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三十六章 底气
    廖辽做事情很大气,谈好了价钱,她当场就签了支票。

    等到她和齐洁等人下了楼,李谦点上一支烟,拿着手里的支票,一边抽烟一边看,等到一根烟抽完了,这才把支票折好了放到吉他箱里。

    他知道自己将来肯定能够成功的,他甚至为此一步步安排好了计划,但是他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偶然的机遇,让自己如此飞快地就踏上了这条路。

    惊喜么?

    当然惊喜。

    哪怕是上辈子,他在一个剧组里一熬就是几个月,最多的一次拿到手也就是六十来万,要知道,那一次他可是兼任着导演助理和男四号的,两份工作加一起才六十来万,还得分三次支付,到剧组杀青,他只拿到了三十五万。

    而现在,五首歌,轻轻松松就是四十万,还直接就是现金支票!

    而且,据李谦所知道的,这个时空里美元和华元的汇率,可是一直都在1:2附近打晃,也就是说,这四十万华元如果折换到另外那个时空去,就算是按照那一世后来那1:6汇率,这也是一百二十万呢!

    当然,钱还是小事,卖四十万还是四万,甚至只有四千,虽然价额差别巨大,但究其本质,却并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这件事更重要的意义是:自己得到了一个机会!

    一个让自己的作品出现在大众面前、出现在唱片公司面前、出现在各个制作人、乐评人面前的机会!

    而机会,从来都是无价的!

    尽管强自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欢喜,又花了一段时间来调整心情,甚至还破例地在半个小时里抽了三根烟,但李谦还是只弹了几首歌,就把吉他放下了。

    哪怕两世为人,但他还从来都没有在真正意义上成功过。

    所以,他根本没有办法克制自己内心的狂喜。

    于是他又点上一根烟,趴在防护墙上慢慢地抽完,然后收拾东西,直接回家。

    今天是周末,李爸李妈都在家。

    李谦回到家,先把吉他箱放下,也不等爸妈问,直接把支票掏出来,展开、抻平,放到了茶几上,说:“爸,妈,我刚才挣了四十万。”

    李爸正坐在沙发上看书,闻言抬起头来看着他,眉头皱着,一脸纳闷。

    李妈本来在收拾卫生,听见门响才探头出来看看,闻言也是一脸不解地看着他,“这孩子,发什么疯呢?”

    然后,李爸放下书,抬头瞥李谦一眼,伸手拿起了支票。

    …………

    上车之后,齐洁熟门熟路地带着廖辽找到了一家乐器店,三个人进去随便买了一把吉他,然后就开车回宾馆。

    这一路上,甚至连买吉他的时候,廖辽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她的眼里心里,只有歌、歌、歌。

    那几张纸,都快被她给攥出水来了!

    车到酒店,小助理拿着吉他,齐洁去停车,廖辽嗖嗖的就往房间里跑。

    回到房间,拿出吉他,调弦、试音,然后……开工!

    但是突然的,她却又停下了。

    齐洁正好开门进来,见她愣在那里,很纳闷,问:“你怎么了这是?刚才不是一副急的了不得的样子,这吉他也买了,也回到酒店了,怎么又发上呆了?”

    廖辽想了想,说:“宝贝儿,我忽然觉得,我可能做错了一件事。”

    齐洁纳闷,问:“什么事儿?”

    廖辽有点郁闷地放下吉他,想了想,说:“我觉得李谦可能会误会我的意思!”顿了顿,她说:“我是说,我最后提的那两个条件的事,就是以后买歌的事。”

    齐洁闻言更迷糊了,说:“那怎么了?为什么说怕他误会?”

    廖辽有些坐立不安地站起来,又坐下,看看齐洁和黄文娟,问:“你们说说,如果是你,一个新人,突然有人要买你的歌,给你高价,很高的价,然后像我那样提了那两个条件,你们会不会觉得是霸王条款,会不会有一种签了卖身契的感觉?”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黄文娟说:“当然不会啊!”

    齐洁说:“当然会啊!”

    廖辽愣了一下,指着黄文娟,“你先说,为什么不会?”

    黄文娟不解地看看廖辽,再看看齐洁,“行内价,新人一首歌一般都是从一两千块到一两万块不等,少的还有几百块都卖的,那也得看有没有人买。他李谦的歌再好,咱一口气给叫到八万,这个价格搁到名家里头,也不算低了啊!他卖给咱们的歌,要是没火,那咱们以后也未必会找他买歌,那个所谓的霸王条款……估计他还巴不得咱们认真执行呢!就算是歌火了,他的歌开始值钱了,八万的价钱也绝对不低呀,而且咱们这还等于是帮他抬价了呢!他的歌火了,别人找他买歌,总不好给三万五万了吧?他只有领情的份儿,还能不满?”

    廖辽听得直点头,挥着胳膊,说:“继续说。”

    黄文娟一见这个,顿时情绪越发饱满起来,“换句话说,咱们要不买他的歌,他算什么呀?距离第一个买他歌的人出现,得等得什么时候?就算是有唱片公司要买他的歌,肯定也不会说买一首算一首啊,肯定得签创作协议呀!他又不是大腕!”

    “说实话,咱们的专辑没了他的歌,兴许会失色一些,销量低一些?但也不一定!就算是真的失色一些、销量低一些,廖辽照样是出了专辑的歌手呀!可他呢?咱要不买他的歌,他就连入行都得一步步地爬!……我说的对吧姐?”

    廖辽点点头,却又扭头看着齐洁,“宝贝儿,你再说说,你为什么觉得他会有一种签了卖身契的感觉?”

