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六十章 我是歌手王靖雪
    李谦的高三生活开始了。

    高三五班来了一个新的国文老师,是李爸的老朋友,今年也是四十来岁,个子不高,很瘦,但课讲得很风趣,有一种老派文人的风度,班里的同学很快就都接受了他的风格。

    王靖露转学走了,冉小莉在暑假里结了婚,据说不准备回来考大学了,班里一下子就空出两个座位来,但她们留下的空位,却在第一天就被两个插班生给占了。

    有人去,有人来。

    高三呼呼啦啦的就开始了。

    据老师们说,新的学年,会用半个学期上完一整年的新课程,然后下半年会全部拿来为学生们安排复习,于是,课程安排一下子就紧张了许多。

    人的心,也好像是跟着就紧张起来。

    但李谦却并没有改变自己固有生活路线的打算。

    他每天仍旧早早起床锻炼,然后吃早餐,到学校上课,中午回去盛世花园吃饭,并在那边午休半个小时,下午放了学则回自己租的房子,也不吃饭,拿着吉他就直接去餐厅。等到唱完了歌出来,他才会在路边随便找一家小店,随便是面条、饺子、馄饨、米线、米粉……反正只要填饱肚子就好。

    这样的生活节奏,繁忙,但充实。

    他们下午五点四十放学,回家拿一趟吉他,再蹬着单车赶到“非爱不可西餐厅”,大概已经是六点二十到六点半的样子,稍微喘一喘气休息一下,就到七点,要开始表演了。

    今天他来到餐厅时,是六点二十四分。

    那个弹钢琴的女孩子正在弹的是《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看见他背着吉他进来,褚冰冰就笑着迎上来。

    前几天李谦跟曹霑认识之后,因为彼此的很多观点都极为契合,性情上也很投缘,关系也就走得很近,她是曹霑的三姨太。自然是第一时间就从曹霑那里知道了这件事,所以这几天待李谦越发亲热,根本就不拿他当个普通的卖唱者来对待。

    话又说回来,哪怕是李谦跟曹霑没什么交情。一个年仅十七八岁就能让她老公那种人物称赞天赋极高的人,一个能够轻轻松松就能把廖辽这种新人瞬间捧红的人,也是让人绝对不敢小觑的。

    只不过,对方的态度亲和归亲和,李谦却并不觉得自己跟餐厅老板熟识就有什么特权了。看见褚冰冰,他还是微微躬身,叫了一声,“褚经理好!”

    褚冰冰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儿,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乜着眼儿看他,“寒碜我是不是?叫我一声嫂子就那么难?瞧不起给人当妾的呀!”

    不熟悉的时候,只觉得她这个经理热情而精明,这几天慢慢熟悉了一点之后才发现,她不但精明。而且跟曹霑一样,说话从来都是快准狠,简直出口成刀。

    人家都这么说了,李谦只好乖乖地喊了一声“嫂子”。

    褚冰冰这才笑着答应一声,然后往餐厅靠窗的角落里一指,说:“呶,我们家老曹找你,在那儿等你呢!”

    李谦扭头看过去,果然就见到曹霑抬起手来招了招手。

    于是他过去,在曹霑对面坐下。曹霑顺嘴问了一句,知道李谦没吃饭,就招手把服务员叫来,给他点了一份牛排。

    李谦把吉他在身边放好。就笑着看他慢慢腾腾地切牛排、斯斯文文的咀嚼,忍不住说:“我说曹哥,你这爱好还真独特……喜欢一个人吃饭?那两位嫂子呢?”

    曹霑不急不慢地把嘴里的牛排咽下去,才说:“我喜欢吃这边店里的牛排,我儿子和女儿都喜欢吃‘老三炸鸡’,所以就大家各吃各的。”

    李谦笑笑:曹霑就是这么个人。

    刚认识那两次。李谦还纳闷他怎么每次换件t恤都是印着一样的头像,后来仔细一看才明白:头像上那个微微昂着头、手托烟斗正在吞云吐雾的家伙,本来就是他自己!

    大老板点餐,应该是有插队特权的,反正李谦刚坐下说了两句话,牛排就送到了。

    李谦吃起牛排来可比曹霑快多了。

    他的东西送来的时候,曹霑已经吃了一大半,可结果最后是李谦比他还要先一步吃完。

    结果他吃完了擦擦嘴,正喝水的功夫,曹霑也吃完了,李谦本来要去准备开始表演了,曹霑却突然冒出来一句,“这就是你今天的工资了啊!”

    李谦一口水差点儿没喷出来,“我说你至于嘛你!”

