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十一章 独角戏,好成绩
    周末,晚上八点。

    李谦手里拿着一面小镜子,正对着镜子做出各种各样的表情。

    这不是搞怪,是独角戏。

    有人说,十分演技七分在脸,这个话未必全对,但面部表情上的表演,在整个人的表演中占据着极端重要的地位,却是肯定没错的。

    李谦有一张英俊的脸,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还是那句话,长得英俊不英俊、漂亮不漂亮,跟演技好坏,真的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就算做花瓶,也需要花瓶级别的演技。

    他知道自己上一世虽然在影视圈混了不少年,但要说演技,还真未必能高到哪里去。这跟音乐不同,搞音乐,只要拿起吉他,他就有着用不完的自信,尽管上一世做音乐他也并没有做出什么名堂来,甚至还不如在影视圈混得好,但音乐是本行,所以不缺底气。

    但要想做演员,尤其是做一个好演员,他知道,自己需要补的课,还有很多。

    虽然前后两辈子加一块儿,他都没有接受过哪怕一天的系统的表演培训,但是在圈内打混多年,接触过的演员没有上千也有几百,耳濡目染的,他还是积攒了一些自己的技巧和方法。虽说路子野了点,但没关系,好用就行。

    而且,他脑海中那无数精彩的人物、无数精彩的表演画面,才是他真正的、最好的老师。

    汤姆·汉克斯的憨厚,加里·奥德曼的神经质,摩根·弗里曼的举重若轻,马龙·白兰度的重剑无锋,阿尔·帕西诺的沉稳大气,约翰尼·德普的妖艳邪气,梁朝伟的忧郁电眼,葛优的平实自然,发哥的霸气笑容……当然,还有罗伯特·德洛尼……

    所谓“十分演技,七分在脸”这个话,还有一个后半句,叫做“七分在脸,六分在眼”。

    李谦拥有一双漂亮的眼眸,这一点同样没有疑问。

    或许在此前那个李谦的眼睛里,有的只是青春与稚嫩,但十几天的时间过去,当那三十多年的岁月都在这双眸子里沉淀下来,它们依然黑得发亮,却开始深不见底。

    喜,怒,哀,乐。

    苦笑,失笑,怒极而笑,浅笑,微笑,偷笑,捧腹大笑,失望的笑,喜悦的笑,沧桑的笑,温柔的笑,神圣的笑,魅惑的笑……

    勃然大怒,透入骨髓的震怒,怒而带笑,愤怒却尴尬……

    忧郁,忧伤,孤独,痛哭流涕,无声的哽咽,流着泪的笑脸……

    一本正经的绷着脸,严肃而拘谨,沉思,平静……

    …………

    对着镜子,李谦不断地变换着表情,尤其注意自己的眼睛。

    他露出一个最自然的微笑。

    清冽,干净,而温暖。

    再然后,是一个挑逗的笑容。

    嘴角微微挑起,笑不露齿,眼睛明亮而幽谧,里面似乎隐藏着一股笑意,却又有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忧郁。

    好吧……很累。

    没有经历过训练的人猛然开始大量的使用面部肌肉,时间稍微一长,脸上就会有一种快要抽搐的感觉。

    长时间跟自己的眼睛对视,也会让眼眸有一种异常酸涩、想要流泪的感觉。

    …………

    李谦揉揉眼睛、拍拍脸,正要放下镜子,突然传来啪啪的敲门声,然后,李爸推门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他手中高举的镜子。

    本来那是一张带着些微笑的脸,愣了一下之后,却很快就露出一副复杂之极的表情。

    无言的愕然,隐约的愤怒。

    不解?不屑?痛惜?失望?

    李爸指着他手里的镜子,说:“你是个男孩子!”

    李谦嘿嘿一笑,晃晃手里的镜子,说:“男孩子也是需要照镜子的!”

    李爸无语。

    本来的好心情,瞬间消散。

    卡了一下之后,他说:“这次月考的成绩还算不错,533分,第26名。”

    “呦?这就知道啦?”李谦赶紧放下镜子站起身来,“你给老周打电话问的?”

    李爸闻言不悦地道:“别老周老周的,叫周老师!”

    李谦耸了耸肩,无奈地撇嘴。

    说完了,李爸转身就要走,犹豫了一下,回头看看儿子,又看看床上镜子,然后再看看镜子旁边的吉他,他一脸纠结地说:“一次考的好点,不算什么,别忘了咱们约定的可是期末考试!”

    顿了顿,他又说:“而且,我再跟你重申一遍,作为你的父亲,我还是那个意见,喜欢音乐,可以,但是把音乐当成未来的事业……你会摔跟头的!”

