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五章 新邻居
    曹沾这个级别的作者,在流行歌坛不算最顶尖,但肯定是次顶级的一线,当然,之所以他不是最顶尖的那几个人,并不是他的作品不够好,或者说是他写不出足够好的东西。

    但是——

    第一,他的作品文艺化倾向相当严重,而且如果按照时间线来仔细听一听的话,更会发现,是越来越严重。尤其是最近几年,他的东西越写越有内涵、越写越脱俗……所谓脱俗,内行的音乐人一听,简直惊为天人,但你拿去让歌手做成唱片卖,对不住,老百姓听不出里面有什么高明的东西,他就觉得,嗯,不够顺耳!

    第二,他作为词曲作者出道至今,从来都没有写出过那种可以一首歌把某人捧红的作品。

    当然,即便有这么严重的问题,在国内的流行歌坛上,他仍然是没有任何歌手和唱片公司敢于轻视的一个音乐人。

    只是他的价码达不到最高而已。

    李谦把他那首《爱我吧!》拿回去,传真给正在顺天府那边忙着录伴奏的李金龙,对方收到之后立刻欣喜地打电话回来,极力称赞这首作品。

    然后,当天下午,12万的现金转账,就已经打入了曹沾的户头。

    但是与曹沾相比,目前的李谦,却没有人能给予一个恰当的歌坛地位的定位。

    他的作品很少,刚刚出道而已,只有五首歌。

    但偏偏就是这五首歌,出现在了同一张专辑里,然后全部登上了中国之声的金曲点播榜!而且,目前分别位列第一、第二、第四、第五和第六位。

    这显然代表了绝对的创作实力。

    而更令人惊奇的是,他目前仅有的这五首为人所知的作品,居然分别属于轻摇滚、乡谣和中国风三个小的音乐分类——这显然更代表了综合实力。

    所以,说他是国内歌坛第一等级、最顶尖的词曲作者,没有人会有什么异议,但偏偏,哪怕是最顶级的那些人。也都是有个大概的价码,而李谦的作品,没有价码。

    甚至于,除了极个别的有心人。目前在国内歌坛,虽然有无数人、无数歌手、无数唱片公司想要联系上他,想要从他这里拿到作品,但哪怕拐弯抹角,真的能联系上的他的人。仍然只有那么寥寥几个。

    是的,廖辽给他那五首歌的价格,在圈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可问题是,面对现在的他,别说八万块钱一首,十八万都有的是人愿意抢!

    给八万,你是想得罪人么?

    所以,在第二天,当曹沾打电话要走了李谦的账户之后不久。他的银行卡里多出了——三十万!

    这份手笔,显然不小!

    即便是加上一笔编曲费,国内歌坛的词曲作者,除去拿分红版税的那少数几个人之外,能拿到这个价码的作者,顶天了也就七八个人!

    显然,何润卿极其的喜欢《半壶纱》这首歌。

    然而,当李谦去银行查账发现自己收到了这么大一笔款子的时候,打电话给曹沾,笑着说太多了。曹沾却只是缓缓地说:“还算她们不太傻。”

    李谦付之一笑。

    是的,还算她们不太傻。

    本来是完全可以变成一段交情的,但是因为对方邀歌时采取的那种生硬的方式,却让曹沾和李谦两个人心里都有些不太舒服。等于是为了一首歌同时得罪了两个作者,而且还是两个实力地位相当不弱的作者。这做法,显然算不得聪明。

    而李谦的应对办法,就是给了她们一首无论词曲都相当出色,但偏偏在他生活过的那个时空并没有真正在市场面前赢得相应成功的作品。

    《半壶纱》是好作品么?

    当然是。

    《半壶纱》一定能火么?

    那可不一定。

    不过,对方在拿到作品之后。虽然绝对不可能察觉到李谦在作品上打的小埋伏,不管是何润卿,还是她身边的那些音乐人们,只会一再的称赞这首带着禅意的李谦式中国风作品,但她们似乎也是察觉到此前的行事方法有些欠妥当,容易让对方心里结下小疙瘩,于是,这才有了这样一笔超高的歌曲使用权的买断费。

    李谦……笑纳了。

    至少是帮曹沾还上了一份人情债,然后拿到了这么大一笔钱,最后还顺手给人家挖了不大不小的坑……还想怎样?

    再说了,在没有邓丽君的日子里,他是何润卿的歌迷来着。

    只不过,账户里突然多了三十万的款子,让李谦的心随之再次躁动起来——

    买车?不买车?

    …… ……

    晚上八点。

    把五行吾素此前录好的六首歌再次从头听了一遍,李谦还是只能无奈地叹口气。

    倒不是说全然的走性感,关键是,格调太低了。

    按照李谦的打算,在目前国内的流行歌坛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支成功的女子组合的情况下,他要为五行吾素打造的这一张全新风格的专辑,必须有快歌,也必须有慢歌,有青春风,也有童谣,可以说,包容性很强,并不给这个组合真的定下一个很鲜明的路子。

    但是,格调必须高!

