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十七章 花褪残红青杏小(下)
    两荤两素,外加一碗蒸丸子。

    母女俩一人一小碗米饭。

    王靖露的妈妈叫陶慧君,今年四十六了,但看上去还不到四十岁,她虽然并不如两个女儿那般的漂亮,但人到中年,看上去仍是秀气中略带惊艳的一个人,性格温柔平和,平常话不多,有一手好厨艺。

    相比之下,王靖雪的性子有些强势,王靖露就比较像她。

    甚至,连母女两人吃饭的动作都几乎是一套程序培养出来的,一小口、一小口的,细嚼慢咽……一碗蒸丸子几乎大半都进了王靖露的肚子,但她的嘴唇却始终是干干净净的,不见丝毫油腻。

    吃饭期间,母女俩谁都不说话。

    等到吃完了,陶慧君给两人各盛了一碗汤,自己却只是端起碗来喝了一小口,然后便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女儿喝汤。

    “还有三四周就要期末考了吧?开始复习了?”她开口问。

    “嗯。”王靖露点了点头。

    陶慧君就笑笑,不说话了,拿汤匙喝了两匙汤。

    “吃撑了!”王靖露小孩子一样伸手拍拍自己的小肚子,甜甜地笑着埋怨,“妈你以后不要给我蒸丸子,每次我都管不住自己,会吃那么多,以后会胖的!”

    陶慧君就笑笑,说:“不会胖的,你跟你姐都像妈妈,你看,妈妈就没胖。”

    王靖露就摇头表示不信,“上次姐姐回来都说我快吃成小猪了。”

    陶慧君笑笑,顿了一下,说:“小露,今天上午,你爸回来了一趟。”

    王靖露闻言突然紧张起来,“是不是她……又要闹什么?”

    陶慧君笑着摇了摇头,伸手过去隔着桌子握住女儿的手,说:“你爸主要是跟我说了些跟你有关的事情。”

    这一下,王靖露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果然,陶慧君收起笑容,缓缓地说:“妈知道你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所以,妈妈跟你爸爸说好了,我们只提供一些参考、一些选择,我们并不强迫你非要如何,好不好?”

    王靖露怯怯地看着她。

    陶慧君叹了口气,收回手去,问:“你觉得……那个赵毓敏怎么样?”

    果然!

    王靖露犹豫了一下,说:“妈,你们真的不会强迫我?”

    陶慧君突然笑了,“这都什么时代了?就连妈妈和你爸爸结婚那时候,都已经是自由恋爱了,何况到了现在?妈妈又怎么可能会勉强你?”

    “可是……”王靖露欲言又止。

    陶慧君说:“把赵毓敏介绍给你,帮你们撮合一下,是妈妈同意了的。”

    王靖露很吃惊地看着她,“怎么会?……为什么?”

    她一直以为那都是爸爸的想法,她知道妈妈是很疼自己、也很愿意宠溺自己的。

    陶慧君眼角带笑,表情却很认真地说:“如果抛开成见,你告诉妈妈,那个小伙子到底怎么样?”

    这下子王靖露张口结舌。

    赵毓敏怎么样?

    没有深入接触,她当然无从去评判一个人到底怎么样。但仅从目前她的所知所见来说,这个人,英俊,潇洒,帅气,温柔,体贴,身上有一股明显的英伦绅士风范,气质极佳,身为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毕业生,显然学问也差不到哪里去,而且……他家里应该挺有钱。

    如果单纯从择婿的角度来看,他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挑剔的明显缺点,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的闪光点,足以让这世上绝大多数女孩子目眩神迷。

    王靖露欲言又止,低下头去,撅起嘴来。

    陶慧君噗嗤一笑,“没话说了?”

    顿了顿,她道:“所以,那天他跟着你爸到咱们家来了一趟之后,我又通过各种关系了解了一下,就同意了你爸的建议。我觉得,他挺适合你。”

    王靖露皱起眉,抬头看了她一眼。

    陶慧君继续道:“妈妈不想告诉你爱情和婚姻不是同一件事,就算不是,我也不认为我的女儿没有去争取爱情的权力,事实上妈妈觉得,有爱情的婚姻,才能真的幸福。不过……如果你连接触一下都不愿意,怎么确定自己不会喜欢上他?”

