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瓦罗兰英雄联盟传说 > (符文之战)第二十四章 普雷斯蒂的决战(六)
    普雷斯蒂西城区,正在诺克萨斯的西路军侧翼大开杀戒的泽洛斯忽然觉得心头一慌,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失去一样,战场之上容不得半点疏忽,泽洛斯的动作刚刚出现了迟疑,几柄从侧方阴暗处袭来的长矛即将刺中他的后背。TXT.

    “滚开!”一声大吼过后,一只粗大的熊掌撑开了五只锋利的黑色利爪,轻易的抓断了这几根长矛,萨博出现在了泽洛斯的身后。

    “泽洛斯,你在干什么?战场上发呆?不要命了?”

    “对不起,萨博,刚刚走神了!抱歉!”被萨博的怒吼声惊觉的泽洛斯连忙道歉,再次投入到了战斗中。

    西路军在损失了一万五千余名诺克萨斯战士后,终于将那只数目1000多人的约德尔不死军团剿灭干净了,仅剩下了那只队伍的统帅——长相酷似克烈的约德尔人,它正在如潮水般的诺克萨斯士兵的包围中,一点点靠近着西路军的统帅,“厄加特”。

    200米……150米……120米……100米……90米……

    随着克烈的靠近,厄加特的头上渗出了一层层的汗水。

    “厄加特将军,我们的后方侧翼出现了一只艾欧尼亚军队,人数不详,正在对我军后方发动攻击。”这个时候,一名传令兵来到了他的身旁,大声禀报道。

    “滚一边去,艾欧尼亚哪还有什么部队了,随便叫人去拦住那只无足轻重的部队,眼前最重要的是给我拦住前面那个约德尔人,给我杀了它!!!”厄加特大叫着,赶走了传令兵。

    随着克烈的向前冲杀,它遭遇到的阻力也越来越多,在距离厄加特尚有100米左右的时候,每前进1米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它的身上至少要挨上十几次刀枪斧戟的攻击,它就如同一只远古的洪荒巨兽,在那小小的身体里面蕴藏着无限的生命力与战斗力,不断接近着最终目标,厄加特。

    20分钟后,当克烈距离厄加特只有50米不到的距离时,它终于第一次跌倒在地上了,几十名士兵和七八位将领的联手一击打的它单膝跪在了地上。看的厄加特忍不住惊声叫好。但是当那个小小的身影再一次挥舞着长戟,横扫了一圈,杀死了数十名士兵后,再次前进了一米的时候,厄加特又紧紧闭上了嘴。

    就在这个时候,厄加特身后的部队也传来了一阵阵的骚乱,嘈杂的叫喊声和砍杀声远远的传来,望着身后烟尘滚滚,厄加特叫人迅速去查个究竟。

    片刻,当回复的人告知他身后出现了一只数万人的部队,正在疯狂进攻着己方后翼部队时,厄加特有些虚了,前面有这个不怕死的约德尔人,后面还有艾欧尼亚援军,情形不利,很危险,得保命要紧。

    于是,厄加特开始下令全军撤退,退出城外。就在厄加特传令撤退后,他又开始给身旁的将领下达着一项项指令,即使是撤退,也不能是溃退,要层次分明,交替撤军,才能避免最大的伤亡,这一刻,厄加特作为诺克萨斯联邦中有数的几位名将之一,指挥才能展露无余。但是他在分布作战任务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前方的那个约德尔人就在诺克萨斯中军略微出现了些混乱的刹那,又突进了十几米,现在距离他只剩20多米的距离了。

    “大人,小心啊!!”

    “厄加特将军,小心!!”

    “大人啊……!!”

    就在厄加特刚刚给最后一名将领部署完作战计划时,一片片惊呼声传入他的耳朵,厄加特的眼球略略一转,就看到了视野中那个由远即近扑向了他的小个子身影,匆忙之下,他伸出了右手被改造过的巨大铁钳挡在了头顶,同时骑在马上的身体向左侧歪去。

    “咔嚓,啪啦!!咴~~~”一声金属相击的巨响和战马的悲嘶声过后,厄加特的右臂大钳子被砸了个粉碎,连带着他的整个右臂和他身下的高头骏马都被砸成了一团肉泥。

    “护卫!!护卫!!”

    “保护大人!!”

    伴随着各种的惊叫着,厄加特扑倒在地上,右臂的豁大伤口还在流淌着绿色的液体,他慌乱的向人群最多的地方退去,但是身后的这个约德尔人却紧追不舍。追着厄加特杀出了一条血色通道。

    “吗的,真当我是软柿子来捏吗?”厄加特终于被追急眼了,他索性不跑了,虽然大部分的科技装置都连接在失去的右臂上,但是左手的钢刀上也有几样保命和制敌的绝招。厄加特先是按了一下自己的腰间的那条机械腰带上的按钮,一团团白色的电火花闪烁在他的全身,然后厄加特左手钢刀对准迎面扑来的克烈,喷射出了一团巨大的闪电球正中目标。随后左手的钢刀又捅进了右臂的断裂之处,拔出来一大片绿色的液体甩向前方,笼罩住克烈和它身后的那一片区域,当液体接触到人体后,一阵阵白色的烟雾蒸腾,不幸被沾染到的诺克萨斯士兵们纷纷惨叫着跌倒在了地上,所有沾染到绿色液体的士兵们的身体完全被融化掉了。原来,厄加特的体内充斥着的液体都是强酸。这一幕,让原本打算包围并保护主帅的其余士兵也下意识的腾出了一个空旷的圈子,圈子正中只剩下了厄加特和趴在地上,身上仍然白雾缭绕的克烈。

