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六章 春风十里不如你
    两人对坐,满室狼藉。◇↓◇↓diǎn◇↓xiǎo◇↓説,

    她説:“这屋里,太乱了。”

    他説:“刚搬家嘛,都这样。我刚搬来那时候也这样。”

    然后两个人又都不説话了。

    嗯,彼此都有些尴尬。

    没错,李谦对门刚搬来的新邻居,居然是齐洁老师。

    要説起来,两人已经两个多月没见了,而且当初闹得有些不愉快,所以,此时再见,虽然变成了邻居,但有些尴尬也是在所难免。

    只不过,即便是等李谦帮着搬完了东西,搬家的那批人也拿了钱走了,俩人却还是很默契地并没有提起那天的事情。

    过了片刻,齐洁问:“班里来了新老师了吧?”

    李谦diǎndiǎn头,笑着説:“是赵辰赵老师。”

    齐洁就diǎn头,想了想,説:“我刚毕业分到学校的时候,去听过赵老师的课,那时候我是新老师,要学习经验嘛,我到现在都还记得,赵老师当时的课堂效果相当好!而且,高三了嘛,他是老教师,带高三也比我有经验,你们运气不错!”

    李谦笑笑,没説话。

    当着齐洁老师,他总不好也跟着夸赵老师吧?

    于是过了一会儿,齐洁又问:“你跟王靖露……还好?”

    李谦抬起头,説:“她要考电影学院,早就定好了的,所以她姐姐提前联系好了顺天府那边的一所高中,新学期就转过去了。她临走之前还想跟你告别来着,但是……没联系上。”

    齐洁diǎndiǎn头。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过了大概有两三分钟。李谦站起身来。见齐洁也抬头,他説:“那……就这样?齐老师你收拾收拾吧,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敲门。”

    齐洁就随之站起来,笑笑,説:“那好,有空过来坐坐。”

    李谦diǎndiǎn头,于是起身离开。

    从头到尾。两人都没有提起那天的不愉快,甚至连廖辽都没提,就好像是两个再普通不过的老熟人见面那样的略微寒暄几句,然后互相道别。

    只是,回到自己家里之后,李谦洗了澡躺在床上,心里却是不由得翻起那天的情形来。

    她到底是为什么会突然生那么大的气呢?

    那两万块钱,难道真的戳中了什么?以至于给她带来了随后如此之多、如此之大的变化?

    李谦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

    第二天下午放了学,李谦仍旧是选择在路边随意地吃了碗面条,然后就骑车赶到老斗唱片中午时候接到李金龙的短信。他带着已经录好的两首歌的伴奏回来了。

    只不过,在老斗唱片。李谦仔细听过了两首歌的伴奏之后,却并不太满意,于是他一边説,李金龙一边记,把李谦对于伴奏处理的一些细微调整的建议都记下来,明天一大早,他就会再赶回顺天府去。

    等两个人忙完了伴奏的事情,已经是七diǎn多,但李金龙仍是闲不下来。因为接下来,李谦把五行吾素的几个女孩子都叫过来,让她们把目前正在练的几首歌逐个唱给李金龙听,让他帮忙提提意见虽然由李金龙负责为五行吾素操刀制作的上一张专辑卖的并不好,但却并不能就此全盘否定他这个人的能力,要知道,他毕竟是从业近二十年的老音乐人、老制作人了,才华可能稍逊,但经验绝对丰富。

    当然,面对《快乐宝贝》、《爱情鸟》这两首虽然风格不同,但是却绝对贴合五行吾素整体风格的音乐作品,而且还是在李谦的亲自指导和调教下练习了好几天的半成品,对于五行吾素的无伴奏清唱,他除了赞叹,近乎无话可説。

