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遇到“待审核”,求破!
    “这是……戏院?”

    一路骑了大概有二十分钟,李谦刚一停下车子,谢冰就从后座跳下来,迷糊中抬头看到“大明湖戏院”的招牌,有些愕然。

    李谦过去把车子停好,锁上,回来叫她,“走啦,带你听一场戏!”

    谢冰迷迷糊糊就跟着李谦往前走,将要进门的时候,她还有特意抬头往上看了一眼,没错,真的是叫“大明湖戏院”!

    李谦带自己来……听戏?

    进了戏院大门,左边是售票处,右边却是一间茶室。

    李谦他们刚进门,扭头看过去时,那边褚冰冰已经在招手示意他们过去。

    于是李谦招呼了谢冰一声,带着仍有些迷糊不解的她走过去。

    曹霑和他的太太曹林娜、三姨太褚冰冰都在,曹林娜身边还跟着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和一个七八岁的xiǎo女孩,李谦此前都见过,知道那分别是曹霑的太太和二姨太生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倒是让李谦有diǎn微微的惊讶。

    当然,也是此前认识的。

    一看见李谦带着谢冰进来,几个人就都站起身来,曹霑当然是diǎndiǎn头就算,他的太太曹林娜却是典型的大家闺秀作风,从来不会丢了礼数,招呼了李谦一声,然后就低头看两个孩子,这时xiǎo曹伯远已经带着妹妹,毕恭毕敬地鞠躬,乖乖地叫了声,“李叔叔好!”

    李谦哈哈应声,先回了声好。然后便次第跟曹林娜和褚冰冰打招呼,只是……有diǎn不太好称呼,他就分别称呼“嫂子”和“xiǎo嫂子”。

    然后,他才转头看向王怀宇教授,diǎn头道:“王老师好!”

    没错,这个熟悉的人,正是山东国立艺术学院的教授王怀宇,此前给五行吾素录xiǎo样的时候。正是老斗唱片的傅振邦把他找来做的钢琴,那时候李谦才知道。原来他跟曹霑的关系相当熟,是私底下玩得很好的朋友。

    而且后来也是从曹霑嘴里,李谦知道他很多的趣事。

    比如説,王怀宇虽然是从xiǎo就学钢琴,而且据説xiǎo提琴也很不错。但他最擅长的,却是唢呐和笙。而且还据説,他吹唢呐的水平,即便是评不上全国前五,至少也是全国前十,而且,他的笙,吹得是全国独一份的好!

    就是这么一个人。别看在大学里做着教授,但是却经常想着办法的拐带自己的学生放弃钢琴学唢呐,他的理由是,唢呐才是中国人该玩的,无论大喜还是大悲。唢呐的声音,就是中国人的声音——据説。他自己组了一个xiǎoxiǎo的民乐队,也不干别的。就每逢周六周日的,就跑到乡下去接活儿,婚丧嫁娶。全接!人家也不为挣钱,就是要去感受每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喜与悲。也因此,他的唢呐越吹越好!

    其实想想都明白,能跟曹霑玩到一处去的,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虽然……李谦觉得自己还挺正常的。

    王怀宇也早就已经站起来,听见李谦叫自己“王老师”,他就摆摆手,笑着説:“快别这么叫,我跟老曹是烧黄纸喝鸡酒的把兄弟,咱们也不用外道,对你这个xiǎo老弟,我跟老曹一样,都是佩服得很!你要看得起你老哥哥,叫我一声老王、王哥,都行!”

    李谦哈哈一笑,叫了声“王哥”,然后才转回头,冲一直傻乎乎站在门口的谢冰招招手,等她走近了,介绍説,“这是谢冰!她是五行吾素组合的一员,我目前正给她们做专辑,正好我听説她放了假没走,就邀请她来一块儿听戏。”然后又扭头为谢冰介绍曹霑等人。

    其实也不大用介绍,上次录xiǎo样的时候,曹霑和王怀宇她都见过,所以重diǎn是介绍曹霑的两个老婆和两个孩子。

    褚冰冰早就盯着xiǎo姑娘看呢,这会子等谢冰有些僵滞地跟大家都打过招呼,就很自来熟地走过去,拉起谢冰的手,笑着説:“欢迎欢迎,妹妹你好!我叫褚冰冰,你叫谢冰,你瞧,咱俩可不得该多近乎近乎?”

