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七章 我想你了!
    李谦第二次来到了对门齐洁老师的房子。

    时隔几天之后,此时的房间里,已经收拾的一尘不染,各种东西也都放的井井有条。

    这一次,李谦的待遇是多了一杯咖啡。

    只不过两人相对,那股子尴尬却仍是挥之不去。

    “收拾的好干净。”李谦夸道。

    齐洁笑笑,“刚才……谢谢你了哈。”

    “嗨!”,李谦摇摇头,“也没帮什么,就是站旁边充个人数。”

    齐洁抬头睇了他一眼,说:“我记得我教你们那时候,你的性子可比现在要活泼多了,尤其是你那张嘴,我印象中好像特别能说,怎么现在变得那么老实了?”

    “呃……”李谦闻言微微愣了一下,自己一回想,觉得还真有那么回事,自己刚到这个世界来那会儿,好像特别能油嘴滑舌,当然,其实现在在王靖露面前,在老爸老妈面前,自己还是一样的下意识就想油嘴滑舌,只不过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这张嘴却是越来越老实了。

    想了想,他说:“可能是我觉得……油嘴滑舌了反而不讨女孩子喜欢?”说着,他自己却笑,解释说:“开玩笑啦,你是我老师嘛!”

    齐洁笑笑,端着杯子喝了一口咖啡,给烫的不行,抬头瞥李谦一眼,有些话,想说,却又不想说。最后,她却只是笑着说:“像你这样的男孩子,别管老实还是油嘴滑舌,都有的是女孩子喜欢,长得帅,没人权的!”

    李谦有些讶异地抬头看了她一眼,耸肩,笑了笑,然后低下头去。

    两个来月不见,齐洁老师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

    这种变化并不是说她剪掉了原来的马尾,换成了看上去显得更精神、也更显成熟的沙宣直发,也并不是她说话似乎已经不太讲究原来做老师的时候的那一点架子了,而是……她整个人的精气神儿,整个人的那种气势和味道,似乎有了不小的变化。

    显得……更加干练?

    总之,更加外放,更加直接,当然,说话也确实是随之犀利了不少。

    过了片刻,她主动开口,问:“你……还在写歌?”

    李谦笑着点点头,“在写,准备将来就靠这个吃饭了吧!”

    齐洁点点头,说:“你给廖辽那几首歌,现在真是红了,嗯,都很好听,你写的歌,我听过很多,呵呵,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听的,都很好听,你很有才华!”

    李谦笑笑,点点头,说:“谢谢。”

    然后,他犹豫了一下,似乎是想开口说些什么,但犹豫了一下,却变成指了指这房间,说:“在这里……还习惯?”

    齐洁环视一下自己的房子,笑了,说:“一个人住,挺好的,原来跟着爸妈住,不用做饭,甚至都不用收拾卫生,一切都是现成的,现在搬出来了……除了会累一点,别的都更好,更自由,更洒脱,也更……反正挺好的,你也是为了这个搬出来的吧?”

    李谦笑笑,想解释几句,却最终点点头,“差不多吧,年轻人嘛,都想自在一点。”

    齐洁闻言就笑笑,点点头。

    然后,她浅浅地啜了一口咖啡,低头片刻,说:“所以……”

    李谦愣了一下,然后放下咖啡杯站起来,歉意地笑笑,“哦,对……对不起,打扰你那么长时间,那我先回去了,有时间再聊。”

    齐洁也放下咖啡杯站起来,笑笑,说:“好,那……回见。”

    “回见。”

    李谦起身往外走。

    然而他才走出去没几步,身后的齐洁却又突然道,“我知道,你肯定很想问什么,对吧?”

    李谦回过身去看着她。

    她笑笑,又回身坐下,指了指沙发,自嘲般地笑了笑,说:“得了,你想问什么,就干脆问出来吧?我知道,廖辽其实也一直蛮好奇的……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会生气?”

