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五十四章 驴脾气(中)
    廖辽是真的红了。

    衡量一个歌手是不是走红的标准有千万条,但毫无疑问,最直观的只有三条。

    第一,看专辑销量。

    整个市场的销量要想统计出来,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一般都会滞后个三周左右,《廖辽》这张专辑目前只有上市首周的销量统计出来了,是18933张。

    这个销量当然很普通,但是不要紧,因为谁都明白,那一周的数据,根本就还没有体现出《廖辽》这张专辑在市场上的强势。那么,目前来看,她的实力应该是什么?

    东观书店销量排行榜第二名!

    11484张!

    这还是在《廖辽》出现全国性缺货的前提下创造出的销售数据!

    如果能够充足供应,它的销量该有多恐怖?

    哪怕最专业的人也不可能猜到,但每个人又都心里有数。

    第二,看邀请。

    商演邀请,节目邀请……在东观书店排行第二的销量数据出来之后仅仅一两天的功夫,长生唱片就收到了总数超过200场的商演邀请!

    要知道,演出商们的嗅觉向来都是最最灵敏的!他们掏的都是真金白银,能让他们愿意掏钱到某个价位,那就必然代表你的市场价值至少也超过了那个价位!

    说白了,他们为的是钱!

    而此前必须要搭着人情才能蹭上去、却还要排队的那些著名节目,现在却已经有不少都反过来开始催着廖辽来上节目。

    只要廖辽愿意来上节目,什么赞助费不赞助费的,谈那个就伤感情了!

    只要廖辽愿意来上节目,什么排队不排队的,她多忙啊,我们哪能、哪敢耽误她的时间让她等着?只要她到了,随时可以录!

    这一反一正,站在中间的,说白了还是钱。

    现在的廖辽,能让所有人都跟着赚钱!

    而这,就是所谓地位。

    第三,看中国之声的金曲点播榜。

    这个榜单是国内目前公认最权威的单曲热度榜单,它能最直观的反映出听众和歌迷对市面上这些歌曲的喜爱程度。其评选出的每周前十名,几乎每一首都代表着一张大卖的专辑,和一个大红的歌手。而如果一张专辑能够同时有两首歌入榜,那么恭喜你,你已经是流行歌坛最红的那批人之一了!

    尽管上一周《廖辽》,就已经有两首歌同时上榜,尽管圈内人士们早有预感,尽管上一周是华语歌坛大哥大的刘明亮的新专辑打榜期,大家都在想,或者以刘明亮的江湖地位和他新专辑优良的成色,应该能够起到一个狙击的作用,但是,当最新一周的数据出来,整个流行歌坛还是忍不住一片惊叹!

    因为《廖辽》这张专辑,居然一口气上榜了五首歌曲!

    《未了情》,第十名!

    《野花》,第七名!

    《我热恋的故乡》,第四名!

    《干杯,朋友》第二名!

    《执着》,第一名!

    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引爆了!

    如果说此前《廖辽》这张专辑的影响还只是局限在平常就非常喜欢听歌、也比较愿意去关注歌坛动态的那批歌迷中间的话,那么,随着几周时间的发酵,随着口碑的扩散越来越快、范围也越来越广,本来就已经积蓄了足够多热度的《廖辽》随着这一周中国之声华语歌曲点播榜榜单公布,其整个的热度,随之再次爬升了一个大大的台阶!

    到了这个程度,整个国家、整个社会都好像是瞬间狂热了起来!

    电台、电视台每天必播,点歌台每天都被这张专辑霸占,各种报纸各种杂志上每期必有几篇评点文章,音像店门口的大音箱里在不断的循环播放,你随便走过哪一座城市的哪一个路口,总会在不经意间听到路过身边的人在小声地哼唱着某个似乎有些熟悉的旋律,而你身边的朋友,也一个接一个的说:“哇,这首歌真好听……”

    就连很多平常不怎么听歌的,也突然觉得,哦,原来这张专辑那么好听、那么多人喜欢啊,那我也去买一张来听听吧!

    于是,《廖辽》越来越热!

    于是,在嗅觉最为灵敏的演出商和演出公司们把邀请单批量地砸向长生唱片之后,各家电台、电视台、报纸、杂志的采访邀请、专访邀请,也随之而来!

