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十五章 闲的愁
    小女孩向来都是藏不住心事的。

    看完电影回来,连续好几天,王靖露都是一副乐淘淘的模样。

    她这副模样,实在是瞒不住人,于是当天晚上王靖露妈妈就问她:“碰见啥好事儿了?怎么那么高兴?”

    小姑娘吓一跳,眼睛咕噜噜转,说:“看了一部好电影,觉得男主角和女主角好幸福。”

    这个说法让王靖露妈妈很是有些茫然不解。

    而到了第二天,上课前,她的闺蜜们也忍不住要问:“喂,小露,怎么那么高兴?你决定接受那位白马王子了?”

    “人家明明是蓝马王子好不好?那辆兰博基尼真帅!”

    “喂,你是跟王子谈恋爱还是跟马谈恋爱?”

    “切,小露别理她们,……我说,那帅哥那么帅,差不多啦,嫁啦嫁啦!”

    “关键是兰博基尼啊,一看就知道家里肯定是超级有钱啊!”

    “你个拜金女,去死啦,不要毁掉我们小露的爱情观好不好?”

    “喂,你个暑假就要嫁人的待嫁妇女懂什么爱情观不爱情观啊,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啊,你都要进坟墓啦,还谈什么爱情!”

    “哎,我说,你们说那么多,有没有把人家李谦放眼里啊,人家可是青梅竹马的……”

    “切,小露自己都说了啊,他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嘛!再说了,李谦拿什么跟人家比啊,人家可是剑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哦,你看李谦,好吧,他虽然最近进步很快,但国立大学到顶了啊,我们的小露将来可是要作大明星的人,他配不上啦!剑桥大学就配得上啊!”

    王靖露一直都低着头听她们乱说,直到有人提到李谦,才忍不住抬起头来,怯怯地辩解,“喂,李谦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不好!”

    “咦?……”

    一众娘子军齐齐发出惊讶的质疑声。

    …………

    下午放学之后,李谦再次少见的没有留在学校练吉他。

    在校门口的报刊亭里,他选了半天,最后挑出两份报纸和一份杂志买了下来。

    两份报纸分别是:《综艺快报》和《电影周报》。

    杂志则是《华夏电影周刊》。

    今天晚上,这两张报纸一份杂志,就是他的功课。

    但是很可惜,除了一些演艺界的即时消息之外,《综艺快报》基本上没有什么有分量的东西,让李谦不得不哀叹还是花了一份冤枉钱。于是,他只是大致浏览一遍,就抛到了一边,而且决定此后再也不买了。

    《电影周报》上的一周票房统计,则是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东西之一。

    只不过,情况似乎并不太乐观。

    《外星人三号》正式下线了,在此之前,它已经席卷了北极熊国度,一口气卷走了17亿卢布的票房,折合美元超过2亿!而在中国,这部大片也同样卷走了足足325亿华元,折合美元高达16亿有余,成为国内历年票房的第四名——在这里,《电影周报》罗列了一些过去的资料,是不得不提的:自西历1975年国内开始有详细的票房统计数据以来,国内票房历史上过1亿华元的电影,一共只有9部,其中进口片就占了4部,分别是《外星人三号》的325亿华元,来自美国,《最佳爱人》的158亿华元,同样来自美国,《星球大战》第三部的131亿华元,当然还是来自美国,以及《国家任务》的107亿华元,来自苏联。

    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最佳爱人》是1982年上映的,其158亿华元的国内票房纪录,一直到1988年才被一部国产电影打破,而在此前,它曾占据了七年多的票房榜榜首!而如果考虑到物价上涨的因素,其票房比起眼下这部《外星人三号》也是不遑多让的!

    手里拿着报纸,李谦沉思了许久。

    《电影周报》特意回顾提及了这一点,想必这份报纸的编辑们肯定是已经有了一些想法的,只可惜,对此,他们并没有真的拿出什么观点来。

    他们的做法只是声嘶力竭拿出整整一个版面来为《白衣三剑客》摇旗助威!三篇影评,一篇编者按,全部都是大力的鼓吹,号召人们进电影院去贡献票房!

    当然,《白衣三剑客》也算争气,上线第一周虽然只有四天,却在全国拿下了1483万多的票房,上周,也就是上线的第二周,它们的跌幅也很小,七天拿下了1422万,按周末票房来计算跌幅的话,它只是小跌125%,两周合计票房已经达到了2905万华元。

    按照《电影周报》的预估,如果能保持眼下这种跌幅趋势的话,即便只上映8周,这部电影也是有希望破8000万华元的,至于破亿……如果后期能改成长线放映,也不是完全没希望,反正武侠片嘛,国人的最爱。

    而据说这部电影的投资只有不到2000万,可以说,盈利已成定局。

    应该说,从总体来看,《电影周报》对国内电影未来发展前景的态度还是比较乐观的,于是李谦有些……失望。

    打开《电影周刊》,李谦反而眼前一亮。

    它的第一篇影评,就杀气腾腾打出了一个可能让现在的绝大多数电影人都会感觉有些耸人听闻的标题——《狼来了!》

    是的,狼来了!

