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十二章 他,和她
    孤处在汹涌的人潮中,王靖露有些忐忑不安。

    她从来就不是那种性格强势外放的女孩,从来都不是。

    比如,吃饭。她喜欢细嚼慢咽的吃法,如果说她的姐姐王靖雪吃一顿饭需要十分钟,那么同等情况下,她大约需要十五分钟。

    比如,学习。从小到大,她从不曾刻意的去追求什么成绩,她只是用心的把老师要求掌握的知识点都学会,把老师安排的作业都一丝不苟的完成。

    再比如,弹钢琴。那并不是她自己要求去学习的,大概在她五六岁的时候,某一天,她的姐姐王靖雪跟爸妈说想要一架钢琴,于是,几天之后家里就多了一架钢琴,最开始是姐姐每天练习,跟家庭教师练习指法、学习曲目,她就在旁边看着、听着。后来姐姐说,二丫,过来,从今天开始,姐姐教你弹钢琴,于是,她才开始弹钢琴。

    再比如,高二结束之后的转学。她自己从来都没想过有朝一日要去考什么电影学院,她考那个干什么?她并不是多么爱看电影,而且她也不知道电影学院毕业之后出来能干什么。去做演员?或者写剧本?……她完全不知道。

    如果非要撕扯清楚,她反而觉得师范学院啊、女子学院什么的,才是她喜欢的。毕了业出来教一教学生,拿着稳定的收入,就像隔壁的李叔叔一样,多好啊!

    但是,姐姐说,二丫,你知道,我们都是女孩子,而这是一个属于男人的世界,所以,我们女孩子,必须要自强!我们只有变得比男人强,才有可能自由的去选择自己爱的爱情、和自己爱的生活!不过,比其他女孩子幸运的是,咱们有天赋,咱们都有,所以,比起其他人,可能我们能找到更便捷的通往成功的道路。那就是,艺术!

    所以,我去唱歌,你去演戏吧!

    再所以,姐姐说要给她转学、说要让她去上小课、说要让她考京城电影学院,于是,等高二结束,她就会去京城。

    再再所以……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安安静静,与世无争。

    但今天,面前这辆停在教学楼下的跑车,和面前这个面带微笑的男人,突然就把她推到了汹涌的人流中。

    当他叫住她,这一刻,近乎万众瞩目。

    她嗫喏着走近,有些吃惊,有些紧张,小手发力地攥紧肩上挎包的背带。

    赵毓敏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她的紧张。

    “对不起,小雪,或许我不该在这个时候来找你?吓到你了,对吗?”他温柔地说着,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眼中满是温柔的疼惜。

    王靖露抬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她求助般地回头看向那几个女生,那都是她的好朋友。但这个时候,她们都笑嘻嘻地站在原地,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那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蛋儿上,有羡慕,有惊讶……却独独没有一个人觉得现在的王靖露是需要帮助的。

    她回头,怯怯地看向他。

    他的眸子黑而发亮,却并不迫人,反而有一种暖暖的光。

    “毓敏……哥,你好。”

    赵毓敏摇头而笑,“看来咱俩真的要掉进言情剧里了。”

    天可怜见,说这句话,他是真的想要开个小玩笑的,是真的想要让面前这个可爱的美丽的女孩子不要那么紧张的。

    但是,没用。

    王靖露脸上紧张依旧,一点要笑的意思都没有。

    “你找我……有事?”她说。

    他“啊”了一声,返身打开车门,从副驾驶座上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来,一边递给她,一边笑着说:“其实没事,下午陪朋友喝了杯咖啡,突然发现那家咖啡店的甜点不错,所以额外要了一份,想着你能喜欢……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突然出现会吓到你!要不然,我们出去说话,好吗?”

    王靖露先是吃惊地看着他递过来的小盒子,听他说到“出去”两个字,下意识地连忙摇了摇头,“不,不行,我要……”她急切地从挎包里掏出几张试卷来展示给他看,“我要回家温习功课的!”

    说话间,她突然听到似乎有人在喊一个熟悉的名字,心里突然就一颤,下意识地就想扭头往身后的教学楼上看,但动作做到一半,却又停下了——生硬无比。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好委屈。

    但她摇摇头,说:“谢谢你,不过,不用了。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她指一指学校的大门,意思很明显:那我就要走了。

    赵毓敏耸耸肩,一边收回小盒子,一边自嘲地笑笑,“没有关系,是我太唐突了!那么……或许我可以开车送你回家?哦,对,你有自行车!对不起……那么,嗯,好吧……”他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很优雅,“你先走,ok?”