    她説完了,扭头冲李谦眨了眨眼,故意説:“哎,xiǎo露妹妹没来?”

    嗯,傻子都能听出来什么意思!

    李谦却只是平淡地笑笑,説:“她的假期只有三天,就没回来。”

    这个时候,知道王靖露是谁的曹霑和他太太曹林娜就都是莞尔一笑,偏偏谢冰还没搞清楚状况——不管她们怎么追问,王靖雪始终都没有透露王靖露和李谦的关系只是其中一diǎn,还有很重要的一diǎn就是,现在她真的是有diǎn懵。

    或许在普通人、普通歌迷那里,会认为那些明星、偶像、歌星和影星们,天然的就风光八面,会认为其他人都是躲在幕后为这些大明星们服务的,要时时刻刻都以那些大明星为中心,但现实情况显然不是这样。

    就拿曹霑来説,他可以写词,也可以写曲,是圈里著名的怪咖才子,虽然不是最dǐng尖的那几个,但在音乐圈来説,哪怕是大哥大级别的、比如刘明亮站在面前,曹霑也dǐng天了就是和他平等论交。再比如李谦,别看他现在只有五首歌放出去了,但就凭他那五首歌的成绩,即便是现在面对刘明亮,对方説话也肯定是客客气气的,绝不会摆什么大明星的架子。

    不为别的,就因为词曲作者天然的就站在歌手的上游!

    如果你是一个成功的音乐制作人,那就会更加牛上半个级别!

    比如廖辽,按照圈子里大家公认的规则,虽然李谦不是她的制作人,但她最红的几首歌都是李谦的作品,而且她能红起来,也完全是靠了李谦的作品。所以,她绝对算是李谦一手捧红的。那圈子里就公认李谦是她的恩师,不管她愿不愿意,不管什么时候见了李谦,都必须恭恭敬敬的,不然大家就会认为你目无师长、过河拆桥。

    这个例子,换到其他的歌手身上,也一样适用!

    所以,别看那些明星们在公众眼中星光灿烂。真到了圈子内部论起咖位来,在同等级的词曲作者和制作人面前。他们天然的就会矮上半头。

    当然,不管是影视圈,还是音乐圈,都有最为拔尖的那么几个存在,他们和她们。也的确是这个圈子里高高在上的金字塔的塔尖,甚至是让圈子里绝大部分的词曲作者和制作人都要去巴结的存在。但是一来能混到那个级别的,也就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而已,二来,刚才説了,哪怕是刘明亮,他在圈内的咖位也就是和曹霑平等论交而已,谈不上谁巴结谁。

    而谢冰。只是一个不入流的xiǎo组合里的一个不入流的xiǎo歌手。

    上次录xiǎo样的时候见到李谦一个电话把曹霑叫来,她们还并不觉怎样,只是后来从经纪人吴姐和制作人李金龙那里听到一些有关曹霑的介绍,才莫名感觉这个人好厉害,连带着又觉得怪不得李谦和他关系那么好。因为他们都是属于很厉害、很厉害的那一路。

    但是现在,当她已经知道了曹霑是谁。知道了曹霑这个名字在圈里意味着什么,她当然就不可能像上次见到那个抱着贝斯的曹霑一样淡定了。

    哪怕是初次见到李谦时。以李谦那个实在是无法服众的年轻模样,她们五行吾素的几个女孩子都是毕恭毕敬的,更何况现在曹霑不但很早就名头偌大。而且还有那么酷、那么成熟、那么的一副高人卖相?

    所以,谢冰脸上就有些很明显的紧张。

    跟大家都打过招呼之后,她甚至又不由自主地转过头来,冲曹霑半鞠了一躬,xiǎo心翼翼地説:“曹老师,我听过您很多的作品,都非常喜欢!”

    这当然是马屁!

    曹霑在圈内固然名气很大、成名也早,但正如李谦曾经评价过的那样,他哪怕是当年做摇滚,都做的很xiǎo众、很另类,后来转而写民谣、乡谣和情歌,也都是xiǎo众的路子,是属于那种典型的圈内名气大,出了这个圈子屁都不是的那种。以谢冰的年龄和口味来説,她压根儿就不可能去喜欢曹霑的东西,所以她才会在别人介绍之前,压根儿不知道曹霑是谁。

    所以,她这句马屁虽然拍得很诚恳,就连表情都演得很诚恳,但是没用,曹霑看看她,直接就指着李谦説:“你有他给你们写歌做专辑了,不用拍我马屁的!”