    “啊啊啊!好痛啊!不过!!好爽啊!啊啊!”伴着一声声尖叫和怒吼,趴在地上的克烈竟然再一次站了起来,由于那些强酸的腐蚀,它的身体和脸上出现了一个个的小坑洞,看起来甚是恐怖。

    怎么会这样??这都不死??厄加特彻底的呆住了。

    “冒犯克烈的人!!都得死!”再次爬起来的克烈挥舞着长戟跳向了厄加特,这一次,厄加特的身旁再也没有那么多的普通士兵可以供他躲藏了。“刷拉”一声,厄加特被克烈用长戟从额头劈到了腰腹,劈成了两半,大量的绿色酸性液体喷溅到四周,又造成了许多诺克萨斯士兵的伤亡。

    “不好了,厄加特将军阵亡了!”

    “厄加特大人死了!!”

    “撤退,快,全军撤退,艾欧尼亚人杀过来了!!”

    主帅的阵亡沉重的打击了诺克萨斯军队的士气,加上身后又有艾欧尼亚的追兵在追杀,西路军彻底溃败,仓皇的逃离了普雷斯蒂城。

    是役,厄加特率领的西路军四万六千人,阵亡两万八千人,重伤被俘一万人,仅剩八千余人逃出了普雷斯蒂城,主将厄加特,阵亡。

    泽洛斯和萨博率领着士兵在简单打扫过战场之后,又带领部队向城中进发,不过他们二人没有注意到,一栋五层楼高的钟塔上,有一个满身伤痕目光凶残的约德尔人,正盯着他俩的身影。

    “刚刚,那一只不能吃,这两只的味道,看起来很可口!”克烈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从钟塔上一跃而下,紧紧追随着二人而去。

    普雷斯蒂北城,卡西奥佩娅的部队忽然遭到了袭击,身后出现了一只数千人的艾欧尼亚军队。

    正如陈寅开始的时候所料,卡西奥佩娅的部队军纪涣散,沿途纷纷有士兵脱离大部队进行着烧杀抢掠,所以守护在卡西奥佩娅的身边的诺克萨斯部队,仅有不到两万人。

    虽然人数上仍占有优势,但是无论从军队战斗力上还有统帅的应变能力上,卡西奥佩娅的军队都要比陈寅和马努率领的这只部队差太多了。前面说到过,卡西奥佩娅的北路军有一多半人是抽调的诺克萨斯和祖安地区的重刑犯和死刑犯组成,单对单的好勇斗狠、烧杀抢掠这些人很擅长,如果成阵列进攻,战场厮杀,这群罪犯就是一群渣渣。

    当许多诺克萨斯老兵发现身后有敌军来袭,第一反应是列阵待命,布防。这些罪犯和匪徒们却挥舞的钢刀冲上去跟来敌厮杀去了,这一乱糟糟的突进,还冲散了原本许多诺克萨斯老兵排列好的一个个防御阵型。

    这种机会,陈寅和马努以及他们身后的5000精锐绝不会放过,仅仅是一个照面,卡西奥佩娅的这只部队就损失了接近4000人。同时由于阵型上的散乱,竟然让陈寅的这只列队整齐的艾欧尼亚军队直接破开了阵型,切入到卡西奥佩娅的中军位置,开始大肆杀戮起来。

    兵败,如山倒!体积和数量的优势,在轰然崩塌后带来的连锁反应也更为巨大。诺克萨斯军队开始出现大面积伤亡和溃散。

    如果这个时候,换成一个更有经验的将领,会先整军,再撤退,但是卡西奥佩娅作为一个半调子主帅并不在此列。原本北路军她也只是个挂名的统帅,真正的指挥者是她的姐姐卡特琳娜。见到部队被冲的七零八散后,卡西奥佩娅连撤退的命令都没有下达,带着几十名亲卫队,趁着混乱,掉头就跑了。

    主帅的临阵脱逃更是让溃败的局势完全无法挽回,死了一万余人后,剩余的诺克萨斯士兵开始纷纷跪地乞降,陈寅的这只5000人部队,不仅击溃了北城的诺克萨斯主力,还获得了3000多匹战马。

    在留下了2000人看守诺克萨斯俘虏后,陈寅和马努带领剩余的战士,跨上了缴获来的战马,奔向普雷斯蒂城中,群星大殿方向。

    普雷斯蒂的南城,弗拉基米尔的军队正在列阵,与对面一只艾欧尼亚军遥遥对峙着。这只艾欧尼亚军队的指挥者是盲僧李青和他的徒弟乌迪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