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八章 录音
    处暑、白露一过,燥气渐褪,济南府就有了些秋凉的爽快。

    李谦骑着单车奔波于学校、家、和老斗唱片之间时,已经渐渐不再有前段时间蹬一路车子、攒一身大汗的状况,而每每总是可以迎着凉爽的秋风,有了些爽快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大约用了两周,一直往返于顺天府和济南府之间的李金龙,终于录制好了此前那五首歌的伴奏。对于他们这支制作唱片的小队伍来说,也就到了第一次正式录音室录音的时刻。

    李谦上辈子就不是什么专业出身,这辈子至今为止更是一直都是以一个外行人的姿态在进入音乐圈,所以,不要说以五行吾素这个组合的市场定位,根本就不会对唱功有过多的要求,就算有,也别指望李谦在录音室里能够对他们进行什么调整和指导。

    他对五行吾素的录音要求,特别简单:我听着味道对了,就ok!

    录音室是个特殊的地方,这一点,没进去过的人怕是不太容易能够体会得到。

    在录音室里,你声音的任何一点细微的瑕疵、颤抖,或不稳定,都会被先进的录音设备给捕捉到,并被无限制的放大——普通人觉得自己嗓子够好了,进去录一把出来自己听听,你会觉得自己唱的简直惨不忍听!

    尽管要制作唱片,肯定会做后期,肯定少不了后期通过电子设备、电脑,对声音进行修饰和处理,甚至对某些唱功极其不怎么样的外三路“歌手”来说,还可以通过电脑的剪辑,来把若干次录下的声音摘着好的部分剪切到一起,组成一个相对“完美”的版本,但毫无疑问,任何的后期手段,都不如录音室直接出来的一个版本更能形成感情上的统一。

    所以,哪怕只是奔着整首歌完成度的角度出发。李谦也要求五行吾素尽量在录音室对作品进行一次完成,尽量减少对后期处理的依赖。

    再所以,唱功好不好搁一边,稳定发挥是第一。

    可问题是。五行吾素一共有五个人。

    老斗唱片有着整个济南府最先进、也最大的一间专业录音室,里面一共有四个麦位,理论上来说,它可以容纳最多八个人同时进行录音。

    所以,五行吾素要同时录音。在技术上没有丝毫问题。

    可是当录音刚一开始,李谦的眉头就皱起来了。此后,他的眉头几乎就没有展开过。

    没错,五行吾素的确都有着相当优秀的歌唱底子,而且她们在加入华歌唱片之后,也都经过了相当专业的歌唱和表演训练,而事实上,人家也已经发行过一张专辑了,并不缺少进录音室的经验。可她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够稳定。

    五个人同时录音。随便谁有一点不稳定,立刻就会拖累到整首歌的完成度。而事实上,一首歌唱下来,尽管她们已经非常注意了,可出问题的,却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当然,问题最大的,是谢冰。

    在五行吾素的五个女孩子里面,谢冰的声音不算差,唱功也是可以的。但是她的声音偏近于甜糯的一路,这种嗓子,单独唱歌时,尤其是没有伴奏跟着的清唱。会非常好听。可问题就在于,正是因为音质的甜美,所以即便是在别人身上不算什么事儿的问题,在她这里就会变成大的瑕疵——别管你承认不承认,在李谦曾经经历过的那个时空,自六七十年代以来。一直到新世纪都过了十五年,整个华语歌坛唱功最好的那个几个人之中,肯定少不了“邓丽君”这个名字。

    而且,谢冰似乎有点害怕进录音室?

    总之,每次出错的人中间,都肯定会有她!

    歌已经练到很熟很熟,李谦的要求在此前的指导中也都已经全部告诉给她们了,她们都已经明白,所以,现在的录音室录音,考究就只是几个女孩子的稳定性。

    于是,一遍,一遍,又一遍。

    而出于保护嗓子的角度考虑,哪怕她们每个人都不是一直唱,都有大量的可以休息的段落,但她们每次的录音,也就顶多两个小时,随后就要休息一个小时。

    所以,一整天录下来,加一起也就是六到八个小时。

    连一首要求最简单的《快乐宝贝》都没完成。

    等到一天的录音结束,五个女孩子就都有些心中惴惴,哪怕是声音最稳定、唱功最好的王靖雪,也错了不知道多少遍,更不用提最容易出错的谢冰了。

    每次录音中间的休息,五个女孩子从录音室一出来,就纷纷忙不迭的道歉,等到一天录到最后,她们都能注意到李谦这个监制的脸上笑容已经几乎不见,眉头深深地皱着,那道歉就变得更加诚惶诚恐。

