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五十一章 待遇
    终于弄明白了这张专辑是为什么而红起来的,心里的迷雾就顿时散去,郑长生大马金刀地往老板椅上一坐,心里越发的敞亮且镇定起来。

    然后,他挨个儿点名——

    “老刘,杨帆!你们宣发部马上根据这份调查结果,分别做出针对今后三个月、半年和一年期内的销量预估,然后让生产部制定更详细的生产计划,记住,要快!至少是最近的销售计划一定要先做出来,我们没有时间了!做完这个之后,老刘,你亲自去联系在京城那些电台、电视台,该砸钱砸钱,该请客请客,该用人情用人情,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在廖辽回到京城之后,马上展开第三拨宣传!要比前两拨加一起还大!这一次的主打歌……《执着》!宣传重点是国内轻摇滚的破冰之作!是国内轻摇滚情歌时代的到来!”

    刘忠鑫点点头,跟杨帆对视一眼,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老马,索尼不是要卡咱们脖子吗?你这样,马上给我联系华歌和信达,国内的cd生产线可不是只有索尼那一条,华歌和信达也有!把cd这一块抛出来,让他们两家抢!妈了个巴子的,我就不信了还!对了,磁带也让他们给报个价,价低者得!告诉他们,长生唱片规模虽然不大,但每年也有六七百万磁带的量可走,别拿狮子不当猫科!然后,你再给我联系嘉兴的南笙公司,我去过他们的工厂,他们的录音机和随身听质量做工虽然很一般,但他们的磁带质量和品控都还算不错,毕竟也是索尼92年的那套生产线,比索尼本厂的品控也差不了多少!最关键的是,他们在南方,从嘉兴往南方地区出厂铺货,比咱们从北京发货至少也能节省一两天的时间!记住,关键是要快,让他们必须马上把生产线给咱们腾出来,价格方面反而好商量!再说了,只要谈得拢、只要给我保证质量,我可以直接给他50万、80万,甚至100万的单子,甚至你还可以告诉他们,这单做好了,以后咱们长生唱片在南边的生产都可以交给他们!这样一来,价格想必也高不到哪里去!对了,……这个事儿,你先电话联系好,回头把华歌和信达那两边都跟老孙交代清楚之后,你就直接带着母盘飞过去,给我亲自盯着!”

    马祥闻言两手一拍,正要赞个“好”,却又犹豫了一下,说:“那索尼那边……咱们这么弄的话,会不会彻底把他们给得罪了?咱们过去这些年一直都是交给他们生产,关系维持的其实一直都还不错,要是这回把他们惹恼了,以后他们会不会……”

    “怎么?压咱们?”郑长生不屑地道:“过去忍着让着,是我嫌麻烦、不愿意多事儿,索尼还真以为他手里捏着cd技术就能压所有人一头?且不说他们的cd现在还没推广起来,他们还在想尽办法希望把所有唱片公司都拉过去一起推广cd呢,就算是cd已经推广起来了,有一天我要送生意给他们,它还能不接咱们的单子?”

    顿了顿,他说:“索尼虽然老大哥当惯了,脑子有点僵,但是你放心,只要不断地有人给他们提个醒,他会明白的!他们可不是傻子!”

    老马闻言点了点头,脸上却仍有一丝犹豫。

    郑长生见状,无奈地叹了口气,“当然了,cd确实是未来的潮流,索尼的技术和品控,也的确是最好的……这样,你就按我刚才说的去做,通知老孙,你们该忙忙你们的去,索尼那里,我亲自去谈,力争让他们尽快给咱们把生产线腾出来!毕竟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愿意得罪他们!唉,谁让咱们规模小,自己没有生产线呢!”

    说完了,他摆摆手,老马答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这时,安排完了宣传和生产这两块儿,郑长生长出一口气,噗噗地紧着抽了两口雪茄,重新把火儿燎起来,这才笑着对赵美凤说:“美凤,好了,我忙完了,你继续自我批评吧!这可怪难得的,你得让我过过瘾!”