    就为了这一点,就为了把整张专辑的各种风格的作品统一起来,他甚至还不惜拿出了一首几乎可以确定一出现就会技惊四座,至少得让人们传唱个几十年的经典作品。

    所以,绝对不能让这些格调太低的作品拖累了整张专辑的……逼格。

    想想吧,在五行吾素的这张专辑里,有对童年的追忆,对孩子们的鼓励和引导,有年轻女孩更勇敢的爱情观,有迷人的中国风,有青春洋溢的美少女,有凄美柔婉、曾传唱百年的大气神作,甚至还有些异域风情……这个时候半路突然冒出一首动不动就大腿屁股的歌,实在是一下子太降逼格了!

    犹豫再三,李谦在那份简单的歌单上翻到第三页,在纸上打了个对号。

    《冲!冲!冲!》。就留下这一首好了。

    虽然就是一首最普通的口水歌,虽然无力提升什么,但在其它那些强大的歌曲映衬下,它还不足以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就是了。能在凑数的同时被大家忽视,而且还能节省华歌唱片那边的制作成本,又能为自己节省一首歌……这就是它最大的作用之所在了。

    只是,定下继续用这一首,加上最近从曹沾那里拿到了那首《爱我吧!》。再加上此前已经拿出去的五首歌,五行吾素的这张专辑,才只有七首歌。

    所以,至少还需要三首!

    嗯,当然了,这三首歌,李谦也早已有所准备,甚至连编曲也都已经做好,只等此前那五首歌录完,就可以连同曹沾那首《爱我吧!》一起拿出来了。

    做好留用《冲!冲!冲!》这个决定之后。李谦放下歌本和笔,走过去关了随身听和音箱电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端着水杯又回去坐下,准备写一段曲子再睡。

    因为跟华歌唱片那个的合约已经签了,目前五行吾素拿到了新歌,正在一遍遍的练歌,而李金龙则正在顺天府录伴奏,所以李谦的时间相比起此前录两首歌的小样那时候,就要宽松了不少。他只需要每隔一天过去一次,为五行吾素指导一首歌就可以了。

    再加上周六和周末的全天,这个进度安排,已经足够快了。

    初步预计。李金龙那边要把五首歌的伴奏彻底弄好,少说也得两周,这还是在不被李谦打回重录的前提下。

    所以,在紧张的学习生活之余,李谦终于又有点时间可以拿来写歌了。

    而且最近这段时间,虽然被突然加快的脚步给打扰到了。但不知为何,李谦却反而觉得自己的创作**更加旺盛了一些,最近写出一些片片段段的曲子,他自己回头翻检时哼出来,连自己都觉得相当惊艳——以一个拥有二十年创作史的音乐人的良心说话,这真不是臭美。

    也因此,李谦最近已经决定要尝试着把这些零散的曲子串起来找一找灵感,争取尽快写出自己在来到这个时空之后的第二首成熟的作品。

    嗯,没错,他的第一首作品叫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于是,这个时候离睡觉还有一段时间,他抱起吉他,尝试着开始作曲。

    但是还没等他理出头绪来,就被门外传来的一阵声响给打断了。

    “慢点,慢点,这盆花我养了十年了,别打了……”

    “哎,别,这个放这里,放这里……”

    李谦本来亢奋之极的脑子突然就有一点萎,就这么几句话,顿时把所有的思路和灵感都给搅得七零八碎。

    “等将来考上大学了,一定要在大学附近买套房子,把隔音做到最顶级!”他无奈地心想,然后摇摇头,又开始拨弦。

    但是,啪啦一声。

    “啊……怎么搞的呀你们,你们这还专业搬家呢?”

    “姐,你这三楼啊,又没有电梯,你就给三百块钱,那么一老车东西,我们给你搬上来就不错了!”

    “哎你怎么说话呢你!”

    “对不住对不住,他小屁孩,不会说话,您别生气,就是……那什么,没别的意思啊,三百是真有点少,要不,你再给加五十?哦,当然,当然,这个打碎的,我们赔钱,绝对赔!”

    “……”

    好吧,李谦无奈地放下了吉他。

    然后他喝口水,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儿往外看。

    嗯,对面敞着门,几个人正在往里搬东西。

    大概七八天之前,原来住在对门的一对小两口搬走了,从那时候起李谦就知道,自己快要迎来新的邻居了。

    想了想,他拿上钥匙,打开门出去。

    “搬家呢这是?”

    站在房间里指挥着搬家工放东西的女人闻言突然回过头来,然后,两人对视一眼,齐齐愣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