    于是,短短的两个xiǎo时之后,大家各自离开,第二天就会继续各忙各的。

    因为最近一直都只是单独练歌,然后合唱,所以无论是李谦,还是五行吾素的几个女孩子,任务都不算重,周六上午,李谦又为她们做了一个上午的指导,然后下午就给大家都放了假有华歌唱片派过来的一辆车,再加上王靖雪的那辆长城xiǎo跑,李谦和王靖雪作为本地人,带着谢冰和司马朵朵她们,还有她们的经纪人吴姐,一起去大明湖玩了一个下午。

    第二天是周末,她们几个女孩子据説安排好了会去灵岩寺呆一天,但李谦就不陪着去了,他早就打算要窝在家里呆一天,争取能写diǎn东西。

    最近这几天,他内心的那种创作冲动越来越趋强烈,很多让他自己兴奋不已的旋律,不断在脑海中浮现,让他随身携带的那个xiǎo本子上,很快就记了满满的三四页。

    可以説,距离最后的成熟作品,就差一步了。

    于是,等到周末这一天,李谦锻炼回来、吃过早饭,先是抱着吉他随意地弹起一些前弦不搭后曲的段落,然后不断地在面前的白纸上记录着diǎndiǎn滴滴的灵感。

    最后,他放下吉他站起身来,走到窗前,默默地看着楼下的花坛。

    是的,这首作品距离最后拿捏成一体、形成最后的成熟作品,真的是只差一步了,但就是这一步,他却总觉得无法迈过去他找不到一个能够打动自己的东西,或感情,或基调,或倾向,能帮助自己把这些凌乱的旋律都统一起来。

    在窗前默立许久,他始终眉头紧蹙。

    然后,在某一刻,他突然身子一动,脸上迅速地就激动起来。

    走回去坐到沙发上,他拿起笔,犹豫片刻,终于在一张崭新的a4纸上当头写下一行字春风十里不如你。

    然后,题目一定下,似乎刷的一下子。所有的灵感都立刻找到了宣泄的出口。那一瞬间。李谦整个人都精神一振,然后,他皱着眉头、按捺下心中的欢喜,迅速伏案写起来。

    …………

    “你一封书信,叫我到江南来,你説江南花多媚,你説江南鸟鸣哀,江南春风吹白水。江南青溪绕楼台,你给我一封信,唤我到江南来。

    你笑语盈盈,叫我到江南来,你説江南潮如海,你説青溪莲花白,你説江南梅熟日,画船吹笛雨声哀,你白衣油纸伞,唤我到江南来。

    我到江南来。桃花近门栽,桥头遇白水。青溪绕楼台。

    江南春水生,江南春林盛,江南春风十里,不如你。

    不如你。”

    写东西搞创作,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平日的积攒必不可少,哪怕是一个句子,哪怕是一个不成曲调的旋律,积攒下来,就是功夫。但是,哪怕你平日里积攒的再多,思索的再苦,都比不上灵感到来时那片刻的灵魂火花。

    不到一个xiǎo时的功夫,李谦就顺利地写下了这首《春风十里不如你》的曲子,但随后,他觉得掺杂的东西太多了,弄得太复杂了,于是又开始删,只保留自己认为最精华、最动听的那个旋律,然后,曲子很快就成型了。

    再然后,几乎只是稍加思索,他就飞快地在旁边的另一张白纸上写下了歌词。

    这歌词谈不上好,但李谦自己却相当满意,填好了词,他抱起吉他,顺手边弹边唱便修修补补,眼看天近午时,他终于可以确定,自己的确是完成了这首歌。

    或许单论歌词,这首歌只是普通水准,毕竟李谦最擅长的并不是这个。但歌曲这个东西,从来都是不可能把词和曲单独拆开来论断的,一首好歌,首先是拿来唱的,就要求它的旋律必须动人,然后,歌词则代表着更加外放,要求的是能够尽量传递出曲子的情感,用文字这种更直白的方式,传递整首歌的思想和情感。

    而很显然,站在这个角度,这首词肯定是合格的。

    再配上自己的作曲,李谦很有把握的认为,这首歌的质量,绝对中上,绝对是属于可以拿出去见人的那一等级!

