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五十二章 欲言
    八月二十三日,周一,上午。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车子停下的时候,王靖雪睁开了眼睛。

    她们五行吾素组合几乎每个月都要接不少的商演,这一次就是去了南边的几个城市,一共七场,再加上为了在一部戏里客串几个花瓶模特,又在hn那边呆了几天,这连来带去就是小两周。

    可恨的是,演出商太抠门,回来的机票居然是给买的后半夜的,这让组合里的姐妹几个下了飞机一个个都是哈欠连天,坐进公司接机的商务车里没多大会儿就纷纷睡着了。

    和以前每次一样,出去一圈回来,她们总是要先到经纪人吴姐那里点个卯,这次也不例外。时间才刚九点多,大家回到公司各自收拾一下洗把脸什么的,吴姐就已经到了。不过看她们一个个蔫儿吧唧的,就干脆摆摆手,放一天假。

    商演是来钱挺快,但来回奔波,也真的是很累。

    解散之后,大家很快就各走各的,王靖雪仍旧是落在最后,收拾了一下休息室里自己的小柜子,这才拿上钥匙准备到地下车库提车回家。

    路过练歌房的时候,她发现那门口居然有一堆人正在围着一边看什么一边讨论着,她知道,那肯定是上一周的销量排行榜又贴出来了,然后才突然反应过来,今天居然是周一了。

    只是……她抬起手腕看看表,发现已经快要十点,心里就忍不住有些纳闷:往常这个时候,公司上下已经是都看完了,怎么今天到现在还那么多人围着?

    她知道,这应该是榜单上有了什么超出大家想象的异常情况,所以大家才会边看边讨论得那么起劲儿。

    王靖雪也很好奇到底发生什么了,不过她一向不喜欢挤到那么热闹的地方去,再加上昨晚在飞机上睡得很差,这会子只觉浑身上下都疲惫的很,就想还是留到明天上午再来看。

    下楼提了车,她小心地打起精神驾驶着自己的长城小跑一路往家里走,路过小区外不远的那家超市,还进去买了几把青菜,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屋子里很干净,这让王靖雪很满意:二丫有时候是会犯懒的,在家里那时候,自己就没少为这个说过她,不过可能是逐渐长大了,来到bj这段时间,她发现二丫勤快了不少。至少自己不在家这半个月,屋子里的卫生保持的不错。

    她放下钥匙、手包,把青菜放进冰箱,回头就看到了茶几上留的纸条——

    “姐,我熬了小米粥,给你留了一碗,在电饭煲里热着,你记得喝。对了,昨天我煮了点花生豆,按照妈教的办法腌了芹菜,都拌好了,就在冰箱里。就是煮花生豆的时候水添少了,有点糊味,嘻嘻-”

    王靖雪难得地笑了笑。

    然后,她就看见了本来放在纸条下的那张cd。

    《廖辽》。

    王靖雪嘴角微挑,又笑了笑。

    她知道,这是二丫在提醒自己:我送你的这张cd你到现在都还没破封呢!

    放下纸条,她来到厨房打开电饭煲,拿勺子尝了一下小米粥,还是温的,但不够热,于是她打开电源又稍微热了一下,感觉应该烫嘴了,这才关了电源,拿碗盛出来,又接水泡上电饭煲的内胆,这才拿了双筷子端着碗回到厨房旁边的餐桌。

    放下碗,她又打开冰箱找到王靖露腌的芹菜花生豆,拿个小碗拨了一个碗底出来,又倒上点香油拌了拌,这才坐下享受自己的早餐。

    她从小就有点胃寒,不敢吃凉不说,稍微多吃一点就会不消化、闹肚子,所以从小到大,每天早上一碗养胃的小米粥,是从来都不曾断过的。

    小米粥微烫而香糯,就着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有些凉的自制小咸菜……在出门奔波了十几天之后,这对她来说,也实在是难得的享受——嗯,花生豆的确是有点糊味,不过倒没发现有烧糊的,想来二丫应该是挨个儿的给挑出去了。