    “或许,妈妈只是说或许,当你真的开始和那个小伙子开始接触了,很快就会发现他身上有着各种各样让你无法接受的缺点、不足,到那个时候,你说你不喜欢他,妈妈当然是百分百支持你的!对不对?”

    “但是,如果当你接近他,发现他居然就是你喜欢的那一种呢?如果你真的开始喜欢上他,爱上他了……那不是更好吗?这个世界上的爱情,从来都不是只有青梅竹马或者一见钟情的,不是吗?”

    “所以,相信妈妈的眼光,和他接触一下、了解一下,好吗?”

    王靖露抿着嘴,不说话。

    事实上,她无话可说。

    尽管她并不想去跟那个人有什么接触,但她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妈妈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只是……

    陶慧君开始一小口、一小口地喝汤,随后,王靖露也拿起汤匙,开始小口喝汤。

    最终,王靖露先喝完了。尽管嘴上干净得很,她还是拿起餐巾擦擦嘴,然后才站起身来,说:“妈妈我吃饱了,先回房间了。”

    陶慧君点点头,却又突然叫住她:“小露……”

    王靖露站下,回头看她。

    她犹豫了一下,说:“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对吧?”

    王靖露抬头、又低头,不说话。

    陶慧君又问:“是对门的小谦,对吧?”

    王靖露脸上露出小吃一惊的模样,却仍是低下头、不说话。

    于是,陶慧君想了想,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般地道:“最近两年,你爸的心思都在那个女人身上,你姐的心思都在音乐上,他们或许都没有察觉到,但是,妈妈不是他们。妈妈知道你最近两年开始喜欢晚饭后到楼顶去待一阵子……就是和他一起吧?”

    王靖露犹豫了一下,沉默地点了点头。

    陶慧君也点点头,“嗯,妈妈没有什么非要拆散你们的意思,或许你爸爸你姐姐都不会同意,但妈妈不会。妈妈只是想告诉你,你现在……太年轻了。年轻,就意味着,你所见识过的这个世界,还太小了,就像一只小青蛙,还没来得及蹦出井口、去见到更大的天地。所以,不要过早把自己的心门关上,给这个世界上其他优秀的男孩子一点机会,好不好?”

    王靖露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

    等陶慧君说完了,她终于抬起头来,母女俩目光对视片刻,她又低下头去,转身就要回房。走了一步,却又停下。她回过身来看着自己的妈妈,突然鼓起勇气,问:“妈,你也觉得我跟李谦……不合适,是吗?”

    陶慧君闻言愣了一下,似乎是在讶异女儿突然的勇气。但很快,她笑了笑,温柔地问:“要听真话吗?”

    王靖露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陶慧君想了想,收起脸上的笑容,点点头,说:“他配不上你。”

    顿了顿,又说:“现在配不上,未来,更配不上!”

    王靖露闻言不由得激愤起来,忍不住问:“为什么?哪里配不上?”

    陶慧君突然又笑起来,似乎是很喜欢看自己女儿发怒的样子一般,略显调皮地与女儿对视着,说:“这么说,你是想告诉妈妈他长得很帅吗?”

    王靖露讶然,却无言以对。

    这当然不是她李谦的全部,但是至少在当下,她心里那个喜欢着的人,却又有什么可以拿来炫耀或与人对比的呢?

    陶慧君接着说:“妈妈知道他长得很好看,他妈妈就很漂亮,尤其是咱们刚搬来那时候,妈妈第一次看到她,那时候你才一岁多,妈妈抱着你,她抱着李谦,我们在楼道里遇到,打招呼,我回来就跟你爸说,咱们对门李老师的妻子,真漂亮!妈妈自认比不上她,嗯,如果单纯只论相貌,妈妈承认,李谦和你,是很般配的一对。但是……有用吗?”