    尽管一起吃盒饭的时候李金龙说过,其实就目前录出来的这些版本,后期制作一下也就可以了,但李谦仍旧不满意。

    好吧,李谦知道,五行吾素不是廖辽。

    以她们的风格和市场定位来说,即便是现在李谦加入进来,已经在扭转她们的形象和定位,但她们的作品一出来,仍然很少会有人去仔细地掰着在那里悠悠然的去欣赏,因为她们本来就是走的青春偶像路线,而不是廖辽那样的实力派,所以,即便是后期合成版本,其实也没什么。但是,那只是针对某些歌来说的,有一首歌……只要那首歌出来,李谦相信,肯定会有人拿着放大镜去挑她们在演唱、唱功上的不足的。

    所以,前面的挑剔,其实都是在为那首歌而服务。

    第一天不行,就第二天,第二天不行,从周一开始,就每晚录两个小时。

    就这么录着、录着,李谦折磨着她们五个女孩子,也折磨着自己,终于,在被迫无奈地连续换了三首歌、也足足录了一周之后,她们终于完成了第一首作品的录音。

    而随后,或许是受到了这一次成功的肯定和鼓励,她们的录音,渐渐变得顺利了不少,在接下来的一周,又相继完成了两首作品之后,终于,她们在录音室里的表现,开始变得越来越稳定、越来越成熟,于是,完成录音的速度,也就随之加快起来,赶在中秋假期到来之前,她们终于完成了这张专辑在录音室部分的三分之一的进度。

    再加上此前那首《冲!冲!冲!》,目前她们这张专辑已经完成的歌,就一共有六首了,而后面的三首,曹霑写的那首《爱我吧!》应该不是太难,她们也已经练得很熟,《爱情鸟》要相对难一点,《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就略好,所以……如果能够保持目前的状态,李谦有信心在节后用一周的时间完成这另外三分之一的录音。

    而剩下的三分之一的进度,显然,就是最后的那首大作品。

    那首曾经传唱百年,被奉为中西音乐合璧的开山之作、也是大成典范之作,一直到百年之后,也仍被认为是整个二十世纪最好的华语音乐作品之一的——

    《送别》!

    …… ……

    谢冰终于坐上了李谦的自行车后座。

    但事实上,她心里蛮不踏实的。因为她不知道李谦是不是要跟自己单独传授什么经验,或者说是……为了避免自己太过尴尬,所以要把自己拎出来单独训一顿?

    事实上她自己很清楚,哪怕是一直到现在,自己在录音室里的表现也一直都是最差的那一个——至少有一半的次数,都是因为自己出错,从而毁掉了一次的录音。

    想象中,坐在李谦的后座,搂着她的腰,让他带着自己在济南府的各个小巷子里穿梭,应该是很甜蜜、很幸福的一件事,但现在,很显然,她有的只是紧张和忐忑。

    中秋节嘛,和李谦商量过之后,制作人李金龙给她们几个放了一个不长不短的假——五天!所以,赶在节日到来之前,大家都纷纷的各回各家了。

    做别的行业不容易,做她们歌手的,就更不容易——普通工作人员,还有这个假那个假的可以休息几天、或者回家乡去看望父母,但她们从事娱乐行业的,却很少有假期这一说。

    在过去,每逢中秋、端午、元旦、春节这样的全国人民的节假日,却往往反而是她们最忙的时候——公司是不会放她们在那里闲着放假休息的,总会给她们联系到合适的商演,然后把她们派出去多多少少的捞一把演出费。

    今年主要是因为正在制作专辑,公司那边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把她们交给李金龙带到济南之后,就连续两个月居然没给安排任何的商演任务。

    而现在,好不容易拿到了一个假期,她们都回家去了,谢冰也想回家去看看已经快一年没见到的爸爸妈妈,但思来想去,她还是只打了一个电话回去报平安,然后就留在了济南府,在公司给几个女孩子租的那套房子里,一个人对着墙壁不停地练、不停地练……

    然后,李谦的电话突然打过来。

    再然后,她只是简单地换了一身衣服,就在楼下坐上了李谦的自行车,却连要去哪里、要去做什么都没敢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