    王靖露抬头看他一眼,点点头,说了声“再见”,然后逃一般地转身就走入人群。

    在她身后,几个女孩子嘻嘻哈哈地喊着追了上去。

    在她们身后,赵毓敏看了一眼手里精美的点心盒,耸了耸肩。

    再转头看去时,王靖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单车与人流之中,他收回目光,脸上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转身上车。

    “这才是中国女性的古典美……不是吗?”坐在车里,他自己对自己说:“拥有这样古典美的传统的女孩子,才是值得去爱的,不是吗?”

    …………

    目送王靖露离开之后,刘强等几个人这才松了口气。

    “王靖露果然没接!我就说嘛,肯定是那小子自作多情主动追来的……”

    “那当然,王靖露可是谦子的女人,怎么可能为这种小白脸变心……”

    “哎,对了,李谦,要不要咱们下去狠狠地揍那小子一顿,给他个教训?”

    李谦抬手捂住额头,然后转过身来面对大家。

    “打住,打住,你们都给我打住!”

    “重申一点,跟王靖露我们是邻居,也是好朋友,但只是好朋友,我们没有谈恋爱,她也不是我的女朋友,更不是我的女人!”

    “切!装吧你就,刚才紧张成那样,当我们瞎呀!”

    “不过……如果你们自认为能惹得起人家的话,注意看,那可是兰博基尼哦,二十来岁开兰博基尼,不是家里很有钱,就是家里很有钱,所以,如果你们够胆子去揍那小子一顿,我绝不会反对,相反,我会为你们鼓掌欢呼……”

    “切!”

    “去死!”

    “没有人性!”

    “我是怎么可能会认识你的!”

    …………

    这个下午,李谦没有练吉他。

    等放学的人都走掉,等整个校园突然间变得空空荡荡,他独自一人抱着吉他趴在楼顶的防护墙上,点上一根烟,慢慢地把它抽完,然后转身下楼。

    …………

    晚饭后,李谦运笔如飞。

    前世他的字就不错,这一世也算不错,而且前后两世之间字体的区别也并不是太大,所以,当灵魂之内的两世记忆差不多完全融合了之后,他写的字越来越好,却不至于被熟悉他字体的人看出异样来。

    1000字的作文,如果用电脑打字,当然轻松,但是手写就没有那么愉快了。他下午放学回到家就开始抄,吃过晚饭之后又抄了接近半个小时,这才总算是完事儿了。

    他甩甩手腕,把三份作文放好。

    然后,想了想,他走出卧室跟正在看电视的老妈说了一声,就换了鞋出门。

    目的地,当然是天台。

    结果,他才刚爬到四楼,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掏出来一看,果不其然,是王靖露发来的。只不过,或许是李谦上次说的话起了作用,这一次的短信居然不是空白的。

    两个字:天台。

    于是,他收起手机,就站在四楼等着。

    不大会儿,三楼就响起开门声、关门声、踏踏的爬楼声。

    然后,两人一个站在四楼,一个站在三楼到四楼的楼梯拐角,对视一眼之后,默契地转身上楼。

    时间是晚上八点十三分,夜幕下的济南府灯火辉煌,似乎每个人的每一次呼吸,每台机器的每一次咆哮,每栋楼宇的每一次灯光明灭……都在吞吐着欲望和烦躁。

    这样的夜里,没有一丝的风。

    如果去看温度表,气温似乎并不算高,但空气却似乎是粘稠的,叫人下意识里心情烦闷。

    两人习惯性地各自趴在防护墙上。

    李谦以为她会用“你今天怎么出来的比我还快?”,又或者“你比我先出来,为什么不给我发短信?”之类的话来作为开场白。

    但是,没有。

    她持续地沉默着。

    大概有三分钟——或许是一分钟,也或许是五分钟——之后,李谦扭头看着她,说:“刚才吃晚饭的时候,我爸我妈商量,说想给我房间里安一台空调,但是我反对,我更想要一台电脑,但是我爸反对,他觉得他才该先买电脑,但是我妈反对,她说要买空调……喂,就算不好笑,你也咧咧嘴好不好?”