    随着一碗小米粥下肚,她明显就觉得小腹温热起来,这一夜飞机上的难受似乎也得到了不小的缓解。

    然后,她擦了嘴,把碗筷和电饭煲的内胆都刷出来,这才脱了衣服去洗澡。

    等洗了澡披着浴巾懒洋洋地坐到沙发上,她开始盘算起这趟出门的收获——其实也没什么可盘算的,华歌是国内最顶级的音乐公司之一,对待普通艺人自然是极为强势的,她们五个人被公司签下的时候所签的合约,也是相当的苛刻。

    这一次出去,客串那部戏纯为露脸,别说拿钱了,恨不得还得倒找人家剧组钱,而剩下的那些商业活动,一共是28万演出款,公司要直接拿走五成,经纪约又拿走一成,剩下的四成交了税之后五个人一分,一人到手也就是一万五千块上下。

    要认真说的话,对比绝大多数同龄人来说,这个收入自然是相当的高,但是在音乐圈子里来说,尤其是在歌手来说,这个收入基本上也就是垫底儿的那一批了。更惨的不是没有,但那些歌手,往往还都在职业圈子的外围游走,算不得职业歌手。

    而且,虽然经纪人吴姐没有说过什么,但五行吾素的几个姐妹都能感觉得到,她们的出场费正在越来越低,待遇也越来越低,而且出场条件也要求的越来越苛刻。比如这一次,七场商演里有三场是要求她们必须穿着紧身背心加超短裙出场的,说白了,人家请她们过去,为的就是让五双大白腿引爆现场的荷尔蒙,至于她们唱的是什么歌,反倒没人关注。

    事实上,这一点都不奇怪。

    她们去年发行的第一张唱片到现在一年多了,才勉强卖了三十万张左右,市场影响力本就有限,而且据说很多人买正版并不是为了听歌,纯粹就是为了看那张v碟里的性感舞蹈而已。所以,公司在为她们筹备第二张专辑的时候,就显得不是太有积极性,以至于第二张专辑拖到现在才做了一半。

    而且,她们五行吾素组合作为国内目前仅有的两个女子组合之一,本来就是为了跟信达唱片“姐妹淘组合”的风,只不过人家姐妹三个主要是走可爱路线,而公司当初签下五行吾素这五个姐妹的时候制定的发展策略,却是走性感路线。

    目前来看,不算成功。

    当然,不知道是不是国人还不太愿意接受歌唱组合的关系,就是初创者“姐妹淘组合”的前两张专辑,也就是几十万的销量而已,也远远谈不上成功。甚至据说,现在信达唱片内部已经开始有要把组合解散的想法。

    她叹了口气,把身体完全放松地瘫在沙发上。

    眼睛一瞥的功夫,她又看见了茶几上的那盒cd。犹豫了一下,她拿起cd盒轻轻一扯,拆掉了外面的包装,把cd拿了出来。

    当初签约之后发行了唱片,姐妹几个除了公司给的那一点少到可怜的月薪之外,终于开始有了收入,而且还是相比起以前多了很多的收入,大家有的买大房子,有的买豪华车,但王靖雪没有。她直到现在也仍然住着租来的小公寓,而拿到属于自己的钱之后,除了花了不到四万块买了一辆二手的长城小跑来代步之外,她最大的消费就是买了一架钢琴,另外又花一万多买了一套连入门都算不上的hifi音响。

    打开电源,把cd放进去,她回到沙发上坐好。

    音乐响起来,歌声响起来。

    以前听过廖辽那首单曲,现在再听她的歌,就连王靖雪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子的嗓音、唱功,真的是很好、很赞!尤其是她声音里似乎有一种特质,能够在第一时间就抓住你的耳朵,打动你的心!

    相比之下,王靖雪觉得自己的唱功虽然并不输给她,但是在嗓音方面,却是略微显得有点吃亏——天可怜见,其实在人们传统的认识里,像她这样的嗓音才是最好的,清亮,高亢,有穿透力,快歌慢歌都行,甜歌情歌皆可!但是,随着甄贞的突然爆红,似乎人们对女歌手的嗓音的认识,一下子就转向了,大家开始认为,女歌手的嗓音必须得像甄贞那样才算好!

