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十八节 毁灭性消息
    “你们也知道我此次任务便是追踪了解黄蚁贼情形,可笑许子明竟然回报参军大人称蚁贼已经东返颖州!可据我所知,蚁贼主力已经深入到嵩县一带,至今仍未有东返迹象,周围山林中流寇乱民群起附贼,估计八万人马都是保守数字,弄不好就会达到十万之众!”

    听得江烽如此肯定一说,张越和罗真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十万之众?!这是一个何等巨大的数字,以光州五县之广,亦不过四十万口,这十万之众若是来袭,何人能当?

    “十万贼众,以何为食?”张越再也忍不住问道。

    “这正是我忧心所在,蚁贼发于宿、颖二地时,周邻诸州县便施坚壁清野之策以对,当时贼众尚无拔城夺寨之力,不得已西窜求生,然汴洛朱家与南阳刘家均陈重兵以待,蚁贼无力与其争锋,唯有东返,如今蚁贼如此之众,且与官军对抗数月,其战力亦是倍长,诸州以何相抗?”江烽悠悠然道。

    “二郎,以你之见,蚁贼目标将会指向何处?”张子跃沉声问道。

    “蔡、光、颖、陈四州,必居其一,尤以蔡、光二州为险!”罗博山断然道。

    “何以见得?”江烽反问。

    “申州已得消息,正全力修缮城防,且申州城墙素来高厚,加之地处泌、光二州之间,贼未必敢冒此险;颖、陈二州距离稍远,若是贼众东返途中就食困难,寻常小县难以满足,必定会择蔡、光二州击之!”罗博山断言道。

    对于黄蚁贼来说,粮食始终是最大的问题,十万之众,超过一个县的精壮人口,每天所消耗的粮食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不是哪个小县份能承受得起的,蚁贼首领肯定也会考虑这个问题,只有像光、蔡二州这样的州府才能勉力支撑得起。

    “蔡、光二州?”张越喃喃道:“这可有些不妙,蔡、光二州素有盟约,约定若一地遇敌击,另一地必起全力助之,蚁贼势力如此之大,若是孤城固守,迟早城陷,但若是以援军去,却有正合贼军寻战之意,这却如何是好?”

    罗真也是脸色灰败,以拳击掌不已。

    若然江烽所言属实,无论蚁贼进攻蔡州还是光州,对于光州军民来说都是一个毁灭性的消息。

    十万之众的贼军,当然不可能只局限于一隅,势必铺洒开来,无论蚁贼主力主攻方向是蔡州还是光州,起码蔡、光二州下辖各县都会受到波及,这对下边的老百姓来说,免不了又是一场浩劫。

    如果光州方面不做好充分准备的话,也许就真的要大难临头了。

    “二郎,你将此情况报与参军大人否?”张越突然问道。

    “已经报告了,但是参军大人大概相信了许子明之言,并未重视我所言。”江烽摇摇头,“子跃,你不必枉费心机了,参军大人的脾性你又不是不知,一旦认定之事便很难改变,再多说也是枉然。”

    “但这事关整个蔡光二州之安危,岂能不言?”张越沉声道:“我要去直接向刺史大人报告此事。”

    江烽很欣赏张越这种百折不挠的性格,明知碰壁,但是仍然要努力一试,“博山,你将此情况详细告知宁小姐,请宁小姐一方面将此详情告知刺史大人,另一方面看宁小姐能否先行联系舒州,舒州路远,若是临时发动,怕是时间来不及。”

    许宁已经与舒州周家长子订婚,婚期就在今年,舒州虽不若光州兵力之强,但仍然带甲近万,若是能引来舒州全力相助,或许能为光州免于一难。

    “另外,博山,你也要做些准备,嗯,如果我真的去了府兵中,恐怕会有一些需要,趁着你还在材官署,帮我一把,弄点儿私货,……”

    就在江烽三人争论不休时,光州刺史府内室亦是舌剑唇枪,各不相让。

    “大哥,既然江烽并非鞠家奸细,何不让其继续在斥候队中效力?若是大哥真认为此人堪大用,牙军中一个都头之位我看正适合。”若是江烽在此,也绝不会相信进此言的竟是那个鞭打他的录事参军许三爷许望侠。

    “三弟何出此言?那江烽本是破落小户出身,大哥提携他入府中已是难得,现今他执行任务中违令迟归,又与外家勾勾搭搭,此等人物不驱除出府已是手下留情,何以得牙兵都头?荒唐!”插话的却是另一干瘦老者。

    “二哥为何总是歧视小户?如今世道能者为先,士庶之分可以休矣!这般言语传出去只能冷了为我们许家效力者之心。”

    “哼,小户庶民何以登大位?”干瘦老者不以为然的道。

    “那蚁贼来攻时,可不会分什么庶民高门!”许望侠亦是争锋相对。

    “你!”

    “够了,三弟所言虽是有理,但是此人擅自与外家勾连却非我等所能容忍,入牙军一事休得再提,不如让其去府兵中磨砺一番,以观其行。”居中白瘦老者一槌定音。

    “大哥!这如何······”

    “就这么决定了,三弟无须再说,倒是蚁贼乱情究竟如何,始终没有定论,今日蔡州来信,称蚁贼飘忽不定,有言其主力已过陈州,有言其主力被朱氏击溃,有言其主力尚在汝洛一带,众说纷纭,难以明辨,我们还需仔细鉴别。”

    “大哥,我特地询问过子明,蚁贼主力已经东返颖州,这是他亲眼所见,绝无虚言,相信子明不敢在我面前妄言。”干瘦老者干咳了一声道:“至于活动在汝洛之地的蚁贼,多半是小股流窜蚁贼,或者就是效仿蚁贼而起的山中流民,不足挂齿。倒是申州鞠家何以会突然加强防范,这却需要弄个明白。”

    “你确定子明所言无虚?”白瘦老者就是光州刺史许望亭,眉头深锁,一字一句的问道。

    干瘦老者心中一颤,但一想自己儿子在自己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便咬牙应承道:“绝无虚言,莫非大哥还信不过我?”

    今天还有两节,下午四点,晚上十点半各一节,求收藏、点击,推荐票啊!打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