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五十七章 亲亲
    王靖露是八月二十六号回来的。

    本来的说法,当然是要在开学前回来陪爸妈住一段时间啊之类的,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她就从家里溜出来了。

    俩人事先都约好了,李谦早早的就到了盛世花园的小区门口,一边等着她出来一边跟门卫秦大爷杀象棋,结果一盘棋都没下完,王靖露就来了。

    李谦起身要走,老头儿很愤怒地拉住,“不行,我就要赢了,你哪能走!”

    李谦也勃然大怒,“谁说你快要赢了?你没看到我现在还比你多一个马呢?秦大爷,我这可是给你留着面子呢!要不是我今天有事儿,肯定杀得你血流千里!”

    秦大爷一脸不屑地瞥了李谦一眼,指着王靖露说:“这是老王家闺女不是?我知道!这是二丫头吧?她姐姐是唱歌的明星,她爹开了家印刷厂,对不对?嘿,小子我跟你说,你爹,她爹,我都认识,你今天要是敢不陪我下完这盘再走,回头我就给你告诉你们家长!”

    “呵!……行,算你狠!”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李谦屁都没敢放,回身坐下。

    王靖露小脸通红地在一边站着看俩人下棋。

    要说起来,门卫秦老头儿的棋臭是出了名的,小区里不知道多少人都能杀得他片甲不留。可惜前后两世加一块儿,李谦也还是那个臭棋篓子。

    俩人都棋风偏快,咔咔咔的以干掉对方棋子为乐,从不在乎什么布局啊之类的,简直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于是,一盘棋下到最后,棋盘上都快光了,俩人只好各自拱自己的小卒子,最后……和棋。

    因为谁都灭不了对方了。

    老秦头儿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拉着李谦说:“哎,哎,我说,你慌什么呀,再来一盘,再来一盘,这一天早着呢,你俩干嘛去都来得及,就一盘行不行?”

    李谦坚决不理他,扭头就推车子。

    偏偏这个时候,一辆崭新的捷达车在门口停下来,车窗摇下来,露出一张诧异的脸。

    “小谦,你怎么大早上回来了?咦……小露,你回来啦?”

    得,这下子曝光了。

    王靖露有些羞赧地跟李妈打招呼,解释说开学之前回来住几天。

    看李妈那意思,亲热的了不得,都打开车门了,应该是想要下来聊几句的,但是也不知道李爸在车里跟她说了句什么,李妈回头跟他嘀咕了两句,就又啪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你有时间过去家里玩哈!”

    李妈说着,捷达车已经飞速地逃离了现场。

    王靖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很害羞,很不好意思,李谦倒是很得意地扭头看着老秦头儿,“我说秦大爷,这回行了,你没法再威胁我了吧?”

    老秦头儿“嘿嘿”一笑,伸手往李谦身后一指,李谦扭过头去,又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呃……陶阿姨好!”

    陶慧君在隔了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车子,笑着点点头,推着自行车往前走了两步,才说:“小谦你也好。”然后,她扭头看向半躲在李谦身后的王靖露,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但笑容却逐渐收了起来。

    她说:“小露,中午记得回来吃饭,妈这就去买菜,中午给你蒸丸子吃!”

    说完了,她又冲李谦笑着点点头,蹬上自行车走了。

    李谦和王靖露对视一眼,脸上都有些无奈。

    这时候回头再找,老秦头儿已经躲到传达室里去了。

    …………

    “啊,原来是这里啊,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租房子啊!”

    “这里不好吗?”

    “这里……好老,好旧!”

    “喂,这里比咱们盛世花园那里建的也没早几年好不好?再说了,我穷啊,当然要选小一点的房子和老一点的小区来租!”

    “可是你不穷啊!我姐都说你的歌值那个价钱呢!叔叔阿姨不是也已经给你解禁了?”

    “可是我的钱要留着给你买漂亮衣服、漂亮鞋子和漂亮项链啊!”

    坐在后座的王靖露抬手轻轻地打了他一下,虽然不说话了,但是笑得很甜。

    到了楼下,李谦锁好车子,俩人一前一后上楼。

    房门打开,李谦拉开咯咯吱吱的老鞋柜,拿出一双崭新的粉红色拖鞋来。

    这房子的格局很小,不过该有的还是都有了。

    王靖露换了拖鞋,就开始好奇地四处走四处看,似乎对每一个地方都充满了兴趣,一边走,她还会一边点评——

    “我记得你以前不太爱干净的,现在家里居然收拾的那么干净……喂,你不会是特意让阿姨过来给你收拾好的吧?”

    “啊,卧室果然好小,不过还好啦,反正你一个人睡!”

    “咦?这是什么?也是吉他吗?……啊,它好小好可爱!……乌克丽丽?这个名字很奇怪啊!……我真的没听说过!你给我弹一段,弹一段嘛!”

    “咦?厨房也好干净,你还会自己做饭吗?……哈,这个我肯定比你擅长,我最近正在努力的学做菜,每到不会了我就打电话问我妈,我妈做的菜可好吃了!……想得美,中午回去我肯定要挨训的,你再去,我妈还不得气坏了?”

    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她转着看了足足十几分钟,才意犹未尽地停下,说:“真是羡慕你,都已经可以自己出来租房子住了!”

    “那我去北京租个房子,你也搬过去住好不好?”

    王靖露又抬手打了他一下。

    然后,她回头客厅坐下,拿起茶几上的一沓a4纸,看了半天,问:“你在写新歌啊?”

    李谦刚烧上水回来,探头往纸上看了一眼,说:“哦,这个啊,就是平常随手记下的一点灵感,支离破碎的!”

