转瞬他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术法!

    这家伙肯定动用了术法符箓这一类的东西!

    对方翻转而逃,眨眼就消失在角落破损处,让他怒不可遏,如果在自己眼皮子下都跑掉了,他这一回就真的丢脸丢大了。

    来人毫不犹豫的穿空紧随,薄剑轻摇,剑气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定要将对方斩于剑下。

    这么短距离,他不怕对方能逃出自己手掌心。

    但当他一钻出角落时,一左一右夹击而来的凶悍杀气,还是让他略微色变,难道对方真的是有意为之?

    秦再道和张越几乎是同一时间跃上江烽小院的墙头的。

    作为后营指挥,尤其是在目前局面极为紧张的情况下,没有谁会对自己的安全不重视。

    江烽也不例外,虽然他没想到过会是袁家高手来解决自己,但是哪怕是要防范曹万川的突然袭击,他也得要有所防范。

    他自己的居所就是在后营东南角,如果曹万川要突然袭击,那么他专门布置在四周的哨塔不但可以起到预警作用,同样自己专门挑选出来并加以特别训练的长弓手也一样可以发挥远射狙击作用。

    只是江烽也没想到对方只来了一人,但不幸的却又是天境高手,自己布设的防御体系基本上没有发挥作用。

    直接越墙而入,甚至根本不怕露形迹,就这么昂然直入,自己的亲卫哨位根本无法发挥阻滞作用,如果不是自己早晨起得早,听到警号就立即做了一番应对准备,只怕自己现在已经走不出居所了。

    恐怕来人也没想到秦再道和张越就住在自己旁边。

    以来人的骄狂,恐怕也不屑于向曹万川了解一个微不足道的固始军后营指挥的底细,在他看来这就是易如反掌之事,谁想要阻挡,那就杀谁。

    不过他也忒小觑光州无人了。

    张越的凛锋矛搅起漫天风云呼啸而来。

    一口气就是连续三十三刺,刚烈的锋芒卷起阵阵杀气,但化入矛式中却又瞬间变为淋漓尽致的点点滴滴,小处如张敞画眉,情人低语;大处如挑山填海,横行八荒。

    枪刃细微的颤动,每一动都蕴育着无限杀机。

    汹涌的枪气化成数十道淡淡的白气,纵横叱咤,封锁住了从角落里追出来的敌人。

    这一击就要定胜负。

    从江烽狼狈不堪的震坏墙角逃出,张越就知道对手的凶悍,但他也是一个遇强则勇的骁悍坚韧性格,面对这样的危局,反而激起了他内心的狂野情绪。

    张越手中的九锻铁矛叫凛锋,这是他自己为自己这柄最心爱的长矛取的名,寓意可以迎锋而上,不惧强敌。

    他一直希望能够在这柄铁矛中加入能够进一步强化攻击力的秘银或者隐藏属性的玄夜砂,但是即便是他有一个在光州刺史府里担任要职的叔叔,也没能帮上忙,因为无论是秘银还是玄夜砂都实在太少见了,光州刺史府的材官署也不可能专门为你一个小小的牙兵都头专门去采购或者收罗秘银和玄夜砂这一类很少见自然也很昂贵的材料。

    所以最终结果就是罗真煞费苦心地为其九锻铁矛在最后一锻时添加了几分玄铁,这也是材官署能尽到的最大努力了。

    几乎是同时,秦再道也迈着沉稳的步伐,双目平视,气息悠长,连进三步,双手握刀,嘿然出声。

    连环三十三,吾敢断华山!

    邯刀疯狂的划动,切破空气,三十三刀连环不断的劈出,细密而凶狠,在空中发出凄厉的尖啸。

    这是秦再道在与蔡州军一战之后,首次把自己实力提升到了极致爆发出来的战力,哪怕是那一日与江烽较量,也远未让他如此发挥。

    来人显然没有想到在墙外竟然埋伏着两个在战力丝毫不逊于目标,甚至还要高出目标一筹的角色。

    这也罢了,关键是这两个家伙一上来就摆出了悍不畏死的拼命姿态,这让他竟然生出一种不知该如何应对的想法。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恐怕真的有点儿轻敌了,没有把自己最拿手的武器带来,而只是带了一柄随身携带的轻剑,对付目标一人自然绰绰有余,可还有这两个不要命的家伙,就得花些手脚了。

    该死的曹万川,居然没提醒自己一句。

    他显然忘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给曹万川说话的机会。

    面对着左右两翼扑面而来的杀机,他并没有太紧张,也就是多费些手脚罢了,他会让对方明白,一级之差会有多么巨大。

    轻巧的后退半步,让身体靠在墙角残垣断壁处,手中轻剑随手一扔,犹如变魔术一般,便插入腰间剑鞘中,双手把住砖墙残缺处,脸上掠过一抹青色的潮气,“嘿!”

    “小心!”

    已然盘旋在空中的江烽在发现了张越和秦再道的伏击意图时就翻身反扑了,但是在看到对手脸上泛起的青气虽然只是一掠而过,却在晨曦中格外刺目,这是对手要下狠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