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卷 天下英雄谁敌手 第十节 暗手
    纵观五代历史中,后粱灭于沙陀所建后唐,现在虽然历史已经出现了不小的偏差,但是沙陀李氏的军事力量尤其是其骑兵力量依然在华夏中堪称翘楚,尤其是这个时空有些东西已经发生变化。

    眼下沙陀一脉俨然引领了北方突厥一族的翘楚,沙陀李氏更是其中当之无愧的王族,其麾下汇聚了大量北方游牧民族的人才,无论是武技超群的武道奇才——号称绝代双骄的石敬堂、刘致远,还是号称沙陀术法一代大家的魔师李重山(朱邪重山)以及他座下天才三弟子,都是其中翘楚人物,还有一大批已经汉化的游牧民族精英以及汉族人才云集于其旗下为其效命。

    从五胡乱华大混战后期开始,大批在蒙古高原大漠南北因为恶劣的气候和不断的征战而混不下去的突厥族人看到了同族同宗的沙陀皇者朱邪一族带领沙陀一脉的崛起,纷纷南下投靠依附,为晋地沙陀一脉提供了充裕的兵源保障,也使得沙陀李氏一跃成为北方执掌牛耳的军事政权。

    如果不是其宿敌吐谷浑的赫连家族以及西北党项人迅速崛起带来的威胁,沙陀李氏早就南下与执掌汴洛的河南朱氏兵戈争雄了。

    而朱氏虽然执掌汴洛中原腹地,但正因为汴洛腹地一马平川,尤其是开封府更是无险可守的四战之地,距离晋南泽、潞二州的兵锋不过数百里地,沙陀铁骑每每越过轵关或者白径关便可直扑汴洛,威胁朱氏一族生存,所以朱氏综合实力虽然稳居华夏之冠,但却不得不在汴洛驻扎重兵,以防不测。

    轻轻叹了一口气,尉迟无病内心深处越发遗憾,能轻而易举的看穿李家现今局势固然高明,但是那一句摆脱羁绊却更是将李氏软肋点穿无疑。

    若无羁绊,李氏何至于此?

    但要想摆脱羁绊却又不是口说这般轻松的了,但此人对李氏内外了解如此透彻却实在难得,只可惜不能为李氏所用。

    一个小小的斥候也有这般水准,尉迟无病对眼前此人也是充满了好奇。

    他不相信以光州许氏这个小池塘能容下这条蛟龙。

    舱房中一时陷入了沉寂,尉迟无病在考虑如何将江烽招揽回长安。

    此人能文能武,若能为自己臂膀,定可助自己铲除羁绊,重振李氏江山。

    而少女却也是目光流动,显然没有想到一个衣冠不整的白衣士子竟然能有如此高远之见,让尉迟无病都为之变色。

    “好了,夜已深了,江烽你大概也疲倦了,薛禅,你带江烽下去休息。”尉迟无病点点头,没有回应江烽的建议。

    “江烽在家中排行居二,尉迟大人若是不嫌,不如就唤江烽二郎即可。”江烽也起身抱拳行礼道别。

    “嗯,二郎去休息吧,明日还有一天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你尽管放心休息,既然上了李家的船,无论是刘家还是萧家都要给李家三分薄面。”

    待江烽离去,尉迟无病脸色才阴沉下来,良久不发一语。少女看得也是不解,小声问道:“尉迟叔叔,你可是有什么为难之事?”

    “小瑾,我观他不似作伪。此子胸藏山河,能文能武,却屈身于许氏一录事参军之下,委实让人难以置信。若是此人能为我们所用,必可为我们一大臂助。”尉迟无病沉吟道,“只是此子所言亦是占理,我却不好强留。”

    “叔叔,不是已经将名剌送给他让他为许家效力了么?”少女惊异的扬起眉毛,不知道自己这位素来颇受尊重的叔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只是便宜之计,能招揽此人为我们所用,才是我的最终想法。许望亭徒有虚名,好高骛远却又心胸狭窄,他若将名剌交与许氏,只怕立时会引来许家疑心,别说重用,只怕想要在光州存身都困难。”尉迟无病泰然自若的道。

    “啊?叔叔,你这样做,是否·······”李瑾大为吃惊,目注尉迟无病,意似不信。

    “小瑾,光州弹丸之地,既无识才之人,又无供他发挥之地,且随时处在流寇威胁之下,他若是能够投效我们李家,那也算是是一番造化。”尉迟无病泰然自若的微微一笑,“小瑾,有些事情需要想远一些。”

    一轮红日跃起于东,一觉醒来,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微微起伏舱扳让江烽意识到船仍然在顺水下行。

    盘腿坐于床板上,江烽提气打坐,这几乎是江二郎每天的必修课。

    《五禽戏精义》和《青囊书辑要》是母亲留给江烽唯一遗物,对这一世中的母亲,江烽并没有太多记忆了,只知道母亲华氏多半是和沛国谯县华氏有些瓜葛的。

    虎踞熊坐,这是五禽戏中的两式静功。虎踞是指垂臂半蹲,面向东方,吸气吐纳,运行周天;熊坐即盘腿而坐,耸肩扩胸,面向东方,运气吐纳,运行周天。

    一番吐纳下来,神清气爽,江烽不知道这套功法是否源自三国时代华陀那套五禽戏,但虎踞熊坐二式的确能够让自己消除疲劳,精神倍增,而其余三式则是不折不扣的武技搏杀之法了。

    “二郎,醒了么?”

    江烽一跃而起,他早已换上了薛禅的堂弟,也就是那名抽他耳光的甲士薛举替他准备的一套普通白衣。

    既然误会冰释,江烽自然也不会去计较那点儿过节,相反他对关中李氏的这些部下还是颇为钦佩的,能够一直守御在李氏周围,这份忠贞不是谁都能坚持的。

    “尉迟大人,你起得早啊。”

    “比不得你们年轻人,这船上颠簸起伏,睡不好。”尉迟无病负手而立,沐浴初晨的阳光下,感觉真是不错,“业精于勤而荒于嬉,年轻人是应该在这方面下下苦功,二郎,我观你修炼之法不差,内家玄力修炼基础打得很扎实,已经有坐道望境的境界,可怎么我感觉你总是缺了点儿什么,嗯,缺点儿跨越这一关的气象,……”

    尉迟无病话没有说下去,这也是他颇感奇怪的,虽然只是简单看了江烽修炼的几个架式,但是以他眼力也能看出个大概。

    当下能称得上可以踏境入域的玄气修炼之术除了门阀世家外,也就只有一些或潜隐于山林或屹立于江湖中的大门派了,但总的来说,江湖门派和门阀世家、望族名门相比仍然还有些差距。

    江烽这修炼架式倒也已窥门径,但是尉迟无病却没有看到对方境域精进上还有更进一步的苗头,这让他颇感奇怪。

    收藏点击和推荐票都不够啊,兄弟们能帮俺宣传一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