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四章 大合同,半壶纱
    在离开了短短五天之后,李金龙就又带着五行吾素组合的姐妹几个回到了济南府。

    这次回来,他为李谦带来了一份大合同。

    签了合同,李谦就正式成为五行吾素组合第二张专辑的监制。

    按照国内做音乐的规矩,制作人和监制往往是由一个人一肩挑两职,那样才算是最大的权力,而一旦两个职位分开,那就必然是因为有了大牌音乐人的加入,那么分出来的这个监制,就将全面负责音乐方面的事务,且拥有最终决定权,而制作人则将彻底站到幕后,负责除专辑音乐内容之外其它权力,比如财政权、人事权等。

    打个比较近似的比方的话,唱片制作人就类似于电影制片人,而监制,则类似于电影导演,至于歌手,就是演员。

    当然,跟很多电影导演其实并没有电影上映版本的终剪权不同,唱片的监制,尤其是很多大牌的监制,比如像现在签了这份合同的李谦,就肯定要拥有对专辑内容最终决定权。

    总之,这张合同一签,李金龙就从五行吾素的顶头上司,变成了为李谦和五行吾素服务的大管家,转而负责筹备和打理其它事务去了,而五行吾素在音乐上的上司,变成了李谦。

    当然,签了这张合同,就意味着李谦接下来已经与五行吾素变成了利益共同体。

    五行吾素的专辑大卖,李谦就发财。

    而专辑卖的差,李谦则甚至有可能会拿不到一分钱,白白忙活几个月不说,还搭进去好几首歌。

    具体来说,按照当初李谦提出的条件,对方一字不改落实成了合同:以单价10元来计算,如果新专辑卖100万张,李谦拿五个点,则入账50万块,如果卖200万张,李谦拿七个点,则入账140万,如果卖300万张,李谦就可以拿到十个点,那就是300万!

    至于500万张……如果真能卖到那个数,按照合同规定的十五个点的高版税,李谦为五行吾素做这张专辑的收入则将高达750万!

    这个收入模式,可和一首歌多少钱那样往外卖歌截然不同了!

    即便是那些颇有实力、名气也不小,因此可以卖出比较高价格的词曲作者们,只要资格没有大牌到可以拿销售分成,那么,只怕他写上好几年,几十首作品,都未必能拿到这个数!

    当然,按照目前国内的市场来看,即便是李谦出手,即便是他拿出浑身解数,也并没有把握能拿到这样足够吓死人的销量数据。

    刘明亮够牛了吧?

    那是歌坛天王,而且在销量上来说,也是绝对的no1,但他最顶尖级别的销量,也就是那张曾经创造过单周销量37万张的国内纪录的专辑,从92年上市,截至到现在,足足三年多,销量也不过才六白金而已。

    而且,这还是国内仅有的三张六白金唱片之一。

    除了他这张专辑之外,飞翔乐队的《驾猪西去》在历时八年之后,才艰难地拿到了六白金,赵信夫的代表作拿到六白金,也花了足足六年。

    再往下,能拿到五白金认证的唱片虽说就达到八张之多了,但是……没错,全部都是男歌手!刘明亮,赵信夫,胡阳,飞翔乐队……

    女歌手里的最高级别,是甄贞的一张四白金、两张三白金,和何润卿的两张四白金、两张三白金,以及冯飞飞的一张三白金,周嫫的一张三白金。

    单就演唱组合来说,目前国内的最高纪录是信达唱片“姐妹淘”组合的第一张专辑,然而就是她们,也仅仅只是在上市半年多之后拿到了黄金唱片的认证,迄今为止上市两年有余,却仍然没有丝毫要拿到白金唱片的消息……

    这就是李谦和五行吾素接下来要面对的市场现状。

    当然,除了李谦自己之外,没有人会奢想着让他们做出一张五白金的唱片来。就连五行吾素组合的姐妹几个,也绝对不可能会有那种奢望。

    顶天了她们也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拿到一张白金认证!

    如果侥幸能够拿到两白金……那就已经代表她们红透了,还想怎样?

