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七十二章 请赵部长一见
    “怎么?你们公司还跟他们有业务来往?”

    看着狼狈而去的李明强,彷小南有些疑惑。

    “没办法,在东原他们家的渠道,确实是没有其他人可以比;所以,为了尽快地打开局面,还是只能选择跟他们合作!“

    金妍秀明艳的脸庞之上露出一丝苦笑,嘴巴无奈地扁了扁,道:“不过这次我母亲非常小心,而且对方的条件也放到了最低,非常的有诚意,算是正式达成了合作!”

    “难怪!”彷小南笑了笑,道:“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

    金妍秀俏皮地耸了耸肩,道:“对,这也是我母亲让我一直学习的!”

    “对了,你怎么知道袁明强他们在那边!”金妍秀突然好奇地道。

    彷小南笑了笑:“我的听力比较好,听得那边似乎像是袁明强的声音,加上李明强刚才的话,大概就能确定没错了!”

    “好吧!”金妍秀嘴角微翘,明艳的脸庞之上露出一抹惊叹:“虽然咱们认识不久,不过似乎每次你都能给人带来一些惊讶。”

    “当然,若是一两次就让你们看透,那还有什么意思?”彷小南微微的有些得意。

    “可你不知道你这样,很容易让人对你着迷?”金妍秀脱口说出这话之后,突然脸色微微一红,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这话有些暧昧。

    看着金妍秀那微红的脸颊,彷小南一愣之后,旋即便笑了起来,端起杯,轻轻的与金妍秀碰了碰,道:“这样才说明我足够优秀!你说是吧,哈哈!”

    不远之处的袁明强和赵阳两人,一边吃饭,一边看着彷小南这边,突然袁明强低声的笑了起来:“小南倒是好本事,这东大几个校花,被他一人就要摘下两朵了!”

    “是啊!”赵阳这时一脸的感叹,看了一眼那边秀脸微红,注意力全在彷小南身上的金妍秀,低声的道:“本来我对金妍秀还蛮感兴趣的,不过现在就也不用想了!”

    “想个毛线!”袁明强轻笑着,道:“你看着这样子就知道了,再说小南身边的女人,你有这个胆子动?”

    “好吧…”赵阳耸了耸肩,一脸的感叹,道:“只是有些遗憾而已,难得看到这样的女孩子;以前见过的要么装腔作势,要么只会抹粉涂脂;这样性格干脆模样身材都出挑至极的女孩子,出现一个,又被小南占去,唉…”

    “行了行了,你就收收心,除非金妍秀主动喜欢你,否则这事就别想了;虽然小南不一定就真对金妍秀有想法,但男人你懂得!”

    袁明强俊朗的脸庞之上,露出一丝淡笑道:“姑父不是说让你最近再约一下小南,既然碰见了,等下就跟他直说,免得他放假回了乡下,到时候反倒不方便!”

    两人慢慢的吃,果然不多时之后,便见得那边彷小南和金妍秀吃完,便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来,小南、妍秀,坐!”两人起身笑道。

    彷小南笑着坐下,看着两人,道:“不好意思,刚打扰了!”

    “哪能,是我们不好意思,实在是没想到那小子这么没眼力劲,倒是我们打扰你们了!”袁明强笑着道。

    “没事,那家伙家里公司跟妍秀家公司有些合作,以前也见过一面!”彷小南笑了笑,然后看向赵阳,道:“对了,那玉佩怎么样了?”

    见得彷小南主动提起这个,赵阳微微一喜,道:“有些问题!”

    “嗯?”彷小南微微挑眉。

    “我爷爷年岁快到限制了,所以最近正准备再往上走一步;在这个时候,有些事情不太好做!”说到这里,赵阳有些无奈的道:“如果要借那蟠龙玉佩,至少要半年以后!”

    “半年以后?”彷小南的眉头悄然皱起,沉声的道:“半年之后,那就来不及了,赵琳这情况最多还能坚持到明年正月之后,到时候若是没有赤阳玉,只怕就没有办法再逆转了!”

    赵阳缓缓地点了点头,看向彷小南沉声的道:”所以,这个有些麻烦;我爷爷现在正在关键的时候,若是被人抓住把柄,容易出意外;我父亲说想再约你见一见!”

    彷小南轻轻地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间之后,便道:“那行,正好今天晚上没事,若是你父亲在的话,就见个面吧!”