    于是,当廖辽茫然无知地坐飞机抵达成都府去录一个电台节目的时候,包括天府省电视台、成都府电视台、西南之声广播电台、天府省广播电台、成都府广播电台、天府晚报、锦官城日报等在内的近十家当地媒体,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查到的讯息,在跟长生唱片联系后却找不到廖辽的经纪人的信息的情况下,竟是在当天下午齐聚锦官城机场。

    而大批摄像机、摄影机和话筒的出现,也直接导致不少到港旅客滞留不去,在发现这帮记者们要接机的人居然是廖辽之后,瞬间引发了现场的狂热等待。

    于是,当完全不知情的廖辽和黄文娟来到候机大厅的时候,直接就被现场聚集的数百歌迷给吓傻了,最后还是靠着机场保安和早就约好了的锦官城电台的接机人员的保护下,才匆忙地逃离现场!

    而就在当晚,廖辽僵硬着的笑脸就登上了成都府电视台的晚间新闻、当地几家报纸的文艺娱乐版头版头条,以及当地几家电台的“晚间娱乐快讯”和“晚间娱乐播报”。

    也是在当晚,正在为长生唱片旗下当家男歌手周峰的一场演唱会的筹备而全程坐镇的长生唱片经纪部经理肖远东,连夜从松江府坐飞机赶到了成都府。

    而就在他抵达后的次日,按照总经理郑长生的要求,他一口气为廖辽接下了三个电台节目,同时婉拒了多家电视台的节目邀请和多家报纸、杂志的采访邀请。当然,虽然现在行程匆忙,但是在上节目之余,让那些杂志拍几张封面出来的时间,还是能挤出来的……

    于是,廖辽的行程被迫更改。

    …………

    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比确定的在说明,廖辽是真的红了!

    但是走红的,却并不只是她自己。

    对于歌迷来说,如果觉得哪首歌好听,他们只会去关注唱歌的那个人,他们轻易的不会去关心是哪家公司出的这张唱片,也不会去费心地关注歌词本里的那个作词人是谁、作曲人是谁,对他们来说,这些东西都没有什么意义。

    但音乐圈内部可并不是这样。

    正如影视圈早就有着“角色成就演员”的确论,在音乐圈,“好歌成就歌手”,也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

    而且,翻开《廖辽》这张专辑的歌词本看看吧!

    它最火的五首歌,它同时登上点播榜前十的五首歌,居然是同一个人写的!

    词,是同一个人写的!

    曲,还是同一个人写的!

    这得要眼瞎到什么程度,才会看不见?

    这得要无知到什么程度,才会不明白《廖辽》这张专辑是因何而红?

    于是……

    “喂,我郑长生……哦,张总,你好,你好,哈哈,谢谢,谢谢!大家都发财、都发财!……哦,她最近在成都府被当地的几家媒体给堵了!唉,这丫头啊,怎么说呢,没心眼儿你知道吧!看见那么多摄像机,她居然不知道躲,还直眉瞪眼的走过去……嗨,没错!她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已经多红了呢!……哦,你说李谦啊!啊,哈哈,对,对!……嗨,是这么回事儿,他吧,是廖辽的朋友!……是,是,才子啊,呵呵!是,是,我们正谈着合同呢,对,对!哈哈,张总你这……玩笑了,玩笑了!我们当然会把他签下来啊!廖辽昨儿还给我打电话来着,说她下张专辑想让李谦给她当制作人!……我当然同意呀!……哦,邀歌啊,这个好说,好说,大家都是朋友,当然可以合作啊!这个好说,你放心,回头见了面,我亲自跟小李说,有合适的歌,肯定先给你送过去,好不好?……”

    “喂,林总,您可真是稀罕呀,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哈哈,谢谢,谢谢!……哦,廖辽她吧……对,李谦这小子吧,我们早就在谈合同了,这最近都快签了!……对,这不就说呢嘛,你也听说了是吧,对,他还在读高中呢!……呵呵,是,是,谢谢,谢谢!好,好,好,以后他有了合适的作品,一定先给你送去!……哈哈,好说好说!……”

    “喂,何总你好啊,我是郑长生。哈哈,谢谢!……嗯,廖辽的下张专辑已经开始筹备了,是,是!……嗯,廖辽的意思呢,就是让小李来给她当下张专辑的制作人!哈哈哈,是,是,是!……跟小李啊?我们很熟!……对,对,很熟!……好说好说,这个你放心,嗯,回头咱们肯定有机会合作的!……好的,好的,回头我叫上小李和廖辽,大家一起坐坐……好的,好的!……”

    “……”

    整个国内音乐圈成规模的唱片公司,加一起足有几十家,而郑长生在圈内混迹多年,为人向来圆滑、长袖善舞,再加上他旗下的长生唱片在市场上多少也算有些影响力,所以,他的交游不可谓不广阔。

    在过去,这自然是他引以为傲的地方之一,但是最近几天,这却几乎成了他毕生以来最大的噩梦……

    音乐人里头,或许有的是那些只懂音乐却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的傻子,但唱片公司的老板和高层管理者们,却没有一个不是人精的!

