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主宰江山 > 第四十四章 不眠之夜
    刘武、老刘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陈鸣的心思已经转移了,他现在七成的心思都放在‘落草’上,以及以后怎么发展壮大。这东西涉及到人的潜意思,陈鸣现在的情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本身就想反清,有着很深的执念,很深的反清意识,所以条件一允许,造反两个字立刻就占领了他的脑子。这种情况下,陈鸣连跟常瑞等虚与委蛇都不愿意干了。

    不过任萌、张驰等五人的家室,也是全要裹走的。

    从大门走到正堂,他脑子里已经想好了说辞。

    “娘!孩儿回来了。”

    “石头,石头,你爹怎样了?受没受苦?”

    高氏稳坐在椅子上,表情保持着镇定,以安抚着哭哭啼啼的五家妇孺。但见到儿子回来,这面无表情功就给破的一干二净了。

    “娘,你放心。牢狱里的那些人还没那个胆子把主意打到我爹头上。各位婶婶也请放心,小侄已经去过牢房探望过几位叔叔,他们在牢房里暂时还好。”

    真话假话说了一大箩筐,陈鸣总算是将那五家妇孺劝下去了,南叔带着他们一行到不远的客栈歇息下,这是陈鸣执意坚持的,只说是天色已晚,回家不安全。并保证明天就让她们去探监。

    “娘,你暂且安心。牢房里的那些人还没看清局势,不会立刻就对爹下手的。”陈鸣简单的把自己县衙一行的经过道了一边,高氏被吓住了。

    常瑞背后有李钊,两人想彻底吃掉陈家,这事儿她已经有心理准备。可是,“落草?跟官府作对……,这,这不是找死么……”高氏这一辈子就没吃过什么苦,一辈子都活在权势的福利之中,她的脑子里实在没有造反和反清的念头。

    “娘,不如此,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就看着爹实在常瑞那狗官手中?就看着我陈家百年经营被那些狗贼搜刮干净?”

    “我可不想生下的儿子一面也见不到自己爷爷。”

    这一句话如同穿心箭,立刻让高氏僵住了。半响后,高氏的面容坚定了下来,“你说的对。不能让孙子生下来就见不到爷爷。”

    与陈惠陈鸣父子一样,高氏在家族之利与自家之利面前,很果断的选择了后者。

    “常瑞狗官还想诓骗我家钱财,那就趁机多拖延几日。明日陈岗就会来到,就让陈岗出面与官府多做周旋。”陈鸣脸上冷笑着,陈岗好歹是个秀才,按照大清律,秀才见县官不跪,可以给知县写禀帖(普通百姓则要写呈文)、犯了法,县官不能用刑,除非先革除了其秀才功名,否则只能由学官打手板。一个陈岗至少能搅闹常瑞等人两三天,有了这两三天的时间,陈鸣冷哼一声,“那三处铺子能卖出去就尽快的卖出去,不用计较得失。”

    “我后天就回土门集。”

    ……

    此刻的县衙内。常瑞目光冷静的看着五百两银子,桌子上5*5排列的二十五锭银元宝,在烛光下闪耀着白花花的银光。可这本该让人痴迷的银光丁点也没被常瑞看中,从他的眼神中你看不到一丝痴迷,这些银子并没像往日那样让他喜爱,因为只要看着这些银子,他就回想到‘平静’如一口潭的陈鸣。

    他睡不着觉,只要一想起陈鸣那张平静的连,他就觉得右眼直跳。

    ……

    同样睡不着觉的还有土门集,整个土门集至少一半的人家这个时候还没有入睡。

    老太太没有入睡,她在老宅那间偏房改成的佛堂里,念经祈祷,给自己的儿子祈福,给整个陈家祈福;

    陈聪也没有入睡,他的两个儿子——陈季卿、陈继功,默默的陪伴着他,三个人脸上全都浮现着茫然无助;

    陈岗也没有入睡,黄氏已经准备好了包裹和干粮、水囊,明天天一亮他就会骑着家里的那头骡子,赶到县城里去。陈岗此时一样的慌张无措;

    还有黄家,还有陈家的老老少少,他们都没有入睡,他们怎能睡得下呢!

    顶梁柱猛地一下折了,毫无征兆的被县老爷拿了下,就跟高氏一样,陈家的天塌了。多少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给打懵了头,他们心急,他们恐慌,他们束手无策!

    还有鲁阳关的高家,高鹏起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不知该怎么去应对,只是他清楚,这一劫高家必须去帮助陈家顶一顶。不过,……对官场规矩了解甚深的高鹏起很清楚,常瑞既然已经发动,还有李天河、黄杓、周天艺、冯章等人为爪牙,陈惠逃脱生天的机会就微乎其微。

    当然,有心情差的,就有心情好的。比如那宝丰诸葛庙镇的关和泽。

    老头子早在常瑞一行路过宝丰的时候就献上了三百两银子的孝敬,可是常瑞一旦入住鲁山,就把陈惠当成了自己的心腹来对待,关和泽不知道关起门来骂了常瑞多少次混蛋。知道今天晚上了,关和泽都在吃晚饭,突然听到门房通禀,门外有人求见。见到了才知是常瑞的随从之一,而从那随从口中得知的消息更是让关和泽彻底嗨翻了天。

    陈惠已经倒了,陈家离垮台还会远吗?

    这次来的这封信是常瑞向关家索要好处的信,可关和泽给的心甘情愿。陈家倒了,之前为了停战而让出去的那块地皮和利益,关家大房就能重新收回来了,只这些利益就远比常瑞索要的银子多。关和泽可以说是给的心甘情愿!

    还有那哈图,得了陈鸣二十两银子买路钱的哈图。这个贪财的家伙竟然一点都不分润给门口的差役,二十两银子自己全拿独吞。那陈姓和王姓差役虽然不会主动接陈鸣给出的钱,但改得的银子却不会手软,首先这银子是给哈图的,按照规矩哈图再给他们分润,那银子就跟陈鸣无关。

    人从来不会因为自己主动推出去的利益而牵肠挂肚,却独独会为自己应得而未得的银子,懊恼嫉恨不已。躺在床上期颐着日后荣华富贵吃喝不仅的哈图,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作为已经为自己暗中增添了两个敌人。

    他现在只想着干完这一票后,他究竟能落到手多少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