    然后,李谦把它重新抄录到另外一个大号笔记本上,这才算是正式完工。

    写完了这首歌,他自我感觉最近在脑子里堆积了许久的创作冲动,就算是一下子清空了,然后,整个人欣喜之余,顿时就感觉有些空落落的。

    嗯,这个时候,似乎应该找个人分享一下的,但是想了想,李谦还是把自己的笔记本合起来,xiǎo心地收好。

    回头吧,在来到这个时空之后,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但自己已经拿出两首相对成熟的作品了,回头等再积攒一些,或许就可以真的拿出来见人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在经历过近两个xiǎo时的剧烈的脑力劳动之后,此时的他,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于是,他很快收拾好乱糟糟的茶几,起身拿了钥匙,下楼去盛世花园吃饭。

    最近李爸李妈的气色都很好,看得出来,精气神儿也是相当的不错。

    最开始李谦搬出去住,让李妈怨念了好多天,甚至一度抱怨説儿子这还没成人呢,就先躲开自己了,跟她这个老妈一diǎn儿都不近乎了。不过逐渐适应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两个反倒是喜欢上了这种没有李谦打扰的生活。

    早上起来吃过饭,老李同志开着新车送李妈去上班,下了班又会及时赶过去接她,搞得她们整个单位的同事都羡慕不已,李妈自然而然就有些春风得意的xiǎo幸福感。

    而且李谦已经不再问他们要零花钱了,甚至连学费都可以完全自理了,説到将来考大学、上大学,李谦也是拍着胸脯保证全部自掏腰包,不用他们管,于是两口子原来的那diǎn经济压力也马上就没了。一旦来了兴致,他们老两口开始时不时地出门找个地方吃饭,日子过得比李谦都要逍遥的多!

    从那边吃完饭回来的路上,李谦还一个劲儿的感慨:或许,等到给五行吾素做完这张专辑,自己在高考之前就不要再接别的活儿了?

    瞧瞧他们老两口,活得多滋润?反倒是自己这个高中生。一天天弄得是有多累?

    不过想归想。他也知道。哪怕不考虑挣钱多少的问题,单纯只是考虑到为未来铺路,自己也必须得先把五行吾素的这张专辑给好好的做出来。

    名气这个东西,説建立起来不容易,説毁掉却可以很简单。

    一次搞砸,名气立马毁一半!

    更何况,这还是自己第一次作为制作人出现在音乐圈,就更要用心、谨慎。

    回到自己租的xiǎo房子时。李谦无意间发现,楼道口停着一辆陌生的轿车,虽然没看清车里坐着的是什么人,但李谦可以肯定里头肯定有人,而且这个时候回想起来,他恍惚记得,这辆车似乎在自己吃过早饭之后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见到了。

    不过他没在意,只是把上午写的那首《春风十里不如你》又拿出来看了一遍、自弹自唱地得意了一下,然后就回到卧室准备午睡。

    只是,还没等他真的睡着。大约也就是几分钟的功夫,他就隐隐听到外面似乎有动静。

    皱皱眉头。他翻个身,朝向另外一边,准备继续睡。但很快,那似乎是从楼道里传来的争吵声就越来越大。

    似乎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李谦有diǎn恼火,又有diǎn无奈。

    他想不理这些,继续睡,但恍惚间听见一个名字,却是不由得一下子坐起来。

    齐洁?

    再听……没错,齐洁和……陆亮?卢良?

    他赶紧翻身下床,抓起件t恤就先胡乱穿上,走到门口,顺着猫眼儿往外开。

    其实也不用看,刚打开卧室门的时候,外面楼道里的争吵声就已经清晰入耳了。

    “我要怎么生活,用得着你管?别説我只是去柜台卖化妆品,就算我推车子卖菜去,挣多挣少,高贵还是低贱,那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关你什么事儿?我再説一遍,卢亮,咱们已经分手了,我也不是你的未婚妻了,你要是再敢来骚扰我,别怪我报警!”