    李谦想了想,也回去坐下,说:“是有点好奇。不过如果你不方便说,其实也……”

    “没什么不方便的。”齐洁说,“我只是……只是……”

    她又自嘲地笑了笑,说:“还记得你自己写过的一首歌吗?”她的手臂下意识地挥舞了一下,压着嗓子喊了一句,“因为我们,生来自由!”

    当然,没一个字在调儿上。

    李谦点点头,“那首歌,叫《小鸟》。你听过?”

    齐洁点点头,笑道:“你知道吗?其实自从知道你就是在楼顶天台唱歌的那个人,我就一直觉得你不是你,我一直觉得……呃,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好像是……就好像是你的脑子里其实住着另外一个人,是一个……一个睿智到叫人害怕的老家伙!总之,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你的歌,你的人,都给我一种成熟到不像话的感觉!就像那首歌,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你是怎么样嘶吼着喊出这句歌词的,我记得当时我……”

    她笑笑,皱着眉笑,说:“我记得我听完了这句话,哭得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李谦始终沉静地听着,适时地插了句话,问:“所以,然后呢?”

    齐洁说:“然后……然后我就一直在想、一直在想,生来自由?什么是生来自由?怎么才能自由?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不,其实我明白,只是,我一直在犹豫,我狠不下心来丢开一些东西。然后,廖辽来了,再然后,我介绍你们认识了,我恍惚觉得,啊,原来跟你们打交道是那么好玩的一件事,你看,不管是你,还是廖辽,你们都是那种可以抱起吉他就能随手弹出一段音乐的人,我就觉得,你们的生命里,肯定充满了快乐!你们都是那么的自由!你可以写歌,廖辽可以发唱片,你们都在做着自己爱做的事情,然后还都能得到适当的收入,继续去做自己爱做的事情……当时我就觉得,能和你们做朋友,真幸运……”

    听到这里,李谦恍然点头,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

    齐洁看见他的样子,也笑着点头,“没错,所以……呵呵,当时还真是觉得蛮伤心的,有一种……被你们这帮天才给划开了界限的感觉!”

    李谦点点头,说:“虽然有点晚了,不过……对不起!我并不是要……”

    “我知道,我知道,我都明白的……”她赶忙笑着打断,“其实当时我就明白,后来廖辽跟我说,这是你们行业内默认的规则,我就更明白,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我只是控制不住会伤心、会失望……呵呵!不过,现在好了……”

    她笑笑,脸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辉,然后,她环视自己的房间,神情里是说不出的骄傲,“我辞职了,我按照爸妈给我设计好规定好的路线活了二十多年,现在,我自由了!然后,我把我那辆小车卖掉了,才开了一年多,还九成新呢,虽然折了点钱,但是加上我这两年自己攒下的一点私房钱,也就攒够了那辆车的原价,然后我把彩礼退了,于是,我的婚姻也自由了,呵呵,虽然穷了点儿,但是……感觉很好!”

    李谦看着她,郑重地点点头,“恭喜你!”

    齐洁笑了,点点头,说:“谢谢。”

    犹豫了一下,李谦又问:“所以,你现在是在……”

    “没错,卖化妆品。”她笑着,说:“实习期三个月,一个月三百块,有提成,而且人家不管你什么学历,只要你能说会道,能把东西卖出去,最好像我这样,皮肤还凑合,能做个活广告什么的,所以……我只用了一个半月,就提前结束了实习期,现在一个月基本工资是800块了,加上提成,收入还算不错,然后,搬家之前,我刚被提了做我们那个柜台的小组长,呵呵……我准备再做上几个月,然后就想办法自己代理个牌子……”

    李谦手捧着咖啡杯,时不时地喝上一口,听着她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着现在的成就,看着她脸上自然而然释放出的兴奋的光彩,不由得就为她而感到高兴。

    别说什么教师这个职业说出去更体面,别说什么教师的收入更稳定,将来的生活更有保障之类的,当然有的是人愿意过那种生活,但是很显然,齐洁不喜欢,而现在,她摆脱了过去的那些稳定和体面,过上了自己喜欢的生活……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吗?

