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主宰江山 > 第三章 陈氏根基
    ps: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支持!

    老太太回了土门,还带回了陈家嫡出的大少爷。消息立刻像风儿一样传遍了整个土门市集,两天后连小南沟的人都在陈鸣面前照了脸儿。

    这两日陈鸣没有轻易的做什么动作,他只是默默的了解着土门,细细的看着陈家。

    作为一个山间谷底,土门面积并不大,不要说跟昭平镇、七里河比,就是土门东边的瓦屋、双音寺,面积也不是土门能比的。整个土门集面积不过三千亩,扣除了一个市集,好田劣田都算上也才一千五百亩。

    这里之所以能从一个草市慢慢的发展成现在的土门集,一半的功劳要靠在陈家身上。小南沟太偏僻了,土门却位于饮马河畔,从这里顺着饮马河能一直通到昭平湖,直接同官路连接上。而且作为昭平湖——沙河水系的一条支流,饮马河也有无数的支流,他们或许只能说是山间溪流,但是有水的地方就有人家。

    鲁山县七分山一分水两分田,广大的山区村寨多是临水而居,因为只要有溪流就总有山间谷底,一块块的冲击小平原,这样的地方在人类繁衍至今的时代里,早就成为了一个个村落。在陈家走出大山的时候,那时候还只是一个村落的土门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太大了,他们吃不下,因为每个村落都有自己的势力。陈家也有由弱变强而来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而小鱼要是不为大鱼吃了,那么它们就终有一日能靠着吃虾米变成大鱼。

    陈家在土门经营了六七十年,这里,陈家就是主宰。本地的乡民也早就接受了陈家,这都是陈鸣祖上和陈鸣他那便宜老爹,拿着本该是朝廷的税赋来为自己收买人心。陈家几辈人都在户房当差,照顾一下土门不要太简单了。

    有了利益就有了联系,六七十年了,两边早就变成了一家人。所以,陈家在土门一家独大,是标准的土霸王。

    原先的陈鸣受陈惠的影响太深了,对土门的印象只停留在这是‘自家地盘’这个很笼统的概念里,对土门细致的情况认知并不多。

    现在不一样了,陈鸣经过两天的观察之后,认识到土门的情况比他原先认为的要好太多了。怕是自己在这里搞出大炮来,都不会有人向官府举报告发。

    土门一共小两千人,保长是陈家人担任,论辈分是与陈鸣一辈的。市集上三家饭店、酒楼,全是陈家开的,有十五家店铺,背后的人十个姓陈,剩下的探一探根底儿,或是老婆或是老娘,再不就是儿媳,最次的也是兄弟家里,都与陈家做了姻亲。

    另外陈家手里的那个私盐队伍,人数五六十人,带头的陈二宝,陈鸣该叫他二叔。可这个数字只是一个常备数字,要是有火拼的大事了,整个土门,都不用去小南沟,就能再拉出一二百。

    整个土门三百零二户,翻翻这些人的家底、生计,或是直接给陈家卖命,贩盐运铁的队伍;或是直接给陈家做事,店铺、酒楼、窑厂、铁铺、矿场都要人啊;再或是祖上、自己受过陈家的恩惠,比如哪一天急着用钱,或是交税的时候手紧,是陈家解了燃眉之急,这就是大恩德,救了一个家;最次也是跟陈家的那些个姻亲牵连上关系,总之,整个土门,十八九的家儿能与陈家扯上瓜葛。陈家在土门夯下的根基,真的超乎了陈鸣的想象。

    这两日里陈鸣就在想,如果不是碰到自己穿越了,陈家的命运会如何?

    如今之陈氏,就跟历史上那些上升期的皇朝一样,蓬勃生机,绽放着耀眼的光芒。如果陈岗此次能一举得中,明年蟾宫折桂,陈家的地位还能更上一层楼——冲破鲁山,直接跃到州府这一层次上。那陈家就还能继续发展下去,最终把自己的根基从土门扩展到整个鲁山县,这也就到顶了。除非陈家后人能科举不断,这样陈家变成了官宦世家,这就又是另外一个层次。

    可要是陈岗今年不得中,将来也不得中,或是四五十岁了才中举人,那么在陈鸣的眼中,陈家在社会格局不动的情况下,实力、势力就都已经走到了顶点了。再继续发展,官面上的保护伞就不够遮风挡雨的了,等待陈家的命运会如何,不难而知。要么就老老实实的不动弹,依照这几日里陈鸣对自己那个便宜爹的认知,陈惠很可能会如此选择。那是一个很有自知的人!

    只是蓬勃兴旺的陈家猛地触到了天花板,就如同浩荡洪水一下子碰到了三峡大坝,后果不是摧毁大坝,而是激流倒回,自家人开始起来小心思小算盘。整个陈氏一族蓬勃向上的劲头在这一刻也就戛然而止。接下来免不了就是一路腐朽一路衰败了。

    如果后世陈家还能出人杰,当能延续陈家的富贵,否则的话,用不了几代人陈家也就败了。

    就像同在县衙三班六房的那些班头、典吏,陈家这样的道路,是很多人家都已经走过的老路旧路,但看那些这样走过来的人家现在的下场?

