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三十三节 阴微
    众人抱拳行礼后离去,只有江烽却被留了下来。

    “二郎,坐。”曹万川很随意的延手示意。

    “谢大人。”

    “我们之间就毋需客套了,眼下这局面,我们还需同舟共济共渡难关才是。”曹万川脸色阴下来道:“南阳刘家已经尽有申州三县之地,鞠家已灭,逃出者寥寥。我虽然预料家主出兵申州必定不顺,却未想到落得如此下场,实在始料未及。”

    “虞侯大人毋须自责,胜者王侯败者贼,哪朝哪代都一样。家主大人既然踏上争霸逐鹿这条路,那也该有这个觉悟才是。”

    江烽口头应着,脑海中却突然冒出家乡一句俗话,你琢磨别人的长衫子,别人却在念叨你的马褂子,得得失失,不到戏幕落幕,谁又能言他看得最清楚呢?

    “二郎以为蚁贼东返会给我们带来机会么?”曹万川沉吟了一下才道。

    “这是必然,至少比我们现在就举手投降要强。”江烽断然道:“蚁贼多达十万之众,就算是他们是乌合之众,但一样会给蔡州方面带来巨大压力,尤其是袁氏刚接手光州,若想要在光州立住脚,蚁贼就是他们第一道考验!”

    “嗯,我们现在就这样等待么?”曹万川意犹未尽的问道。

    “虞侯大人,我估摸着钟山一战光州军尚有不少被击溃散兵,尤其是牙军兵士战斗力不弱,若是能收罗三五十回来,也可聊慰人意。”江烽想了一想道。

    “嗯,这是个好主意,固始军虽然操练也很努力,但是战斗力非一朝一夕可养成,若是能有牙军补充,也能给我们添些本钱。”曹万川满意的点点头,“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办理如何?固始县境据说已经有一些流落兵士出现。”

    虽说曹万川只是以商量口吻,但是江烽也知道这其实是无可推托的命令,当即应允。

    瞅见江烽出来,一直还在辕门外盘恒的谷明海和熊贵二人立即迎了上来,“二郎,虞侯大人把你留下来可是另有安排?”

    “啥安排,让我去收罗召集从申州那边战败逃亡的光州溃军。”江烽轻描淡写的道。

    “哦?你才在后营站住脚,虞侯大人为何却又让你去收罗溃军?”熊贵心直口快,有些不解的问道。

    江烽心中一动,别看这熊贵性子粗疏,但是这句话却颇有分量。

    自己来这固始军中不过半月时间,火长以上的军官刚刚认识,还谈不上熟悉,这就把自己安排去收罗溃兵,虽说是自己提出这个建议,却没有想到会落到自己头上。

    “虞侯大人大概是看我刚从刺史府那边出来,也许对牙兵中情况比较熟悉,所以安排我吧,怎么,老熊,有什么不妥么?”江烽不动声色的道。

    熊贵还欲再说,却被谷明海给了一个眼色,将用在嘴边上的话又收了回去,讪讪的道:“也好,也好,光州溃兵逃亡的也不少,若是能收罗起来,至少也能编上一两个营,在战斗力上没准儿比我们固始军还要强上一丝半缕的。”

    “走吧,二郎,那边说话。”谷明海给江烽一个眼神示意离开,几人便离开了辕门口。

    江烽虽说来固始时间不长,但是与谷明海和熊贵二人倒是颇为合得来,三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与其他二人无异,但内里那若有若无的默契却是心照不宣。

    “二郎,我的提醒你,虽然虞侯大人让你负责收罗溃兵,但是后营才是你的根本,若是你无法控制自己本营,若是日后真要寻个出身,你怕有些难过。”走到僻静处,谷明海才郑重其事的道:“我不是多心,但是这骨节眼时候,还是仔细一些的好。”

    江烽内心十分感激对方的提醒,但是表面上还是得一脸正色:“老谷你说哪里去了,我这后营指挥也是虞侯大人给的,若是他真无意我当这指挥,还不是他一句话。”

    “哼,二郎,话不能这么说,你从斥候营下来,论理也该有个指挥身份,那中营指挥位置空悬很久,贺德才能坐上那位置他自己大概都有些意外,让你替补后营指挥不过是顺水人情而已,如今你尚未站稳脚跟却又让你去收罗召集溃兵,这一来你还有多少精力去管后营之事?现在各营人马都已经补齐,正需苦力操练提升战力,若是无指挥督阵训练,士气如何凝聚?你威信从何而来?你能从斥候营中出来,我看你武技也是不俗,若是抓住机会,花不了多少力气就可以赢得兵士们的尊重,为何却在这个时候让你分心?”

    谷明海一番话让江烽也是一凛。

    他起初也并未意识到曹万川此举有什么其他含义,但是谷明海的提醒却一下子点醒了他,现在这种情形手中若是不抓住点兵马,那日后便是空壳,如谷明海所说,便是要寻个出身,那也需要手中有点真东西才行。

    “多谢二位兄长提醒,小弟当会注意,只是虞侯大人既然已经下令我负责召集溃兵,倒也不好推辞。”

    “这还不简单?多挂几个招牌收罗溃兵,若是有合适人选,二郎不妨自行确定一个领头人帮你便是,你只需要将主要精力放在训练上即可,贺德才在后营时间也不长,加之新兵补充不少,你若要掌握这支力量并不难。”谷明海不以为然的道。

    送走蔡州方面来使之后,江烽就将募集光州旧军兵士的消息散发了出去,他甚至悄悄派人将这个消息送到了光山、乐安、定城,甚至殷城方向江烽也派了人去散布消息。

    光州溃军兵士若是要从申州逃亡返回故乡,便必定要过乐安,而定城作为州治刚被蔡州军占领,溃军大多只能在郊县逗留,要让已经习惯于兵士生涯的老兵们放下武器重新扛起农具,江烽相信这些人已经无法做到,而一旦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第一反应就可能会向固始聚集。

    此时江烽已经有些不太敢相信曹万川对自己的观感了,至少在收罗召集溃兵一事上江烽已经有些怀疑,既然对方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那自己自然要将这份力量用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