    曹霑不理他,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这才又招手把服务员叫过来,说:“你去让冰冰把我刚才给她的东西拿过来。”等服务员走开了,他说:“送你点东西。”

    很快,褚冰冰就提着一个大盒子走过来,看样子像是一把吉他。

    曹霑接过来,递给李谦,说:“最近几天一直琢磨想送你点东西,正好有这么个物件儿,朋友手工做的,送我了,可是我有几十把吉他了,平常也用不上它,就借花献佛吧!送给你!”

    李谦道了谢接过来,打开盒子一看,立马就忍不住“嚯”的一声,拿出来抱在怀里,调了几个音,顺手揉了两个和弦——不得不说,真是把好吉他!

    但他忍不住说:“为什么要送我东西?”

    曹霑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扭头看了李谦身侧那把吉他一眼,说:“你原来用的那把吉他,太不起范儿了!”

    李谦笑了笑,有些不解地看向褚冰冰。

    褚冰冰就也笑,也看向曹霑。

    曹霑说:“你不缺钱,但还是愿意骑着单车,我就觉得你很起范儿,你的歌大红大紫,只用了五首歌,在圈里就有了比我还高的价格,但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上你的高中,我就觉得你更起范儿。可吉他不是别的,它不是车,它是音乐的一部分,你爱音乐,你的音乐那么起范儿。但你抱着那么一把一百块钱的破吉他,我就觉得你太没范儿了!”

    好吧,你仔细咂摸咂摸,曹霑说的未尝不是道理。而且李谦也完全能够明白和体会。一个爱音乐的人就很希望别人和他一样爱音乐,一个爱吉他的人就受不了别人抱着把破吉他的那种心情。不过……这绝对是歪理!

    李谦就笑笑,说:“百十块钱的吉他弹出来的就不是音乐?百十块钱就做不出好东西?曹哥,你这叫玩物丧志啊!那天你说郁哥是暴发户,叫我说。你是音乐暴发户!郁哥觉得人得开好车,开好车才有范儿,你就觉得做音乐的人得追求一把好吉他,抱着好吉他才有范儿,你们都是暴发户!”

    曹霑闻言想了想,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放下,又想了想,看着李谦说:“那你还给我吧!”

    “想得美!”

    李谦笑着把吉他放回吉他箱里,“送出手的东西还想再要回去。你还行不行了啊?”

    于是俩人都笑。

    反正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大家都是歪理。

    从拿了吉他送过来,褚冰冰就没离开,一直站在曹霑身边趴在他肩膀上,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俩人在那里斗嘴,这时候她跟着笑了笑,跟李谦说:“别收起来了,这就该你上场了!去试试新吉他吧!”

    曹霑补上一句,“要唱一首俄语歌!”

    李谦却不听他们的。一边把吉他收起来,一边把座椅旁自己原来的吉他拿过来,往曹霑面前一递,“手生了没?要不要去试试看。看一百块钱的吉他到底有没有范儿?”

    褚冰冰闻言讶异地看了李谦一眼——这反击可有点犀利。

    曹霑也有点吃惊。不过抬头看了李谦一眼,他想了想,居然点了点头,接过吉他就往餐厅的表演区走过去。

    等他走开了,褚冰冰就在他的座位上坐下,看着李谦。有些惊讶地说:“老曹还真是给你面子,要换了别人敢这么跟他说话,敢递过来一把破吉他让他上台表演,他早就甩袖子走人了!这倒好,他今天居然……”

    没等她说完,李谦直接开口道:“我回去特意把曹哥的作品找到听了一下,感觉得到,他最近两年越玩越文艺了,所以,他的歌越来越难红!”

    褚冰冰闻言讶然地看着他。

    这时候,曹霑施施然走到李谦平时唱歌坐的高脚凳旁,坐下,试了两把弦,然后吉他声就响了起来——他弹的居然是《执着》的前奏。

    他的歌声和说话声很近似,都是低沉的男中音,带着那么一点性感的沙哑。

    “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孤独总在我左右,每个黄昏心跳的灯火,是我无限的温柔……”

    还别说,他来唱这首歌,别有一番风味。

    等他唱完了,餐厅里果然就响起一阵不算小的掌声。

    然后,他冲着客人的方向点了点头,又施施然走回来。

    褚冰冰起身让座,李谦则笑着问:“破吉他弹出来的音乐怎么样?”

    曹霑抽抽鼻子,把吉他递给他,傲然地说:“破吉他就是破吉他,能怎么样?”

    李谦就笑起来。

    然后他又有点惊讶地问:“我还有点吃惊呢,你那么喜欢这首歌?什么时候自己编的和弦?”

