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六十三章 少女心
    上午八点,阳光明媚。

    谢冰身上只穿着小背心和**,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极目远眺。

    时入九月,处暑已过,虽然白天的时候还是会有点小热,但济南府已经开始有了些秋天的感觉——青天、白云、微风、艳阳。

    空气似乎彻底变成了透明的,远远近近的一切,都显得无比清晰。

    昨天赶到济南府之后,她们忙着去和李谦见面,经纪人吴姐却是先一步赶到酒店,为华歌唱片来济南的这一行人订好了房间。

    酒店只是四星级,不过楼层高、位置好,尤其是安排给组合里四个姐妹住的这两个套间,都有面朝大明湖的大落地窗,用来欣赏美景实在是再好不过。

    远处的大明湖波光潋滟,绿木扶疏。

    更远处的高楼大厦的玻璃墙迎着初升的艳阳,折射出万道光芒。

    此时此刻,谢冰的心情就像她看到的这天气和美景一样,艳丽晴和。

    昨晚拿到了李谦的歌,大家都很高兴,虽然不敢喝酒、怕耽误今天练歌,不过还是闹腾了好久,甚至等到王靖雪回家了,大家两两回了房间,还又在床上躺着聊了好久。

    是的,兴奋。

    而且不只是她们组合里的姐妹几个兴奋,包括经纪人吴姐和制作人李宝龙,都很兴奋。

    包括谢冰在内,她们组合里的几个女孩子,都不是什么顶尖音乐人,只是有一定唱功、又长得足够青春靓丽,这才被华歌唱片选中并组建了五行吾素。但好的作品,从来都不是给个别大师欣赏的,好的音乐作品,恰恰是必须让随便什么人都能一耳朵听出个一二三四五。

    所以,即便她们都只是普通的歌手,在拿到那首《姐姐妹妹站起来》之后,按照谱子轻轻一哼。歌好还是不好,就已经心里有数了。

    更何况,她们的制作人李宝龙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从业20年。也制作过几十张专辑了,他的眼光还是值得一定程度的信赖的。

    而昨晚听他的意思,对这首歌也是赞不绝口。

    这能不兴奋么?

    在几天之前,她们已经被迫要开始学习跳那种充满挑逗的性感舞蹈了,但一眨眼的功夫。她们来到了济南府,然后就拿到了如今在圈内声名鹊起的李谦的作品——还是这样的一首让看过歌本之后的每个人都赞不绝口的好歌!

    就像昨天晚上大家兴奋地抱在一起蹦蹦跳跳的时候说的:这一回,她们红定了!

    想到这里,谢冰不由得露出一个微笑。

    回头看,周萍萍还睡得很死,她就轻手轻脚地走回来,到自己床前揭开枕头,把那份歌本拿了出来。

    昨晚拿到这首歌,李宝龙当时就借用老斗唱片的复印机复制了六份:五行吾素组合姐妹五个每人一份拿着练歌,剩下一份李宝龙会在今天上午正式发传真回公司。让公司那边去版权局代为注册——李谦可以不在乎,但他们华歌唱片却不敢有丝毫大意。

    手里拿着歌本,谢冰开始轻轻地哼唱起来。

    这首歌的歌词很简单,但饶有趣味,曲调更是青春洋溢、朗朗上口,节奏感很强。

    可以说,拿来给她们五个女孩子组成的组合来唱,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首歌还是一首绝对的青春风,跟艳情、性感。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就有,也是那种青春逼人的性感,绝无丝毫做作与卖弄之嫌。

    哼了一遍,她又回头推敲了两处拿不准的地方。来回试了两种唱法,心情顿时越发愉快。这才放下歌本,带着愉快的心情到洗手间洗脸刷牙。

    等到她收拾完自己回来,周萍萍似乎听见了动静、翻了个身儿,哼哼唧唧的,雪白的两条大腿一瓣屁股都露在被子外头。谢冰就走过去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起床了萍妞!”

    周萍萍哼哼了两声,扯过被子蒙住了脑袋。

    谢冰就笑了笑,打开行李箱,拿了一条蓝底碎花裙子出来,想了想,决定配那件米黄色的条纹短袖衬衫——等到穿好了衣服,她就拿着歌本回到窗前,又开始默声地练歌。

    这个时候,周萍萍终于睁开了眼睛,一眼看到谢冰拿着歌本在那里嘴唇一开一合的,就忍不住说:“我说你也太勤奋了吧?一会儿去公司练不就行了?”

    谢冰回头笑着看了她一眼,说:“我比较笨嘛!笨鸟要先飞啊,不然会拖你们的后腿的!”