    好吧,这不奇怪,甚至连王靖雪自己也这么认为。

    甄贞的嗓音,高音区高亢而奔放,势如大河滔滔,中音区饱满而开阔,犹如千鼓同音,低音区却又醇厚而绵密,宛如情人絮语……简直是让人想不服都不行。

    而与她相比,这个廖辽的嗓音竟是毫不逊色!

    在王靖雪看来,如果非要给两人对比一下的话,在高音区的地方,廖辽声音的表现力应该是略微弱一点,虽然她那微微的一点沙哑,真的是很能打动人,但总觉不如甄贞那大江东去一般的声音更有气势。至于中音区,两人应该可以算打平,各有胜擅、各有特色,而低音区,廖辽反而要技高一筹,她声音里那种诉说的感觉甚至比甄贞还要强出一些!

    拥有着这样有辨识力的嗓音,就连王靖露都觉得,这个廖辽迟早都会红的。

    可是随之联想到自己眼下的处境,王靖雪又不由得就有些头疼:这次临出去之前,制作人那里跟经纪人吴姐已经商定,给她们五行吾素又定下了一首新歌,拿到歌本之后,其她人怎么想王靖雪不知道,但首先是她自己心里,就抗拒得几乎要忍不住暴走。

    那首歌的歌词,从头到尾都充满了一种赤裸裸的性挑逗!

    但是……又能如何呢?

    她揉揉眉头,强迫自己暂时抛开这些,专心去听歌。

    但是实话说,这首歌并没有太过出彩的地方,唯一出彩的,大概就是廖辽的声音和唱功了。除此之外,这歌就是一首很正常的都市情歌——很多人唱过,很多人正在唱,未来也仍将会有很多人陆续的发这种歌。

    不知道是这首歌太没有吸引力,还是昨晚实在没有睡好,此时靠在沙发上听着歌,王靖雪竟是不知不觉就开始打起盹来。

    一直到……她突然听到了那个激越而奔放的声音!

    “我的故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依恋在小村周围。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薄的希望,住了一年又一年,生活了一辈又一辈。……”

    王靖雪激灵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这是……乡谣!

    这个词,写的真是太好了!

    当然,这曲子也是相当的好!曲调奔放而婉转,洒脱却细腻。廖辽的声音驾驭起来浑不费力、游刃有余。

    正所谓“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家乡的贫穷、贫瘠,并不能让家乡这个词为之失色,反而让歌曲中那对故乡的热爱和热恋,显得越发动人!

    这才叫好歌词!

    这才叫好歌!

    这个级别的作品,拿到十年前的乡谣大热期间去,也绝对是最顶级的!

    …………

    很快,这首歌唱完了,但王靖雪马上拿起遥控器,选择了倒退一曲,一边从头听着编曲,她一边忍不住拿起茶几上的cd盒,把里头的歌词本抽出来,刷刷翻到第四页,找到了这首歌的歌词。但是,看清歌词的那一刻,她却又马上愣住了——

    那歌曲名字的旁边,写着两个相同的名字。

    作词人:李谦。

    作曲人:李谦。

    王靖雪的眉头瞬间紧皱起来。

    这个事儿不出奇,早在当初二丫买了这张cd送给自己的时候,王靖雪就已经猜到,这里大概是收录了李谦卖给廖辽的某首歌,虽然到底卖了多少钱实在是不好确定,但看来卖歌这个事儿已经可以确认是真的了。

    只是,他卖的不该是这首歌!

    他才多大?应该是跟二丫同岁,那就是十七。

    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写出这种歌?

    别的且不说,就拿这首歌来说,如果不是出身西北、或者对西北地区极为熟悉、极有感情,能写得出这样的歌词?

    可李谦是济南人!

    他才十七岁,估计长到现在都还没离开过家!

    她低头再看,没错——

    作词人:李谦。

    作曲人:李谦。

    眉头紧皱,微微摇头。

    很快,这首歌放完了第二遍。

    下一首歌,又是普通的都市情歌。王靖雪只听完第一遍,就拿着歌词本往后翻,果然,下一首歌叫《执着》,作词人和作曲人,又都是李谦。

    歌词初初看过,字里行间那股子倔强的劲儿,倒比刚才那首写西北的乡谣更像是李谦写的,只不过,相比起他的年龄来说,这首歌还是显得太过成熟了!