    像刘明亮,像赵信夫,像飞翔乐队,那都已经是现象级,已经是属于一段年代的声音了,甚至可以说,他们分别代表了民歌、乡谣和摇滚的巅峰。

    在所有人眼中,他们在各自的领域内,都已经是不可能被超越的!

    …… ……

    签了合同之后收好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李谦一口气又拿出了三首新歌。

    接下来,他的任务是好好地听一下李金龙带过来的此前就已经做好的六首歌,尽量的从中选出那么一两首接下来能够用得上的作品,也算是帮华歌唱片和李金龙这个制作人把此前的制作损失给降到最低,毕竟……钱都已经花出去了。

    而五行吾素姐妹几个的任务就是……练歌、练歌、练歌!

    至于刘金龙,他的任务反而要更重一些,因为他要负责回顺天府去做伴奏,嗯,包括了《姐姐妹妹站起来》和《让我们荡起双桨》在内的五首歌的伴奏。

    毕竟此前已经录好的两首歌也只是小样,一来是歌手带着伴奏的现场录音,就算是有后期制作的过程,也不可能完全达到录音室专辑的要求,二来么,到了顺天府那边,华歌唱片总部能够联系到的乐手,肯定是要比济南府这边临时找来搭班子的乐手们的水平要高一点的,不是吗?

    所以,当然要精益求精啦!

    当然,事实上来说,哪怕是伴奏录制,也该是李谦这个监制的活儿,可谁让他还在上学呢,根本不可能跑到顺天府去做这份工作,所以只好交给李金龙代劳,他则只负责半成品的审核,不认可的话则附上指导意见再打回去就是。

    …… ……

    9月11日,周六,上午。

    上午赶到老斗唱片为五行吾素姐妹几个做了一上午的演唱指导之后,李谦谢绝了她们的经纪人吴敏的邀请,也完全无视了周萍萍和孙若璇、谢冰她们可怜兮兮的眼神儿,只留下一句,“别想借机偷吃啦,老老实实啃你们的苹果去,金龙哥临走之前特意叮嘱过我,让我帮他看着你们的!”,无情地戳破了她们想借着跟李谦一起吃饭然后趁机大吃一顿的打算,然后就下楼骑了单车往经三小纬六那边去。

    他这个时候过去,一是约好了可以在曹霑那里蹭一顿饭,二么,没错,送歌,加邀歌。

    送歌,是帮曹霑还他当年欠下的风流债,邀歌,则是他作为五行吾素这张专辑的监制的职责所在。

    不过这一路骑过去,从老斗唱片到不文书店,足足有七八公里远,他经常锻炼身体,又打拳,累倒是并不觉得,主要是花了足足二三十分钟,实在是太耽误时间了。

    其实等红灯的功夫,看着停在路口的一辆辆各种牌子的车,他是真的心动,想买车了——以前觉得没必要买车,觉得骑单车就已经很好,主要是他没有料想到后续马上就会有那么多的工作扑过来,还以为接下来会有一年安静的高中时光。

    可现在么,上学时还好,骑着单车上下学,他自己觉得还蛮舒服、蛮享受的,最主要是,骑着车的时候,会让他有一种融入了时代、找到了青春的奇怪的老菜帮子装嫩叶的惬意感受。

    只是一到周末,必须每天来回跑老斗唱片那边了,这个骑自行车太耽误时间的问题就凸显出来了,如果再遇到老曹打电话过来、约好一块儿看电影啊,一块儿去哪里爬山呀钓鱼呀什么的,那就干脆只能等着人家开车来接了。

    这就有点憋着的感觉了!