    周萍萍“嘁”了一声,终于磨磨唧唧的起床。

    谢冰笑笑,没说话,仍旧练自己的歌。

    偶尔分神间,看一眼外面艳丽的景色,那大明湖上犁起雪白浪花的游船,那花木扶疏处的亭台楼阁,还有那拥堵的十字路口亮起的红灯,以及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她那本就漂亮到不像话的脸上就会漾起一个迷人的微笑。

    是的,她的确认为自己是姐妹五个里面最笨的一个。

    王靖雪的声音和唱功是五个人中公认的第一,而且她还从很小就开始弹钢琴,乐感好到没话说;司马朵朵出身艺术世家,她的爸爸是唱美声的,妈妈是舞蹈演员,自己更是从小就打下了音乐和舞蹈的扎实功底;周萍萍虽然是大妞一个,一向大大咧咧的,但她也是从小就拉小提琴的,这一拉就是十年,据说小时候还得过一个不大不小的奖;而孙若璇,那也是从小就练钢琴,连高中都是上的音乐学院附中。

    唯独只有她,在正常的音乐课之外,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什么音乐。

    她只是爱唱歌。

    在自家所在的小县城里,她一度觉得自己的嗓子简直技压群雄,虽然后来才知道,真到了音乐圈里,自己这嗓子实在是最普通不过了,实在没什么可骄傲的,但那时候不知道啊,于是,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她偷了爸妈五百块钱就一个人出了门。十八岁。一个江南小县城的小姑娘,孤身一人直奔顺天府,几年之后回想,连她自己甚至都有点后怕。

    不过还好。小县城里的那个小小的家虽然没有带给她什么音乐培养,却给了她一副足够坚毅的肩膀,和足够的独自一人谋生的能力。

    刚到北京那会儿,她给人刷过盘子,干过洗车工。还给人发过广告,后来甚至做过家政服务、干过保姆,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让她成功的摸到了京城音乐圈子的入口。这期间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她小姑娘长得漂亮打起歪主意,但都被她给一一化解了。

    终于,在她二十岁那一年,她凭着自己还算达标的唱功和绝对优异的脸蛋儿,成功的挤入了华歌唱片举办的一次新人选拔赛,然后,她就成了五行吾素中的一员。

    真的成了签约艺人。真的开始接受公司的各种培训,声音的、乐器的、舞蹈的、礼仪的、口音的,等等等等,她才终于敢打电话回家,结果电话一通,两边都是哇哇大哭。

    跟组合里的其她姐妹相比,她知道自己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多么的不容易。

    所以,她加倍的珍惜。

    因为珍惜,所以勤奋。

    事实上。当她们组合的第一张唱片发行之后销量普通,她就是五个女孩子之中第一个察觉到危机的,后来商演的邀请越来越少、条件越来越苛刻、价钱也越来越低,她也是第一个感知到的。而等到这次新专辑的筹备,她发现路子越来越偏向性感之后,也一度担心的了不得……幸好、幸好王靖雪认识李谦!幸好她真的找李谦拿到了歌!

    而且是这样优秀的好歌!

    这让谢冰一下子就感觉未来的前途又重新光明起来!

    昨天晚上,一路赶到济南府累是一个,欢呼笑闹到半夜困极了也是一个,但心里安泰才是最主要的。因为心里安泰,所以她睡了近几个月来最舒服、最踏实的一觉!

    醒来时觉得自己睡得真饱,但一看表才发现,其实自己只睡了不到五个小时!

    她简直喜欢死了这种可以安心睡觉的感觉!

    所以,她绝对不允许机会从眼前溜走!

    这首歌,一定要好好练,一定要好好唱!

    …… ……

    时近九点,五行吾素组合的几个女孩子才终于聚拢起来。

    经纪人带队,大家下去吃过早饭,制作人李宝龙就从外面赶回来了。

    接下来,五行吾素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好好练歌,而李宝龙的任务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好好督促五个女孩子练歌!

    虽然只是初步熟悉歌词和旋律,但李宝龙却并不放低丝毫的要求,吃过早饭之后,就直接带着所有人直奔老斗唱片,然后,整整一天,五个女孩子就被他关在老斗唱片的练习室里,哪怕是中午出去吃饭,也只给了一个小时。

    一天的时间,不足以让她们把歌彻底掌握住,但唱到熟练却已经是没问题了。

    于是,当天晚上,六点半,李谦再次来到了老斗唱片。

    五个女孩子挨个儿清唱,李谦坐在沙发上安静地听,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等轮到谢冰时,她就按照自己的理解,尽量往青春、活泼、动感,甚至是调皮刁蛮了的方向去唱,罕见的,李谦居然抬头看了她一眼,冲她露出一个微笑,还点了点头。

    这让谢冰心里兴奋地了不得。

    然后,李谦就抱了把吉他,一边弹着伴奏,一边给五个人从头校正音准,从头开始,一句一句的逐句讲解,一些细节的地方,他更是讲的很细,甚至亲自示范,讲解他要求那里表达出的感觉。

    自始至终,他的态度很谦和,但完全不是小孩子在大姐姐们面前的那种谦和,因为他很专业,尤其是对声音和感情的细节,要求得相当严格,听他讲解,谢冰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感觉,反正她自己是觉得就跟当初懵懵懂懂地进到公司刚开始接受培训的时候一样。

    有点紧张,有点兴奋,又有点担心自己太笨了会记不住老师教的东西。

    不过还好,李谦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在“哭的眼泪哗啦啦”那句那里。周萍萍一连三次明显是没理解明白他的要求,他都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仍是很认真地掰开揉碎了给她们讲,一直到每个人都唱得达到了他要求的最低标准。

    上这样的讲解课。时间过的简直飞快。当李谦把这首歌从头到尾逐句讲解了一遍之后,时间就已经是九点半了,又让大家挨个儿清唱一遍,李谦就满意地宣布解散。

    谢冰很有一种收获满满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再看,你会发现。李谦居然真的是个看上去嫩的不得了的大男孩耶!

