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八章 父与子
    眼看就要到小区门口了,李树文又停下了。

    路边的“老刘音像店”把个大音箱杵到门口,里面情啊爱的,喊得很激动——李爸突然就想起那天李谦唱的那首歌了。

    当然,他不是奔着欣赏歌去的,他是奔着欣赏歌词去的。

    在他看来,这年头的小年轻们喜欢的那些歌,一天天你你我我情情爱爱的喊来喊去,其实空洞无聊的紧,根本就点不到正题上!别说这个,就连那些文学杂志上刊登的作品,也都越来越浮躁,字里行间似乎除了钞票就是裸体,好像离了这个就不是来源于生活了似的——经济越来越发达,精神却越来越落魄。

    好的文学作品,不多了。

    在这个时代,难得居然还有人能把歌词写得挺讲究,这让李爸很感兴趣。

    在店门口把车子放好,李爸推门进去。

    柜台里坐的是个小伙子,见李爸进来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您要买什么?”

    李爸说:“最近我听朋友说,有一首叫《暗香》的歌挺好听的,你们这里有没有?”

    “暗香?”那小伙子有点懵,顿了顿,问:“谁唱的?”

    “呃……这个我还真是不知道。”

    那小伙子低下头,皱着眉敲敲脑门,摇头道:“想不到有谁唱了首叫《暗香》的歌,我一天天就在这店里待着,不吹牛的说,市面上卖的这些磁带、cd上的歌,我都听过,但是叫《暗香》的就……没听说过。”

    李爸愣了愣,“哦”了一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转身出了门。

    可出门推起自行车走了没几步,他又站住,自己在那里喃喃自语,“这样的歌,音像店不卖?没人爱听?这可奇了怪了,这不应该呀?现在这些小年轻,还真是……真是闹不懂!”

    一扭头,他看见街对面不远处的另外一家音像店了。

    于是推起车子,直奔目标。

    进去一问,《暗香》这首歌知道不?有磁带不?

    答:不知道,没听说过。

    他退出来,很纳闷。

    难道这首歌真的没人听、没人喜欢?所以这些个音像店才约好了似的,都不进?

    可他明明就觉得这首歌还不错呀,无论是从歌词还是曲子,都应该算是一首好歌才对,怎么会没人喜欢听呢?

    他不信邪!

    拧劲儿一上来,他也先不回家,蹬上车子就往回走。

    从学校到小区,从小区到学校,这条路老李同志骑着车来来回回的走了小二十年,数不清有多少遍了,路两边有什么店铺,他闭着眼都知道。

    于是,他很快就找到另外一家店。

    问:《暗香》这首歌知道不?有磁带没有?

    答:不知道,没听说过。

    真是邪了门了!

    蹬车子,走,去另外一家。

    问:《暗香》这首歌知道不?有磁带没有?

    答:不知道,没听说过。

    这回老李同志有点泄劲儿了。

    不得不泄劲儿啊,一家不知道,两家不知道,第三家还是不知道……

    还好,出了这家的门,旁边还有一家。

    问:……

    答:……

    李爸走出第n家音像店,面色严峻,满腹忧思。

    他很无奈。

    同时又很欣慰。

    因为他已经可以确信,自己觉得歌词写得相当棒的那首《暗香》,是真的没人听、没人卖!它根本就是没声没息!

    这让他不得不感慨眼下的年轻人真是浮躁:这么好的歌,这么好的词,居然就没有年轻人愿意静下心来好好听听、感受一下那歌词之中的意境么?

    幸好,幸好……幸好儿子从小就受自己熏陶,虽说调皮点,但审美情趣神马的,还算没跑偏——你看,那么多音像店都没听说过的歌,这小子愣是能给淘出来,还准备拿来唱给小女朋友听,可见他这眼光,还是很独特的。

    不知不觉的,李爸联想到自己对儿子的教育,开始归纳总结其成功之处,同时也把当下的教育制度拎出来,开始进行深刻的反思……

    好吧,这纯粹就是一个老教育工作者的下意识反应。

    骑着他那长江牌自行车一路回家一路深入地思考着,才刚进小区,迎面一辆车过来,李爸只是下意识的往道旁避让,却没想到那辆车居然慢慢停下了。

    “李叔,您这是下班了?”

    李爸一愣,抬头就看见那辆红色小跑车里的王靖雪,当下回过神来,下了车子,笑呵呵地道:“小雪呀,这是要出去?”

    王靖雪道:“我要回顺天府了。李叔,最近我爸生意忙,经常不在家,我也是忙得在家里住不着,我妈那边要是有点啥干不动的活儿,可得麻烦您给搭把手啥的。等过年的时候我回来,请您老和我耿阿姨喝酒,好不好?”