    “祝贺你!”李谦发出由衷的恭喜。

    齐洁就笑笑,放下咖啡杯,她甚至开玩笑说:“所以,将来要送王靖露什么礼物的话,请尽量考虑我代理的化妆品哦!放心,给你打贵宾才有的七折!”

    李谦笑着点点头,“没问题!”

    坦白说,把彼此之间发生的那点小误会说开了,李谦反而觉得齐洁是个挺可爱的女孩。

    像他上一世的时候所结识的那些女孩一样,单纯,诚恳,有追求,又有点理想化,但敢于奔着目标大踏步地走……实话说,活到三十大几之后,面对这样充满朝气的小女孩,李谦反而会忍不住有点羡慕,又有点自惭形秽。

    来到这个时空之后,说的是要重新经历一下青春岁月,但其实李谦自己心里很清楚,狗屁的青春岁月……一个三十大几的人,你再怎么去模仿、再怎么去试图找回那种年轻的情怀,却又怎么可能呢?

    正如齐洁刚才所说的那个错觉:自己虽然只有十七岁,心态却早已苍老得变成了中年人。

    于是他低头沉默,心情突然就低落下来。

    这个时候,齐洁似乎是察觉到了李谦的异常,她停下话头,等李谦看过来,就笑着问:“所以……再来杯咖啡?”

    “哦,不了!”李谦放下杯子,笑着解释说,“不敢喝太多,怕喝多了咖啡会太兴奋!”

    齐洁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说:“所以……我现在不是你的老师了,但还是希望能和你做朋友……这个,可以吧?”

    李谦笑笑,随即很认真地点点头,“当然!”

    顿了顿,他又自嘲地说道:“只要你不觉得我还是个小屁孩,或者……不嫌弃我脑子里住了另外一个老头儿……”

    齐洁呵呵地笑起来。

    “对头!这才是你说话的风格!”

    李谦就笑笑。

    然后,齐洁突然停下,片刻之后,她抬起头来,一脸希冀地看着李谦,“那……能再给我唱一遍那首……《小鸟》吗?”

    李谦点点头,“当然!现在吗?”

    齐洁说:“现在!”

    李谦笑笑,站起来说,“等我,我去拿吉他!”

    说完他开门回家去拿了吉他,又很快回来,但是才刚往沙发上一坐,他却又突然抬手用手指指了指天花板,说:“要不要去楼上?”

    齐洁眼睛一亮,“好!那就去楼上!”

    于是,两人出了门,直接爬到楼顶——虽然一个是教学楼,一个是居民楼,但恍惚之间,当时躲在楼道里听李谦唱歌的那种感觉,突然一下子就回来了。

    于是李谦轻轻扫弦,并迅速暴烈起来,开始唱:“理想总是飞来飞去,虚无缥缈;现实还是实实在在,无法躲藏。……”

    突然之间,齐洁就觉得自己的心突然被人一把揪起,那熟悉的和弦,那熟悉的嘶吼,让她一瞬间回想起当日种种,片刻之间,鼻子就酸涩起来……

    李谦唱得很动情……这首《小鸟》本来就是他个人相当喜欢的一首作品。

    唱着唱着,他不知不觉地闭上了眼睛,身体随着节奏摇摆起来。

    齐洁怔怔地看着他,尽管她已经在努力控制,努力控制……但是……

    …… ……

    一阵粗暴的反复扫弦之后,吉他声住。

    弹完最后一个音,李谦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齐洁抬头看着他,泪眼朦胧,无神而憔悴。

    然后,她抬起双手,把整张脸都埋入手掌之中,呜呜地哭起来。

    前后两世加在一起,李谦从来没有听过有人能哭得那么委屈、那么肝肠寸断,似乎是积攒了几十年甚至一辈子的委屈,都在这个时候宣泄了出来。

    他没有说什么,甚至也不准备过去劝她。

    叹了口气,他把吉他挪到身侧,顺手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来,看看齐洁,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抽出一根烟来,啪的一声点上,深深地抽了一口。