    “为什么?我有哪里对不住你?你以为把聘礼退回来,我们就可以没有关系了?别忘了,你从十几年前就是我未婚妻了,难道在你心里,咱们就可以这么説断就断?”

    “你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但是,我不喜欢你!我不想跟你过一辈子!你明白不明白?……你干嘛,你别拉我!我告诉你卢亮,你再敢动手动脚,我马上报警!”

    吱呀一声,门开了。

    其实门刚打开,李谦就后悔了。

    他能猜到这俩人是什么关系,也知道这种事儿实在是没有自己这个外人插手的余地,但是看着外头楼道里那个叫卢亮的男人一直拉拉扯扯的,齐洁更是坚持连房门都不开,只是一个劲儿的要赶对方走,李谦就觉得,自己既然知道了,就不应该继续装不知道。

    于是,他打开门,见楼道里两人一下子都愣住,就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来,看向齐洁老师,问:“那个……齐老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齐洁看见他开门出来,刚开始脸上表情有些慌乱,但很快就又镇定下来,然后,她抬手一指卢亮,説:“他骚扰我,你帮我赶他走!”

    卢亮见对门出来个人,最开始也有些尴尬和慌乱,但是当他看清对面开门出来的只是个大男孩,而且开口管齐洁叫老师,顿时就懒得再搭理李谦了,仍旧看着齐洁説:“你听我的,咱们只是有些误会,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行不行?”

    齐洁一抖手甩开他,説:“咱们认识十几年了,还有什么彼此不了解的?还能误会什么?还需要聊什么?我不想跟你聊,请你马上离开!”

    説完了,她扭头看着李谦。

    “呃……”李谦愣了一下,问:“他打架厉害不厉害?”

    齐洁眉毛一挑,似乎是气儿上来了,顿时就説:“他厉害你就不管了?”顿了顿,似乎是觉得自己的火儿发错了地方,就又説:“放心吧,他肯定打不过你!”

    李谦就顿时松口气,彻底迈出房门来,还回身关了门,笑着説:“那我就放心了。”

    卢亮闻言顿时眼睛一瞪,不过没等他説话,李谦就笑着耸了耸肩,説:“你看,你没我个子高,好像也没我身体壮,而且,我是打篮球的,你懂得的!对了,我练武练了七年了!所以……要不咱俩下去找个宽敞的地方练练?”

    卢亮愕然地看着他。

    劝架的、拉偏架的,当然不稀罕,但这么摆明了你不走我就真动手揍你的外人,还真是不多!

    但是真打么……实话説,他一看李谦那个头儿,短袖t恤下露出来的那结实的肌肉,顿时就有diǎn发憷。

    这种十七八岁的半大xiǎo子,一向都是打起架来不惜命的!

    他卢亮是生意人,是文明人,当然不屑于跟一个半大xiǎo子大打出手。

    可这个时候要是在齐洁面前露怯,他又觉得很是下不来台,当下不由得心里灵机一动,伸手指着齐洁,冷笑道:“好啊,我説呢,我説你为什么非要跟我分手,原来是找了这么个xiǎo屁孩,想玩姐弟恋是吧?我説,你还要不要脸……”

    啪的一声!

    齐洁一甩手,一个响亮的耳光。

    连李谦都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卢亮被打得直接趔趄了一下,差diǎn儿没顺着楼梯滚下去。

    “你给我滚!”齐洁説。

    ***

    本章节内的作品《春风十里不如你》的歌词属于原创,谢绝任何不经作者同意的商业使用,转载也请注明出处。

    顺便,五千字大章求票!未完待续……

    ps:本章节内的作品《春风十里不如你》的歌词属于原创,谢绝任何不经作者同意的商业使用,转载也请注明出处。

    顺便,五千字大章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