    这次轮到曹霑惊讶了。

    他认真地看了李谦一眼,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脸上的表情无比认真,说:“不只是我,现在整个国内的音乐圈,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研究你那几首歌,尤其是那三首轻摇滚!”

    李谦闻言略有些惊讶,不过很快他就明白过来:和任何圈子一样,音乐圈也向来都是少不了跟风的。他写给廖辽那三首轻摇滚红了,当然会有人拿来仔细研究,试图找到复制成功的办法,试图跟着廖辽掀起来的这股轻摇滚的风也红一把。

    于是,他点点头,拿着吉他站起来,笑着对褚冰冰说:“嫂子,曹哥送我这把吉他,先留在你这儿,我明天过来的时候就不带吉他了!”

    说完了,他冲曹霑点点头,准备开始自己的表演。

    等他走后,曹霑又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这才低声说:“看来你根本就不知道你那几首歌已经为歌坛带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 ……

    仍旧是到八点结束。曹霑已经早早走掉,李谦就跟褚冰冰道了别,然后骑了车子回自己租的房子。

    等来到自家楼下,李谦远远地发现有个人影站在楼道口。以为是在等什么人,就没有在意。可等他停下车子锁好了,准备上楼的时候,不经意间回头瞥了一眼,却是吓了一跳。

    “靖雪姐?”

    楼前的阴影里。长发飘飘的王靖雪微微点头,说:“李谦,你好!”

    “呃……这大晚上的……你怎么会在这儿?来找人?”他问。

    王靖雪又点点头,“我来找你!”

    李谦愣了一下,“找我?……有事儿?”

    王靖雪再次点头,“有事儿!”

    李谦再次愣了一下,然后说:“那……那咱们……先上去?到家里坐坐?”

    王靖雪毫不含糊地再次点头,说:“好!”

    于是李谦压着心里的疑问,在前头带路。

    等进了屋子,李谦先请王靖雪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拿出暖水瓶来给王靖雪倒了杯水,说:“不好意思哈,我这里也没什么饮料……”

    王靖雪点点头,没说话。

    到了灯光底下才发现,她的神色有些疲惫。

    嗯,仔细看的话,能发现她的神情有些拧巴,眉峰自始至终微微蹙着,拳头也紧紧地握起来,似乎有点紧张——于是李谦知道。看来她找自己不但有事儿,事儿还小不了!

    等放下暖水瓶,李谦搬了那把小凳子在沙发对面坐下,说:“靖雪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可以说了。”

    王靖雪点点头。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终于抬起头来。

    她果然很紧张!

    天可怜见,大家认识了十几年了,印象中李谦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紧张!

    然后。她说:“李谦,我知道你跟我妹妹的关系有些特别,但是我希望,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不管你怎么做决定,都是跟小露没有关系的,可以吗?”

    “呃……当然可以!”李谦有些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王靖雪点点头,然后站起身来。

    她一站起来,李谦就只好也跟着站起来。

    然后王靖雪说:“你坐这边沙发好吗?”

    她的动作,让李谦完全摸不着头脑,就“哦”了一声过去坐下。

    而王靖雪却站到了李谦的对面。

    没错,她站着。

    然后,她低着头,说:“李谦,我知道小时候我揍过你,我也知道你一直对我都没什么好感,我此前对你也没有过什么好感,不过今天我还是决定过来找你了。因为我所在的那个组合,目前出了一些问题,制作人和公司方面给我们制定的发展路线是走性感的路子,但是我们组合里的几个姐妹都很反感,而制作人说,只要我能从你这里拿到歌,我们就可以不必走性感的路子,他甚至说可以根据你写的歌来制定发展方向……”

    她的语气始终很平稳,就像是在背课文,又像是在念什么发言稿,或者检讨书。

    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她才终于抬起头来,眼睛直视着李谦,继续说:“我知道,你没有给我们写歌的义务,我也没有开口找你要歌的权力,我更不想让小露牵涉到这件事情里面来,所以,我来见你,只是想给你唱几首歌,只是想以一个歌手的身份,像你邀歌,可以吗?”

    “呃……”李谦略带些犹豫地看着她,搞清楚是这么个事儿之后,反倒是王靖雪的这个态度,让他觉得还真是有点出乎意料之外,“以一个歌手的身份邀歌?”

    王靖雪点点头,说:“李谦老师,你好!我是歌手王靖雪!我可以给你唱首歌吗?”

    ***

    四千五百多字哦!这是今天的第一章!

    话说,虽然已经月中了,但是想问一句,大家手里还有月票没有?(未完待续。)

    ps:四千五百多字哦!这是今天的第一章!

    话说,虽然已经月中了,但是想问一句,大家手里还有月票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