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五章 天台歌声
    有了吉他,也有的是好歌,李谦开始为到哪里练歌发愁了。

    这世上所有事情的道理基本上都是相通的,别管你再怎么天才,勤学多练,都是成功的基础,你再好的本事,三天不练也手生。就像《卖炭翁》里说的:我亦无他,唯手熟尔!

    搞音乐也是如此。

    别说李谦上辈子虽然对这个行当很熟悉很了解,却从头到尾并没有什么成绩可以拿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了,就算他上辈子就是个成功的歌手、音乐家,到了这辈子,也还是得练。

    上辈子的手是上辈子的,不练,你能保证这辈子的手也那么灵活?

    上辈子的嗓子是上辈子的,不练,你怎么知道自己这辈子的嗓子是个什么特点?长处和短处又在哪里?

    那么问题来了,平常他需要上课,他放学了,人家也都下班了,晚上他可以晚睡,但只要一过十点,你再动听的音乐对于想睡觉的人来说都是噪音!

    所以,在家里练歌是肯定不行了。而除了家,他又无处可去。

    最终,他还是把主意打到了学校教学楼的天台上。

    这个时空的中国,特别提倡天赋人权,贯彻到学生和老师们身上,那就是严格贯彻双休日制度和减压减负的大方针,所以,别看高二高三的学生马上就要面临高考,别看那是决定他们一辈子人生方向的一次大决战,但是周六周末照样双休,而且一早一晚从来没上过自习课。用老师们的话来说:要是晚上还把你们关在教室里,你们哪里来的时间去玩、去谈恋爱?

    所以,从周五下午放学开始,一直到周末晚上,这两天多的时间里,整个学校除了少部分像刘强和此前的李谦那样的运动狂会跑到学校的操场打球之外,整个学校,简直就是空空荡荡。简而言之:在这里练歌,绝对不会扰民!

    甚至于,李谦觉得,就连周一到周四的下午,自己也可以留下来练一个小时,顶多就是晚回去一会儿、晚饭吃晚一点就好了。

    于是,第二天下午,他就带着吉他箱来了学校。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球可以不打,女朋友也可以不找,跑车也可以不急,但歌,却必须是每天都练的!

    下午五点半,放学铃准时响起来。

    不到二十分钟,学校里两千多师生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李谦再次婉拒了刘强他们几个打球的邀请,放学后在教室里坐了一会儿,等到人走个差不多,他也不等班长赶人,出了门背上吉他箱就迈步往楼上走。

    …………

    齐洁有放学之后留在办公室里继续看一会儿小说的习惯。

    按说回到家,她有更好地看书环境,但她却就是喜欢呆在办公室里看,总觉得一回到家面对那一面墙的书柜,老爸的,老妈的,自己的,党章党史、教育著作、哲学理论、古典名著、历史大部头……自己再看这种小说,就会显得很轻浮似的。

    没错,她看的是网络小说。

    现如今对于绝大多数普通老百姓来说,电脑都还是挺稀罕也挺昂贵的东西,更不要说网络了,1995年,整个国内的网民顶天了也就一两百万,但网络上该有的东西还是都已经有了。甚至于,网络上那家名叫夏天中文网的站点已经在今年开始在网文圈首次尝试收费阅读。

    齐洁当然是连个犹豫都没打就直接充了个高级vip,id就叫:thequeen。

    嗯,没错,女王的意思。

    她专看这家网站的女频,像什么霸道女总裁、铁血霸王花、冷血霸爱、绯闻通告:我是明星别惹我、异界之女王大人……等等,都是她的菜。

    看到爽处,她那双静若平湖的眼睛,总是会亮起星星点点的火。

    只是她很小心,从不让人看见。

    今天放学后,她仍是和平常一样装模作样的备课,等老师们先后都走了,这才放下笔,从包里掏出笔记本电脑来插上电,然后再插上无线网卡。

    网速一如既往的很慢,不过只要心情好,这都不是问题。

    等到夏天中文网的页面一打开,她瞬间就进入兴奋状态,很快就找到看到一半的那本《我是女王别爱我》点开。

    可是还没看几个字呢,一阵吉他声就又传进了耳朵。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昨天下午,也是放学后,当她躲在办公室里看小说的时候,就听见了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吉他声。和吉他声一起的,还有一个男孩子的浅吟低唱。只不过那时候齐洁正看得投入,也没在意,权当背景音乐了。

    但是这一次,也不知是心里有事还是怎么样,听着外面传来的吉他声,她莫名的觉得有点心烦,只看了半章,这还没找到进入故事情节的情绪呢,就有点看不下去的感觉。

    那吉他声似乎并不太远,却偏偏叫人听不太清,只是飘飘渺渺的送过来,挠的人心里直痒痒,至于唱,就更是连一句都听不清。

    不过曲调……似乎挺不错?

    齐洁在座位上愣了片刻,看看电脑屏幕,再听听耳边萦绕不去的吉他声,终究还是没能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她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的屏幕,往门外走去。

    站在走廊里,那声音清晰了不少,可还是听不见什么词。

    不过,只是那清爽而忧伤的吉他声,只是那婉转的曲调,已经把她的兴趣再次提高了几分。

    仔细听,声音似乎来自楼上?

    齐洁看看空空荡荡的校园,再仰着脖子往上看看,最终毅然回身把办公室的门虚掩上,然后迈步上了四楼。

    嗯,又近了些,应该是在……天台。

    等她走到五楼的时候,声音已经比较清楚了,至少能听得清那人唱的是什么。

    “…………

    等到老去那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看那些誓言谎言,

    随往事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

    吉他清脆入耳,男声高唱低徊。

    那种淡淡的、没有丝毫做作的忧伤,听得齐洁下意识地就打了个寒颤。

    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击中了她!