    赵美凤闻言不由一笑,摇着头说:“郑总,不带你这么打趣人的啊!行啦,我不烦你了!不过,我觉得老马说的不是没道理,你还是赶紧跟索尼那边联系一下吧!别怪我不提醒你啊,咱们可不只是跟人家在生产上有生意,也没少从那边买作品,一旦关系僵了,咱们公司自己签的这些词曲作者,可撑不住啊!”

    郑长生闻言叹口气,点了点头。

    …………

    下午,京城,东西长街。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在车流中灵巧的穿梭。

    车内,赵长生正在接电话,“……嗯,对,我刚从索尼出来,那边已经答应今天晚上就把生产线腾出来,明天开始就可以安排咱们的生产,我给了他们50万的单子,当然,索尼一向都是捆绑的,所以还有5万张cd……你那边跟华歌和信达谈的怎么样了?……好,好!那就把单子给华歌,也要50万好了!……什么?也要捆绑cd?华歌是索尼的儿子吗?他马的怎么推广起cd来那么卖命?……算了,反正cd也是卖,磁带也是卖,捆绑就捆绑吧!”

    挂了这个电话,他马上拨通另外一个,“喂,老马,我郑长生。哦,定好机票了?晚上?可以可以!那边怎么说?……嗯,嗯,好,这个价格完全可以接受!先把这单生意做完了,也给他们点信心,告诉他们咱们可不是打一枪就撤!到那个时候再谈价钱,他们就不能不降点价了!行,你放心去做!对了,母盘一定要看好!那好,忙吧!”

    挂了电话,愣了会子,郑长生突然笑起来。

    这个时候,坐在前排一直连大气都不敢出的秘书小王突然开口说:“郑总,恭喜您,廖辽这回肯定是火了!她可是您一手发掘的,往后您可就要多个‘伯乐’的名头了!”

    郑长生愣了愣,哈哈地笑起来,指着小王说:“行!这个马屁拍的不错!拍的时候也正合适!哈哈……回头给你发奖金!”

    小王闻言,赶紧一连声的道谢。

    郑长生笑着扭头看向窗外的车流,却在不经意间瞥见路边有个招牌一闪而过。他愣了一下,问司机,“那边路北那个,是不是就是东观书店的总店啊?”

    司机扭头往外边看了一眼,这条路他很熟,当即回答说:“没错郑总,那就是东观书店的总店。您是要……过去看看?”

    郑长生犹豫了一下,突然有了点好奇,就说:“行,你把车开过去,我去看看这张专辑卖的到底是怎么个好法儿!”

    司机答应一声,瞅见前面路口正好有个允许掉头的标志,赶紧拨转向灯、打方向盘。

    三分钟之后,郑长生就已经带着秘书小王来到了东观书店的京城中心店,也就是大家俗称的总店。

    时间正是下午四点多,店里人流量不小。

    找到唱片区,郑长生走进去随便转悠了一圈出来,正想找售货员问问《廖辽》这张专辑卖的怎么样,可巧就正好有人抢在他前头问售货员有《廖辽》没有。

    售货员说目前没货,不过店里正在全力调货,大概明天后天就可以到货了。

    这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配给东观书店的份额已经售罄,长生唱片自己的仓库里也是一张没剩下,新的一批连生产线都还没上呢,明天后天哪来的货?

    但那歌迷显然相信了,还赞了一句说其他地方都没货,都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货,还是你们东观书店这种大店拿货快!

    郑长生听得眼皮直跳!

    这张唱片居然已经紧俏到了谁能先拿到货就代表着谁的渠道更牛逼了么?

    这是七十年代排队买电视机?

    这时候没等郑长生在心里吐槽完,对方就问售货员,他如果留下电话号码,等到货了,是不是可以电话通知一下?售货员很专业,当即一口答应,然后拿出一个小本来递过去,对方留下了电话号码,这才转身走了。

    隔了几步的距离,郑长生远远地看了一眼那小本,正想开口要过来看看到底有多少要求订货的。但是还没等他抬腿,就见那售货员把小本往兜里一塞,跟旁边另外一个售货员说:“留下电话有什么用!我敢保证只要一到货,没等我挨个儿打完电话就能卖光!到时候要是打电话把人家叫来又没货了,那不成坑人了?我可不挨那个骂!”

