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主宰江山 > 第五十章 ‘世道’变了
    ps:第二更,求收藏,求推荐!

    诸葛庙镇,关家。

    就在陈家被一步步逼入险地的时候,作为李钊另一个目标的关家大房,也被一封突如其来的信搅得焦头烂额。

    这信是何华章写的。对,就是那个害了高彦明和陈继功的何华章。

    这个被陈家翻遍鲁山县也找不出一点蛛丝马迹的家伙,堂而皇之的住进了距离关家大宅不远处的一家客栈里,然后伸手向关和泽索要起了钱财。

    他的资本就是他那一张嘴!一张可以把那风靡汝州的花柳事与关家紧密联合起来的嘴。只要他出面张口说是关和泽要他做的当初那件事,关家的名声就彻底臭了。这个‘臭味’还会飞快的从汝州弥漫到开封府的关林身上,然后关家的未来就彻底没有了。

    李钊当初以此挑拨陈家、关家再斗,没能成功,却还能狠狠地坑上关和泽一笔。

    李钊在鲁山县与常瑞合作搞陈家,在宝丰县自然是与宝丰县的知县合作搞关家。只是宝丰县的知县不给力,或是说这位大人的贪婪比不得常瑞,轻轻一钓,就巴巴的上钩。宝丰县只是在诸葛庙镇割下了一块肉,就甩手离开了。他该分润李钊的一个铜子不少,但李钊别指望能如对常瑞那般对宝丰知县施加如此大的影响力。

    宝丰知县是已经在任两年的老官,整个宝丰县能掌握的已经全掌握了。不像常瑞,刚刚到任一俩月,之前很多事都靠着李天河和陈惠来支撑,而作为典史的李天河又是李钊的人。在宝丰县衙,可没第二个‘李天河’!

    李钊只是一个州同,还没权势滔天到每个县里的佐官都有他的人的地步。

    正堂上,关和泽阴沉着一张脸不说话了,他大儿子关松急的团团转。这哪里是关系到关林一个人的事啊,这还关系到第三代呢。何华章那张嘴要是不把门,整个关家就完了。

    “爹,要不我去把那姓何的……”关松凑到关和泽面前小声说着话,右手搓刀在关和泽眼皮底下狠狠一比划。

    “愚蠢。你以为那何华章背后就没有人吗?”关和泽吹胡子瞪眼,自己大儿子也半百之年了,怎么就不能长些脑子呢?

    关松脸皮张红:“可,可那也不能由着姓何的讹诈啊。”

    关和泽痛苦的叹了一声,关家的麻烦大了。可笑自己前日还在为陈家的遭遇幸灾乐祸,如今的关家就也遭此劫难。关和泽内心里竟不由的生起了对陈家的埋怨,你说你姓陈的,早早的把这档子事了解了,给出一个‘官方结论’不得了,拖拖拖,最后拖累了整个关家!

    ……

    鲁山县里。

    县衙公堂之上,陈岗被俩衙役两棍放翻在地,上前按拿了下。陈岗呲目欲裂,“有辱斯文,有辱斯文。我乃堂堂秀才,功名在身,常瑞狗官如何敢辱我??”陈岗要发疯了,常瑞竟然让衙役拿棍子打自己,还要把自己下进大牢里去。

    公堂上方的常瑞冷冷一笑,对于陈岗充满愤怒的眼光时若不见,“小小秀才也敢咆哮公堂。你本已过继他家,如果闭门苦读圣贤书,本官倒也准备饶你一回。结果你自己来找死。秀才,秀才又如何?本官既然打了你,就不会让你头上的秀才功名戴稳了。来人,给我押下去!”

    “陈岗小儿,给本县听清了,不出十日,本县要你头上光光!”看着被押下去的陈岗背影,常瑞不屑的笑道。如果不是往来开封城费时间,他早就革掉陈岗的秀才功名了。

    最多十日,哈图就能赶回鲁山,有了大宗师的许肯,他立马就能将陈岗削成白板。至于一省学政愿不愿意卖他一个面子,常瑞半点不担心。他小小知县的面子或许不能让大宗师认可,但白花花的银子呢?三百两银子加上他旗人的颜面,不愁大宗师不吐口。

    常瑞的跋扈当天就传遍了整个鲁山。陈岗秀才功名还在,他就竟敢直接把他打下大狱,还叫嚣着要在十日之内把陈岗削成白板。常瑞此人何其蛮横霸道!可这消息传出来,却并没有士绅站出来为陈岗说理,就连县里的教谕也闭门在家不出。还是高氏带人到县衙大门口闹了一通,却一点用也没有。

    “狗官,狗官。这狗官就是想要我陈家上下的命!”对着高鹏起,披头散发的高氏嘶声力竭的怒叫着,怒火攻心,手脚气的直哆嗦。

    同样,这一消息也以最快的速度传回了土门集。陈氏宗族里的所有人都沉默了。常瑞已经用实际行动来表面自己的态度,他就是准备对陈家斩尽杀绝。一块被报到土门集的还有县衙捕头的东向,周天艺那狗东西都是没有把县城的陈家给抄了,而是带着30壮班,还有一批捕快、白役,拢共一百二三十人向着土门集奔来。

    这壮班就是民壮,一个县衙按照编制,民壮数量并不多。以鲁山县为例,三班衙役拢共就六十五人,其中壮班三十五人。但那只是朝廷编制,满清时候的县衙更多地是‘临时工’。一般来说,一名正式衙役手下往往有三四名“白役”。通常,小县有衙役数百人,大县有上千人甚至数千人。周天艺这次可以说是把壮班几乎都带出来了。再加上他手下的捕快,一百二三十人。这个数字在常瑞和周天艺看来,肯定是能够压制住土门集的。毕竟他们代表的是官府。这才是周天艺一行的最大靠山,而不是单纯的比人力武力。

    陈鸣嘴角带着笑,目光打量着眼前人等,这下这些人该知道常瑞的心狠手黑了吧?别再有侥幸心理了。常瑞就是要把陈家打的一举无法翻身。

    “既然大家都不说话,晚辈就当大家默认了。那就请各位长辈先回吧。晚辈与二宝叔还要商议如何对付周天艺一行。”而解决了周天艺这一波人后,接着要做的就是打进县城,破开大牢了。

    陈鸣这话说的很有点不客气的味道。但‘世道’变了,权力结构就也要变了。

    之前陈家能正正当当的做生意,所以陈权的话语权很重,可在那一天里,陈权选择了随大流,等于自己放弃了话语权。现在陈家已经转变为‘土匪’了,话语权当然要转移到手中握着有刀把子的人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