    他的笑容甚至有一点腼腆有木有?

    当然了,他长得也很帅!

    而且,他那双眼睛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似的,明明很亮很亮的,但偏偏让你觉得里面深不见底。而且是深不见底的安静!

    这时候突然想到在华歌唱片的时候,自己还发骚说要去勾引李谦来换他写歌给自己,谢冰莫名的就感觉自己脸上有点热。

    练习室的讲解刚一结束,还没等大家出门,制作人李金龙就推门进来,谢冰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始终都趴在门上听着呢——事实上。在她看来,李金龙这位制作人在音乐上的能力到底如何,她不太有资格评价,但要说到为人处世,他却绝对是顶尖级别的高手。

    当然,前提是你得有资格让他变得圆滑起来。

    而至少在目前来说,李谦显然是有这个资格的。

    谢冰仔细观察过,自从昨天到了济南,李金龙总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然后一旦不需要他了。他又会马上消失。而且他似乎很在意李谦,也很在意李谦和王靖雪之间那至今都让大家猜不透的诡异关系,所以,在李谦面前。他这个正牌制作人一直都表现的异常低调,总是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李谦和组合里的几个女孩子,从不指手画脚。

    这一次,他的及时出现,是要请李谦吃宵夜。

    约定好的今天的工作已经忙完了嘛,他又知道李谦下午快六点才放学。却在六点半就赶过来,肯定没吃晚饭,所以一等工作完成,李金龙立刻就要请大家一起宵夜。

    吃宵夜哦,五个女孩子闷在练习室一天了,想出去逛逛当然是一个,但其实从六点半练习到现在,她们也已经饿了,这时候自然是人人乐意,但李谦却直接谢绝了。

    他说:“我刚放学就在路边吃了一碗牛肉拉面了,现在要赶回去睡觉,明天还要上课!你们去吃好了,我就不去了!”

    李金龙还要邀请,但他却很坚定地摆手,然后跟大家告别。

    这个时候,王靖雪主动问:“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回去!”

    他却笑着摇摇头,说:“谢谢靖雪姐,不过不用了,我骑车来的!”说完了,他就一个人告辞离开。

    等他走了,姐妹们就七嘴八舌地商量要去吃什么宵夜,但这一刻,谢冰却只想去看看他骑的是一辆什么样子的单车。

    晚上躺在酒店的床上想起自己当时的这个想法,连她自己都觉得好奇怪。

    很莫名其妙的感觉。

    …… ……

    五行吾素在济南府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她们每天大概八九点钟起床,然后在房间里集合,和经纪人吴姐、制作人李金龙一起去吃早饭,早饭后就会一起到老斗唱片的练习室里去练歌。

    开始是整首歌都要练,再然后李谦就给出了大致的分工,根据大家的声音特点不同,主歌的部分会分成每个人分别唱几句的方式,那么分到要唱的那几句,自然就要加倍的用心揣摩、好好的去练习。

    然后,她们大概下午两点左右会吃午饭,但多数时候是会没有午饭可吃,只有一人一个苹果或者香蕉之类的,因为要控制体重。

    然后,因为晚上还要练歌的关系,制作人李宝龙特批,可以每人得到那么一点小点心或者几口米饭,然后,就还是水果!

    晚上六点半的时候,李谦会准时过来,仍旧和第一天一样,逐字逐句的校正大家的唱腔、逐字逐句的调整每句歌词要表达出的感情。

    当然,大家毕竟都是在公司里被培训过了的,而且也已经发现过专辑,尤其是,这首歌又不是太过复杂,所以很多东西,李谦强调上那么几遍,大家也就能记住了。

    再然后就是,合练。

    这个时候的合练,可不是单纯的大家一起唱了,而是按照李谦给大家的分工,就按照将来正式录音的那个标准来唱,李谦则负责用吉他伴奏。

    用他的话来说,这个阶段要求的就是连接的必须和谐,不能中间出现感情断档。

    不过还好,五行吾素在这方面的配合,一向还算默契。

    可是,就当大家都以为李谦应该快要安排加伴奏进来合练,或者干脆先去把伴奏录好的时候,出乎大家意料的,李谦却又拿出了一首新歌。

    而且这首新歌居然是一首慢歌。

    还是很慢很慢的歌。

    它叫——《让我们荡起双桨》!(未完待续。)

    ps:好吧,贪凉,吹空调吹感冒了,变身大鼻涕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