    另外那个售货员笑笑,问:“你那儿多少人留电话等这张专辑了?”

    这个售货员掏出小本大概翻了一下,说:“大概有五六十个人吧!对了,我妹妹昨天晚上还问我要呢,而且一张嘴就是五盒磁带一张cd!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神仙呢!能给她变出来是怎么着!……前天下班的时候我不是把咱们店里拆开的那盘磁带给她买回去了嘛,为这个昨儿还挨了店长好一通批!结果她给拿到学校去听去了,她那些同学就都知道我在咱们书店上班了,这家伙,好嘛!昨儿晚上五六口子人,直接杀我们家去了,一水儿的软妹子呀!一口一个哥,给我那顿拍呀!最后,得,顶房梁上下不来了!只能答应啊!可你说,这遍世界都没货,让我上哪儿给她们弄去?……哎,对了,你那儿多少人留电话了?”

    那个售货员说:“我也五六十个吧!跟你一样,也接了好几个友情单子了!麻痹的,第一回发现,老子一破售货员居然还有那么有权力的一天!挣钱多少搁一边,看着人家给咱赔笑脸儿……你别说,那滋味不错!可就是一样,我也变不出来呀!”

    郑长生捻捻手指,心想碰上这俩京油子倒是省事儿了,都没用问,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这回全知道了。

    他笑着摇了摇头,回头对小王说:“走!回去!”

    …………

    商务车再次上路。

    郑长生独自一人坐在舒服的航空座椅上,正闭着眼睛想事儿,突然手机震动起来,他拿起来接通,“喂,老刘,什么事儿?”

    “郑总,好消息,中国之声公布上一周的点播榜了!”

    郑长生闻言神情一振,立马坐直了身体,问:“咱们公司的歌上榜了?廖辽的?哪一首?”

    “一共有两首!都是廖辽的!”

    郑长生满脸惊喜,“两首?”

    “对,两首!《我热恋的故乡》,第七名!《执着》,第十名!”

    “好!……好!哈哈!我知道了!”

    他挂了电话,秘书小王抓住时机,再次猛拍马屁。刘忠鑫报喜时嗓门够大,小王坐在副驾驶座都听见了。郑长生哈哈地笑了两声,说:“适可而止啊!这回可没奖金!要是老发奖金,光你自己就能把我拍穷喽!”

    结果小王顺手送上一句,“要不是您慧眼识珠发掘了廖辽,我这会儿想拍马屁都找不到机会呢!这您还能赖我?”

    郑长生哈哈大笑。

    …………

    下午,长生唱片,总经理办公室。

    郑长生看完了宣发部制定的新的销售预估,满意地点了点头,签上字递给秘书小王。等小王出去了,他想了想,在桌面的玻璃底下查到一个电话号码,拿起电话来拨了几个号码,想了想,却又把电话扣上,掏出手机来拨号。

    电话拨通,那边很快就接了电话。

    是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喂,是郑总吗?廖辽姐正在洗澡呢,我是他的助理小黄,黄文娟,您要是有急事儿,我叫她呀?”

    或许郑长生自己都没发现,他现在的口吻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和蔼亲切,“不用不用!我就是问一下你们的情况,最近一直在录节目?”

    哎呦……这个声音一出来,对面的黄文娟吓得直接打了个哆嗦!

    然后,她说话突然就磕巴起来,“啊……录节目!那个……昨晚录节目录到半夜,刚才廖辽姐困得不行了,午觉就睡得长了点儿,这会儿刚起来……”

    郑长生浑然不觉自己的异常,继续和蔼地道:“嗯,忙归忙,也要注意休息呀!你是小廖的助理,这方面你要安排好!你们是出差在外地,吃啊住啊什么的,都要安排好!”