    齐洁早就听愣了。

    虽然黄文娟说的很快,但是这里头的逻辑关系,她还是马上就听懂了,不得不说,虽然别扭,但她还真是觉得挺有道理的。所以这个时候听到廖辽转而问自己,她反而又迟疑起来,顿了顿才道:“因为……因为你不但规定了我得卖歌给你,而且还定死了价钱,那要是我以后更红了呢?要是人家买我的歌都得给二三十万呢?我不赔大发了?”

    她这话刚出口,黄文娟就忍不住反驳道:“二三十万一首歌?全国也就十来个人敢要这个价!”

    廖辽摆摆手,示意她住口,然后指着齐洁说:“你看,你看,果然我猜对了!我敢说,李谦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说完了,她彻底坐不住了,起身在屋里来回走动起来。

    齐洁不解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你以为这不是霸王条款?”

    廖辽站住,一脸的憋屈,“当然不是啊!”

    顿了顿,她懊恼地道:“我千算万算,就是忘了他根本就没在音乐圈子里混过这件事了,所以,他现在肯定还在那种充满理想的阶段,他还不知道这个圈子里的现实是什么!当时我提的那两个所谓的条件,本意只是想肯定他,是想告诉他,并不是我非得溢价买他的歌,我愿意掏那么多钱买,真的是因为我觉得他的歌写的超级的好,他的歌值这个价钱!所以你看,我以后还会继续买下去……其实我是想跟他处理好关系的呀!当然,我肯定也想以后能便宜一点买歌,但是……”

    说着说着,她慢慢地停下来,扭头看着齐洁,她用一种怪异的腔调似问似答一般地说:“他居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不对,他只是脸上没露出来,或者是被我那四十万暂时给砸晕了,等他回过神来,他肯定会心里不舒服!”

    说话间,她拿出手机,找到刚才要到的李谦的号码,说:“不行,我得给他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刚才的事儿!”

    …………

    李家的客厅里,李爸李妈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大眼瞪小眼。

    一张崭新的支票,在他们两个手里传来传去,差点儿就快要磨出毛边儿来了。

    终于,李爸点上一根烟抽了几口之后,似乎找回点精神来,看着李谦,问:“你确定这是真的?”

    李谦笑笑,说:“应该不会是假的,不信你们待会儿就可以去银行兑换一下。”

    李爸点点头,抽口烟,又问:“五首歌……人家就给了那么多钱?”

    李谦又笑笑,点点头说:“是五首歌,本来不该给那么多的,据我所知,像我这样的新人,就算是歌再好,也就是几千块钱一首。但是……看得出来,那个歌手很看好写歌的能力,所以想跟我长期结交,这才给了这个天价来故意捧我!只不过……呵呵,她把对我的看重……表现的有点笨拙。”

    李爸闻言瞥他一眼,不说话了,继续坐回沙发上抽烟。

    恰在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来。

    看清来电号码,李谦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旋即却又笑起来。

    “喂,廖姐你好。”

    “李谦呀,姐想跟你解释个事儿。”

    “嗯,你说。”

    “那个……那个……下午咱们说的那个事儿,就是我后来提的以后买歌的那个事儿……嗨,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总之呢,你廖姐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特别有才华,所以,不管是给你高价也好,还是后来提那俩条件也好,其实都是想……”

    “嗨,廖姐,你不用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的。”

    “啊?”

    “以后你的专辑缺歌了,尽管跟我打招呼,我一定会尽力,咱们之间,哪怕我再红,价格永远都是八万块!”

    “呃……你……没误会?”

    “呵呵,这有什么可误会的。你这是在捧我嘛,我又不是傻子,当然能明白!不管圈里的还是圈外的,一个新人,如果有唱片公司把这么一份合同丢在面前,十个人里有十个人会签!再说了,咱们又没签合同,只是口头约定,我随时都可以不认账的嘛!”

    “呵呵……行啊你!年纪不大,懂得不少啊!”

    “所以,没别的事儿了?”

    “没了,就这一个事儿,你没想歪就好!”

    “嗯,不会的。没事儿的话,你就专心准备专辑吧,我等着你帮我打响这第一炮,然后跟着顺风发点财呢!”

    “哈哈,果然会说话!”

    …………

    挂了电话,廖辽慢慢收起笑容。

    她疑惑地看了齐洁一眼,又皱着眉头想了一阵子,突然说:“我怎么突然觉得,这个小孩……跟别人不太一样呢?”

    齐洁闻言皱眉,“怎么说?”

    廖辽无意识地挥舞了一下手臂,说:“下午,我本来……是想肯定他的能力和才华的,刚才打电话,我本来也是觉得怕他误会了,但是,这个电话一打,我反而觉得,好像我做的这一切都有点……多余!”

    说到这里,她扭头看着齐洁,“哎,宝贝儿,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李谦……不太像个十七岁的小孩儿?他似乎……根本就不需要我肯定他什么!他似乎,从一开始就非常非常的自信!你看,我记得哈,好像当时你说你偷录了他的歌,所以跟他道歉,但是他呢?对于那么几首非常出色的作品,他居然表现的一点都不在乎!而且听说我要买歌,他居然也没有丝毫惊喜的感觉……你再想想,他当时打开他那个笔记本,一张一张的往下撕他的作品,那个架势……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好像是他……很有底气?”

    她这里一说起来就像是扯起了某根线一样,简直停不下嘴。当她停下时,却发现不知何时,齐洁居然走神了。

    她似乎是……正在回忆某些重大的事情?

    ***

    好吧,我承认我被书评区打乱了思路。

    我本来码字的时间就严重不足,又把大半时间耗在了去想该怎么安抚你们的意见和反感上,所以,今天就只有这一章了!而且就这一章还写的……极其难看!

    所以,这一章就算是纯粹当做给你们的解释吧!

    最后,求几张推荐票安慰一下俺郁闷之极的小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