    衰败的如钱家,鼎盛时期把持着仓大吏和河泊所大使两个肥的流油的要缺,但现在呢?钱老二在衙门还有一个正职,钱老大只能跟在衙役屁股后面当白役。

    而鲁山县百年中如钱家这样兴盛一时的坐地虎,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家早早的泯然众人。他们兴盛时间长的有五六十年,短的只有三五年,或是子孙不肖,或是碍了县老爷的眼,或是自己志得意满下疏心大意遭了算计,再有就是太过冒尖被当成了肥猪,甚至一些人家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败了势的,旧位让给了新人坐。

    在皇权不下乡的年代,在衙役世袭的年代,出现陈家这样的坐地虎,一点都不稀奇。区别只在于强弱,和声誉的好坏,本质没任何的区别。不要说全中国,就一个河南省,揪出几十上百家也轻而易举。

    “二叔!”陈鸣在这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面前表现的很恭敬。他二叔陈聪。

    名字跟本人不怎么相衬,陈聪人比较木板,不知道是因为身份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自始至终头上都压着一座大山的原因,陈聪是真正的老实本分,为陈家尽心尽力的打理着矿场和瓷窑厂。当然,陈惠也没亏待这个二弟,比较亲娘人在土门,是老二在伺候。

    陈鸣对陈聪这样的人生不出半点意见,如此老实本人的人,在后世太少太少了。那道德沦丧一切向钱看的21世纪,谁要是主管一方,不从公账上拿点好处,那简直是没本事的代名词。

    而纵览陈聪35年的人生,除了默默的‘工作’,完全没给陈惠和陈惠的老子惹下丝毫麻烦。这可能就是几千年传下的道德观念的作用力了。庶子的身份,陈聪的经历,让陈鸣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没有想过陈聪是‘大忠似奸’,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他不信自己老爹几十年的时间都看不透这个二叔!

    陈聪要真有这样的心的话,陈鸣只能说——他生在陈家这个小窝窝里真的是屈才了。

    这要是生在皇家,那说不定就能成为赵匡义第二啊!

    “骨瓷???”陈聪迷惑的看着眼前的大侄子,长官瓷窑也有十多年的他,从来就没听说过什么叫骨瓷的。

    “骨炭、粘土、长石和石英……,高温素烧,低温釉烧……”陈聪两眼直直的看着陈鸣,他能确信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配方和制作技艺,“石头,你这是从哪弄来的配方?二叔理瓷窑事物多年,不说多么精通,天下瓷器也闻之一二,此类何以闻所未闻?”

    石头是陈鸣的小名,跟狗蛋、树墩、虎头是一个意思,要高大上的说,就是跟曹操的阿瞒,刘禅的阿斗来比。陈鸣来的不容易,小的时候起个贱名,好让他站的住。老太太就说石头,要他的嫡出孙子像石头一样结实。

    陈鸣现在也才15岁,算不得成年人,在陈聪眼中还是个孩子。说话就随便很多,但这种随便何尝不透着亲昵。

    “侄儿是从一本残书中扒出来的,也不晓得成不成真。二叔就让人试一试么,反正也费不了大钱。如果能成,就如那残书中所言,细腻通透,润泽如玉,咱们家不就发财了!”

    陈鸣说着,两眼直冒精光,这可是他计划中的第一步。这一步走踏实了,那就有了话语权,他会得到陈聪很大的信任,以后上土窑炼钢,阻碍就会小很多很多。

    不过这幅样子在陈聪开来就是见钱眼开+异想天开的愣头青了。几乎没有沉默考虑,陈聪就应下了。正如陈鸣所说,反正费不了大钱。微小的可忽略不计的付出和可能会收到的巨大利益,即使可能性再渺小,陈聪也不介意去试一试。更何况,这是他侄子,未来的陈家家主的意思。

    陈聪半点也没抱陈岗大腿的意思,整个陈家只要有眼色的人,就没几个去压宝陈岗身上的。虽然陈岗年纪小小就考中了秀才,可陈岗不是案首,不止不是案首,他连县里前十都没进。这样的名次,学问如果不突飞猛进,想考中举人谈何容易?

    要知道全河南省如鲁山这样的县有近百个,而每一科乡试,取中人数只不过百人。这举人考取的比例比之进士都要小,每科进士也都有三百人被取中呢。而且全国上下参加科举的举人数量也不比一省之中参加乡试的秀才要多。

    陈岗的成绩并不能给人以信心。陈鸣是在县城那个家呆多了,受他老爹影响,始终将陈岗考中举人当成很大之可能,但对于土门这些陈家中上层骨干的想法,知道的真心不多。

    而且大清朝经过了雍正帝的改革,举人的能量被大大的削减,想要跟前明时候那样一招举人到手,立马地位飙升到县内顶层,无数人过来投现,大清朝是行不通了。

    官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满清财政与朱明财政最最迥异的一点,最大的差别就在这里。雍正皇帝给满清做出的贡献绝对不是他那个好大喜功的宝贝儿子可比的。乾隆当政64年,那么多战争和灾难,满清还能有脸皮夸奖是‘盛世’,根基全是雍正打下来的。尤其是乾嘉之交的川楚白莲教大起义,虽然让满清跌下了巅峰,可那么好大的起义,那么沉重的打击,满清竟然可以支撑的下来,前后调动几十万大军,耗费2亿两军费,这样的财政能力绝对不是前明可比的。乾隆有个好爹啊。不然,上百年的土地兼并下来,川楚白莲教大起义就能拉开埋葬满清王朝的帷幕!

    所以,满清的举人比不得前明的举人,虽然它还是老爷。可是陈岗给人的信心太薄弱了,谁也不看好他能如期得中,然后来跟陈鸣在将来争夺陈氏大权!

    几乎不可能中举的陈岗,90%的可能会是一辈子秀才,他凭什么来跟有高家做后盾的陈鸣争夺陈氏大权?谁要是这么早的就押宝在陈岗身上下班前,那绝对神经有问题!

    ……

    感谢书友秋绳的打赏,多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