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五十九章 差距
    李谦认识了两个新朋友,虽然这件事其实挺不靠谱的。

    两人一个叫曹霑,一个叫郁伯俊。

    当时李谦和王靖露正在米粉店里吃米粉,一边吃一边聊刚刚看过的那部电影。因为王靖露将来是要考电影学院的,暑假里又特意上了补习班,所以两人聊到电影,话题已经可以深入许多,李谦臧否起那部电影来,也就变得有些毒舌起来。

    然后,当是也在那家店吃米粉的曹霑和郁伯俊就被吸引过来了。

    这个曹霑,居然还是此前见过的。

    他大概有四十岁上下,嘴边和下巴上留着一圈性感的胡茬,方脸,短发,穿着涂鸦t恤和牛仔裤,很沧桑的大叔感觉,此前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让李谦差点儿以为看见无间道里的黄sir了,仔细看看才发现不是一个人,这次偶遇,他第一眼还是差点儿把对方看成黄秋生了,因为两人身上那种沧桑的痞味儿实在很像。

    当时李谦在餐厅里唱俄语歌,就是他在捧场,前后两次还打赏了一百块钱,后来发现李谦就只会那两首,一度很失望。

    后来李谦从餐厅服务员的嘴里知道,他居然就是那家餐厅的幕后大老板,而餐厅的经理,也就是那个面试李谦并录用了她的年轻女人,则是曹霑的三姨太。

    当然,李谦记得他,他显然已经不记得李谦了。

    至于郁伯俊……则是一个英俊之极的大帅哥,衣着打扮也很精致,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

    俩人直眉瞪眼的过来就自我介绍,说要聊聊。而且这一介绍,李谦马上就瞪大了眼睛。

    因为曹霑说他有个笔名叫黄玉杰。

    听到这个名字,李谦马上想起自己当是在报纸上看到那篇《狼来了!》,然后立马就知道这俩人为什么会过来了。

    只是却不由得瞬间生出一种“很乱”的感觉。

    实话说,要是换个时间换个地方,哪怕不那么巧赶在自己和王靖露一起约会的时候,李谦都很愿意跟他深入地聊聊当下的国产电影,但当时那个时候,李谦真的是蛮不想搭理他们。

    可他们凑过来了,李谦就只好也自我介绍一下。

    说到餐厅里唱俄语歌的小伙子,曹霑瞬间懵起,然后眼睛就开始发亮。

    一说名字,俩人居然又套上一层关系。

    他一听李谦这个名字,立马就问,廖辽那张专辑里的几首歌,是不是你写的?

    好家伙,这就一下子对上了。

    李谦抱着吉他到餐厅里卖唱,曹霑是餐厅老板,还是他的半个歌迷;

    李谦对电影很感兴趣,也很有想法,曹霑则是编剧、影评人,还兼做电影配乐;

    李谦擅长写歌,不管写词、写曲,还是谱曲,样样拿手,更是用五首歌把廖辽捧到了如今大红大紫的位置上,而曹霑也是资深摇滚人,圈内著名的作词人、作曲人,以及号称国内前五的贝斯手,而且偏偏,两人的歌还同时出现在了《廖辽》那张专辑里。

    这么多层关系一绕,就不是朋友也变成朋友了。

    而聊着聊着,李谦又发现,郁伯俊居然也是导演编剧一肩挑的大牛,虽说他拍电影只是因为家里开着遍布sd全省、足有三十多家影厅的影院连锁公司,他的电影拍出来只是为了在空档期凑影厅,但三十岁出头的他,名下却已经有五部执导作品,这仍是一个吓人的成就。

    巧合的是,暑假之前李谦和王靖露第一次去看电影那次看到的那部《爱,不会输》,居然就是他的作品——这就又多了一层熟悉!

    或许,臭味相投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

    三个人还真的聊起来了,而且越聊越嗨。

    先是从你一言我一语的点评李谦他们刚看过的那部爱情电影开始,然后转入批判《爱,不会输》,再然后就开始聊到武侠片在国产电影中的地位,再再然后就拐到拍摄技巧上,最后不知不觉又开始聊起cg技术对未来电影发展的影响。

    曹霑毫无疑问是电影业的内行,郁伯俊也是内行,李谦虽然对这个时空的国内电影业还不够熟悉,但他前世的经历,却让他对整个电影行业的发展趋势有着其他两个人都无法企及的清醒认识……于是,三个人坐在那里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引得人人侧目不说,到最后人家老板都有意见了,几个人这才起身离开。

    自始至终,曹霑和郁伯俊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跟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小屁孩大谈电影如何如何会丢范儿,李谦也丝毫都不觉得自己跟两个三四十岁的人打交道有什么不自在。

    出了那家米粉店,郁伯俊当时就说找个地方继续坐坐去,但李谦哪里肯,本来冷落了王靖露那么长时间已经不好了,要是再陪他们聊下去,今天可就报废了。

    于是,大家只好约定,明天在经三小纬六交叉口那间曹霑开的不文书店见面。

    所以到了第二天,李谦就骑着单车接了王靖露,直奔经三小纬六。

    这里果然有一家不文书店。

    而且看得出来,对于李谦这个新朋友的到来,曹霑和郁伯俊都是相当的重视。

    不但曹霑的大太太在,郁伯俊的女朋友也在。

    李谦刚一到二楼,郁伯俊就指着他和王靖露笑,说:“你也真不嫌寒碜,就骑那么个破自行车就把人姑娘带出来!昨儿回去我跟老曹还打听你了,据说现在音乐圈有好几家公司都已经把价格喊到15万一首了,只要你愿意写歌,立马大把的钱!你至于显摆自己的穷吗?”