    李爸哈哈一笑,摆手道:“多少年的老邻居了,这还用你交代?你放心的忙你的去!多出点好歌,我们家小谦就特别喜欢听你的歌呢,老在家里放!”

    王靖雪闻言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神色,却是很快就又不以为意地笑着点点头,“那我走了李叔,多拜托了!”说罢抬手挂上档杆,就要启动车子。

    李爸却是突然想起刚才的事儿,赶紧说:“小雪,叔突然想起来,问你个事儿。”

    王靖雪停下手上的动作,说:“有事您说。”

    李爸说:“最近好像有一首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暗香》的歌,我四下里找音像店问,他们都说没听说过,你就在音乐圈里呆着,对这一块儿熟,叔想你肯定听说过?”

    王靖雪闻言皱了皱眉头,摇头道:“谁的歌?名字就叫《暗香》?”

    李爸说:“啊,就叫暗香,至于谁的歌……这个,呵呵,我还真不知道。”

    王靖雪想了想,很认真地想了片刻,再次摇头道:“音像店的人说的应该没错,这个歌我也没听说过……李叔您不知道,我们这些做音乐的,街面上发行了什么新歌,别管喜欢不喜欢,都会去听一听的,所以最近这几年的歌,我敢肯定我大差不离都听过,但您说的这首……我是真没听过。”

    李爸闻言愣了一下,“你都没听说过?”

    王靖雪认真地道:“没有。”又道:“或许是以前的老歌?那我不知道也正常。这样,叔,您放心,我回去就帮您查查资料,要是真有这么一首歌,我就给您找找磁带寄过来,好不好?”

    李爸正处在微微的失神中,闻言只是下意识地点点头,“哦,哦,那好,那好,那就麻烦你帮叔找找……”

    王靖雪冲他笑笑,挂上档,“那我先走了李叔,回头查到消息我先给您电话。再见。”

    “哦,好的,好的,再见,再见。”

    红色小跑的发动机轰的一下,车子飞快地窜了出去。

    李爸的眉头皱得梯田一般,扶着车子站在那里好久都没动地方。

    就在这时候,也不知怎么的,他心里一动,突然想起那天父子俩的对话来,他恍惚记得,好像……大概……可能……当时小谦说了一句什么来着?

    那首《暗香》,是他自己写的?

    …………

    李爸在外头耽搁了不短时间,回到家的时候,李妈已经在忙着摘菜了。

    听见门响,见是李爸回来,李妈就开始抱怨,“猪肉又涨价了!这回一斤涨了三毛钱!我买菜的时候就听见不少人在那儿议论,说咱这猪肉价提前一步迈入发达国家水准了。”

    “啊!”李爸哪有心思搭理这个,李妈说一句,他就啊一声地应和着。

    坐在客厅里,他点上一根烟,有点神思不属。

    李妈说他:“又在客厅抽,我让你熏也就罢了,儿子才十七岁,正长个头呢,你别给他熏的不长喽!”

    李爸就反驳,“闻点烟味跟长个子有啥关系,你这都什么逻辑!再说了,他都一米八了,不长也行了!”

    李妈瞪眼,“说啥呢,啥叫不长也行了!”

    …………

    俩人正欢乐地吵吵呢,门外传来掏钥匙开门的声音。

    李爸一下子来了精神,烟也掐灭了,站起身来。

    李谦背着吉他刚进来,李爸就说:“小谦,你到书房来,爸问你点事儿。”

    李妈特不屑地瞥了临阵脱逃的李爸一眼,一副胜者为王的姿态,“懒得跟你计较!”说完转身又进了厨房。

    李谦一脸懵懂地进了书房。

    李爸问:“小谦,我记得那天你说你唱的那个歌……就是那首叫《暗香》的,是你自己写的?”

    经过那天晚上的痛定思痛,现在李谦的脸皮已经厚了不少,当即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啊,是我写的呀!”

    “那歌词和曲子都是……”

    “都是我写的。”

    “哦……”

    李爸发出长长的一声哦,不说话了。

    李谦问:“怎么了这是?怎么又想起问这个?”

    李爸又摸出一根烟来,还特意瞅瞅屋门——李谦识趣地过去把门给他关了。

    李爸把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说:“我刚才到外头问了好几家音像店,他们那里都说没听说过这个叫暗香的歌,正好回来的路上碰到对门小雪那丫头了,她不是歌星嘛,我就顺嘴问了她一句,她也说……没听说过。这歌……真是你自己写的?”

    李谦无语,点点头。

    “连词带曲?”

    李谦又点点头,肯定地说:“连词带曲。”

    李爸忽然就再次沉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