    或许前几周大家都还在观望和犹豫中,但是随着《廖辽》这张专辑在这一周一举拿下金曲点播榜的五个名额,连歌坛天王刘明亮都毫不留情的死死踩在脚下,其火爆之势,顿时就让这些人精们抛开了最后一点犹豫,纷纷的把手伸了过来!

    廖辽……他们当然会挖!

    这是早就可以猜到的!

    但一来公司跟廖辽的合约还有一张专辑和一年半的经纪约,二来郑长生觉得自己和公司对待廖辽也算不薄,尤其是在这张专辑的制作期间,尽管自己也冲她发过火,甚至骂过她,但最后还是纵容了她的做法,这才有了这张专辑现在的火爆。以廖辽的性格,那种为了钱翻脸无情的事,估计她是做不出来的!

    所以对于廖辽这头,他反倒是并没有太多的担心。

    至少在双方的合约履行完之前,郑长生觉得,廖辽跳槽的可能性很小!

    而且,他也不会傻到留下空子给其它公司钻的。最近这些天他就一直都在盘算新合约的事情了,决定等廖辽回来之后就亲自跟她谈,他相信,自己给的报价绝对是有着十足的诚意,是绝对可以把廖辽至少再多留三年的!

    现在他最担心、最操心、最耿耿于怀无法放心的,是……那个高中生!

    首先,他肯定是没有合约的,他是个自由人!

    其次,虽然整个音乐圈子里可能也就只有一个廖辽认识他、知道该怎么联系他,但随着《廖辽》的大红大紫,随着《执着》和《我热恋的故乡》等几首歌的飞速蹿红,他的音乐才华却是得到了一次全方位的展示!

    他能写词,还能作曲,而且还相当擅长编曲!

    他能把乡谣写的大气奔放,能把中国风写的婉转风流,还能把国内目前还从来没有人真正玩转过的轻摇滚写的那么摇曳生姿……

    这样一个音乐奇才,身上偏偏没有任何合约的羁绊……随便想想都知道,目前该是有多少唱片公司在眼巴巴的四处打听这小子的联系方式!

    别看他们一个个电话打过来都是满嘴的恭喜,但其实郑长生心里明白得很,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问清那小子的联系方式!

    别说连郑长生自己都没有李谦的联系方式,就算有,郑长生当然也不会傻到说出去!可问题是,联系方式可以不说,对方问长生唱片是不是已经把李谦签下来了,总不能不说吧?

    那就只好……瞎扯!

    至少先把他们都诓住再说!

    只是,下一步该怎么做?

    李谦是肯定要签下来的!

    当然要这么做!

    但是……怎么签?

    自从廖辽买了他五首歌从济南府回来,公司里就有各种小道消息在流传,李谦的高中生的身份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但自始至终一直到现在,廖辽却从来都没有主动向公司透露过李谦的联系方式,而且即便是后来专辑发行了,她也从来都没有主动向公司推荐过李谦。

    在音乐圈里来说,这就摆明了是要隐藏的态度了。

    幸好,就目前来看,廖辽也并没有向其它的唱片公司做过什么推荐!

    所以长生唱片还是有一点优势的。

    只是……鬼才知道他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鬼才知道廖辽……或者说是李谦,打的是什么主意!

    现在回想起来,郑长生只是后悔,其实自己应该在廖辽坚持要用李谦那五首歌的时候就把强硬的态度摆出来,至少要备案一下对方这个词曲作者的联系方式啊!

    可问题是,那时候自己只是对廖辽这么自作主张气得不行,谁能料到那么一个高中生的作品居然每一首都是那么的大受欢迎呢?

    等到了现在,廖辽在圈里圈外大红大紫,李谦在圈内的名声也是飞速窜升,别看郑长生是廖辽的老板,可面对现在的廖辽和李谦,他哄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强势?

    电话铃又响起来了,而且是直接打到他这个老总的专属私密号码上的。

    显然,对方肯定又是哪个唱片公司的高层。

    一连接了十几个这样的电话,郑长生实在已经是心烦之极。

    他按了内线电话把秘书小王叫进来,说:“从现在起,你就坐在我这里,专门负责接电话,问廖辽,就说还没回来,问我,就说出差了,问……问李谦……你就说不知道!呃……不行,你就说、就说这是公司机密,保密!”