    这篇影评从剧本创意、导演手法、摄影、剪辑,乃至配乐,全面剖析了国产电影与以《外星人三号》为代表的好莱坞大片的差距,其中尤其重点的提到了好莱坞的特效,表达了作者身为影评人的深深忧虑。

    文章最后,作者还特意为国内的电影从业者支招,简单概括就是三点:

    第一,要注意电影剧本的创意与创新,不要继续跟武侠片死磕了,国人再爱看武侠,也会腻的,电影从业者的趣味必须走在市场前面,要去引领市场,而不应看什么红拍什么,看什么赚钱快拍什么,从而导致大量的盲目跟风;

    第二,抓紧提高电影工业的整体配套水平,摄影机要该淘汰的就淘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再好的故事,也架不住模糊不清的电影画面糟蹋。对于电影制作公司来说,花点钱买,或者干脆委托高校和科研院所研究更好地摄影机,是必行之事,而且,国内的电影洗印技术也太落伍了,如果不抓紧发展、迎头赶上,未来就会被人卡住脖子的;

    第三,电影制作公司应该立刻派人去好莱坞学习特效制作,花再多钱也不要心疼!在未来,通过电脑制作特效来拍摄大投资的大制作,必将成为电影业发展的绝对潮流,这是资本发展的必然规律——高投资、高回报!谁轻忽了这一点,肯定会在市场面前碰的头破血流!

    站在李谦的角度来看,这篇影评简直是一针见血!最后的三条建议,也绝对是扎扎实实的抓住了最关键的地方。

    可以说,这篇文章有眼界、有内容、有观点,还有方向……简直是完美!

    所以把这篇影论反复看了两遍之后,他还特意留意了一下,记住了作者的名字——

    黄玉杰。

    …………

    下午放了学,齐洁仍是照例独自一人留在办公室里看小说。

    小说不错,是她昨晚才刚发现的,一个老作者的新书。

    下午第三节课没有她的课,她坐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的,其实就是一直在等待放学铃响之后,可以一个人痛痛快快地看书。

    但是现在,放学了,人走光了,整个校园里安安静静的,她却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明明是自己很喜欢的故事,很想看的故事,但偏偏,她就是觉得心神恍惚,怎么都看不下去。

    叹息一声,她合上电脑笔记本,站起身来,决定照惯例先去听一阵歌。

    最近一段时间,她已经开始越来越喜欢在每天的下午放学后跑到五楼上面的楼道里,坐在台阶上安安静静地听楼上人唱一阵歌。

    好像每天不听到那清脆的吉他声,她就会觉得心底里有些心事还没有完成一样。

    于是她起身打开门走出办公室,缓步上楼。

    但刚走了几级台阶,她却突然发现,今天……似乎……没有声音?

    她先是愕然,旋即惊诧。

    侧耳倾听,是真的没有声音!

    “今天,他没来?”她心里诧异地想。

    然后,想了想,她继续上楼。

    四楼……

    五楼……

    完全没有任何的动静!

    莫名地,她竟觉得自己微微有些心慌。

    就连脚步,好像也突然变得焦急了许多。

    来到了过去每天都会来的老地方,她敛声屏息地再次侧耳倾听。

    楼上是真的完全没有任何动静!

    没有咳嗽声、没有喝水声,更没有吉他声和歌声!

    犹豫了片刻,她缓步往上爬。

    来到天台的入口处,她深吸一口气,突然一步迈出去……空空荡荡!

    完全是不由自主地,她失望地叹了口气,眉头微微蹙起,心中有些焦躁在升腾。

    天台上靠近楼道的地方,并排放了八个一模一样的石凳。

    齐洁站在楼道口愣了片刻,然后走过去,随便寻了一个石凳坐下,一边放眼四望,看着这空空荡荡的天台,一边在脑海中幻想着这天台上本来该有的场景——

    一个男孩子,嗯,应该长得有点小帅那种,因为他的声音真的是蛮好听的,所以人也应该难看不到哪里去,当然,或许他会有点个性地蓄起半长不长的头发,然后……或许脸上会有那么一颗两颗的青春痘?

    每天下午放学后,夕阳西下,阳台上余热仍炙,他就这样抱着一把吉他,坐在其中的某一个石凳上,或许有风,会吹起他的头发,也或许没有……谁知道呢!

    周围很热,但没有人,很安静,很适合一个人的抒情。

    他带着的,除了一把吉他,还有一个水杯,里面盛满了可以让他在唱歌间隙润润嗓子的温开水。

    然后,他开始弹吉他,他开始唱歌。

    每唱两三首歌,他就会停下,歇一歇,喝几口水。

    或许会很热,会让他脸色通红,会有汗水顺着胸口、顺着脊背、顺着脸颊往下滑,痒痒的,然后……他会像那些打篮球的男孩们一样,干脆脱掉上衣,裸着胸膛,露出十七八岁的大男孩那略显单薄的胸肌。

    然后,他一遍又一遍地弹,一首歌接一首歌的唱,却浑然不知就在几步之遥的地方,有个人正坐在台阶上、闭着眼睛、用心地聆听着他的每一个音符、每一声吟唱……

    …………

    “不知道以后他还会不会来继续唱?”

    齐洁感慨了一声,似乎是想要追忆什么、凭吊什么,只觉有一种伤感渐渐弥漫上来,暮色一般的,无可阻挡,叫人隐生惆怅。

    “不知道他练了那么多歌,到底唱了那首给他心爱的女孩,也不知道那女孩是不是接受了他的追求?”

    脑海里想着这些漫无边际的零零碎碎,齐洁回首看着西边的天空。

    愣愣的,愣愣的,她只是一动不动地安静看着。

    直到那夕阳一点一点沉入西山。

    天光潋滟,晚霞如火。

    她叹息一声,站起身来,缓步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