    王靖露低着头,仍旧不说话。

    她很想说,李谦不只是长得好看啊,他身上有很多优点啊,她甚至想把李谦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提高了整整一百分拿来说一说,但是,她心里明白,那些……没用的。

    果然,陶慧君接着说:“这个世界有一个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的道理就是,长得好看的人,的确是有优势的,他们总是能够比别人多得到一些机会,包括一些很好的机会,但是,仅此而已。”

    “现在,我们只说现在。如果你不去北京,不考电影学院,那么妈妈认为,你可以考上全国任意一所大学,以你的聪明,当然,还有漂亮,在毕业之后,你会有一份很好的前途。那么,他呢?他行吗?……而如果你去北京,去考电影学院,妈妈不敢确信你一定能如愿的考上,但是妈妈知道,你有这方面的天赋,你,还有你姐姐,在未来,你们都会在各自的行业里取得一定的成绩。那么,他呢?”

    陶慧君摊摊手,“所以,现在你能告诉妈妈,你和他,般配吗?”

    王靖露抬起头来。

    “可是,我喜欢他!”她坚定地说。

    陶慧君有些讶异,显然,她没有料到女儿居然会直接的回答自己。

    而且,这是一个足以推翻一些的答案。

    于是,她沉默片刻,然后才说:“可以。你可以喜欢他!但是,至少在……在你大学毕业之前,不要把自己真的交给他,给自己选择其他人的机会,也给其他人展示自己的机会,好吗?如果等到将来,你都大学毕业了,开始工作了,开始有了自己的事业了,你还是坚定地认为自己仍旧喜欢他,那么,妈妈会祝福你,好吗?”

    王靖露沉默片刻,终于缓缓地点点头。

    然后,她抬头与妈妈对视着。

    “我喜欢他!我不会变!”她说。

    陶慧君笑一笑,“如果未来真是如此,固执,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不过,相信妈妈,这个世界上既英俊又有能力给你更好的爱、更好的生活的男孩子,太多了。当你走出去、当你用心去看、去观察、去感受,就会明白,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并不是一句虚言。”

    王靖露抿了抿嘴唇,低下头,扭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餐厅里,看着女儿倔强的背影,直到房门被轻轻关上,陶慧君缓缓地叹了口气。

    “真希望我看走眼了。”她喃喃地道,“真希望李家小子能多一点打动我和你爸的本钱。”

    …………

    “喂,小露?有事?”

    “姐,我该怎么办啊?”

    “……”

    “爸爸给我安排了一个相亲对象,刚才妈妈跟我说,她也同意。”

    “下午的时候,妈给我打电话说过了。”

    “那……我该怎么办?”

    “不喜欢他?”

    “不喜欢。”

    “连接触一下都不愿意?”

    “……不愿意。”

    “妈妈说,那人不错。”

    “我知道。可是……”

    “苦恼了?想要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不想让任何人来替你做主,哪怕那个人是妈妈?”

    “嗯。”

    “那就来顺天吧!想想我跟你说过的那些话。”

    “嗯。”

    “对了,对门那小子一直都在打你的主意,你留点神,那小子从小就鬼主意多,你别让他骗住了。记住,这个世界上最不可信的就是男人的花言巧语,男孩子也一样。”

    “呃……”

    “呃什么?就这样吧,等你到了顺天,爸妈就管不着了。对了,至于那个什么敏……我建议你还是可以去见一见聊一聊的,毕竟,连妈妈都觉得他不错,肯定还是有点过人之处。如果见了还是觉得不喜欢,那就别再搭理就是了。小露……小露?”

    “嗯,我听着呢。”

    “嗯,那就这样,我挂了。等你期末考完了,我回去接你。”

    “嗯。拜拜。”

    “拜。”

    电话挂断,王靖露无力地把自己摔到床上。

    “他们都不喜欢你啊,怎么办?”她喃喃自语地道。

    抬手举起手机,她点开“短信息”,在积攒了足足几百条短信的“李谦”两个字上点了一下,想了想,输入了“楼顶”两个字,手指悬在发送键上,犹豫了半天,却又把两个字都删掉,苦恼地丢开手机,捂住了脸。

    片刻之后,她松开手,翻身坐起,从桌子上拿过随身听,在书桌上的小书架上找到周嫫的《空想家》放进去,按下播放键。

    “……

    风不是风,云不是云,

    我爱的是不是你,

    没有关系,

    反正都是路过而已。

    花不是花,泥不是泥,

    沙漠里跳舞的你,

    乍近乍离,

    我需要多一点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