    得承认,跟书店外停着的一辆保时捷和一辆路虎搁在一起,李谦的自行车的确是寒酸的不能再寒酸了,可李谦却一点都没有丢了人的感觉,闻言也只是笑着问曹霑:“曹哥,你怎么说?”

    曹霑洋洋不睬、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开口却是犀利的很,他说:“只有暴发户和商人才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要展示自己的实力!”

    说完了,他指着自己,说:“我是商人!”

    又指着郁伯俊,说:“他们家是暴发户!”

    三个人一起哈哈大笑。

    昨晚回去,不但曹霑和郁伯俊打听他了,他也特意打电话给廖辽,让她帮忙打听了一下他们俩,结果吓一跳——

    因为曹霑算是音乐圈的人,所以廖辽能打听到的资料相对详细。据说曹霑祖上书香门第,前顺朝的时候,连续好几代人都是进士出身,曹霑的曾曾祖父,甚至曾官居礼部左侍郎,虽说近几十年,曹家早就不出仕了,但家中仍是殷富。

    至于曹霑本人,则是十七岁就退学了,抱着把吉他跑去顺天府玩摇滚,后来吉他改贝斯,一度在地下摇滚圈号称贝斯之王,只是混了小十年都没混出个名堂来,他有些灰心,这才老老实实地回来继承家业、娶妻生子,并且尝试写一些非摇滚类的民谣和情歌投递给唱片公司,再之后又开始涉足编剧和电影配乐。

    到现在,他差不多每年写一两个剧本,做一部电影配乐,写十几首歌,很多唱片公司、电影公司请他过去,他却是甘心情愿窝在济南府做个逍遥寓公。

    至于郁伯俊,据说他是娱乐圈里著名的花花公子,平均一两年就要换一个女朋友。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俩人在各自的圈子里,都有怪才之称。

    不文书店一共三层,第一层卖书和音像制品,第二层是个咖啡吧,第三层就是曹霑这位大老板的个人会客室和工作室。

    李谦和王靖露到了,就大家一起去三楼。

    然后,这一天,除了中午大家一起去不远处的一家小餐馆吃了顿午饭,其他时间就是坐在一起东拉西扯的聊,到后来,基本上就是李谦和曹霑、郁伯俊在一起聊音乐、聊电影,而曹霑的太太和郁伯俊的女朋友,再加上王靖露,就在一旁聊一些女人和女生的话题。

    当然,王靖露的年龄实在是太小了,很多时候她都插不上什么话,往往只是面带笑容地在一旁听着。

    曹霑的太太姓黄,不算什么绝顶漂亮的女人,但气质娴雅,待人温和而聪明,虽然她今天要陪的一个是还在读高中的小女孩,一个又是颇有些眼高于顶的小明星,不过她周旋其中,还是让两个人都待得挺高兴,就连不擅长处理这种场合的王靖露,也没有丝毫被冷落的感觉。

    只是,每当扭头看到那边一边喝茶一边兴奋地说着什么的李谦,王靖露心里却总是忍不住会生出一种怪怪的情绪。

    在昨天,在今天来这里的路上,李谦已经告诉了她很多曹霑和郁伯俊的事情,所以她清楚那是两个事业有成且很有能力的男人。

    她不傻,她知道李谦和这样两个男人坐在一起谈笑风生、称兄道弟,到底是代表了什么。

    于是,当大家结束了这次小聚各自回家,在李谦面前,王靖露还没有显露出什么,但回到家里之后,却开始逐渐变得沉默起来。

    李谦卖歌的时候,她几乎是最早一批知道的,李谦写的歌开始走红的时候,她也是始终关注着的,所以,其实她很知道李谦是有才华的,但是在那个时候,在她感觉,李谦仍然还是那个李谦,他仍然就在自己身边,他并没有什么变化。他唯一的变化好像就是变得有了一点钱和在音乐圈有了一点小名气而已。

    李谦,还是那个高中生李谦。

    但是到了今天,到了现在,到了这么一个特殊的场合,当她看到李谦和两个成年人、而且还是在各自领域内颇有建树的成年人一起畅谈,她却突然就意识到,现在的李谦,虽然还是那个李谦,但他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现在的李谦,似乎自己已经必须要抬起头去仰望了。

    于是,她的心情突然就低落下来。

    …………

    九月一日,全国开学。

    王靖雪开车把自己的妹妹送到学校,亲眼看着她办妥了入学手续,又帮她把铺盖行李都放到安排好的宿舍,又叮嘱了几句之后,这才开车离开。

    只不过,她并没有回家,也并没有回公司,反而掉头上了南下的高速路。

    制作人李宝龙几乎是一天一个电话的催,她知道,只要自己不想按照公司安排的方向去跳那一段舞蹈,那么,有个人,就必须去见了。

    不能再拖。

    ***

    编辑已经通知,说明天上架,所以,这大概会是最后一章的公众版了。

    在此请容我感慨一声:两个月了啊!就是不知道上架成绩会如何,不知道有多少朋友会愿意掏钱看我写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