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主宰江山 > 第七十三章 一刀砍头,碗大一个疤
    ps:今天还是三更,这是第一更!

    漆黑的夜晚。积雪踩在脚下咯吱咯吱的,一个人影不点灯笼,一脚深一脚浅的摸索在不见五指的胡同里。

    徐家大宅的后院小门。深夜中响起了啪啪的拍门声,狗叫的汪汪声立刻传出了来。

    “什么人?”徐家的仆人立刻被惊醒。

    正在睡梦中的徐鹏春也被惊醒,还有前院的土狗,被带着的也汪汪的叫了起来。

    半刻钟后,披上衣服起身的徐鹏春看着手中的信,眉宇间的皱褶深的可以夹死蚊子。

    “去叫二爷来。”徐鹏春拧着眉头。手中的信纸被他紧紧地抓在手里。这常瑞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啊!!

    同样在这个夜里,被通风报信的人家绝不止徐家一个。但很有意思的是,这些已经知道了消息的人家,谁也没想着把消息报知给陈家。

    常瑞的动作很快,块的让知听到了风声的徐家都吃惊,就在徐鹏春接到消息的当天上午——因为徐鹏春看到那封信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子时了,所以是当天的上午。

    在鲁山县城外头驻扎的汝州营和鲁山县衙的上百衙役就整齐出动,往着土门集扑杀去了。当天的夜里,土门集便陷入了一片火光之中。等到铁寨接到凤凰台传来的消息,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

    二叔陈聪的眼睛通红,陈鸣的堂兄陈季卿都在这突如其来的扑杀中陷进去了。凤凰台收拢了十来个土门集逃难来的青年,没有一个老人、女人和孩子,整个土门集一片火光,那些留在土门集的那些乡亲……

    铁寨里所有的陈家人都懵逼了!

    陈鸣内心里既痛苦又懊恼,土门集是陈家的根啊,那里每一家每一户人与陈家的感情都值得信赖。何况,随着局势的好转,铁寨也派出了陈季卿等一小批人回驻土门集,把陈家老宅变成了一个接待处。他前一阵子因为对常瑞的不敢放心,就整日提心吊胆的,心里每每都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没想到,真就给应验了。

    “狗官欺人太甚!”陈惠眼睛里全是腾腾杀气。凤凰台前来报信的那一句话:整个土门集火光冲天,整个土门集火光冲天……太刺激他神经了。而且,陈季卿是他大侄子啊。

    二叔无话可说。两只通红通红的眼睛就说明了一切。

    “爹,咱们必须打回去。”不管是陈季卿还是土门集,陈家这个时候若继续忍,陈鸣都看不起自己的。

    陈家军是还很弱小,陈鸣是不想立刻跟满清官府顶上牛,但现在常瑞、汝州营拿协议当屁,这还能忍嘛?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

    继续忍就忍的没一点人情味了!!

    不管常瑞、许世连是因为什么突然变卦,他们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血的代价!!

    “狗官这是要逼反我们陈家。官逼民反,老子就是反了又怎样?”

    “对。一刀砍了头,碗大一个疤。20年后老子继续跟狗官不共戴天……”

    大堂上并不知陈惠、陈鸣、陈聪他们仨,还有七公、九公、五堂叔等全部的陈家骨干。陈家在凤凰台连续打退了民团和汝州营的进攻,可以说是给陈家人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但这并不是陈家此刻群情激愤的最主要缘故,那原因还在于土门集。陈惠这个常年住在县城的人都把土门集当做自己的家,那N多的就生在土门集长在土门集的陈家人,就更重视土门集了。‘土门集火光冲天’这七个字,对陈家人的刺激比陈季卿极可能被抓更大。

    刺耳的哨声在军营里响起,空旷的铁寨军营校场片刻后汇集到了一队队整齐的陈家军。

    亲自出面的陈惠没有多余的话,只说了一句官府背信弃义,土门集火光冲天,立刻的就引爆了整支部队。因为眼前的这支部队里有很多的陈家自己人。

    自从大雪封山,情况缓和下来后,陈鸣就用铁寨的人马与陈二宝手下做了个互换。陈二宝继续待在凤凰台,身边他那几个贴身嫡系也全给他留着,剩下的就一律调到铁寨来整训。那百十人当中可是有一半的陈家子弟兵。一半的陈家子弟兵中还有一半是打小就成长在土门集的。

    “带上各自的背包、器具、武器,一刻钟后出发!”

    大boss一声令下,队伍中的陈家子弟一个个怒火冲天的模样,不管是不是连带效应,整支队伍的所有人都生起了一股同仇敌忾之心,至少你当官的背信弃义是很值得唾弃的不是。

    ……

    冒着寒风,踏着冰雪,二百人的队伍留下五十人看护铁寨,剩下的一律出动,跟他们走在一块的还有陈惠、陈鸣、陈聪、陈权等等陈家河心。

    被冷风吹凉了脑袋,一点点线索开始被陈家众人想了起。这件事是鲁山县衙联手汝州营一块干的啊,汝州营和衙役都出动了,鲁山县的那些地头蛇们会不知道吗?徐家这些前一刻还跟陈家做生意做的很愉快的对象,是不是下一刻就又把陈家弃了?

    “不管是谁。我都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陈惠的表情比脚下的冰雪更加冰寒,土门集很可能被烧杀抢掠的消息直接打中了他的逆鳞。人都有自己顾及的‘要害’,陈鸣坚定地要造反却不会因为一个更好的‘时机’去不顾一切的隐忍,你可以说他是感情用事,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陈惠也能因为土门集的毁灭而爆发无尽的戾气,即使他知道这很可能会让陈家毁灭。

    如果从‘上位者’的角度出发,陈惠、陈鸣父子或许都不合格,他们不够冷漠;但作为手下人来说,他们肯定很愿意待着陈惠、陈鸣父子这样的主家手下,而不愿意自己的主公是一仅仅将他们看做一连串数字的冷漠上位者!

    陈家援军来的很快,因为他们走的不是曲折难行的山路,而是饮马河冰面。一辆辆制作简易的冰车,只需要骡子、驴这种力气不大的牲畜,就能拉着装满了人和物资的冰车飞快的在冰面上奔驰。而且从铁寨去凤凰台、土门集,是自上而下,地势由高到低,那速度会更加的快。比从凤凰台到铁寨更快。

    此刻的土门集里,两天前繁荣热闹,人来人往的局面已经彻底消失了。

    大火熄灭后的袅袅青烟和一处处焦黑的房屋诉说着清军的残暴,街面上已看不到一个平民,地面上不时有血色的冰雪,还有那些已经变得黑紫黑紫的血块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