    “那好,咱们这就去吧!”赵阳兴奋的点头道。

    见得彷小南要去见赵林远,金妍秀便笑道:“那我先回去吧,你们忙!”

    彷小南笑了笑道:“晚上没事的话,就一块去明强家坐坐,赵伯父可是经济界有名的强手,你母亲既然想让你将来帮她的忙,这还不趁机去见见!”

    “哈哈,对,妍秀,一块去坐坐,你都还没到过我家呢!”袁明强便也笑着道。

    “那好吧!”见得众人都如此言语,金妍秀便也就笑着答应了。

    不多时,几人便坐着袁明强的车,缓缓地驶入了袁家所在的小区。

    看着门口持枪站岗的警卫,金妍秀不由地笑道:“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东原常委大院啊!”

    “呵呵,对...就是这破地方!”袁明强笑着道。

    “破?我看也只有你袁大少会这么说!”看着眼前那些被爬山虎爬满的优雅小别墅,金妍秀微微地笑着。

    “好了,大家下车吧…我爸和我姑父都在客厅等着呢!”袁明强笑着将车在门口停下。

    听得袁市长和赵林远都在客厅等着,彷小南倒是淡定的很,唯有金妍秀略微有些紧张了起来。

    一位是叱咤华夏经济界的商界巨子,一位是东原手握重拳的地方大员;想想都让人感觉有些压力。

    不过彷小南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紧张一般,微笑着回头看了她一眼。

    随着彷小南的这一眼之后,金妍秀突然又淡定了下来,笑着点了点头,便随在彷小南身后走了进去。

    “彷大师,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了!”

    见得彷小南进来,那边坐在沙发上的赵林远和一个略微有些小肚子、跟袁明强有些相像的中年人都笑着站了起来。

    “赵伯父莫要客气!”彷小南笑着与赵林远握了握手。

    “那个…彷大师,这是明强的父亲!”

    “彷大师你好,我可是久仰大名,可惜你上次来,我不在家,没见到,唉…实在抱歉!”看着彷小南,袁副市长脸上堆起笑容,伸手过来热情地道。

    “袁市长客气!”彷小南不卑不亢的伸手与他握了握,笑道:”多有叨扰!”

    说罢,彷小南便又笑着介绍到:“这是我同学,金妍秀,她母亲是雅秀集团的金总,袁市长应该见过!”

    “哎呀,是小金总啊,难怪这么漂亮!”袁副市长又笑着与金妍秀握手道:“你们雅秀集团进驻东原到时候,我还去剪彩来着!”

    如此般第一番客套之后,彷小南便笑着看向一旁的赵林远,道:“赵伯父,赵琳现在的情况如何?”

    “唉,还是老样子,现在她被关在房间里!”赵林远苦笑着摇头道:“要去看看吗?”

    “嗯…不用了!”彷小南轻叹了口气,道:“若是找不到赤阳玉,我看也是没有办法的!”

    赵父缓缓地点了点头,道:“赵阳应该与大师你说过了关于那蟠龙玉佩之事吧?”

    彷小南轻轻地点头。

    “唉…此事确实是挺麻烦,因为这次是我父亲也是我们赵家唯一的机会了;所以,实在是无法!不然的话,也只能等明年此事尘埃落定之后,才能借出那玉佩来!”

    赵父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毕竟此事事关我赵家如此之多人,所以我父亲也是相当为难!”

    “理解!”彷小南点了点头,道:“那看来就只有走其他途径了!”

    “是的!”

    说到此处,赵父又看向彷小南,迟疑道:“若是彷大师有时间的话,只能是请大师帮忙留意寻找,不论去哪里,无论是国内国外,我们都可以安排专机!当然,也不会让彷大师白跑,如果彷大师有何所需,我赵家定然也会想办法满足!”

    彷小南听得这话,稍稍地一沉默,突然便笑道:“既然我与赵阳、赵琳都是朋友,那有些事我也就明说了!”

    “彷大师既然将我家赵阳和赵琳当朋友,自然是直说无妨!”赵父眼睛微微一亮。

    “这赤阳玉国内近甲子来,未有闻出产;但十数年前曾有人在缅甸发现过;而且另外也有几个地方有一定可能存在,我可以帮忙去寻找,但找到的几率相当低;这也是我建议赵部长去借蟠龙玉佩的原因!”