    不过仔细想了想,李谦还是决定,高中毕业之前,暂时不买车。

    装逼不装逼什么的,起范儿不起范儿的,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主要是多年下来的心理定式在作怪——你一个高中生,开个屁的车呀!你以为这是美国?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赶到不文书店,因为提前约好了,曹霑已经叫好了两个人的外卖,于是李谦上楼之后把早就预备好的歌本递给曹霑,然后就抄起筷子开吃。

    曹霑本来也饿了,正准备等李谦来了就开吃,接过歌本瞥了一眼,却是不由得一愣,说了句,“居然连编曲都做好了?”,继而就认真地看了起来。

    而且,他越看就越是吃惊。

    看到后来,他的手指不断地在纸上轻轻敲着,似乎是在打着拍子。

    看完第一遍,他又回头去看第二遍。

    十几分钟,李谦饭都吃完了,他还在看,目光炯炯的。

    李谦也不见外,起身拉开抽屉找到他的茶叶,给自己烧水冲了一杯绿茶,然后就坐到沙发上一边喝茶消食,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片刻之后,似乎是留意到了李谦的眼神,曹霑终于停下。

    他放下歌本,看着李谦,“你对佛家的东西很感兴趣?研究过?”

    李谦笑笑,心想就知道你得这么问,就说:“也谈不上研究,多少了解一点,我只是觉得这样的路子应该会比较适合何润卿的路子而已,就尝试着写了一首,你回头就给人家发过去吧,要是不满意,那我就再换个路子写,肯定帮你把风流债还上就是了!”

    曹霑拿起歌本又扫了一眼,放下之后终于抄起筷子,说:“不满意?这个水准的歌要是还不满意,就让她们去找别人邀歌好了!”

    夹了一筷子菜,他又扭头看了一眼歌本,咀嚼几下,似乎是在回味什么,然后点了点头,“半壶纱,这个名字真好!好歌!”

    李谦笑笑不语,心想,虽然在当年那个时空,这首歌并没有真正的大红过,但那只是受当时国内那萎缩到极致的市场、以及发达之极的网络给限制住了,拿到这个年代,配上何润卿那副甜嗓子,这首中国风,可未必就不能大火。

    当然,他这趟来,送这首歌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是邀歌。

    于是,他一边喝茶一边笑着说:“曹哥,上次咱们说了的,让你帮忙写一首适合年轻女孩子唱的歌,怎么样了?有想法了没有?”

    问是这么问,李谦可并没有立马能拿到歌的奢望。

    曹霑一开始做摇滚,名气偌大,结果出一张唱片扑街一张,后来回到济南转行写抒情歌、民歌和民谣,反而打出了名气,当然是一把词曲皆有所长的好手,但写这种适合五行吾素这种青春女子组合唱的歌,他却未必就能写好,就算能写出来,也肯定没那么快。

    可是叫李谦吃惊的是,李谦话音刚落,曹霑就指了指自己的书桌,很有底气地说:“自己去拿!”

    “居然已经有了?”

    李谦吃惊地过去在他的桌面上找到了歌本。

    歌名叫《爱我吧!》

    把歌本从头到尾看一遍,李谦吃惊地看向曹霑。

    他听过曹霑的作品,而且很多,从他当年的那些摇滚作品,到近些年他给别人写的那些歌,几乎都听过,眼下这首《爱我吧!》,可有点不太像他的风格呀!

    曹霑吃饭慢,这会子才吃到一半,感觉到李谦的目光,他把嘴里的东西嚼烂了咽下去,然后喝口水,才老神在在地说:“你的建议嘛,让我接地气。我就先去幼儿园呆了一天,又到我儿子他们的初中去操场上呆了一天,还跟一帮小子一起踢了场球。回来先后写了七个版本,最后剩下这个!我唱给几个孩子听,他们都说好听,我才决定拿给你的!”

    李谦闻言不由得笑起来,看来曹霑这回还真是下了大气力了!

    是上首歌在廖辽的专辑里名声不显,所以潜意识里想再跟自己比试比试?

    音乐人嘛,这可不是坏事儿,这股子心气儿,要得!尤其是他这种想做什么立刻就能放下架子的做法,更是许多成名已久的人根本做不到的!

    于是,李谦晃晃手里的歌本,笑着说:“这就妥了!”

    然后他又问:“多少钱?”

    曹霑看他一眼,嚼了一阵子,咽下东西,拿起手边的《半壶纱》歌本,问:“多少钱?”

    李谦闻言一笑,“让她们看着给吧!”

    曹霑放下歌本,“让他们看着给吧!”

    李谦哈哈大笑。

    ***

    这一章又是四千字!大力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