    对于齐洁来说,这应该是一次很好的宣泄,但对他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他现在在音乐圈,已经隐隐开始有了些功成名就的感觉,至少是正走在功成名就的路上,而且如果不出意外,前面应该是一路坦途。

    但是时不时的,他也会感到寂寞,感到孤独。

    …… ……

    烟雾从他的口中、鼻中喷出,很快又被九月的凉风吹散。

    他又深深地抽一口,吐出……

    就好比说,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歌手,他很明白抽烟对嗓子不好,甚至抽烟简直是没有一点儿好处,而且其实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本来的这具身体也并没有什么烟瘾,但烟瘾这个东西,真的是身体上的问题吗?

    每当高兴时,每当失落时,每当孤单时,每当寂寞时……他还是总会想要摸出一根烟。

    …… ……

    齐洁哭得呜呜咽咽,双手捂着脸,抽噎着,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却并不撕心裂肺。

    她似乎只是在发泄过去的那些委屈、那些彷徨……并不愤怒。

    李谦吸吸鼻子,又深深地抽一口,然后长长地吐出来……

    再然后,他蹲下,在地上把只抽了几口的烟摁灭,把剩下的大半截烟又重新装回烟盒里。

    齐洁已经哭得浑然忘我,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一样。

    李谦坐在那里,淡淡地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丢失了布娃娃的小女孩。

    …… ……

    也不知道是多长时间,可能是几分钟,也可能是几十分钟,齐洁的哭声终于渐渐变小、变弱,最终差不多停下,只剩时不时的一声抽噎……

    又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彻底停下,这时才抬起头来,看向李谦。

    李谦正看着她,见状笑笑,说:“哭好了?”

    齐洁伸手抹着眼角的、脸上的、下颚的泪水,噗嗤一笑,说:“你刚才抽烟了,别以为我没看到!”嗓子有些微微的哑。

    李谦笑笑,“嘴馋,也就偶尔抽两口,并不敢多抽,要保护嗓子。”

    说话间,他掏出裤兜里的一包纸巾递过去。

    齐洁笑着接过去,一边调侃他,“是不是你常把王靖露惹哭啊,预备的那么全?”一边抽出一张纸巾来擦着眼泪。擦着擦着,却又无奈地说:“我知道我会哭,我知道我一听到这首歌,肯定会哭,但是……我没想到,我居然会哭成这个样子。”

    李谦笑笑,自始至终神色平静,“女人哭一下,不是坏事。会哭的女人,才漂亮。”

    齐洁闻言又是噗嗤一笑,“怎么感觉现在的你,跟一个小时之前的你简直截然不同?现在的你,就跟个老花花公子似的?油嘴滑舌,又老气横秋!”

    李谦还是笑笑,不答。

    足足用了四张纸巾,她才终于把脸上的泪痕都擦个差不多,把剩下的半包纸巾丢给李谦之后,她站起身来,“痛快的哭上一场,果然很爽!”

    李谦又是笑笑,还是不说话。

    齐洁看着他,问:“喂,不要告诉我你脑子里真的住了个老头儿?你才多大,怎么可能会写出这种歌啊?”

    李谦指指自己,笑着说:“我是天才!”

    齐洁“切”了一声,白他一眼,似乎是在嘲笑李谦的臭美。

    顿了顿,她深吸一口气,看着不远处那仍旧灿烂到有些暴烈的阳光,说:“谢谢你的歌!我已经哭爽了,咱们下去吧!”

    李谦笑笑站起身来,跟她前后脚下楼。

    然后俩人一句话都没有再多说,走到三楼,彼此告别,各回各家。

    只是,在回到自己家里之后,李谦站在阳台上,看着对面的楼,看着楼下的花坛,以及花坛旁边正在嬉闹的几个孩子,不知不觉就叹了口气。

    片刻之后,他掏出手机,打了几个字,按了发送。

    然后,他又把烟盒掏出来,磕出刚才抽剩下的那半截烟,想点上,犹豫了一下,叹口气,又放了回去。

    “我想你了。”他说。

    ***

    五千四百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