    王靖露不说话,甚至都没有扭头看她一眼。

    李谦摸摸鼻子,百无聊赖地仰头看着星空。

    “哎……”

    片刻之后,王靖露突然叫他。

    李谦收回目光、看着她,“嗯?”

    她也看着他,镜片之后,目光幽幽,有些哀怨,有些迷茫,又有些无助。

    “你不会不管吧?”她说,“我知道你肯定看见了!”

    李谦皱皱眉头,摊手,“我怎么管啊!”

    “都是我爸的意思。”她又说。

    “所以啊……”,李谦说:“你想,这种事儿我能怎么管?”

    “可是,可是……”她说不出后面的话。

    李谦看着她。

    她赌气般地撅起嘴,不讲理地抬脚踢了他一下。

    当然,很轻。

    “你不能不管!”她说。

    李谦深吸一口气,沉默下来。

    王靖露反而认真地看着他,似乎在等他给一个肯定的答案。

    她当然想要这个肯定的答案嘛!她知道这事情自己是应付不来的,但是他可以呀!只要他说一句,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了,那她就可以放心的交给他了呀!

    什么赵毓敏啦,什么爸爸啦,什么姐姐啦,没关系,他肯定能够全部办妥的!这就跟小时候每次他把她惹哭之后,却总能很快又把她逗笑一样。

    他,擅长这个!

    或者说,他不擅长也必须去学着擅长!

    因为,他是他。

    沉默了半天之后,李谦翘着眉毛扭头看着她,表情古怪。

    王靖露看见他这幅表情,则是一脸紧张。

    “办法……倒是有一个!”他说。

    她眼睛一亮,雀跃地说:“你说!”

    他犹豫了一下,表情越发纠结,“当然了,如果那么做,是需要我牺牲一下的,不过,嗨……好吧!其实办法就是……喂,小妞,哥哥看你长得不错啊,要不咱俩明儿就去把结婚证领了吧?”

    王靖露瞪大了眼睛,有点迷糊。

    好半天之后她才回过神来,脸上有点红,眼睛有点潮,呼吸有点急……

    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虽然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是显得有点搞怪,就是显得有点好笑,同时又有点气人!不过这确确实实是一个可行的办法!

    男孩女孩把证一领,亲爸亲妈又咋啦?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知道不知道?

    至于赵毓敏……更是瞬间灰飞烟灭!

    但是……

    “你想得美!我才不会嫁给你!”她说。

    然后她迅速扭过头去,撅起嘴儿,小声地说:“我才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反正……反正你不能不管!”

    李谦叹口气,扭头看向远处璀璨的车流,不说话了。

    过了片刻,王靖露小心翼翼地扭头看着他,见他仍是呆呆地出神,就拿脚轻轻地踢他一下,“哎,你想什么呢?”

    李谦耷拉着脸,回头看她一眼,又扭回头去。

    “还能想什么,想办法呗!”

    说话间,他苦恼地揉着眉头。

    王靖露却是缓缓地笑起来:在想办法,那就是说他已经在管了!

    那就好了!

    于是突然一下,她的心情就轻快起来。

    她又踢他一下,“哎,这周末你有什么安排吗?咱俩……咱俩去爬千佛山吧?”

    李谦扭头看她一眼,摇摇头,“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这周六我要去看电影!”

    王靖露微微地撅起嘴儿,“那我也去看电影!”

    “你不是不喜欢看电影?”他说。

    “可我现在喜欢了。”

    “……”

    “哎,你有什么特别想看的片子吗?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要去看电影?”

    “没有。等到了电影院再说呗,有什么就看什么。”

    “嗯,也行。那就到那天再说。”

    说完了这句话,两人又同时沉默下来。

    这时候的夜,仍是慵懒的没有一丝风。

    空气似乎是粘稠的,叫人下意识里就觉得只有张开嘴才能不被憋死。

    远处的楼群影影绰绰,间或有一盏没灭的灯,孤独而丰满。

    路上的车流灯光明亮,刷刷刷的一辆接一辆,寂寞而繁华。

    今天的对面五楼,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整个世界都乱哄哄的,却整个世界都不说话。

    似乎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两个人。

    他,和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