    这一下,黄文娟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外头三十六度的大热天,屋里吹着空调也有二十七八度,小助理却分明觉得有一股寒流正在掠过自己的身体!

    她小鸡叨米一样在电话那边点头,说:“嗯,嗯,是,我知道了郑总!”

    满以为这关心了两句就该挂了吧,可是没有。

    郑长生继续问:“我不大记得你们的日程了,你们现在是在哪里?”

    “呃,广州府。”

    “哦,广州……热呀!现在这个天,广州还能有三十五六度!对了,你们住的是什么酒店?”

    得,居然问到这个了!

    小助理咬了咬嘴唇,最终也没敢撒谎,就是委婉地解释着说:“我们……是这样郑总,主要是这边太热了,那些差一点的宾馆酒店,住着潮!屋里潮,被子也潮!廖辽姐嫌住着不舒服,就让我订了一家三星级的……不过廖辽姐说了,多出来的经费,她自己贴!”

    “她贴什么呀她贴!你这样,广州希尔顿知道吧?那是家五星级酒店,就我知道的,那家酒店的条件还算可以,你现在就打电话订房间,记住,订套房!你们今儿就搬过去……什么?我让你订你就订,我让你搬你就搬!经费的事儿你不用担心,等你们回来给你们报!全部报销!”

    黄文娟明显是一时半刻的回不过神儿来了,只是下意识地答应着,“呃……我、我知道了郑总!我回头就打电话订房间!”

    “嗯,下一站你们要去哪儿啊?票买好了吗?”

    “呃,昆明!昆明府完了是成都府,然后是长安府,再然后就可以回去了!车票……车票……那个,郑总,其实、其实一开始我的确是订了火车票的!可是廖辽姐说、她说……”

    “她自己贴钱,买飞机票,对吧?”

    “嗯。”

    “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不用廖辽贴什么钱,不管是去昆明府,还是成都府、长安府,你们全部订飞机票!笑话,那么远的地方,哐当哐当的坐火车,耽误时间、影响休息不说,那多累呀!订机票!回头我给你们签字报销!”

    “呃……谢谢郑总。”

    …………

    终于挂断了电话,黄文娟保持举着手机的姿势,好半天一动不动。

    廖辽洗完了澡,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出来,看见她那副样子,就拿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谁来的电话?怎么巴拉巴拉说那么半天?哎……你个死丫头,拿我手机煲电话粥是吧?”

    黄文娟回过神来,突然一下子就蹦起来,然后,她语速飞快地把刚才的事儿说了一遍,忍不住抚摸着自己露在外面的胳膊,说:“这给我吓得呀,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冷风嗖嗖的!哎,廖姐,你说郑总他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那么大方?是不是发烧……给烧糊涂了?”

    廖辽擦干了头发,闻言缓缓地笑了笑,“发烧?郑总那么精明的人,睡觉都抱着计算器呢!他可不是发烧了!”

    黄文娟一脸不解地看着她。

    廖辽说:“记得我昨晚回来的时候跟你说过的吗?昨晚的节目里,有歌迷打电话来,说她跑了好几家音像店都买不到,问我到哪里才能买到!记得吧?”

    黄文娟点点头,继续看着她。

    廖辽无奈地白了她一眼,解释道:“这说明什么?”

    “呃,说明什么?”

    “说明公司本来准备要买两个月的那批货,到现在就已经卖完了!”

    “啊?”

    …………

    挂了电话,郑长生放下手机,起身打开cd机和音响开关,把旁边架子上的《廖辽》打开,拿出cd放进去,当房间里开始响起廖辽那醇厚而慵懒的歌声,他回到座位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cd盒和歌词本还在手里,他取出歌词本,翻到后面,找到《我热恋的故乡》,盯住歌名下面那两个相同的名字看了好久,然后用手指在上头用力地敲了敲。

    然后,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把cd盒和歌词本又小心地收好、放到桌面上,这才再次眯上了眼睛——

    嗯,就这么办!

    ***

    五千五百字大章,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