    房间很小,客厅也很小,只容得下一张双人沙发,李谦没有选择去坐到王靖露的身边,而是搬了个小木凳子,坐在了她的对面,认真地看着她。

    一开始,王靖露只是有点害羞地抬头笑了笑,又让他给瞪得低下头去。但很快,她就下意识地察觉到了一点不对,抬起头来看着李谦,怯怯地问:“你……怎么了?”

    李谦笑了笑,说:“如果我亲你一下,你不会喊救命吧?”

    王靖露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噘着嘴瞥他一眼,“色狼!”

    李谦立马从凳子上起来,两步绕过茶几,一屁股坐到她身边。

    王靖露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却并没有躲开。

    李谦仍旧直勾勾地盯着她看,王靖露就低着头,一动不敢动。

    好半天过去,李谦还在看,还一边看一边搓手。

    王靖露终于忍不住了,小声地说:“你坐那么近干嘛,天那么热……”

    但李谦不理她,说:“哎,你抬起头来。”

    王靖露就抬起头来,隔着镜片,她的眼睛水润润的,有一抹平日不见的异样光华。

    李谦抬起手,她就下意识地一缩脖子。

    李谦的手停住,她就略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瞥了李谦一眼,然后飞速地逃开。

    李谦再伸手,她不动了,于是李谦很轻松地摘下了她的眼镜。

    “其实你不戴眼镜更好看。”他说。

    “嗯。……会看不清楚。”她说。

    “我想……亲亲你。”他说。

    王靖露的脸红扑扑的,不说话,也不动。

    “你抬头,看着我。”他又说。

    王靖露怯怯地抬头,眼睛睇着他,羞羞怯怯的。

    李谦的呼吸逐渐粗重起来,缓缓地靠近过去,王靖露紧紧地握起拳头,整个身体绷得像一根木头,但李谦还是坚决地亲了过去。

    她的嘴唇软软的、滑滑的,很薄,有些许淡淡的温热。

    刷的一下,两个人都跟过了电一样。

    不过从头到尾,王靖露都坚持地瞪着眼睛,看去像一只怒怒的猫。

    就轻轻地亲了那么一下,李谦就很快缩回来。

    处男的煎熬,真的是谁是谁知道。而且如果是真正的处男也就罢了,关键身体是、心理却早已不是!穿越过来这些天,每隔几天就要半夜起来洗内裤,那种滋味真的是……

    不过,李谦还是不想吓坏了她。

    片刻之后,两人对视着。

    王靖露的脸蛋儿红红的,却突然问:“这就是……亲嘴啊?”

    “嗯,这就是亲嘴。”

    “哦!”

    “要不要再来一下!”

    这回王靖露学聪明了,早早的就闭上了眼睛。

    李谦凑过去,呼吸着她鼻翼间那混杂了少女体香与肥皂香味的气息,轻轻地把她的嘴唇儿噙在嘴里。

    片刻之后,两人唇分。

    “刚才你咬我了。”她说。

    “才不是咬,是你不配合好不好?”他说。

    “可是你就是咬到我了!”

    李谦拍拍眉头,说:“再来,这次你配合点好不好?”

    于是他又凑过去,可这次还没等他亲上呢,王靖露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两人各自退回原位,王靖露掏出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但看过短信,她的脸却刷的一下变得比刚才还红。

    抬头看到李谦好奇的神色,她把手机递过去。

    李谦接过来一看——

    “小露,你记住,女孩子一定要守住自己,男人才会看得起你!中午记得回来吃饭!”

    好扫兴!

    王靖露一脸对不起的样子,接过手机之后收起来,犹犹豫豫地说:“我妈……你也知道的嘛,她……不太喜欢你。”

    李谦抱头靠在沙发上,有点懊丧。不过很快,他就又调整过来——他本来就没准备办什么坏事儿来着。

    于是他问:“离中午还有两个多小时呢,咱们干嘛去?”

    王靖露想了想,说:“要不咱们去看电影吧?”

    “你不是不喜欢看电影?”

    “可是你喜欢呀!而且我姐说,我既然要考电影学院,除了要补课之外,也要多看电影。”

    于是,俩人收拾了一下东西,就一起下楼去看电影。

    这次看的又是一部爱情电影。

    故事很一般,不过王靖露看得很高兴,因为她喜欢最后大团圆的结局。

    而且,似乎经过了一个上午的相处,两人之间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等到电影看完,她明显变得比刚见面时放松了许多,居然开始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京城比咱们这里大了好多,就是更热了,人也特别多,我每天早上去上补习班的时候,在路上总是能见到所有人都匆匆忙忙的走路,好像大家都特别的赶时间,就会觉得心里也跟着着急,不知不觉的走路就也快起来了……”

    “给我们补课的那位老教授其实都没有怎么教我们,不过他有很多学生,他每天都安排自己的学生来给我们上课,据说都是京城电影学院里导演系啊编剧系啊还有摄影系的学生!啊,对了,原来不知道,一进那个补习班才发现,果然像你说的,班里的女孩子都好漂亮啊!而且很多人都会化妆,我就让我姐教我怎么化妆,可是我姐说她也不会!”

    “我姐租的房子比你那个小屋大了一点点,不过也不算太大啦,反正我们俩的卧室都只是比你的卧室稍微大一点点而已。我每天早上醒过来看着窗子外头,就都会开始想我妈,然后还会……你少得意啦,只是偶尔而已!”

    “……”

    除了电影院一直往家走,很快就到了盛世花园的大门口,远远地已经看到老秦头儿正在跟人下棋,他似乎正咋咋呼呼的要求悔一步棋。

    王靖露突然停下脚步,扭头看着李谦,说:“我想去吃米粉。”

    “呃,可是你妈在家等你啊!”

    王靖露点点头,低下头去。

    但片刻之后,她又抬起头来,说:“可是,我想去吃米粉。”

    李谦深吸一口气,拍拍自行车后座,“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