    说完了,他到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下,一边听着秘书小王应付一个又一个的电话,一边忍不住苦恼地揉起了眉头。

    然后,他终于狠了狠心,掏出手机拨通了廖辽的电话。

    不行了,真的不能再等下去了!

    这一次是廖辽自己接的。

    一通嘘寒问暖之后,郑长生装作不经意地说:“对了,廖辽,给你写歌的那个李谦,还没签到别的公司吧?”

    廖辽说:“没呀!怎么了?”

    郑长生说:“哦,没事儿,我是觉得他在创作上确实相当有才华,这样,廖辽啊,你问问他,看他是不是愿意来咱们公司!只要他愿意来,条件随他提!”

    电话那头,廖辽“呵呵”地笑了一声,说:“他现在在圈子里是不是比我都红啊!这几天我都不知道接了多少电话了,好像所有人都在拐弯抹角的打听他!不过,郑总,我劝你还是别费这个劲儿了,昨晚我还跟他通过电话呢,他说了,目前就想好好念书。他得等到什么时候感觉自己考上大学没问题了,才会再考虑这方面的事情!”

    “呃……这么说,短期内他不准备出道、签约?”

    “嗯,看那意思就是这样!不过你放心,他要是真想签什么公司出唱片的话,肯定会问我啊!到时候我肯定第一个推荐咱们长生唱片!”

    “哦,这样啊!好,好!……呃,对了,那别的公司还有谁能联系上他吗?”

    “呵,那我可不敢保证!他现在就在济南府的一家餐厅里卖唱呢!据说一天唱一个小时,连上客官们打赏的,能挣好几十块呢!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让别人给遇见了!”

    “……”

    挂了电话,郑长生心里跟猫爪一样难受。

    前头还好,关键是廖辽最后那句话太挠人了。

    不过转而一想,他心里很快就又踏实下来。

    玩音乐的人,尤其是玩音乐玩得好的人,往往都是有脾气的。

    而且是本事越大,脾气越大。

    既然廖辽都问过了,李谦最近没有出道的计划,那么至少在他高中毕业之前,应该就是真的不会跟什么公司签约了。

    所以,自己得不到的,至少别人也得不到不是?

    再说了,虽然公司签不下来李谦,但有廖辽这层关系在,应该是可以继续从他那里拿歌的?……这么一想,似乎比签下他还要好?

    要知道,一旦签下他,作为公司的艺人,他的歌写出来,肯定不可能全部供应本公司啊,其它公司那里,总有些人情是需要交换的!

    而现在呢……别人可不是廖辽!别人可不认识李谦!

    也就是说,除了廖辽,谁都从他那里拿不来歌!

    这么一想,郑长生当即心情愉快地打了个响指。

    正好秘书小王刚挂断一个电话,他扭头对小王吩咐道:“接下来不管谁来电话,都告诉他们,就说李谦还要继续读书,所以不会出道!他们想签李谦,想要李谦的歌,就自己想办法去要吧,因为咱们长生唱片也要不来!”

    他的话刚说完,电话又响起来。

    郑长生就舒服地坐在沙发上听着秘书小王跟那些人打官腔,心里莫名地就爽起来。

    “这样才是最好的!”他心想。

    不过想归想,他心里还是忍不住怨念丛生:你说你歌写的那么好,就签约了来做音乐多好?

    还念的哪门子书啊!

    这倒好,一边读高中一边卖唱,还什么一天能挣好几十块呢……

    就冲你五首歌同时冲上点播榜前十的辉煌战绩,就冲《廖辽》这张唱片的疯狂销量……你说这个话,不是寒碜人嘛!

    要说起来,以一个圈外人的身份做音乐做了十来年,郑长生最待见的就是音乐人那股子文艺范儿,有了那股子劲头儿,他们总能拿出层出不穷的灵思妙想,他们总能创作出令人怦然心动的音乐,然后……让自己赚到钱。

    但是,他最讨厌的也是音乐人的那股子文艺范儿,因为他们说要怎样,那就必须怎样!

    所以,周嫫在最当红的时候喜欢上一个糟老头子,心甘情愿地上杆子给人家当小妾去了!为此甚至不惜退出歌坛!问题是对方不但老且丑,而且还穷……

    所以,李谦一个高中生,在用五首歌轰下了中国之声周点播榜前十名的五个席位之后,居然老老实实窝在老家读高中,还出去卖唱……

    归结起来一句话——

    这帮人,太嘎!

    ***

    写完了我自己回头看,发现我居然用了那么多省略号啊,恍惚如见小h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