    刷的一下,谢冰满脸通红。

    王怀宇呵呵而笑,褚冰冰噗嗤一声笑出来,曹林娜则是无奈地推了曹霑一下,嘟囔説:“你这张嘴!”

    但曹霑悠然自得,很神气地对谢冰説:“这xiǎo子想泡你!”

    这回换了王怀宇哈哈大笑,褚冰冰则一个劲儿冲李谦眨眼坏笑,而李谦,则无奈地苦笑着摇头。

    …………

    时值中秋假期,演艺市场最繁忙的时候,大明湖戏院一票难求。

    不过曹霑定的票是包厢,而且是位置最好的豪华包厢。

    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大家起身往入口走,褚冰冰亮了一下票,他们一大帮人就哗哗啦啦往里走,来到二楼的包厢才发现,这里的包厢设计的很巧妙,大约二十个平方大xiǎo的包厢里,设计成了阶梯式的两个高度,里面共有门口两张,靠着栏杆一张,呈品字形放着的三张八仙桌,每张桌子配了四把太师椅。

    前面的那张桌子,正挨着栏杆,往下一看,大戏台正正入目,位置好到没话説,而后面的两张桌子,因为比前面足足高了三四十公分,也丝毫都不必担心会被前面的人挡了视线。

    进了包厢,曹林娜先搬了两把椅子放到栏杆旁,xiǎo曹伯远就兴奋地带着妹妹坐过去,两人一人一个凳子,正好趴在栏杆上往下看。

    然后,曹霑和王怀宇、李谦坐在前排,曹林娜则陪着谢冰坐在后面。

    至于褚冰冰,则忙活着招呼服务员上茶、拿瓜子。

    被个精明伶俐的褚冰冰伺候着端茶倒水,又有一个气度华贵的曹林娜陪着自己説话,谢冰显得很不适应。

    往往曹林娜説好几句,她才慌慌张张的回上一两句,整个人觉得别扭之极。

    很快,戏台大幕拉上,锣鼓家伙儿开始响起来,褚冰冰招呼完了大家,就也来到谢冰她们这桌坐下,对曹林娜説:“大姐,我陪着xiǎo冰就行了,你听你的戏去!”

    曹林娜就diǎndiǎn头,对谢冰説:“我跟我们家老曹都好这一口,反倒是三妹对京戏没什么感觉,那我可就不客套了,我去听戏,你们俩年轻,你们聊!”

    谢冰就diǎndiǎn头,见褚冰冰站起来,她也跟着傻乎乎的站起来。

    等曹林娜搬了把椅子坐到曹伯远兄妹俩身后准备听戏,褚冰冰才噗嗤一声笑出来,一边拉着谢冰坐下,她一边説:“我们这些给人当xiǎo老婆的才处处要立规矩,你是客人,那么拘束干嘛?来,吃diǎn瓜子!这大明湖戏院里卖的瓜子,是经十二路老李瓜子炒出来的,据説原料都是从河套和东北进的,老李瓜子的手艺……啧,你尝尝呀!”

    谢冰就抓起一xiǎo把瓜子,慢慢地磕。

    戏还没开始,不过进了戏院之后,褚冰冰説话也是下意识地就压低了嗓子,这时候俩人坐着闲聊,她问:“看你的样子,以前应该没听过戏?”

    谢冰还有diǎn没回过神来,不过端庄大气的曹林娜离开之后,只面对明显活泼了许多的褚冰冰,她就显得放开了些,闻言回答説:“听倒是听过,就是没听过京戏。”

    褚冰冰闻言“哦”了一声,突然问:“忘了问你了,你是哪儿人?”

    谢冰明显正在逐渐找回状态,闻言道:“我湖州人,浙江,呃,我们那儿主要是昆曲、黄梅调和越剧。”

    褚冰冰闻言眨了眨眼睛,看着谢冰,她突然説:“还别説,你这副甜嗓子,还真像是听着越剧长大的。你会不会唱?”

    谢冰闻言笑着摇摇头,正想説话,当的一声,开场锣响了。

    ***

    莫名被“待审核”了,我修改一下,看能不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