    “但若是赵伯父不愿放弃,寒假期间,我可以抽一段时间前往;但因为我现在的修炼所耗资源不小,我将会需要您这边提供一些报酬!”

    赵父面容一肃,点头道:“这是自然,此次请动大师前来,我家必然会奉上相应的酬谢!只是不知大师需要怎样的报酬?但请明说便是!”

    “百年老山参两支加现金三百万!”彷小南缓声道。

    听着彷小南的言语,旁边几人都无任何异色,但金妍秀却是吓了一跳,这只是帮忙寻找,最多也就是二十来天时间,彷小南这直接开口便是三百万,而且还有什么百年人参,这口也开得太大了些吧?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是让她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那边的赵父只是稍稍地一沉吟,便抬头道:“大师,你此次出行,不论成功与否,我家都会供奉您百年老山参五支,现金五百万!”

    “若是成功找到赤阳玉,治好我家小琳,事后我赵家自然另有重谢!”

    见得赵父如此豪爽,彷小南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苦笑之色,突然沉默了起来。

    一旁的金妍秀看得有些迷糊,这一个开价,另外一个不但直接同意,而且将价格翻倍;反过来彷小南又似乎不太愿意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做生意似乎不是这样做的吧?两边都很奇怪!

    旁边的赵父和袁副市长,看着彷小南突然沉默了,两人对视一眼之后,眼中却是都略带紧张之色;似乎生怕彷小南不接受一般。

    “好吧!”彷小南突然抬起头来,苦笑着看着赵父,道:“赵伯父这是逼我不得不尽全力啊!”

    “呵呵…彷大师严重了,为了小琳,我这当父亲的也只能是竭尽全力!“听着彷小南这番言语,应当是答应了,赵父大松了口气,兴奋地道。

    彷小南轻轻点头,但旋即又看向赵林远,道:“既然伯父如此客气,那么我也只好尽力;但有一个小建议!”

    “彷大师请讲!”赵父肃然的道。

    “如果可以,这几日请赵部长尽快过来东原与我一见!”彷小南淡声的言语道。

    彷小南这话一出,这下屋内诸人的脸色却是都微微一变,屋内一片死寂;特别是金妍秀,看着彷小南更是脸带惊骇之色。

    在华夏这么久,金妍秀自然也大致知道那位赵部长在华夏的地位,虽然不是领导人级别,但却也是手握重权、地位极高的存在;而彷小南竟然让赵部长来东原见他,这实在是…

    金妍秀已经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来形容此事。

    不过那边的赵父却是一点都不觉得彷小南荒唐,只是稍稍一沉默之后,便看向彷小南,道:“确有必要?”

    “不是必要!”彷小南淡笑了笑,道:“能来自然最好!”

    看着彷小南脸上那淡然的表情,赵父脸上的神情却是愈发地凝重,深吸了口气之后,便沉声道:“好,如果我父亲这几日没有重要安排,我定然请他这几日来东原走一趟!”

    彷小南轻轻点头,似乎有些疲惫,起身笑道:“如此的话,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三天之后出发!”

    “好,一切有劳彷大师!”

    旁边的赵父和袁副市长都肃然地站起身来,将彷小南和金妍秀几人送到了门口。

    “好了,赵伯父,袁市长不用送了,两位请回吧!”彷小南笑道。

    “好!”赵林远点了点头,看向一旁的赵阳,道:“赵阳,你送一下彷大师两位!”

    “哎!”

    看着赵阳载着彷小南和金妍秀,慢慢地消失在转角之处;一旁一直强抑住心头惊骇的袁明强,终于忍不住地道:“姑父,您真打算请赵爷爷过来!”

    赵林远深吸了口气,眼中却是异彩连连,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袁副市长,缓声兴奋道:“或许我赵家这回真是要走运了!”

    袁副市长脸上也隐隐地透着一些兴奋,叹道:“希望如此!不过,要请赵部长过来,只怕不容易啊!”

    “不管如何,除非有完全推不开之事,否则我定然要请我父亲,来东原一行!”

    听着父亲和姑父的言语,旁边的袁明强满心的懵懂和迷糊,只是突然明白一事,原来彷小南在自家父亲和姑父眼中,竟然比自己想象的更要看重几分。

    --两章一起更了