    …………

    上午第一节课上课之前,教室里分外热闹。

    和以往每次月考一样,周一早上,各个班级的成绩单就在黑板一角贴出来了。

    看到自己一如既往的成为班级第一名,王靖露脸上毫无喜意,但看到李谦的名字出现在第26名的位置上,她的拳头却紧紧地握了起来。

    第一名,王靖露,659分。

    第二十六名,李谦,533分。

    这个成绩,跟王靖露的估算大体一致,小处有些偏差。

    王靖露比预估的多考了9分,李谦比预估的少考了7分。

    不过,这份成绩还是足够让王靖露满意了。

    从433分,到533分,整整一百分!

    居然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李谦就提高了一百分!

    尽管做出承诺的时候,他有点嬉皮笑脸的,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真的做到了!

    …………

    李谦照例是掐着点儿来到教室,却是一进门就让教室里的热闹给吓住了,心想,“好家伙,这也太热闹了!看来考试果然是法宝么?大家居然对名次真的那么在意!”

    这时候,似乎心有灵犀一般,本来看完了榜单和成绩,已经回到座位上正跟同桌聊起这次考试的王靖露,竟是突然就转身看向了教室后门。

    李谦很快就感受到她的目光,不由得冲她眨了眨眼。

    王靖露也冲他微微一笑,兴奋中还带着一抹淡淡的羞涩。然后,她很快就又回过身去跟几个同学讨论起来。

    李谦把吉他箱仍旧放到教室西北角的最角落里,正好卡在教室最后面那一大排储物柜和北墙之间,然后才刚回到座位上坐下,却是第一时间就被发现了。

    “我靠,兄弟们,李谦来了!”

    “一个月涨一百分,要不要这么逆天啊你,给兄弟们留条活路行不行?”

    “我说你最近怎么不打球了,敢情是偷偷学习去了,说好的篮球就是生命呢?你个叛徒!不过……你是怎么办到的,给兄弟们传授下经验怎么样?”

    …………

    上午四节课,第一节课就是老周的。

    按照惯例,身为班主任,老周先不忙讲解这次考试的数学卷子,而是首先分析班级内的成绩排名走势——进步的,要表扬,退步的,要鼓励!

    于是,李谦被表扬了。

    两节数学课之后,是两节英语课。

    这次考试,李谦的英语成绩进步幅度很是不小。

    于是,他再次被表扬了。

    下午第一节课,是俄语,梁老师先是对几个成绩进步不小的同学提出表扬,然后话题一转,他的手指头在讲桌上敲了几下,说:“但还有一些同学,比如……我说李谦同学,哎,对,说的就是你,别扭头!听说你这次总成绩大踏步前进啊!这值得表扬哈!不过,你其它课都进步很快,但是俄语呢?русский,что-делать”

    李谦羞愧地低下头。

    而随后的两节国文课上,第一节课,齐洁老师讲解完了除作文意外的所有试题之后,走到李谦身边时,她特意敲敲他的桌子,面带笑容地小声说:“你很不错,但是不要骄傲,继续努力!对了,你的作文老师留下了,回头再给你!”

    等到第二节课,李谦就明白为什么他的作文被留下了。

    因为在读完了几篇范文之后,他的作文居然奇迹般地被其他班级的学生给送了过来,然后,齐洁老师当堂展示给所有同学看——满分!

    举室哗然!

    …………

    李谦觉得很疲惫,很疲惫。

    被表扬的多了,也是会累的,这是真的。

    好不容易,今天的课总算全部结束了,李谦手里却还有一份额外的任务要完成,那就是:把自己的作文抄写三份。

    一份是齐洁老师要存档的。

    每个国文老师都会有一份自己的“学生作文簿”,那是他们在历年任教的学生作文中优中选优留下来的,是每一篇都可以拿来给以后的学生当范文的。

    因为好的、值得保留下来的作文并不是那么常见,而是需要做老师的用一年又一年的教学区积累,所以,不夸张的说,只看一个国文老师的“学生作文簿”的厚薄,就可以清楚地知道他的教龄了!

    比如,李爸的“学生作文簿”就是厚厚的一沓!

    第二份,则是要上交给十三中语文教研组的,作用么,也是留档。

    学校里每隔一两年就会自费出版一份叫做“优秀作文选”的书,在全校师生中的发行,这书的内容,自然也是一份份攒起来的学生作文。

    至于第三份,好吧,虽然李爸还没开口,但是他知道,逃不掉的!

    …………

    收拾好东西之后,李谦正要和此前一样等同学们走个差不多再去拿吉他箱,但是,教室里还乱哄哄的呢,他就突然听见有人在走廊上喊自己的名字。

    李谦正要起身出去,刘强已经大步跑进教室,在他身后,还有几个平常关系很好的哥们。

    刘强一边喘着大气,一边愤愤不平地指着外面,说:“快,李谦,快,你出来看看!”

    闻言愕然之间,李谦已经被他拉着出了教室后门。

    趴到栏杆上,他顺着刘强的手指往下看。

    就见楼前拥挤的放学大军中,赫然停着一辆风骚之极的蓝色跑车。

    仔细看看牌子,似乎是兰博基尼?

    车门前站着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男子的对面站着一个身穿校服的女孩子。

    那是……王靖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