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主宰江山 > 第七章 县太爷
    ps: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支持!

    第二天,上午。

    “抽水马桶?”岳文海放下了手中的曲本,心里生出了兴趣。这抽水马桶要真有卢师爷说的这么好的话,他可一点也不介意让陈惠给自己装上一个。

    “学生那里敢骗东翁。这抽水马桶确实巧妙。虽是腌臜事物,与人则大有方便。”卢师爷现在还记忆犹新,他第一次被陈家下人引到那厕所,见到抽水马桶掩饰的时候的惊奇。虽然这说起来是很不体面,但记忆真的深刻啊。

    他把鸟缩回自己裤裆里后,搬了下那木桶边的小把手,看到干净的清水哧溜溜的将桶里面的黄汤冲得一干二净,耳朵里听到上面的水塔在不住的往木桶里注水,卢师爷是真的在边上一直等到注水声消失了,拉了第二下,再看到那相同的场景后,才收起了满脸了惊讶走出了厕所。

    所以,此刻的他在知县大老爷面前讲起抽水马桶是绘声绘色。

    签押房里。

    陈惠笑呵呵的应付着围着自己的人,这些人都是要求陈家快给自己装抽水马桶的。钱是小事儿,一个抽水马桶,不过是陶瓷的罢了,能有多金贵啊?在场的这几个人可都是鲁山县衙的台面人物。三五两银子不肉疼。

    陈惠今个才到签押房,就有人过来约了。“中午某某楼,兄弟请客,陈兄务必要到啊……”等等。这不仅是看中了抽水马桶,更看中了骨瓷。

    鲁山县衙的人是真的没想到,土门那种破地方竟然自己烧出了这种品质卖相很不错的瓷器。这远超过没技术含量,受众又不大——不能全面推广的抽水马桶的利益,虽然不能与景德镇官窑场的高白瓷相比,但对比一般民窑的精品瓷器,也不差多少。

    这可是改写了整个汝州的瓷器制造史啊。自从汝窑完了后,汝州瓷器烧制就已是江河日下,到现在一点名声也不剩下了。整个鲁山县,就出些所谓之花瓷,真正的花瓷是特指鲁山所产的一种黑地、乳白蓝斑的花釉瓷器,唐玄宗时期曾为宫廷御用瓷器。鲁山花釉胎如坚石,釉质细润,蓝如宝石,云絮飘动,观之赏心悦目,史称鲁山花瓷,又曰“唐钧”,是集观赏性和实用性于一身的珍品。跟现在的粗瓷大碗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事物,现在的鲁山花瓷只是顶着千年前老祖宗的名头,还没人买账。

    把自家出产的瓷器与昨日陈家的赠品拿到一块来做比较,高下立判。这种瓷器至少是中档精品!比粗瓷大碗级的花瓷价值高出太多太多了。

    而陈家之前又是什么水准呢?鲁山县还有人不知道么?土门窑烧出来的陶瓷,那也是粗瓷大碗级的。现在陈家突然烧出了这种中档精品级别的瓷器,那就也意味着他们也可以烧出来。

    当然,想要陈家毫不遮掩的吐出方子那是不可能的。陈家不是活雷锋。

    今天这些一大早就过来与陈惠’约’的人,就是打算好好地探一探陈惠的口风,再不济也要尽快的购到一批新瓷,让自家的老师傅们好好地研究研究。

    在鲁山烧瓷业,谁也不比谁高半级去。没有甲能行,乙就不能行的道理。

    而此刻的知县大老爷书房,岳文海的另外两名师爷也到场了,刑名师爷潘旺,书启师爷师爷胡建飞,然后是岳文海的贴身常随岳鑫。

    几个人围着知县大老爷的书桌,书桌上放着两套完整的茶具和两套完整的餐具。

    茶具,几个人看来看去,还是选择了景德镇出产的高白瓷,骨瓷再怎么不错也真真的没人家景德镇的高白瓷漂亮。但是这样的一套茶具,岳文海虽是一县父母官,也没几套。价格不菲啊。

    而餐具,几个人再怎么细看,也不能昧着良心说骨瓷餐具不如另一份好。那一份茶具已经是鲁山窑厂所出的精品了,但对比骨瓷,真的一眼可见高下。

    “陈家是走了****运还是得了祖宗保佑?竟然给他们捣制出了这等佳品!”绍兴出身的潘旺摇摇头,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样的瓷器。他很羡慕的这样说道。陈家有了这门手艺,只要保住秘密,那就是一口能吃百年的富贵啊。

    “恕学生眼拙,实在想不出有哪种瓷器是这般样子的。”胡建飞对于潘旺的话很是赞同。

    岳文海挥了挥手,笑呵呵的坐回了大椅,“这是老天让陈家人吃这口饭。我等羡慕不来啊。岳鑫,下午陈家会派人来,你负责打理。县衙不比民宅,一些规格不是小民懂的。”

    岳鑫忙应承下,再笑着对自己主子说道:“恭喜老爷,鲁山两任,劳心劳力。如今陈家出了这么大个彩,县里的牙税定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卢师爷,卢志强嘴角抽了抽。这个岳鑫,吃相也太难看了。即使这屋子里只有他们几个。

    岳文海脸上继续的笑:“这个本官很放心。陈惠是个老实人!”岳文海在鲁山做了五年官,岂能不清楚陈惠的为人?那是很有规矩的人呢!

    县衙里这很不堪的一幕幕,这很不堪的一个个规矩,就是满清观察的生存发展,就是得到了这个时代统治阶层认可的制度。

    而此刻这一切最大的功臣,穿越者陈鸣人在哪呢?他已经不再土门了,人在小南沟。

    当骨瓷、抽水马桶都研制成功之后,陈鸣就再也不理睬了。剩下的事儿就是推广,而推广有陈家的一帮长辈去操心。

    他现在已经有资格对炼铁炉子指手画脚了,而且身边左右跟着的也不再只刘武一个了。虽然他一直都在让陈家投入,还没为陈家赚回本来。

    小南沟的地势若是放到21世纪,铺开一条路来并不困难,那些拦堵着道路的山体岩石,只需要几次爆破就能OK,毕竟有溪流沿途而下,先天上就存在着‘基础’。

    现在陈家修葺小南沟的围墙,开始铺路,就是听了陈鸣的意见,山体岩石直接用火药炸。之前陈家人根本就没有了想过这一点。

    陈家当然知道火药,陈家人甚至都自己配过火药,陈鸣在小南沟都见到过木头炮。但他们不知道火药还可以用来开山辟路,陈家在深山里的私矿,都一直在用很传统的法子在搞。

    但是被陈鸣这么一点,什么都痛彻了。

    陈鸣可没有在钢铁厂工作过,钢铁这东西他比瓷器还要陌生,他脑子里的东西一切都是嘴皮子功夫。实际操作是一点都别指望他。

    不过喜欢看奇点历史文的陈鸣对于土法炼钢确实知道不少好招,而21世纪根本就从地球上消失的土法炼钢在这个时代,却是不折不扣的黑科技,陈鸣相信‘以自己的能耐’,将小南沟的高炉改造成功应当没有问题。

    ……

    感谢书友‘九州方圆02’、‘Yl太帅’打赏,多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