    她深吸一口气,轻轻抬脚,再轻轻落下,一步、一步,慢慢地踏上通往天台的最后的阶梯。那脚步轻的猫儿一般,似乎是唯恐一个不慎会打搅了楼上的歌声。

    然后,她的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突然,吉他声戛然而止。

    齐洁立刻彻底停在那里,抬起一半的脚就悬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听见一个人的咳嗽声、喝水声、放下杯子时那“啪”的一声,然后,吉他声再次响起——

    “因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到老去那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

    “这歌……好像没听过?”齐洁仔细想了想,对这首歌确实是没什么印象,也就不再瞎寻思,只是听得忍不住轻轻点了下头,心想:“不过唱的挺好听的。”

    等到天台上的人把这首歌唱完,吉他声暂时停下的间歇里,她越发肯定了自己的这个判断:这首歌确实挺好听的,楼上的人唱的也很好。

    她当然不想上去打扰人家练歌,而且她也不希望被人知道她放学后还留在学校没走,为此她甚至连车都停在学校外面了,但是她又觉得,反正书是暂时看不下去了,在这里听听歌也不错。犹豫之间,眼睛无意间瞥过旁边的台阶,发现挺干净的,她想了想,干脆弯下腰在那看上去挺干净的台阶上抹了一把,发现确实挺干净,这才小心地坐了下来。

    此时,吉他声已经再次响起,还是那首歌,对方居然又从头开始唱了起来。

    “看来,这人应该是在练歌,不过,学校里最近好像没什么晚会?那就应该是为了追女孩子而准备的了,这首歌么,嗯,倒也算合适。”她心想。

    琴声如泉,淙淙入耳。

    齐洁像个小女孩一般安静地坐在台阶上听着歌,只觉周边一切都是安安静静的,连着自己的心好像也变得安安静静的。

    同样一首歌,天台上的人唱了足足四五遍。

    即便是齐洁这样的外行也能听得出来,他似乎是在不断地变换吉他的伴奏,让同样一首歌忽而听起来有些柔缓,忽而听起来又很有节奏感。当然,同样在不断变换的,是他的唱法——具体变得是什么,齐洁不太说得明白,她只是觉得,如果非要来形容那种唱法的变换的话,应该就是:她觉得天台上那人似乎是越唱越开了。

    没错,就是唱开了。

    好像是……他正在变得越来越会运用自己的嗓子。

    所以,他越唱越有技巧,也越唱越好听。

    然后,楼顶的吉他声再次停下来,随后就又是咳嗽声、喝水声。

    当吉他声再次响起来的时候,齐洁很快就发现,对方突然换歌了。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

    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她。

    多么忧郁的花,

    多愁善感的人哪!

    当花儿枯萎的时候,

    当画面定格的时候,

    多么娇嫩的花,

    却躲不过风吹雨打。

    飘啊摇啊的一生,

    多少美丽编织的梦啊,

    就这样匆匆你走了,

    留给我一生牵挂。

    那坟前开满鲜花,

    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你看哪漫山遍野,

    你还觉得孤单吗?

    你听啊有人在唱,

    那首你最爱的歌谣啊,

    尘世间多少繁芜,

    从此不必再牵挂。

    ……”

    和刚才那首一样的好听!

    齐洁越听越感兴趣,越听越觉得好听,不知不觉就闭上了眼睛。

    她喜欢听歌,但是对乐理什么的却是一窍不通,就只是单纯的觉得好听、愿意一遍遍的听而已,因为楼顶上的人唱的,是她此前没听过的。

    听着这样节奏优美而舒缓、又带一点伤感的歌曲,不知不觉的,她就觉得好像整颗心都被放空了,不知不觉的心情就越来越好。

    这种感觉,让她听得越来越入迷。

    等到对方再次停下,齐洁睁开眼睛才发现,天色居然已经开始暗下来了,尤其是楼道里,已经变得昏昏黄黄,似乎下一刻就要天黑。

    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她吓了一跳,时间已经是六点二十,也就是说,自己居然坐在这里听了半个多小时了!虽然楼顶上的人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听下去了,然后便站起身来,趁楼顶上的人还没有发现自己,小心地缓步下楼。

    …………

    小说肯定是看不成了,但齐洁的心情却是出奇的好,一旦回到三楼的办公室、不虞被人听到之后,她甚至开始哼唱起来,而她唱的,正是刚才听到的那首歌。

    收拾好东西正要下楼,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来。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第一时间先把电话接通了,还担心地往根本看不到的楼顶方向瞥了一眼,然后才发现居然是那个熟悉的号码,不由就懊悔地皱起眉头。

    “喂,小洁,我在东城大酒店,正陪客户吃饭呢,待会儿我们要去ktv,你要不要过来玩一会儿?”

    “呃,我就不去了吧?你还是专心陪好客户吧,我去了,你们多不方便啊!”

    电话那边呵呵地笑了两声,说:“今天没别的节目,就是唱唱歌,你过来吧!”

    齐洁脸上露出一抹挣扎的表情,但最后,她还是挤出一抹笑容,说:“哦,这样啊,那好吧,那我待会儿吃完饭就过去。”

    …………

    挂了电话,齐洁不由得叹了口气,顿时就觉得刚才所有的好心情一下子都没了。

    她拿起笔记本包,锁好门下楼,眼看就要下到二楼的时候,她又下意识地停下脚步抬头往上看了一眼:隔了好几层楼了,根本就听不见什么,但飘飘渺渺的,她就是感觉楼顶上的人应该还在弹琴,还在唱歌。

    “不知道是哪个班的学生,也不知道这回是哪个女孩子要被打动了……”

    她摇摇头,叹口气,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转身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