    恰好此时,上一首歌播放完了,很短的间隔之后,一阵吉他声响起。

    廖辽的嗓音一出来,那股子慵懒中透着倔强的感觉,一下子就把王靖露给震住了!

    然后,她才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居然是一首轻摇滚!

    不过,真是好听!

    恍惚之间,她突然想起来上午离开公司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心里顿时就回过味来:廖辽这张专辑,想必肯定是大卖了!

    又一个女歌手,正在崛起!

    深深地吸了口气,她翻开了歌词本的下一页。

    野花。

    作词人:李谦。

    作曲人:李谦。

    …………

    她再翻一页——

    干杯,朋友。

    作词人:李谦。

    作曲人:李谦。

    …………

    下午六点多,王靖露放学回来了。

    进了屋看见姐姐的高跟鞋,她赶紧换了拖鞋进屋,见姐姐正在厨房忙活呢,连挎包都没顾得上放下,就先就蹦蹦跳跳地走到厨房门口,说:“姐,姐,我给你留的小米粥喝了没?芹菜花生豆好吃不?是不是跟咱妈腌的差不多?”

    王靖雪关了火,一边把菜盛出来一边淡淡地说:“嗯,差不多,就是多了股糊味。”

    王靖露嘿嘿地笑了两声,转身放包去了。

    两分钟之后,她又跑过来,一脸惊喜地看着王靖雪的背影,“姐,姐,那张cd你听了?怎么样,怎么样?好听不?”

    王靖雪点点头,一边回头支使她端菜,一边自己盛着米饭,说:“嗯,听了,还不错。廖辽的唱功很棒!”

    顿了顿,她盛完了米饭,回头看见王靖露还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突然就笑了笑,说:“李谦那几首歌写的也不错!嗯,或许他真卖了四十万也说不定,姐收回此前那些话。”

    “耶!”

    要不是手里端着一盘菜,王靖露这回都能蹦起来。

    但很快,她却又高兴不起来了,盯着王靖雪的眼睛仔细看了看,担心地说:“姐,你眼睛怎么那么红?昨晚没睡好?到家之后你没睡一会儿?”

    王靖雪笑笑,说:“先吃饭。”

    结果坐到饭桌上,王靖雪明显有好几次都在欲言又止,到最后,王靖露干脆停下筷子看着自己的姐姐,问:“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王靖雪抬头看看她,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摇摇头,说:“没事儿。”

    “哦。”王靖露闻言继续低头吃饭。

    但很快,王靖雪反而停了筷子,问:“你们的培训班,快结束了?”

    王靖露点点头,说:“还有两天的课。”想了想,她又说:“姐,等到课程结束了,我想再回家一趟,我又想妈了。”

    王靖雪点点头,说:“行,那你就回去。”

    王靖露问:“那……你跟我一块儿回去吗?”

    王靖雪想了想,缓缓地摇了摇头,说:“最近在排新歌,上午回来先去了公司,经纪人说,走之前那首新歌已经请编舞老师给编好了舞,你也知道,接下来又要开始排舞了。”

    王靖露闻言虽然无奈,也只好点点头。

    姐妹俩吃完了饭,王靖露很乖巧地主动要求刷碗,王靖雪只帮着把餐桌收拾了,就回到沙发上坐下休息。

    隔着玻璃的推拉门看着二丫在那里忙活,听着那哗哗的水流声,她下意识地扭头看向茶几上的cd盒和歌词本。

    她拿起歌词本,想要翻开,却最终还是把它放回了cd盒里。

    起身把cd收到小书架上,看着“廖辽”那两个字,她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

    ***

    话说,刚发书那会子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东西到底有没有人看,每天那个担心哪,总觉得自己写的这里不好那里不好,所以写的很慢。奇怪的是,那时候书评区大部分都是各种鄙视、各种瞧不起、各种嫌节奏慢而跑掉的,但没人说我更新慢。可最近呢,我一天动辄四千五千六千,比那时候三天两章快了不知道多少,反而是整个书评区都在抱怨太慢,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